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丞蹲在他房间的地上组装一个小书架, 折腾得一身汗了都还没弄好。


        

这大概是他给马云爸爸送钱这么长时间以来,买得最值的东西了。


        

五百多的一个小书架,死沉, 每一块拿起来的手感都能显示出它们与众不同的档次, 关键块儿还特别多, 加上是个异形架子,每一块都他妈长得不是一个样。


        

蒋丞对着说明书都半天才把腿儿和最下面的板子装上了, 还要上螺丝, 眼儿又小,拧不进去, 还得先拿锤子往里敲……


        

“你这东西是网上买的?”李保国一把推开了门, 大着嗓门儿喊了一声。


        

蒋丞从小到大, 卧室门一关,从来不会有人直接推门进来,李保国这一嗓子吼得他心脏都要从嘴里蹦墙上去贴着了。


        

手里的锤子直接“哐”的一下砸在了左手拇指上。


        

他咬着牙,忍着一秒钟之后才开始从指尖开始炸裂开来的疼痛。


        

“是个书架吧?”李保国又问。


        

“是。”蒋丞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多少钱啊?”李保国走了进来, 弯腰看着地上的板子, “还得自己组装啊?”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是, ”蒋丞吸了口气, 总算缓过来一些了,他看着李保国,“你下次进来先敲一下门行吗?”


        

“敲门?”李保国愣了愣, 然后就笑了起来,好像他说了一件什么特别可乐事儿,笑了半天才往他肩膀上一拍, “敲什么门!我儿子的屋,我进我儿子的屋还用敲门?你人都是我射出来的!”


        

“什……么?”蒋丞有些震惊。


        

“开个玩笑!”李保国继续大笑起来, 指着他,“傻小子,这都能吓着你?”


        

“没。”蒋丞盯着地上的板子,别说继续组装了,他现在连眼皮都不想再抬一下了。


        

“我跟你说,我们家没那么多规矩,一家子粗人,装不来有钱人的逼,”李保国说,“你看你,连个书架都弄不好……不过也没什么,你学习好,学习好的孩子干这些事儿就是不行,光长脑子了。”


        

蒋丞听着他没什么前后逻辑的话,只能保持沉默,想用无声击退李保国,让他说够了好出去。


        

但是李保国没有认输,他蹲到了蒋丞身边:“我看看。”


        

蒋丞没动,他直接拿起板子看了看,又看了看说明书上的成品图:“行了,你旁边待着吧,我来弄。”


        

“嗯?”蒋丞转过头看着他。


        

“这个简单,”李保国在一堆板子里挑了挑,拿了两块出来,又拿了根拧着劲儿扭着的木方,开始安装,“我跟你说,你这就是浪费钱,这玩意儿我上工地捡几块板子俩小时就能给你做出来。”


        

蒋丞看着他熟练的动作没出声,李保国在这一瞬间,比他平时在牌桌上两眼直瞪的样子要顺眼得多。


        

没用半小时,李保国把这个书架给组装好了,都没看组装说明书。


        

“好了,”他拍拍手,看着书架,“这东西也太丑了,你买这么个东西……花了多少钱?”


        

“……三百。”蒋丞本来想说四百,犹豫了一下又再减了些。


        

“三百?”李保国吃惊地吼了一声,“就这么个木头架子三百?你个败家玩意儿啊!”


        

蒋丞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二百,说一百,李保国会不会还是这样吼。


        

这个书架的确也不算便宜,但一是质量不错,二是造型他很喜欢,在这个以前不属于他,以后也找不到归属感的屋子里,他需要一点“自己的东西”,这样他会感觉踏实。


        

但这些李保国没法明白,他也没法让李保国明白。


        

“我儿真是大款范儿,”李保国叹了口气,“我这个当爹的买点儿东西还要赊账。”


        

“你又赊什么了?”蒋丞愣了愣。


        

“那天不是买了一袋鱼丸子嘛,你说还挺好吃的那个,”李保国说,“还有那瓶……哎,那小子眼太尖,要不酒我都不用给钱……不过之前也赊了别的,不差这点儿钱了。”


        

蒋丞瞪着他,感觉自己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老想拿手兜一下接着。


        

“要不……”李保国一脸为难地看着他,“儿子,你手头……有钱吗?”


