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41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高一还没分班的时候, 顾飞还在1班,那会儿班上有个二愣子,上自习的时候跟刚好上的女生在最后一排聊天儿, 估计还有胳膊肘的相互接触, 然后下了自习, 这小子就去了厕所。


        

据说是血气方刚硬是靠碰胳膊肘把自己给碰射了,去厕所扔内裤。


        

这事儿他们班的人笑了一学期都过不去。


        

那会儿顾飞觉得挺逗的, 现在却感觉一个个都差不多。


        

他垂下眼皮看了看自己左侧身体, 蒋丞的左手还放在他腰上,一开始是被顾淼吓着了抓了他一把, 后来大概是因为顾淼一直揪着车座, 他手没地儿搁了, 就半放半抓地没离开过腰那块儿。


        

这种如果不用眼睛去看,几乎都感觉不到的接触,对于顾飞来说,正常情况下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 他自行车摩托车后座上带过的人多了去了, 男的女的, 这种接触简直再平常不过。


        

但现在这个人是蒋丞。


        

他现在看到蒋丞, 有时候都会不受控制地想到他在丁竹心那些神经病一般的破破烂烂的设计之下或隐约或清晰的身体。


        

他的腿,他的腰,他的背, 甚至是他带着疤的肋骨和破了口子的嘴唇。


        

这么一总结起来,蒋丞现在搁他腰上的手,就是一颗手|雷。


        

只要炸了, 没准儿也能废掉他一条内裤。


        

骑了一会儿,他看到了前面球队的一帮人, 还有他们车后座上带着的女生。


        

顾飞伸出右手,掌心往后,然后捏了捏闸,车速一降下来,顾淼的脸正好撞到他手心里,于是用脸顶着他的手,跟着把滑板的速度也降了下来。


        

“怎么了?”蒋丞在后边儿问。


        

“你带我吧。”顾飞腿撑着地回头看了他一眼。


        

“就累了?”蒋丞下了车,“你这体力也挺伤感的啊,一场球就蹬不动车了。”


        

“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话这么多?”顾飞也下了车,车把往他手里一扔。


        

“我没跟二淼配合过,”蒋丞跨上车,“不会摔到她吧。”


        

“你要摔了她会让开的,”顾飞跨后座上坐下,“走吧。”


        

“原地蹬多费劲啊,你不能等我……”蒋丞说。


        

“不能,我一场球就蹬不动车了的体力已经跑不动了。”顾飞一边说一边摸出了手机开始玩。


        

“操。”蒋丞小声骂了一声,只能一使劲原地把车蹬了出去。


        

顾淼先是离开他两步远蹬着滑板,过了一会儿才过来继续揪住了后座往前滑。


        

蒋丞快蹬了一段,追上了前面的王旭那帮人。


        

“来了,”郭旭回过头看了一眼,“你们跑得挺快啊。”


        

“饿了。”蒋丞说。


        

“蒋丞。”左边有个女生叫了他一声。


        

他转过头,女生手里拿着的手机咔嚓一下,他叹了口气:“偷拍不知道把声音关了吗?”


        

“这不是偷拍啊。”女生有些不好意思地捂着嘴笑了半天。


        

一帮人边骑着车边聊,从这里去市中心那边路程不短,他们闹哄哄地把一条车道都给占光了,有摩托和电瓶车超车的时候他们就得挤成一团一通傻笑。


        

真是个吃了屎都能笑得出来的年纪,蒋丞看着前后左右的人。


        

这些人,要搁以前,基本都是被他和潘智吐槽的那类,有点儿土,还挺二,但现在,他却跟这些人一起,骑着车挤在路上。


        

只不过没有一块儿傻笑而已,但他跟顾飞傻笑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了。


        

顾飞一直不说话,不合群的老样子,在他身后低头玩着手机。


        

女生想偷拍的时候,顾飞直接把脑门顶到了他后背上。


        

“别拍了,你们就说想要他俩谁的照片,”王旭车上带着易静,一副精力满满的样子,中气也很足,“我这儿都有,我连蒋丞吃馅饼的照片都有。”


        

“你大爷。”蒋丞看着他。


        

“发来看看!”马上有女生喊了起来。


        

“不能随便发,我打不过蒋丞,”王旭说,“只能卖,20块一张。”


        

“为了20块钱你就愿意扛一顿揍……”卢晓斌说。


        

大家顿时笑成一团。


        

“你闭嘴!”王旭瞪着他,“你会算账吗!十个人买就是200块!”


