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4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丞手劲儿挺大的, 特别是在这种被酒和气氛烧得有些失控的状态下,顾飞手掌关节因为被捏得挤到一块儿而有些生疼,掌心里的那颗薄荷硬糖也像是块小石头似的硌得慌。


        

顾飞用余光看了看易静, 易静正被王旭拉着说话, 一屋子人都热火朝天的吃喝聊天中, 没有人注意到这边的蒋丞大有把他的手捏碎的势头。


        

“怎么了?”顾飞低声问。


        

蒋丞没说话,只是枕着墙看着他, 手还是紧紧抓着。


        

顾飞跟他对视了一会儿之后转开了脸, 看着一桌子菜发愣。


        

他不是左撇子,他需要用右手吃东西, 而现在蒋丞完全没有松手的意思, 他只能沉默地看着桌上的食物。


        

其实他能感觉到, 蒋丞一开始就是有些失控了,但最多三五秒钟他就已经回过神来了。


        

眼下这么死抓着不放,有尴尬,有不知所措, 也有不想突然撒手显得刻意的念头, 就蒋丞这种心思又重又敏感的人, 面对眼下这个局面, 脑子里的那些沟沟壑壑估计都快被转平了吧。


        

顾飞用左手端起汤碗喝了一口,这个是王旭专门点的羊肚汤,味道还不错。


        

“这个汤还不错。”顾飞转头对蒋丞说。


        

“啊。”蒋丞应了一声, 手松了一些。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尝尝吗?”顾飞说,用拇指在蒋丞手背上轻轻点了点。


        

“羊肚么?”蒋丞问,抓着他的手终于松开了。


        

“是。”顾飞抽出手, 犹豫了一下又重新把还在自己手里的薄荷糖按在了蒋丞的手心里。


        

“我其实不喜欢羊肚汤,”蒋丞小声说, 这回没再捏他的手,接过了他的糖,低头在桌子下边儿慢慢剥着,“我喜欢羊肉汤,羊骨汤,筒骨汤,猪肚汤……”


        

“把我说饿了。”顾飞拿起筷子,夹了块羊肚放到嘴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也。”蒋丞把糖扔进嘴里,含了两秒之后又猛地转过头,“这他妈不是那个变味儿的糖吧?”


        

“不是,那个你喜欢吗?那个是刘帆的朋友从日本带回来的整蛊糖,我那儿还有一整包。”顾飞笑着说。


        

“给我点儿,两三颗就行。”蒋丞点点头,这个糖非常符合他和潘智那个弱智在一起时的风格。


        

“周一拿给你,”顾飞说,“哎周一要念检讨了。”


        

“……写好了。”蒋丞叹了口气。


        

一大帮人在一起吃饭,特别是这种半大小子,一般大家都会在20分钟内吃饱,因为都是抢着吃,跟在白菜园子里关了十年八年没见过肉似的。


        

吃饱了就开始慢慢喝酒吹牛逼。


        

蒋丞没有加入聊天儿行列,只是在一边听着。


        

以前跟同学聚会流程也差不多,也有吹牛逼这个环节,但牛逼吹起来段位远不如眼前8班这帮人,蒋丞听着老想乐,倒是几个女生都还挺投入的,很给面子。


        

“蒋丞!”王旭不知道什么时候吹完了自己那份牛逼,突然站起来冲蒋丞一伸手里的杯子,“跟哥走一个!”


        

“啊?”蒋丞愣了愣。


        

“我敬你一杯,”王旭喝了不少,这会儿满面红光欻欻闪着,“敬我们的秘密武器!”


        

“早就不秘密了……”蒋丞看着王旭这一脸你不喝我保证灌你的表情,拿着自己的杯子也站了起来,“都是一个队的,就不搞得这么隆重了吧?”


        

“你喝酒不如你打球利索!”王旭指着他。


        

蒋丞无言以对,拿着杯子往他杯子上磕了一下,然后仰头把酒给喝光了。


        

“爽快!”王旭愉快地吼了一声,把酒也一口喝了,“爱你!”


        

“……不用爱。”蒋丞无奈地坐下。


        

“还是要爱的!”王旭很潇洒地一甩杯子,“以后有事儿旭哥罩……”


        

“坐下。”顾飞一把把王旭还举在他脑袋上的胳膊推开,抹了抹被他甩了一脸的酒沫子。


        

“大飞!”王旭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一边给自己杯子里倒酒一边喊着,“咱俩……”


        

顾飞没等他话说话,也没等他酒喝完,起身拿起自己的杯子,把一杯酒喝光了,然后抓着他胳膊:“你坐下,吃点儿菜。”


        

“哦!”王旭看着他,一脸兴奋的迷茫。


        

“别让他再喝了,”顾飞转头看了一眼一直往后靠着想躲开的易静,“一会儿倒了怎么弄回去。”


        

易静一脸无奈地笑笑:“他也不听我的啊。”


        

“他听。”顾飞说。


        

“听!”王旭马上点头,“我听!”


