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374章 狗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二黄走的突然却不坦然,其实有些事一切尽在不言之中不需要去说出来我也能看的明白看的真切,大黄作为普天之下三教公认的帝师自然有其独到之处,帝师这两个字可谓是天下第一厚重,虽然迄今为止我仍然对大黄玩世不恭的外表之下到底隐藏着怎么样深厚的底蕴不得而知,可是单凭这两个字就足以让无数人挤破头皮也要争取能跟在大黄的身边侍奉左右,毕竟帝师二字若是分开来读,一个为帝,一个为师,不管哪一个都会让人疯狂。????龙虎山自张道陵得道飞升之后便打着代天行事的玄门正统旗号,享受着帝王封禅紫金长袍加身的无上荣耀,后来天下变动之后龙虎山的弟子们也绝对不会自甘其后,任是谁都想恢复山门往日的荣光。二黄到底是怎么得了张道陵从这奇门之外拿回去的甲这一点二黄没有明说,想必这定然是龙虎山的绝密之事,按照大黄对于甲的描述,这个甲可是先秦时期上古奇门之中的力量之源,由此可见有甲藏身的二黄到底对于龙虎山来说意味着什么。


        

龙虎山把能重振山门的希望二黄放置在了大黄的身边,这一招棋无疑是代表了龙虎山山门的野心,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若是按照龙虎山的计划,大黄这个帝师收下二黄作为徒弟,占了帝师一字之位,加上龙虎山重宝的“甲”藏于身,这个才是龙虎山对于二黄最为苦心孤诣的“栽培。”


        

这一点,二黄知道,大黄知道,我到了现在才后知后觉。


        

可惜,哪怕是龙虎山举山门之力培养又有“甲”藏身的二黄,依旧是难以入大黄的狗眼,哪怕他们两个在龙虎山上度过了欢快的岁月,哪怕俩人可以结拜为兄弟,可是兄弟与师徒总归是天地之别。能兄弟相称或许已经是大黄对于龙虎山收留和二黄常伴左右最好的安慰,可是二黄心里如何能不带着遗憾?


        

忆起当日初见大黄便要我下跪拜师。


        

连想当日二黄就在身边。


        

二黄当时对我踩了天底下最大一坨狗屎的倒霉蛋到底会是怎么样的心态?


        

是羡慕,是妒忌,还是无奈?


        

苦求不得本身便是苦。


        

亲眼见自己苦求不得而别人唾手可得那更是苦上加苦。


        

更何况我一开始对于做大黄的徒弟还十分的不屑不甘。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想明白了这些,便知道二黄今日问大黄的选择时候有多么的绝望。


        

就好比你苦求不得的恋人爱上了别人本身就让你撕心裂肺,恋人却又让你为情敌而甘心赴死。


        

——大黄能看上我收我为徒,这一点怕是天下人都心知肚明,并非是我林八千强过了二黄,而是我特殊的血脉身世,若是抛却了我与青龙山九龙拉棺棺中人的血脉相连,或许帝师和二黄这样等级的世外高人只能活在我的梦里。从本质上来说,我其实跟二黄一样,我唯一的优势或许只是我的身世不同。


        

但是这只拦路的猴子不同。


        

可以说,就算这世上没有我这个怪胎林八千,大黄依旧未必看的上龙虎山特意为它挑选出来的二黄,但是大黄却亲口的承认,差一步就收下了这只猴子当它的弟子,可见这只猴子的天资如何。它并没有得大黄点拨,只是在这棺材峡中观前辈秘术,通奇门遁甲,便可位列天下武夫前五。


        

——在弯背老六坐镇京城之前,天下还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加上当时乱世纷争,群雄并起涌出无数豪杰人物,晚清之后更是被玄门武道中人视为最后的巅峰荣光,那时候的江湖谁也不服谁,谁都自认是天下第一,名声都是靠着拳头打出来的,文斗武斗法斗层出不穷,而弯背老六坐镇京城之后天下大定,弯背老六有两个身份,一个是以霸王刀强势入道的无敌武夫,另外一个身份更是无比的尊崇显贵,正是这样一个身份复杂的弯背老六才能以铁血的手腕为这天下玄门江湖重立规矩,从那之后除了盖九幽之外再也无人敢进京挑战弯背老六的魁首之位,盖九幽两次进京是整个玄门武道最后的挣扎,从此之后玄门武道便开始落寞,除了硕果仅存的那些老人们堪堪的撑起台面之外再无新人出头,这些年刘敬堂于外人来说生死不知,纳兰敬德蜗居南京,名动东北的袁天道虔心归附,盖九幽隐退江湖,和平年代外人看整个玄门武道无疑是一滩死水。


        

除了天下第一之外,竟然没有一个人可以扛起玄门武道的牌面。


        

