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龙抬棺 > 第420章 人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直觉告诉我这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探险队,不过我对此也不奇怪,之前见过了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工程,前面是说过,一旦修为到达一定的境界之后就会对很多事情看的云淡风轻,这可能就是玄门中所谓的超凡脱俗,佛门之中的看破红尘,我就这样假装熟睡,准备在第二天的时候找个借口离开这里,我需要给担心我的家人朋友们报一个平安,最主要的是我需要尽快的跟大黄取得联系,关于我特殊体质的事情,大黄一定还有自己的秘密没有说,毕竟他是当年培养出朱檀这样及冠之年天下第一的帝王之师。


        

就这样,我在睡袋之中缓缓的睡下,现在因为血液之力的滋养身体已经到达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强横程度,哪怕是熟睡的状态身体戒备的本能依旧在,单凭屋子里的那个人抽卷烟的人,就算是在我睡的很沉的时候突然偷袭也不能奈我何。


        

这就是一个顶尖强者的自信,就像是你可以完全看穿一个人知道他不是你的对手便不会有任何的忧虑是一样的,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放出了一缕神识在周身,神识的感受是无比敏锐的,它能在第一时间让我感受到危险苏醒过来。


        

就这样,大概在一个小时之后,外面忽然再次传来了汽车的声音,虽然这动静很小我却一下子醒转了过来,四周都是轻轻的呼噜声,还有人轻轻的说着梦呓般的话语,在角落里有一个红点在忽明忽灭,伴随着一股子烟草的味道。


        

“还没睡呢?”角落里的那个人问我道。


        

“刚醒,尿憋醒了。”我挠了挠头道,说完我站起来准备往外走去。


        

“这个点你最好不要出去,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你可能回不来了。能憋的话憋一会儿。”那个人道。


        

“好。”我道,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忽然有一个东西朝着我激射了过来,我下意识的想要接住,可是下一刻我立马放弃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个人是在试探我,他丢过来的是一个卷好的烟草,速度很快,堪比一个孩子用弹弓射出去的泥丸。????我立马伪装僵硬的去接,那卷烟砸在了我的手上,我发出一声“痛苦而又低沉的嚎叫”。


        

“什么东西哥们儿?”我对他道。


        

“不好意思,用力过头了,来,接着,来一根儿。”他道,这次他轻轻的抛出了一根烟,我接了过来甩着那“疼痛”的手朝着他走去,随着我的走近,他身体里的气机开始鼓荡,他应该是一个登堂入室挺多年的高手,离一线还有一些距离。


        

“借个火。”我道。


        

他收起了戒备的气机,把打火机抛给了我道:“不好意思哥们儿,我只是感觉你很奇怪,我明明感觉不到你身上有任何的气机流转,哪怕你看起来很壮实,最多不过是个外家横练的把式,可是你的眼睛让我感觉很可怕。所以试探你一番,这是我的任务,你别介意。”


        

“我的眼睛怎么会可怕?不知道有多少女人说的眼神深邃迷人。”我笑道。


        

“呵呵。”他笑了笑,继续卷烟抽烟,似乎我在遇到这个人之后他就一直都在重复着这个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响起了警报的声音,那些在帐篷里睡的人一个个以极快的速度穿衣起身然后朝着外面走去,跟之前的懒散不同,此事他们一个个像是训练有素的战士。


        

“哎,又来了。”抽烟的这个人道。


        

“什么又来了?”我问道。


        

“不要问,也不要想去知道任何事情,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迷路的探险者,明天一大早赶紧离开这里,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对任何人说起。忘了这里。”他道,他一边说一边卷手里的烟,我都能感觉他卷烟的手有些颤抖。


        

“你为什么不去呢?”我问道。


        

“我?”他苦笑了一下,然后掀开了一直都搭在腰间的摊子,道:“我怎么去?”


        

我看了一眼,头皮有些许的发麻,只见这个人的整个下半身都处于一种萎靡的状态,整个血肉都像是被吸干了水分一样,一层黑色的死皮紧紧的贴在骨头上,如同是一个风干的尸体。


        

“这!”我惊呼道。


        

“嘘。”这个人笑了一下道:“别奇怪,我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这个人拥有着不俗的战力,这是他能活下来的资本,要是换做其他的一个普通人整个下半身都变成这样恐怕再好的医术也无力回天。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感觉到了外面传来了恐怖无比的力量,这力量让人心跳加速,可是在心跳加速的同时我也感觉到了身体里传来的异样,我的血液开始沸腾了,血液便的无比的兴奋,准确的来说应该是血液像是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想要迫不及待的去吞食这恐怖无比的能量。


        

我在火山里面修行了这么久,消耗掉了那同样蕴藏着无尽能量的金莲,这种感觉我再熟悉不过,当我吞食金莲花瓣的时候,血液便是这样的迫切需要滋补。


        

难道外面运来的,是某种蕴藏着极大能量的天材地宝?