        

蒋丞非常想说没有,但不可否认李保国之前忙活着给他装书架的那半小时,他是有些恍惚的,甚至有过隐隐的感动。


        

虽然现在他觉得李保国帮他装这个书架的目的没准儿就是让他去还钱……他还是点了点头:“有。”


        

“我儿子就是靠谱!”李保国一拍他胳膊。


        

“你在哪家赊的?”蒋丞问,“一共是多少?我现去还上。”


        

“就旁边街小超市……你应该认识的啊,顾飞,”李保国说,“就大飞那小子他家的……”


        

“你说什么?顾飞?”蒋丞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一嗓子出来声音都有点儿要破了。


        

“是啊,他好像也知道你,”李保国说,“你就说是我让你去的就行了……哎他也四中的,你应该知道吧?”


        

蒋丞没说话,在一片震惊和混乱以及难以言表的丢人感觉中拿了外套出了门。


        

太他妈……丢人现眼了!


        

自己的亲爹!在没多久之前刚跟自己干了一仗的同桌家店里赊账!


        

其实赊账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毕竟李保国的生活状态就这样了,但听他那话的意思,他是一边赊还一边偷东西!


        

而且还被顾飞发现了!


        

我操!


        

我操操!


        

我连环操……


        

自己为什么要去给钱?


        

把钱给李保国让他去给不就行了?


        

是啊为什么要亲自去丢这个人,蒋丞转身就往回走。


        

刚走到楼道口就听到了李保国的声音,像是在跟上楼的邻居说话:“我小儿子出息着呢!一听说我在超市还有账没结,立马就去给钱了!”


        

“哟,”邻居大妈说,“那你有福了,白捡这么个儿子。”


        

“怎么叫白捡呢!也是我的种啊!”李保国非常愉快地大着嗓门儿,“这小子比李辉强,都没舍得让我去跑这一趟!”


        

“你看你笑得这一脸,”大妈说,“你可活得好点儿,成天喝成那样,到时这儿子也不理你!”


        

“呸!这一个楼你就属你最不会说话,好好说话能当场死地上!”李保国说。


        

“那你跟我显摆个屁啊,不显摆你不也能当场死地上!”大妈喊了起来。


        

后面的话蒋丞没再听下去,他可算知道这邻居成天老有吵架的是怎么吵起来的了,就这架式继续下去,打起来都是分分钟的事。


        

他有些郁闷地靠在楼道外面的墙上,烦躁地把帽子扯下来抓了抓头发。


        

经过五分钟的思想斗争,他还是一咬牙往顾家他家那条街走了过去,主要是太冷了,等斗争完脸都僵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就是去给个钱,又不是去赊账,更不是去偷东西……


        

他要是高兴了还能把利息加上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穿过岔路,路口基本就差不多正对着顾飞家店的门,他在路口一眼就看到了顾飞正站在门口,叼着根烟正低头玩着手机。


        

大概是没干过这么丢人的事儿,蒋丞之前“一高兴了还加利息”的气势在看见顾飞的那一瞬间就逃难似的全消失了。


        

顾飞再一抬头看到他的时候,他感觉自己走路都快顺拐了。


        

太他妈丢人,李保国怎么能活得这么没有出息……


        

顾飞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一直到他过了街还是对着顾飞走,顾飞才拿下了嘴里的烟,问了一句:“又来买锅么。”


        

“……进去说。”蒋丞看到旁边小药店的店员走了出来。


        

顾飞转身进了店里,他跟在后头也进去了。


        

“嗯?”顾飞回头看着他。


        

“李保国是不是跟你这儿赊账了?”他问。


        

“嗯,”顾飞点了点头,靠在收银台上,“不过不算多,我这儿也没什么贵的东西。”


        

“多少,”蒋丞拿出钱包,“我给你。”


        

顾飞看了他一眼,回手在烟缸里把烟掐了,拉开抽屉拿出了一个本子,一边翻一边问了一句:“你自己的钱么?”


        

“不然呢,”蒋丞说,“他有钱就不用赊了吧。”


        

“他不赌就不用赊,”顾飞把本子递给他,“二百六十八,你对一下。”


        

“不用对了。”蒋丞没接本子,直接拿了三百块出来给了顾飞。


        

他根本就不想看,李保国的这种生活……不,还有他那些牌友,这样的生活居然有人就能这么一直过下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每个月都赊账,”顾飞给他找了钱,手撑着桌子看着他,“你下月也替他给么?”