        

“也是,”卢晓斌愣了愣,“那还挺多的,现在蒋丞的粉丝多,一人一张的话……你赚不少啊。”


        

“你们这些人的智商啊,”郭旭叹气,“一张照片顶多卖一次,卖给一个人,人家复制一下就行了,谁还上你这儿买……”


        

“滚!”王旭吼了一声,“就你智商高是吧!”


        

“这生意不错,”顾飞在后头小声说,“我这儿有不重样的,高清,带脸,无|码……”


        

“你还有没有点儿专业摄影师的职业操守了?”蒋丞回过头也小声说。


        

“有啊,所以我没卖,”顾飞说,“我等个高价……”


        

“信不信我给你甩下去?”蒋丞说。


        

“不信。”顾飞回答。


        

蒋丞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有一关过不去了,”顾飞把手机举到他脸旁边,“你一会儿帮我过了?”


        

“……操,”蒋丞很无语,“你还在跟李炎较劲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嗯,”顾飞继续玩,“他已经快我三关了。”


        

“我一会儿帮你把三关都过了,”蒋丞说,“玩个这破游戏还跟干什么事业一样,等你拯救地球呢。”


        

顾飞在后边儿笑了起来:“是啊,先消灭嘴欠的。”


        

因为是出发的时候王旭才打电话定的包厢,大包厢都没了,他们一帮人算上队员和女生有差不多二十个人了,最后服务员把三张方桌拼在了一个包厢里。


        

“挤挤吧,”服务员说,“年轻人嘛,挤挤亲热。”


        

“行!挤挤!”王旭点头,然后把人一个个往屋里推。


        

蒋丞拉着顾淼坐到了最里边儿靠墙的椅子上,他答应了顾淼要排排坐,顾飞跟着挤了过来,一屁股坐到了他旁边。


        

“你不挨着顾淼坐?”蒋丞看了看,左边是顾飞,右边是顾淼。


        

“来不及换了,”顾飞起身刚想换位置,看到大家都挤进来了,赶紧坐下,压低声音,“再换换就该两边儿都是女生了。”


        

“不是,”蒋丞有点儿想笑,“你是有什么毛病么?”


        

“没毛病,”顾飞说,那边易静坐到了他身边,他不动声色地轻轻把椅子往蒋丞这边拖了拖,偏过头小声说,“就是不习惯。”


        

“堂堂一个老大……”蒋丞倒了杯茶放到顾淼面前,“顾淼喝点儿水,把外套脱了,脸都热红了。”


        

包厢小,一帮人全挤进来之后围着个长条桌子跟开什么会似的,又热又吵。


        

顾淼喝了一口水,然后一扬手把帽子摘了扔到桌上,一脑袋乱七八糟的头发顶着,把外套脱了放到了旁边地上。


        

“挂那个架子上,”顾飞说,指了指旁边角落里的衣帽架,把自己外套也脱了递给她,“把哥哥的也挂上。”


        

顾淼又抓着衣服和帽子过去挂上了,还是顶着一脑袋乱七八糟。


        

“头发抓抓,”蒋丞说,“你是个小姑娘,要注意点儿形象。”


        

顾淼看了他一眼,有些不耐烦地在头上胡乱抓了几下,然后盯着他的外套。


        

“哦,”蒋丞赶紧把外套脱了递给她,“帮丞哥也挂一下吧,谢谢。”


        