        

顾飞没再理他,从蒋丞身边挤了出去。


        

“干嘛去?”蒋丞问。


        

“洗个脸,”顾飞说,“顺便拿点儿水果给二淼吃。”


        

“嗯,”蒋丞看了一眼已经在旁边椅子上靠上睡着了的顾淼,“都睡着半天了……”


        

“到点儿就要睡。”顾飞穿了外套,从一帮人身后很费劲地挤了出去。


        

屋里还是继续嚣闹着,笑的喊的吃的,酒瓶基本都空了,易静压着没让他们再要酒。


        

蒋丞依旧是老姿势靠着墙,抱着胳膊看着这一帮红着脸笑着的人,气氛没有变化,但他看着顾飞打开包厢门出去的背影,却突然觉得有点儿冷。


        

大概是之前一直跟顾飞挤着,胳膊挨着,腿碰着……哦,还抓了手。


        

他觉得自己今天的状态很神奇,想到刚抓着顾飞手的那一幕,他居然没有一头摔倒在尴尬里,甚至有些莫名其妙的洋洋得意。


        

得意个屁呢?不知道,少年的思维就是这么玄妙,就是这么突然地不要脸!


        

大概是因为酒吧,他不是酒量有多差,只是对于这种跟扎猛子一样的喝法有些不能适应。


        

每次这样猛地灌完了酒之后他都会有一种踩着云彩吃错了药的愉快感觉,上次喝了酒亲人一口,这次又抓着人手不放,一副借酒耍流氓的样子。


        

而这一次,他对自己此种行为的震惊和尴尬并没有持续多久,比如现在他回想起来的时候……只想笑。


        

太可怕了,人的脸皮居然如此轻易就能练得厚实起来。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顾飞出去了好半天都没有回包厢,蒋丞不得不站了起来,他要去厕所,刚才就想去,但顾飞去洗个脸他就跟着去尿个尿,感觉上有点儿不那么合适。


        

这会儿他实在忍不住了,站起来也挤出了包厢。


        

“蒋丞!”刚挤到门口,就被郭旭在耳边吼了一声,“去哪儿!”


        

蒋丞本来就有点儿晕,再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差点儿一脑袋撞门上,他转过头,看到郭阳鼻子通红,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小亮光。


        

“上个厕所。”他拍了拍郭旭的胳膊,打开门走了出去。


        

“快儿点啊!咱俩还没喝呢!”郭旭拉开门探了脑袋出来喊。


        

“啊。”蒋丞挥了挥手。


        

看来这些“北方人”酒量也就那样,都喝疯了,酒都没了,还喝个屁呢。


        

厕所里没有碰到顾飞,估计是给顾淼拿水果去了。


        

蒋丞上完厕所正洗手的时候,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了看了看,有些意外地看到是沈一清的号码。


        

他瞪着这个号码很长时间,最后还是接下了接听。


        

“小丞吗?”那边传来沈一清的声音。


        

虽然有些抗拒,这么长时间也觉得淡了不少,但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蒋丞还是觉得这个永远满满的严肃和冷静克制的声音带给他的那种熟悉的感觉大概一辈子也抹不掉了。


        

“啊。”他应了一声。


        

“你在家里吗?”沈一清问。


        

“没,”蒋丞关了水龙头,一边往外走一边掏了烟出来点上,站到了走廊的窗户旁边,“在外面吃饭。”


        

“你在抽烟吗?”沈一清又问。


        

“嗯。”蒋丞靠着墙,看着外面,突然有种很畅快的感觉。


        

沈一清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冷着声音说:“你还是真是到哪里都能保持自我。”


        

“嗯,不是我要保持,我就这样的人不是么,”蒋丞皱了皱眉,“你就是打电话来问这个吗?”


        

“李保国给我打了个电话,说是要点儿钱,”沈一清说,“学费和伙食费之类的……”


        

“他给你打电话?”蒋丞愣住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李保国会给沈一清打电话要钱,这突如奇来猛地盖了他一身的强烈耻辱感让他几乎喘不上气来。


        

“我是觉得,这些花销都是父母应该出的,所以没有同意,”沈一清说,“我给你的卡上还有钱吧?”


