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4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飞拿着蒋丞第二次给他的这份检讨, 打开认真辨认了一下,确定上面的名字是顾飞而不是王旭或者别的谁,这才又重新开始念:“我是高二8班的顾飞, 我做为四中的一分子, 却……楼……屡次违反学校的什么定……规定……迟到是……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而迟到了还骑墙……翻,翻墙就是错上加号……加错……”


        

蒋丞的字写得倒是挺大的, 就是丑, 丑得石破天惊,顾飞吃力地念着, 听着台下时不时传来的低低笑声。


        

“在还有半个学期就即将进入高三的关键……时刻, ”顾飞盯着纸, 不知道进入高三有什么关键的,“我一定改正错误,遵守学校的纪律,不迟到早退, 不……不再翻墙和踩……树杈……”


        

踩树杈是什么玩意儿!


        

念到最后一行的时候他终于松了口气:“检讨人, 顾飞。”


        

“顾飞过去站好, 下一个, ”值日老师往台上的一排人身上扫了一眼,“蒋丞!”


        

底下又是一阵掌声响起,值日老师脸都绿了, 指着下面的人:“谁想上来一起念是怎么着?给你这个机会!”


        

蒋丞站到话筒前面,掏出检讨看了看,又翻到第二页看了两眼, 然后把检讨叠好放回了兜里。


        

“我是高二8班的蒋丞,”他看着下面的人, “上周因为一个小口角,我跟5班的……”


        

蒋丞看着台下沉默了两秒钟,回过头看着身后的一排人:“那人叫什么来着?”


        

这问的声音还不小,下面顿时一阵没压住的笑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我操?”王旭震惊了,赶紧告诉他,“罗义!”


        

“我跟5班的罗义同学打了架,”蒋丞很平静地转头继续说,“这种行为严重违反了学校规定,不利于同学和班级之间的团结,我做为先动手的人,没有给罗义同学向我解释和道歉的机会,还引起了两个班级之间的矛盾,造成了很不好的后果,这几天我对自己的冲动行为进行了深刻的反省,打架是不能解决问题的……”


        

顾飞看着蒋丞的背影,心里简直对这个连念个检讨都要背下来耍帅的非典型学霸五体投地,而且这一通检讨,不光是承认错误这么简单,还把挑事儿的锅完整地扣到了罗义的脑袋上。


        

不过听着蒋丞的检讨,顾飞明白了早上看着他脸色不太好的原因,蒋丞似乎是感冒了,说话带着鼻音。


        

“我操,”王旭在他身边小声叨叨着,“蒋丞这小子是要干什么,比我还能抢风头,这种事儿居然都能拿来出风头……”


        

“你只能服,”郭旭低着头,“就这检讨,不说人写得怎么样,反正我是背不下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会认真反省,好好改正错误,团结同学,不再冲动……”蒋丞全程连一个磕巴都没有地把检讨给念完了,“检讨人,蒋丞。”


        

然后鞠了个躬,转身回到了目瞪口呆的一排人中间站好。


        

接下去轮到王旭,他从兜里拿出已经搓成一团了的检讨打开,气势很足地念了起来:“各位老师同学,早上好!在这个春暖花开春回大地的日子里!我犯了一个错误……”


        

顾飞叹了口气,差点儿没忍住想笑,赶紧低下头。


        

“不知道的得以为他犯了什么跟春天有关的错……”蒋丞小声说。


        

一排人顿时低头笑得全身颤抖。


        

校长在他们后边儿清了清嗓子,一帮人才好不容易地止住了笑声。


        

“你居然背检讨?”顾飞偏了偏头,扫了蒋丞一眼。


        

“没,”蒋丞低声回答,“我没想到咱俩会连一块儿念,我两份检讨承认错误什么的写的是一样的,连一块儿一听太明显了……”


        

“我操,”郭旭有些吃惊,“那你是现编的啊?”


        

“那个叫脱稿。”蒋丞纠正他。


        

“……哦。”郭旭还是一脸震惊。


        

8班的检讨念完,就轮到了5班的那几个。


        

一个个都嗑嗑巴巴的,念完用了不少时间,最后校长和值日老师连总结都懒得做了,直接宣布了解散。


        

回到班上之后,大家纷纷向蒋丞发来贺电。


        

“你这下真是全校出名了,”周敬冲他竖着拇指,“蒋丞你真是……”


        

“闭嘴。”蒋丞说,偏开头打了个喷嚏。


        

“感冒了?”顾飞问。


        

“嗯。”蒋丞点点头,拿出口罩戴上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也许是突然想到了感冒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那天晚上他俩在火灭了而且开着窗的屋子里盖着一条小被子造成的……


        

俩人都有些尴尬地停止了对话。


        

开始上课了之后,顾飞才又说了一句:“不是让你等我一块儿来学校的吗?”


        

“……我忘了。”蒋丞趴在桌上半闭着眼睛。


        

“放学一块儿走吧。”顾飞说。


        

“嗯。”蒋丞应了一声。


        

顾飞没再说话,看蒋丞那样子估计不太舒服,他低头继续玩着手机。


        

下课的时候他放下手机往蒋丞那边看了一眼,蒋丞趴桌上捂着个口罩睡着了,看上去还睡得挺沉。


        

“顾飞,”老徐在隔壁班下了课路过他们教室门口的时候过来叫了一声,“你来一下。”


        

顾飞看着老徐,坐着没动。


        

“我找你有事儿,”老徐招招手,“来。”


        

顾飞有些无奈地收了手机,慢吞吞地走出教室,跟在老徐身后。


        

老徐下了楼就往教工厕所那边走,顾飞停下了:“要不先说事儿再上厕所吧?”