顾淼一脸严肃地拿着他的衣服过去,因为个儿不够高,她把衣服跟顾飞的摞着挂在了一个钩子上,然后再转身坐回来,拿起杯子缩在椅子里慢慢喝着茶。


        

蒋丞把椅子往后靠了靠顶着墙,抱着胳膊看着屋里说话都得扯着嗓子的一帮人,非常吵,非常闹,包厢门本来开着,服务员大概受不了,过来给关上了。


        

不过也非常愉快,他很久没有这么聚会过了,以前学校一个个都是学习狂,家里也都管得严,放了学多半都是回家。


        

他这种没事儿就旷个课还准不归宿的人连个伴儿都不是次次有……


        

眼前这份热闹让他终于感觉到了春天该有的温暖。


        

“吃什么吃什么!”王旭拿着菜单开始张罗,“我点了三个锅底,都是鸳鸯的,够吗?”


        

“够够够!”有人喊着回答,“锅底不重要,重要的是肉!是菜!”


        

“肉和菜管够,”易静笑着拍了拍自己的书包,“班费已经带着了,徐总说超了的部分他来补。”


        

“老徐吧,有时候是挺够意思的,”王旭说,“就是太啰嗦,比我妈都厉害,说什么先把自己感动了……羊肉!肥牛!五花!快!还有什么要吃的就说,我给写上!”


        

“我都热困了。”顾飞也往后靠了过来。


        

他们一帮人打球的外套一脱,里边儿都是短袖,顾飞靠过来的时候,在他胳膊上轻轻蹭了一下。


        

在这种还不能穿短袖的季节里,这种突如其来的皮肤亲密接触,让蒋丞顿时有种异样的感觉。


        

顾飞大概也差不多,蒋丞感觉他马上往易静那边让了让,但没过两秒,他还是又挤了回来。


        

蒋丞想想觉得有点儿好笑,冲着面前的茶杯乐了。


        

“操,”顾飞跟着也笑了起来,干脆直接放松了靠着,腿也靠在了他腿上,“再笑灭你口。”


        

“一根皮筋我就能反杀你……”蒋丞笑着,扫了一眼桌子下边他和顾飞靠在一块儿的腿,突然发现自己对顾飞触碰的接受程度已经直逼他和孙子潘智。


        

而且这种感觉跟潘智还完全不一样。


        

……当然完全不一样,潘智是哥们儿,是可以共享秘密可以放肆互损的哥们儿,而顾飞,顾飞是一个对他有着直观吸引力和诱惑力的同类。


        

尽管他从来没想过要找到同类,更没有想过相互取暖,但却不得不承认,就像现在这样,就像眼下这样,热闹的人堆里,暖得有些过头的气氛里,没有人留意到的那些微小细节里,这样不为人知的只为眼前一刻的小小的暧昧里,他有了些想要静静享受的舒适感。


        

“大飞喝什么,白的吧?”王旭冲他俩这边挥了挥菜单。


        

“嗯。”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呢?”王旭看着蒋丞,“咱俩也没一块儿喝过,你喝什么?”


        

“……随便。”蒋丞本想说他不喝,但看样子这屋子里一帮人一个个热血沸腾,赢了球不算,眼前还好几个女生,估计他要说不喝,这会儿得让人挤对死。


        

“行啊,”王旭说,“随便?这口气,不愧是三分王。”


        

“刚还说老徐啰嗦。”蒋丞扫了他一眼。


        

“跟队长说话注意点儿,”王旭指了指他,“开学那会儿我可是看大飞面子才放了你一马。”


        

“哦。”蒋丞点点头。


        

“服务员——”王旭拉开门冲外边儿喊了一嗓子,“快上菜!再拿件牛二!还有现榨果汁——”


        

然后又回过头看着顾淼:“淼淼女王,你喝果汁吧?有橙汁儿和玉米汁。”


        

顾淼头也没抬,俩手捧着茶杯摇了摇头。


        

“那她喝什么?”王旭看着顾飞。


        

“啤酒。”顾飞说。


        

“……我操,”王旭愣了愣,转过头,“再拿扎啤酒我家女王要喝!”