直到弯背老六死后,随着那个时间点的逐渐逼近,真相一步步的解开,当然也随着我对整件事情有了逐渐清晰的了解,才看到江湖上重新泛起的涟漪。


        

林长生接刀。


        

林昆仑霸王体魄。


        

袁天道走出牢笼见天地辽阔。


        

刘敬堂隐居罗布泊黄泉门外。


        

刘秀才儒家得道正式出山。


        

鬼奴走出了棺材峡谷。


        

轩辕青天公认的弯背老六之后天下第一人。


        

还有东北马家的底蕴,宋斋的红姐和幕后的老祖宗。


        

我这才知道这天下竟然有这么多的隐藏高手。


        

这些人孰强孰弱难有定论。


        

我也不知道猴爷这个天下前五到底是有多么厉害。


        

但是我知道,他多半是拦不住一直对我有杀心的轩辕青天。


        

大黄并无门派,按照它的性格来说可以戏称为狗门,狗门迄今为止,真的全算上带着大黄不过死人,一个道士,一个我,一个猴子还有一条狗,说起来还真他娘的热闹。


        

道士已经心灰意冷弃了甲。


        

我总不能让猴爷拦路再为我而死。


        

——猴子喝了口酒,把铁棒立在了地上,那径直朝着我们走来的轩辕青天轻轻一笑,本身就俊逸无双的他脸上勾勒出这一笑简直可以颠倒众生,他看着猴子道:“我很喜欢你,所以当年才会暗中的助你,没有我,你逃不过弯背老六的刀。”


        

猴子看着轩辕青天道:“然后呢?”


        

轩辕青天毫不避讳的道:“凡夫俗子视棺材峡中的东西为天书宝器,对轩辕家族来说不过是一堆破铜烂铁,你跟在我身边三年,我荐你去轩辕家族藏经阁,到时候你便知道什么叫炉养百经,你出阁之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猴子似乎动心一般的问道:“一人之下,那人是谁?”


        

轩辕青天摆动衣衫下摆,白衣飘飘,脸上淡然而自信,淡然之中却是隐藏着傲视天下的狂妄。


        

“我。”轩辕青天道。


        

猴子哦了一声,跳起来,尾巴缠在铁棍上道:“那算了。没兴趣。”


        

轩辕青天不恼,脸带笑意的道:“确定拦我?”


        

猴子道:“废话。”


        

轩辕青天接着道:“为了那条狗?”


        

大黄狗眼圆瞪。


        

猴子顿了顿,道:“我欠它的早还清了。”


        

轩辕青天点了点头道:“那你是为了他了,怎么,日后也想登上九龙拉棺?”


        

猴子摇了摇头道:“????你看轻我了。”


        

轩辕青天一笑道:“原来如此,我越来越喜欢你了,让开,我不杀你。”


        

猴子喝干了酒,丢掉酒壶道:“来吧。”


        

轩辕青天伸了伸手道:“请。”


        

猴子也不客气,手拿铁棒高高跃起,那一刻,真的如同那齐天大圣一般拥有着盖世神威,那根铁棒高高的抡起,并无任何花里胡哨的招式,只是猛然的往下一砸,可是在铁棒砸下的过程当中,那空中忽然出现一道道的猴影,每一个猴子都举着铁棒。


        

霎那之间!


        

山河变色。


        

一个个猴影,一根根铁棒,构建出一张铁棒大网,对着轩辕青天当头砸去。


        

铁棒还未落下,地上已起狂风。


        

狂风裹起轩辕青天的白衣。


        

战在那狂风中心的轩辕青天一动不动,任凭那铁棒全部落下,而当那铁棒落在轩辕青天头顶的时候,万千铁棒汇聚成一棒!


        

当头棒喝!


        

轩辕青天抬起头。


        

定睛一看。


        

只是一看。


        

那铁棒悬于轩辕青天的头顶。


        

再也难以下落半寸。


        

轩辕青天轻轻的挥了挥手,那铁棒连带着猴子倒飞而去,猴子在空中翻滚,最后落在了地上。


        

轩辕青天叹了口气道:“高看你了。”


        

猴子不说话,铁棒顺势的往地上一插。


        

地面开始皲裂。


        

一道道的裂痕,触目惊心。


        

整个棺材峡谷开始晃动,那一道道的裂痕朝着轩辕青天蔓延,就像是这天地要裂开两半把轩辕青天吞噬其中。


        

轩辕青天张开双臂。


        

平底而起。


        

在这一刻,我无比的自惭形秽。


        

一个男人,如此阴柔的男人,竟然可以如此的写意风流。


        

轩辕青天伸出手,往地上一压。


        

任你这铁棍如何让这山河晃动天地变色,他自岿然不动。


        

轻轻一压。


        

寂静无声。


        

轩辕青天再出手,往前一挥。


        

一道磅礴的气机气冲斗牛。


        

对着猴子席卷而来。


        

猴子抓紧了铁棒,却仍旧步步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