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414章 修炼进行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龙虎山的气运金莲可谓是镇山之宝,七十二朵金莲对应龙虎山自祖师开宗立派以来飞升的七十二位先祖,这可以说是龙虎山的立教之本,也正是因为这金莲的开与谢,让龙虎山才会在我出生之后第一个选择站在我这边来,而得龙虎山馈赠这金莲的,天下也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名震天下一甲子的弯背老六,第二个便是我,足以显现金莲之贵,如今这金莲一出,刘秀才一丹炉的天才地宝全部都臣服于金莲之下,那些本身要把我融为一体的药物之力,竟然变的为我所用!


        

这些天才地宝虽然臣服于金莲之下,可是这并不代表它们是凡品,这些可是刘秀才借助宋斋之力苦苦收集起来的,用来炼化我这个特殊血脉助他成为天下第一的上品灵药,其中所蕴含的灵力可想而知,我只是吸入了一口便让我整个丹田气海充盈了起来!????本来我丹田气海的真气处于入不敷出的状态,这下立马解决了我当前的窘境,我运转丹田之力外出抵抗地火的焚烧,同时张开嘴巴再次的吸一口外面天才地宝浓郁到几乎化不开的灵气。


        

天才地宝的灵气是如此的充沛,我只需要抽调出一部分去抵御地火,剩下的足以让我的丹田气满到爆裂的境地,而爆裂之后的丹田真气可以华为点点的星光汇聚入我的血液当中。


        

我血脉的特殊之处,这种前所未见的修炼方式,让我这次被炼化的劫难变成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就这样一边吞噬着天才地宝浓郁的灵气,一边以点点的萤火之光去滋润我的血液。


        

一次一次,周而复始。


        

这种修炼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是无比愉悦的,天才地宝所蕴藏的灵气在短时间里绝对是比棺材峡的灵气要浓郁的多的多,我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进入了一种忘我的状态。????我坚信修炼血液是正确的,因为我见证过血液之中荧光的力量,因此我也一扫不能打开神识进入一线仙人境的阴霾,我觉得在阴差阳错之下我走上了一条真正属于我自己的道路,一个所有人都始料未及的道路,这也是我活了这二十一年以来第一次不受别人安排自主的选择自己的修炼,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这血脉之力带给我的真正福利。


        

很快,三天的时间过去了。


        

“八千,想必你已经不在了,是吗?”刘秀才在丹炉外面问道。


        

我没有回答他,而是收敛自己的气机,让他以为我真的已经被地火给炼化,正在成为可以助力他成为天下第一的丹药。


        

“哎,没想到你会这么死在我的手上,虽然我这么说话你会觉得我很虚伪,多少人曾经幻想过这是一个属于你的时代,群雄因为你而崛起,我也曾经想过,如果你真的可以在短时间里拥有称雄天下的实力,我也便会安心的辅佐你,帝师的名头刘伯温或许心灰意冷对此不在乎,可是这天下的读书人,谁人不想成为帝王之师?????江南刘瞎子刘敬堂,那是刘家冠绝古今的人,他把所有的赌注都压在了你的身上,三弟刘青山,这个刘敬堂在我们三兄弟之中最看重的人,也是坚信你可以改变历史,盖九幽,帝师,哪怕是弯背老六也都是认为你可成事,因为你身上有我们这些人早已经丢失的东西,那便是本心,可是所有人都错了。最后还是我一个人扛下了所有。”刘秀才自言自语道。


        

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狗日的都要把我炼丹了,还跟我说这些,难道还让我不再怪他?


        

之前的我,或许还会去尝试理解所有人,理解他们的难处和苦衷,但是现在我终于明白,这个世界便是弱肉强食,特别是我身处的这个圈里里!


        

弱者,连活命的资格都没有!


        

“你死了之后,林长生会是第一个死的,说来也奇怪,我自从儒道通融之后很少会感觉有对手,唯有林长生有时候竟然让我毛骨悚然,我有一种直觉,他或许可以超越弯背老六,前提是他想,他太骄傲了,骄傲到眼里放不下任何人,这可能是弯背老六最终选他接刀的原因,这样的人不死,会跟弯背老六一样让很多人夜不能寐,第二个死的,肯定会是林昆仑,虽然他迟早要死,自古至今的霸王体魄没有一个长命的,这样的人天不容他,李元霸项羽之流皆是霸王体魄,哪个能得善终?就算我不杀他,天也要杀他,至于袁天道,那可能都不需要我动手自然有人会要他的性命,鬼奴?????他不过是一个废人,你这边能活下来的,只有大黄,但是到那个时候它可能连狗都做不了了,对了,还有李东雷,说句你活着的时候可能不相信的话,你这个视为兄弟手足的李家纨绔大少,其实暗中的已经给自己留了退路,李东雷,字瘦虎,他身上有太多那个黑衣和尚的意思,一入京城,李家化龙,这是迟早的事情。”刘秀才继续说道。


        

本站域名????biqukan。com


        

刘秀才的话另我胆寒,这样的人实在是太可怕,他在临阵倒戈之后,已经把昔日战友全部算计在内,所有的人都逃不过他的手掌心。我暗暗咬牙发誓,这次只要我能侥幸不死,第一个要除掉的便是刘家的这个读书人。