        

蒋丞看了看他,烦躁地把钱胡乱塞回钱包里:“关你鸟蛋事儿。”


        

“我的意思是让他自己还,”顾飞说,“他差不多都能还上。”


        

蒋丞看了他一眼,都能还上?可李保国之前那话的意思就是还不上了。


        

“不过如果有人替他还,他当然就不用费这个神了,”顾飞坐到椅子上,“你这都没看出来么。”


        

“……没,我眼神儿不好,”蒋丞叹了口气,“我又不戴眼镜装逼。”


        

“我那是近视眼镜。”顾飞扫了他一眼。


        

“玩爱消除玩近视的吧。”蒋丞说。


        

“不是,”顾飞笑了,“你以前在哪儿待着的,你们那儿的人脾气都挺好的吧?”


        

蒋丞看着他没说话。


        

“就你这操性,你要不是我同桌,不,要不是二淼吃错了药看你特别顺眼,”顾飞指了指他,“我早抽得小明爷爷都不认识你是谁了。”


        

“凭你?”蒋丞冷笑了一声,“怎么抽我,掐手心么?”


        

“也是,没你牛。”顾飞把袖子往上推了推,把手腕向他展示了一下。


        

蒋丞瞅了一眼,看到了一个浅浅的红印。


        

“我操,”他有些吃惊,“咬这么多天了还没消?”


        

“你牙不错,我要知道你能把拉链头都啃掉,我肯定防着,”顾飞说,“给我咬了一串血眼子,疤刚掉。”


        

蒋丞没吭声,他还真没想到那天随便一口能把顾飞咬成这样。


        

但是如果顾飞不掐他伤口……


        

他突然觉得非常想笑,他居然跟顾飞打了这么蠢的一架。


        

他忍着笑看了顾飞一眼,顾飞的表情明显也是在忍,嘴角没绷好都往上翘了。


        

“操。”他说。


        

然后跟顾飞同时狂笑起来。


        

傻笑这玩意儿就是个二缺传染病,越是不想笑,就越笑得厉害,而且停不下来。


        

以前潘智被班主任臭骂,据他说他内心惊恐万状,但就是笑得停不下来,最后被赶出走廊的时候都是仰天长笑着出去的,特别潇洒。


        

蒋丞这会儿也不想笑,他心情不怎么好,情绪还很低落,而且他也不想跟顾飞一块儿笑。


        

但停不下来。


        

顾飞靠椅子上,他靠货架上,笑了能有快一分钟,最后他实笑得怒从脚下起,一掀帘子出去了。


        

“操!”他顶着风终于停止了狂笑,骂了一句。


        

骂完之后他也没再回店里,把手往兜里一揣,顺着往街口那边走了。


        

挺郁闷的,这么一通傻笑也只能维持那么一小会儿,笑声一停,他就又回到了现实里。


        

他突然有些慌张,这么下去会不会憋出什么病来?


        

周敬之前说春季篮球赛的事儿,情报是准确的。


        

老徐把蒋丞叫到办公室,他一眼看到老徐桌上的那个篮球的时候,就知道老徐找他要干嘛了。


        

“我不会打篮球。”他说。


        

“你这个孩子,”老徐拿了张凳子过来,“坐下,我们聊聊。”


        

蒋丞坐下了,说实话他想打球,但只想胡乱找几个人打着玩,并不想被老徐这么正式地往肩上放什么担子。


        

“你原来是校篮的对吧?”老徐问。


        

“这种虚假的问题咱就别问了吧徐总,”蒋丞叹了口气,“感觉您把我祖宗八辈儿都研究透了。”


        

“好不容易来了个全能学霸,我肯定要多研究一下的嘛,”老徐笑了起来,“我其实叫你来的时候就估摸你会拒绝,不过还是想试试。”


        

“哦。”蒋丞应了一声。


        

“我们学校每年都有篮球赛,不止一次,校长爱打篮球,”老徐说,“反正咱们班我一直带,无论是什么比赛,一场都没赢过……”


        

蒋丞感觉有点儿意外,他看过顾飞打球,就算班里没人能跟他配合,也不至于一场都赢不了吧。


        