        

“有。”蒋丞咬着牙。


        

“这些钱是给你的,我们虽然不再是一家人,但感情还是有的,”沈一清说,“我希望你拿好这些钱。”


        

“知道了。”蒋丞狠狠抽了一口烟。


        

“我就是想说这个事,那我挂了。”沈一清说。


        

“嗯。”蒋丞闭了闭眼睛,窜上来的烟熏得他眼睛发疼。


        

“我还是想再说一句,”沈一清突然又说,“希望你在新的环境里能看清自身的问题,不要永远觉得自己的叛逆期没有过去,成绩并不能说明什么,个性和脾气才是决定你脚下的路怎……”


        

“你他妈别教训我,”蒋丞睁开眼睛,哑着嗓子,“我听够了,事实已经证明你的教训对我这样的人没有用!我不是我弟弟!我跟你不在一个频道上!从来就这样!我听你说什么都是训!你听我说什么都是刺!现在我已经回家了!还没完吗!”


        

最后一句蒋丞是吼出来的。


        

吼完之后他挂掉了电话,瞪着墙好半天,把手机塞回兜里,转身闭着靠在了墙上,仰着头深深地吸了好大几口气才缓过来,睁开了眼睛。


        

一睁眼就看到顾飞端着一个大果盘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


        

他瞪着顾飞,不知道该说点儿什么。


        

“吃么?”顾飞把果盘递了过来,“刚让服务员切的。”


        

蒋丞拿了一片西瓜:“反季水果吃了脑残。”


        

“那你吃?”顾飞把果盘放到旁边的一个小台子上,也拿了一片西瓜。


        

“我太聪明了,”蒋丞说,“吃几片往平均线上靠靠,争取跟我亲爹李保国看齐。”


        

“李保国也不是很笨,算牌还挺厉害的。”顾飞笑笑。


        

“要钱也挺厉害,”蒋丞说完这句顿时又一阵堵,感觉自己刚才冲沈一清的那一通吼都因为李保国去要钱而变得毫无底气和立场,他狠狠咬了一口西瓜,“操。”


        

“你吃西瓜都带皮儿?”顾飞有些吃惊地看着他。


        

“闭嘴!”蒋丞把嘴里嚼碎了的西瓜皮吐到旁边的垃圾桶里,“我们城里人就这么吃。”


        

“知道了。”顾飞边吃边笑。


        

蒋丞这会儿有点儿发闷,他觉得自己情绪的确是不怎么稳定,挺容易受影响的,本来愉快放松的一个晚上攒下来的那点儿好心情,就这一个电话,全败光了。


        

他现在都不愿意回到包厢里去,本来让他觉得开心的那一屋子人,现在都有可能变成他烦躁的源头。


        

顾飞也没多说什么,似乎也没急着回包厢,俩人就那么靠在走廊的桌子旁边吃着果盘。


        

西瓜,橙子,小蕃茄……反正吃了一肚子肉,这会儿正好吃点儿水果解解腻。


        

一直到把这盘水果都干光了,他才抬起头,跟顾飞对了一眼。


        

“我们把淼淼女王的水果吃光了啊。”蒋丞抹了抹嘴。


        

“嗯,一会儿再去给她切一盘。”顾飞说。


        

“你刚是不是又听到什么了不起的大秘密了。”蒋丞看着他,本来因为酒和暖气烧得有些发烫的身体被冰凉的水果慢慢中和了。


        

“也不算什么大秘密吧,”顾飞说,“你被退养的事儿我本来就知道了啊……刚是你……养母吗?”


        

“是,”蒋丞点点头,手指在空果盘里划拉着,用盘底残留的水慢慢划着音符,“李保国问她要钱。”


        

顾飞有些吃惊地挑了挑眉毛,没有说话。


        

“顾飞,”蒋丞把画好的音符又胡乱涂掉了,“你有过特别心烦的时候吧,你是怎么解决的?成天活得云淡风轻的看着也不像装的。”


        

“喝点儿酒睡一觉。”顾飞说。


        

“是么,”蒋丞皱了皱眉,“管用吗?”


        

“不管用。”顾飞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玩我呢?”蒋丞瞅着他。


        

“能有什么解决办法,习惯了就没事儿了,”顾飞说,“那么多事儿,挨个烦也烦不过来啊。”


        

俩人依旧站在走廊里,都没有动的意思,一块儿看着空果盘发呆。


        

过了一会儿,蒋丞听到了滑板的声音。


        

“嗯?”顾飞回过头。


        

“顾淼?”蒋丞抬眼看到顾淼从包厢那边抱着他和顾飞的衣服和书包滑了过来。


        

“哎!淼淼你慢点儿,你哥……”王旭拿着外套着急忙慌地跟后头也跑了出来,看到站在走廊的顾飞和蒋丞时才松了口气,“我靠!我以为你俩私奔了呢!走走走!”