        

“其实你不明白你的真正死因,不能打开神庭只是一个引子,最重要的是你的神庭里住的那个人疑似的那九龙拉棺的棺中人,所有人,包括你自己心里都明白,你可能是棺中人借体重生的一个引子,最终你断然是要被那个你视为父亲的人借体重生,也便是寻常人口中的夺舍,由此来看,你那个长眠在青龙山下的娘亲秀儿多半真的是当年我的大娘,那个轩辕家族的传奇女子。她进入青龙山的宿命便是当一个媒介给棺中人重生的机会,当年围绕着这件事实在是有太多的文章和纠缠,轩辕家族,刘敬堂,盖九幽,弯背老六,朱檀,龙虎山,轩辕青木,每一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想法,在各方势力各路英雄的共同谋划之下,这才有了你的出生,而你出生之后所达到的现状,到底是满足了当年谁的猜测?????这一点我至今想不明白,起码我大伯想不到会有今日,轩辕家族也没有想到,弯背老六?????那也不可能,有时候想想,甚至这是一个谁也没有猜到的局面,不过无论如何,那个人都太强大了,没有人愿意他重生,所以你必须死。你知道当时为何盖九幽和承雨老道没有折返回来救你吗?????你又知道帝师当时心里在想什么吗?????他为何点名了你神庭之中那个人就是棺中人的身份?????因为他们都不想看到那个人真的活过来,所有人都希望可以帮助一个可以控制的你,这样大家的目的都可以达到,而一旦那个人借你的体重生,所有的一切都失控了。所以想让你死的人太多太多了。一开始,我也并不想杀你,我甚至想让那个人重生出来,只不过那样的话,我也将举世为敌,我这样的人肯定不会让自己到那种地步。”刘秀才接着自言自语。


        

他的这些话,是对一个死人说的。


        

对一个死人说的话,当没有虚言。


        

有些事,刘秀才的确是要比我看的透彻,看的深远。


        

忆起当日我打开神庭失败之后众人的反应,的确是意味深远。


        

到底谁想让我活?????谁想让我死?????我一时之间,竟然找不到答案。


        

想到这里,我古井无波的心理难免起了一丝波澜。


        

“哦?????你竟然还活着?”????刘秀才说道。


        

一线仙人境的强者对气机如此之敏感?????我就这么一丝心理的变动便让他捕捉到了?????此时,我听到了刘秀才的脚步声,他正朝着这个青铜丹炉而来,我的心立马悬了起来,如果让刘秀才发现我并没有死他会做什么?????他断然是会先杀了我再继续炼化,甚至会直接放我血进入这丹炉之中!


        

听刘秀才的脚步声已经到达了青铜丹炉边上,我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儿,我提起一口气,把血液里的萤火之光汇聚在双手上,准备给他来一个致命一击!


        

趁他不备,展开我迄今为止的最强一击!


        

刘秀才的手已经放在了那丹炉之上,我也做好了搏命的准备。


        

“不对,难道是神庭里住的那个棺中人?????以他的境界,哪怕是一缕神识,地火也定然炼化不了,????一个神识而已,在八千的体内你可以兴风作浪,本体炼化干净之后,你又能如何?”刘秀才说道,????说完,他放下了那放在丹炉上的手,缓缓的退回了远处。


        

“给我讲一讲你的故事吧,我希望我们可以聊一聊,因为我会代替你去做你没有做完的事情。”????刘秀才说道。


        

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我自然也不会冒险去冒充我神庭之中的那个人去回应刘秀才,他这样大智近妖的一个人断然会立马的察觉到破绽,这一次我干脆封闭六识,连刘秀才梦呓般的自言自语都不去听,专心的去吸收那天才地宝的灵气,去炼化我体内的特殊血液。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流逝。


        

我的血液仿若是一个无底洞,丹炉之中的天才地宝灵气已经被我吸收的七七八八,可是血液里面的萤火之光只是多了一些,密了一些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一日复一日。


        

转眼间,三十天已经过去了。


        

我吞掉了那最后一律天才地宝的灵气,进行最后一轮的修炼。????我的心再次的悬了起来,这也就代表着我的补给宝库枯竭了!


        

“药香消失了,药材的灵气已经全部归附于血液了吧?????接下来便是成丹的时间,七七四十九天,我即将炼化出那绝世的神丹!”刘秀才道。


        

当最后一缕真气被地火消耗,我彻底的到达了一个弹尽粮绝的地步,这是我始料未及的,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我也在想,这些天才地宝的灵气如果我不用来修炼我的血液,它们绝对可以助我扛过这七七四十九天,毕竟我的血液消耗的也十分巨大,但是我同时也在想,如果我只是为了苟延残喘的活过这四十九天那将没有什么意义,当开炉的那一天我同样难逃一死,所以最终才做了这样的决定。


        

不过我错就错在错误的估计了我的消耗。


        

既来之,则安之。


        

我看了看眼前的那一株金莲。


        

没有它,我已经死了,这是绝对的。


        

但是这时候,我为了活命,只能打它的主意。


        

我伸出手,摘下了金色的花瓣。


        

入口。


        

先是甘甜。


        

再是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