        

“哎哟快别喊了!”服务员站在门口,“人都怼跟前儿了还喊呢……”


        

“你哥今儿高兴——”王旭继续喊着,“快,先把肉和酒拿上来!”


        

“知道啦,肉!酒!”服务员把碗筷给他们放好,转身小跑着出去了。


        

易静站了起来,从书包里拿出了个相机,冲王旭旁边的一个女生扬了扬:“娟儿,先拍张集体照吧,你从你那边拍,一会儿我从这边拍。”


        

“好,”那个女生接住她扔过去的相机,一边往后退一边说,“你们都往中间靠靠,要不人拍不全了。”


        

一屋子里的人立马全都往顾飞和蒋丞这边挤了过来。


        

“挤挤!挤挤!”王旭挤到了易静旁边一手撑着墙,一边往这边探着身体。


        

易静笑着躲他,往顾飞身边靠挪了挪。


        

顾飞没出声,只是迅速地往蒋丞这边儿靠过来。


        

“操,”蒋丞刚把顾淼搂过来,就被右边挤过来的人压着跟顾飞紧紧捏成了一团,“你们该减肥了!”


        

“快。”顾飞看着拍照的女生。


        

“笑一下!”那个女生指挥着,“8班第一!”


        

“8班第一!”一帮人一块儿吼了起来。


        

女生按了快门,大家刚要散开,她有些着急地摆摆手:“等着,我还没照呢……”


        

“叫服务员!”王旭指着门口,“叫个服务员来给我们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服务员一进来就被他们挤成一团的架式吓了一跳:“刚都没觉得你们这么多人呢……”


        

“快拍!”蒋丞忍不住也催了一声。


        

他和顾飞的椅子中间没挨一块儿,现在被挤得俩人都是扭着腰,他的手不得不撑在了顾飞的腿上,这姿势坚持不了多久。


        

“摆个心!摆心!”王旭突然说。


        

“摆你个双黄蛋!”蒋丞简直要疯,“我只有一只手。”


        

“我也只有一只手,摆不出。”顾飞说。


        

“你俩一人出一只手正好,快!”王旭催着,“都用一只手吧!找旁边的人凑一个心,旁边没人的俩手!今天我们比赛的时候摆的大心,这会儿就摆小心吧,手指扣一个!易静……来,咱俩凑一个!”


        

“哎……”易静很无奈地笑着,跟他用拇指和食指凑出了一个心。


        

“淼淼女王你用两个手,会摆心吗?”王旭简直忙死了。


        

顾淼捧着茶杯靠在蒋丞身上,跟没听见他说话似的。


        

“她不会。”顾飞替顾淼回答了,然后把左手往蒋丞面前伸了一下。


        

蒋丞看了他一眼,右手食指和拇指跟他对在了一起。


        

“都好了没?”服务员说,“我还要上菜呢。”


        

“好了好了!”大家一片喊着。


        

“一,二……”服务员举起相机。


        

“8班最牛逼——”王旭喊。


        

“8班最牛逼——”大家乱七八糟地喊成一片。


        

拍完照之后,蒋丞扯了扯被挤拧了的衣服,感觉后背汗都下来了。


        

顾飞搓了搓腿。


        

蒋丞看了他一眼:“你好娇气哦。”


        

顾飞又搓了两下之后没忍住笑了起来:“你嘴好欠哦。”


        

“听说你要灭我口哦?”蒋丞又说。


        

“听说你要一根儿皮筋反杀我哦?”顾飞说。


        

说完他俩就冲着桌子下边儿一通傻笑。


        

“来来来!”王旭一嗓子打断了他俩的傻笑,“酒来了,分一下!都倒上!女生你们自己倒一下果汁……淼淼,你的啤酒!”