        

“散了?”顾飞问。


        

“散什么散,”王旭一边穿衣服一边说,“换地儿!唱歌去!”


        

“我不去了。”蒋丞很快地小声说了一句。


        

顾飞看了他一眼,转头冲王旭点了点头:“行,走吧。”


        

屋里的人都出来了,闹哄哄的一片。


        

出了饭店之后大家马上往街对面走过去,看王旭熟门熟路的样子,估计这地儿也是他挑的。


        

蒋丞走在最后,大家都过去之后,他看到顾飞带着顾淼还站在路边。


        

“怎么了?”蒋丞问。


        

“你不说不去了吗?”顾飞说。


        

“……我是说我不去了,”蒋丞愣了愣,“你要想去就去啊,不用陪着我。”


        

“不去了,要把二淼弄回去睡觉,”顾飞抓了抓顾淼的脑袋,“今天要没你在,我吃饭也不会过来的。”


        

“为什么。”蒋丞问。


        

“没意思,”顾飞说完伸了个懒腰,把自行车推到旁边一辆出租车旁边,“走吧丞哥。”


        

顾淼已经困了,顾飞没让她继续滑着回去,自行车往后备箱里一塞,打了个车。


        

“你一会儿……”蒋丞犹豫了半天,一直到看到路口的牌子了,才说了一句,“直接回家吗?”


        

“你想去哪儿?”顾飞问。


        

“我不知道,”蒋丞搓了搓脑门儿,“我就是不想回李保国那儿。”


        

“嗯。”顾飞应了一声。


        

车停在了顾飞家店门口,店里还亮着灯,蒋丞下车的时候看到顾飞他妈妈在里面边儿,这么久以来,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过了九点还待在店里。


        

“等我一下。”顾飞说。


        

“哦。”蒋丞看着他把顾淼带进店里,交给了他妈妈,然后在围着货架转了几圈,出来的时候拎了个大塑料袋,装了不少东西。


        

“都什么?”蒋丞问。


        

“吃的,花生牛肉干儿之类的。”顾飞回答,转身往前走了。


        

“去哪儿?”蒋丞走上去跟他并排着。


        

“钢厂,”顾飞看了看他,“你不是不想回去么。”


        

蒋丞没说话,冲他竖了竖拇指。


        

钢厂的小屋看来是这两天有人来过,收拾得挺干净,连断腿儿沙发上铺着的布都换了一块。


        

“李炎真贤惠,”顾飞把东西往桌上一放,熟练地开始在中间的灶里生火,“这屋里的东西基本都是他收拾。”


        

“长得一点儿也不贤惠,”蒋丞往沙发上一倒,长长地舒出一口气,莫名就觉得身上一下松快了不少,“拿什么吃的了?我看看。”


        

顾飞把袋子到他旁边。


        

除了各种花生米,各种牛肉干儿,还一堆的鸡丁鱼柳,连火腿肠和方便面都有,装了满满一兜,蒋丞笑了起来:“这配置都够喝到明天早上了。”


        

“你还能喝?”顾飞转过头。


        

“不要对我们南方人有什么偏见,”蒋丞拿了包花生米,拆开捏了一颗放嘴里慢慢嚼着,“我们南方人就是喝得慢点儿,像我这种时髦的南方城里人,就喝得更慢……”


        

顾飞笑了起来:“我看看还有没有酒了。”


        

“没有就回店里拿。”蒋丞摸了根烟点上。


        

“是,老大,”顾飞拎起墙边的几个纸箱翻了翻,拎出两瓶白酒,“红星二锅头,最近这几个人改口味了。”


        

“反正都是二锅头,土人。”蒋丞叼着烟伸长了腿。


        

“是不是还得给你倒上啊?”顾飞看着他。


        

“是啊,”蒋丞说,“我不想动,没心情。”


        

“铭记这一刻吧丞哥,”顾飞把小桌踢到他腿边,倒了酒放到他面前,再拿了几个一次性餐盘把袋子里的零食拆了一些倒上都放在了桌上,“除了二淼,我还没这么伺候过人。”


        

“上回来烧烤不也服务挺周到的吗。”蒋丞笑笑。


        

“那就从上回开始铭记。”顾飞坐到了他旁边。


        

“哦,”蒋丞拿起杯子喝了一口,“真的吗?”


        

“真的。”顾飞拿了块儿牛肉干儿慢慢撕着。


        

“太不可信了,你没交过女……男……男朋友女朋友什么的么?”蒋丞问。


        

“没有。”顾飞说。


        

“……哦。”蒋丞转过头看着他。


        

在心里向因为自己突然提出了这么一个天生自带尴尬光环的问题而进行不下去了的聊天进行了三秒钟的默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