        

要知道,我这次独特的修炼法门跟传统的玄门修炼不通,玄门修炼是吸收天地之力,而我虽然也可以掐诀运转,但是天地灵气能给我带来的东西实在是微乎其微,或许只有棺材峡那样充沛的灵气才可以满足我血液的需求,血液像是一个无底深渊一样需要数之不尽的灵气去充盈滋补。所以现在摆在我面前最大的问题便是没有那么多的天材地宝供我吸收,但是此时,外面狂暴的力量让我看到了希望!


        

“告诉我外面是什么东西。你们又是谁?是宋斋的人,还是暗字营,亦或者是隶属天网?”我掐灭了烟头对这个人说道。


        

他瞪大了眼睛,气机暴涨,他伸出了手朝着我的脑袋就拍了过来,这一手掌没有保留,寻常人绝对会被他一巴掌拍碎天灵盖,而我伸出了手,直接捏住了他的手腕,如同一个大人控制一个孩童让他无法再进分毫,而他手掌上所蕴藏的那气机,也在我捏住他的时候瞬间消散。


        

“你这是?!你到底是谁?!”他道。


        

他不可能不吃惊,因为我现在的确是没有丹田气海,看似是一个连门槛都没有进去的人,却可以弹指间把他这个几乎跻身一线的高手制服。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对这几方势力十分了解,以你的级别可能接触不到你们最上层的统领,但是他们都是我的朋友。”我道。


        

这个人看了我一眼,双眼一眯,他的气机竟然朝着他自己的气海而去,看样子是要自爆气海而死,我伸出了另外一只手,往他的肚子上屈指一弹,他那聚拢起来的气机瞬间被我这一指所击溃,我并没有废了他,而是让他的丹田受损,短时间之内无法再聚集真气。


        

他的脸一下子变的惨白,他盯着我道:“我不会告诉你任何东西,你想杀就杀吧。”


        

“我可以尝试去治好你的腿。”我道。


        

他眉毛跳了一下,道:“不可能。”


        

我拉开了他盖在身上的毯子,把手放了上去,无尽的血液之力从我的手中涌出,血液之力顺着我的手进入他那腐朽的肉体之上,他那个如同干尸的腿开始快速的长出新鲜的血肉,这场景看起来是无比的神秘。


        

“现在你相信了吧?”我问道,我在看到他的腿的时候明显的感觉到是被什么东西吸收了生机,而我的血液偏偏蕴藏着无尽的生命力,所以才做了这样一个尝试,没想到竟然真的可行。


        

他的双眼也是写满了震惊,他苦笑道:“厉害,你修行的功法我见所未见闻所未闻,我不可能告诉你我们的身份,因为我告诉你我肯定会死,你就算再强也没有用,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外面是什么,是人俑。那些人俑不能靠近,只要靠近就会变成我腿的样子,我能活下来,是我队长拼了命把我拉了回来。”


        

“什么样的人俑?”我问道。????罗布泊那边也拥有神秘无比的力量,可以让人疯狂,在死后变为人俑,那里是当年始皇制造兵马俑,也就是阴兵的所在,难不成在云南的这个地方也有一个类似的地方存在?????可是那些人俑阴兵只是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在他们的身上,我也感觉不到有这么恐怖的力量存在。


        

“玉,住在玉里的人俑,兄弟,我只能说这么多了。”他道。说完他苦笑道:“你这么强大,完全可以自己出去看,何必要逼死我?????你刚还抽了我一支烟,也算欠了我一个人情。”


        

他这话说的我瞬间有点无言以对,我伸出手在他的脖子后面轻轻一捏他便晕倒了过去,我信守承诺的医好了他的腿。


        

以我之前的经验来看,这样神秘的一个地方,能有资格参与的也只有暗字营,宋斋,或者是现在的天网,而且暗字营和宋斋其实没有过多的真正的掺和这种事,准确来说天网的可能性更大。


        

李东雷?


        

或者是刘秀才?


        

我拿不定主意,在隐隐约约之中我觉得刘秀才把我带到这里炼丹,或许跟外面的事情有着某种关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