        

王旭把一扎啤酒放到了顾淼面前,顾淼一言不发地站起来,抱起啤酒就喝了一大口。


        

“我靠,”王旭吓了一跳,“她是口渴了吧?”


        

“小孩子不能这么喝吧?”易静有些担心地在旁边小声问。


        

“她大概喝一杯这样自己就会停了。”顾飞说。


        

“好潇洒啊,这小丫头。”易静很感慨地说。


        

“来!”大家把酒倒上之后,王旭举起了杯子,“我先说两句!感谢大家一起努力,我们才有了今天的胜利!”


        

“啊——”大家一块儿把杯子往桌上磕着。


        

“谢谢班长大人给我们加油,还给我们争取公款吃喝,”王旭说,“谢谢大飞,能参加这次比赛,而且打得这么牛逼!谢谢蒋丞!你虽然这学期才转学过来,但这次的比赛没有你的指挥,我们就不可能赢得这么顺利……”


        

“快喝。”顾飞敲了敲杯子。


        

“干杯!”王旭一磕杯子,仰头把一杯酒喝了。


        

接着好几个男生都是一仰头一杯就下去了。


        

“日,”蒋丞小声说,虽然杯子不大,但也不是特别小的那种了,“你们都这么灌吗?”


        

“不用,”顾飞也是直接一杯,“王旭那几个能喝的才那样,你们南方人……”


        

“……我不是南方人。”蒋丞说。


        

“从我们这往南,”顾飞手一划,“都是……”


        

“蒋丞!”王旭拿着酒瓶看着他,“你个号称随便喝什么都行的,怎么还没动静?”


        

一桌人全看了过来,蒋丞简直无奈,只得冲王旭举了举杯,用很低地声音说了一句:“敬你个脑子没沟的……”


        

然后也直接把一杯酒倒进了嘴里。


        

一杯酒下肚,本来就都挺兴奋的男生们更兴奋了,说话的声音都带着震动,服务员推门进来看了看:“哟,不好意思,以为你们打起来了……”


        

“吃!”王旭挥挥筷子。


        

一帮兴奋的人吃涮肉简直没眼看,一盘盘的肉直接就倒下了锅,然后七八双筷子伸进去一通搅,没两下就夹光了。


        

易静夹了一小盘肉放到顾淼面前:“妹妹大口吃。”


        

顾淼埋头吃着,还没忘了站起来冲她鞠了个躬。


        

蒋丞舀了碗汤,还没放下,顾淼冲他伸手,他把碗放到了顾淼面前,然后拿了顾淼的汤碗给自己盛了汤。


        

刚坐下还没喝,顾飞把自己的汤碗推了过来:“劳驾。”


        

“自己盛。”蒋丞没理他。


        

“我帮你吧。”易静说。


        

“不用。”顾飞迅速拿起碗站了起来,哗哗给自己盛了一满碗汤。


        

他坐下之后,蒋丞靠着椅子冲着桌子下边儿一通无声狂乐。


        

“喝多了吧。”顾飞斜了他一眼。


        

“啊,是喝得有点儿猛。”蒋丞深吸了一口气,忍着笑。


        

不过那杯酒的确是挺猛的,按喝酒的生猛程度,他跟眼前这帮子人一比甘败下风,王旭那边喝得热火朝天,这会儿没有老徐把关,就像是要拿喝酒这事儿证明自己是成年男性了似的,一个个喝得气宇非凡。


        

蒋丞是没那个本事,他就这一杯酒下去,已经觉得胃里烧得挺热闹了,加上屋里的暖气,有种即将睡过去的感觉。


        

“哎。”顾飞用胳膊碰了碰他。


        

“嗯?”他脑袋靠着墙偏过头看着顾飞。


        

顾飞把一颗糖按在了他手心里:“薄荷糖,能缓缓。”


        

蒋丞看了他一眼,这一瞬间的他的脑子突然有点儿空白……什么时候自己的酒量变得这么差了呢?


        

他一把抓住了顾飞的手,连同那颗糖,一块儿死死地握住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