“顾飞不是打得挺好的么。”他忍不住说了一句。


        

“那小子,”老徐叹了口气,“不靠谱得很,他就没参加过班里的活动,他没上人家班帮着打就不错了。”


        

“那您找我是想怎么着啊,我一个人也未必能赢得了一场。”蒋丞说。


        

“你当个队长吧,”老徐说,“我觉得你有这个能力……”


        

“您从哪儿觉得的啊?”蒋丞有点儿无奈。


        

“从你的心灵。”老徐说。


        

“哎哟。”蒋丞没忍住摸了摸心口。


        

“你要是同意,”老徐笑了笑,“我就去找顾飞聊聊,你俩,加上王旭,郭旭,卢晓斌……起码能凑五个人了,然后每天找时间训练一下,我感觉有戏。”


        

蒋丞没说话,这郭旭和卢晓斌是谁他都不知道。


        

但是老徐一直用很诚恳的语气跟他商量着说,蒋丞也一时半会儿找不到理由再说别的。


        

“徐总,我就一个请求,”他说,“队长我肯定不当,我的心灵大概让您误会了,换个人,反正我跟着打就行。”


        

蒋丞这一答应,老徐跟打了鸡血似的,立马自习课就来找顾飞了。


        

“顾飞,到我办公室来一下。”老徐敲敲他的桌子。


        

“我这阵儿没迟到也没旷课。”顾飞说,脑门儿顶桌子边儿上玩着弱智点儿爱消除。


        

“不是这个。”老徐又敲敲桌子。


        

“我不打篮球。”顾飞说。


        

“也不是这个事儿,”老徐说,“来。”


        

老徐转身出了教室,顾飞坚持把这一局玩完了,才很不情愿地站了起来,慢吞吞地晃出了教室。


        

“哎蒋丞,蒋……”周敬叫了两声像是想起来什么,没再继续叫下去,“老徐是不是找你俩说比赛的事儿?”


        

蒋丞没出声。


        

“哎我一看你就肯定会打球,是吧,你会打篮球吧?”周敬又问。


        

“你们班是不是从来没赢过比赛?”蒋丞问。


        

“是没赢过,”周敬说,“文科班嘛,赢不了也正常。”


        

蒋丞看了他一眼:“放屁。”


        

顾飞十分钟之后回了教室,坐下之后拿出手机继续玩游戏。


        

蒋丞本来以为他会说点儿什么,结果他一直没吭声,估计老徐是失败了。


        

他往王旭那边看了一眼,如果没有顾飞,要他跟王旭那种傻货一块儿打球……想想还挺没劲的。


        

“没想到老徐这么纯良的老大叔也会骗人了。”顾飞在旁边小声说了一句。


        

“嗯?”蒋丞转过头,“骗你什么了?”


        

“还说不是打球的事儿,”顾飞一边玩一边说,“他说你上场,是吗?”


        

“……嗯,”蒋丞应了一声,“他说得挺可怜的。”


        

“你看谁都可怜。”顾飞说。


        

“嗯,我看你就挺可怜的。”蒋丞斜了他一眼。


        

“可怜我玩爱消除么?”顾飞问。


        

“可怜你玩爱消除四天了一关都过不去。”蒋丞说。


        

顾飞放下了手机,转脸看着他:“我发现你真挺欠的啊。”


        

蒋丞堆了一脸假笑冲着他:“说不过可以闭嘴,反正斗嘴也没意思。”


        

“你原来打什么位置?”顾飞低头继续玩游戏。


        

“后卫。”蒋丞条件反射地答了一句。


        

“那试试吧,”顾飞说,“我没跟老徐说死。”


        

“不是,”蒋丞觉得有点儿莫名其妙,“不就打个球么,又没让你去就义,至于这么费劲么?”


        

“烦,”顾飞说,“你就想想,九日那样的都要上场。”


        

“他上场怎么了。”蒋丞看了一眼王九日同学,他正抱着胳膊一副老大样子闭目养神。


        

“这种人每个班都有……操!”顾飞把手机往桌斗里一扔,估计是又没过关,“场上没事儿,下了场谁知道,我烦这个。”


        

“那你到底是打还是不打?”蒋丞问,“我也烦,试个鹅蛋试啊,要就打,要不打就拉J8倒。”


        

“行吧,”顾飞说,“你打我就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