        

“不上厕所,”老徐说,“这边人少。”


        

老徐一脸“这是一个秘密事情”的表情,顾飞只得跟了过去,在厕所旁边的一张石凳上坐下了。


        

“我有点儿事想问问,但是这个事一定要保密。”老徐说。


        

“跟我没关系的话就别说了,我不想管闲事儿也不想替谁保密。”顾飞习惯性地摸了一下兜想拿烟,但看了一眼老徐又停下了。


        

“抽吧抽吧,别让教导主任看到,要不我也要写检讨,”老徐叹了口气,看着他拿了烟点上之后才又继续说,“这个事儿是跟你没什么关系,但是跟蒋丞有关系,我看你俩关系还是不错的……所以想找你聊一聊。”


        

顾飞低头叼着烟,过了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你想聊什么?”


        

“你知道蒋丞离家出走了吗?”老徐问。


        

“嗯?”顾飞有些吃惊地抬起头。


        

“唉,你也不知道吗?”老徐重重叹气,“他爸爸来找过我。”


        

“李保国啊?”顾飞说,“他来学校了?”


        

“没有,打的电话,”老徐说,“他以前就认识我,他那个大儿子李辉,以前也是我的学生。”


        

“哦。”顾飞应了一声。


        

离家出走?


        

老徐小声说:“老李也没说为什么蒋丞要跑,就只说有矛盾,说蒋丞跟他置气……”


        

“那人的话不能信。”顾飞说。


        

“所以我才想找你问问,我直接找蒋丞,他那个脾气,肯定不会说,”老徐一脸发愁,“这么优秀的一个孩子,这些事要是处理不好,是会影响学习的啊。”


        

“我不知道,他没跟我说过,”顾飞说,老徐一脸不相信的样子看着他,他把烟掐了,“你不信也没办法。”


        

“行吧,唉,”老徐摇了摇头,“你也不要问他,我再跟老李谈一谈看是怎么回事,明天就期中考了,考完了再说吧。”


        

顾飞没再说话,站起来回了教室。


        

蒋丞一上午都无精打采,去医务室拿了感冒药吃了之后干脆趴桌上呼呼大睡,一直睡到中午放学。


        

顾飞推了他好几把才把他推醒:“哎,放学了。”


        

“哦,”蒋丞睁开眼睛,闷着声音,“我中午不回去了,你……自己回去吧。”


        

“也不吃东西?”顾飞问。


        

“没胃口,不吃了。”蒋丞重新闭上了眼睛。


        

“行吧。”顾飞没再说别的,玩着手机走出了教室。


        

不过走出校门的时候他一眼就看到了蹲在学校对面街边的几个人,旁边有辆摩托,上面坐着的是江滨。


        

顾飞没理会,边走边给蒋丞发了条消息。


        

-江滨在外面,别出来


        

发送之前他又把江滨两个字改成了野猪头,蒋丞记人本来就乱七八糟,这会儿还感冒了,估计记不起来江滨是谁。


        

蒋丞倒是很快就回复了过来。


        

-找你麻烦了没


        

-没


        

蒋丞没再回复,估计又睡着了。


        

顾飞跨上自行车的时候,江滨发动了摩托,开过来挡在了他前面。


        

王旭几个也正在取车,一回头看到这边,立马都停下了,往这边盯着。


        

“有空吗?”江滨问。


        

“有事儿?”顾飞腿撑着地。


        

“好久没一块儿打球了,”江滨说,“什么时候来一场?”


        

“再说吧,”顾飞说,“我们明天要考试了。”


        

“哎哟,”江滨一脸夸张的吃惊表情,“大名鼎鼎的顾飞,要考试?”


        

接着就一通笑。


        

“考完试再说吧。”顾飞没理会他的笑。


        

“行,”江滨指了指他,“我给你面子,考完试了我来找你。”


        

顾飞应了一声。


        

“叫上那个叫蒋丞的。”江滨说。


        

“这个不保证。”顾飞回答。


        

“操,”江滨往地上啐了一口,“我说了,叫上他。”


        

“别跟我横,”顾飞看了他一眼,慢条斯理地说,“想跟我这儿耍横,叫你哥陪着你过来。”


        

“顾飞,”江滨拧了拧摩托车的油门,“我可不是我哥,我跟你也没有他跟你的交情……”


        

“你哥跟我也没交情,”顾飞打断了他的话,“你想打球,考完试约,你想约蒋丞,叫你哥来。”


        

这话说完,顾飞蹬了一下车,往他身边挤了过去。


        

王旭几个马上蹬着车跟了上来:“怎么回事儿?找麻烦的?”


        

“跟你有什么关系,”顾飞说,“想找事儿你现在过去找他就行了。”


        

“操,”王旭很生气,“这事儿是打球引起的!是我们一个队的事!这是集……”


        

“集体荣誉感找个别的地儿用,”顾飞猛蹬了两下,车窜了出去,“回吧。”


        

回到店里,顾淼正在门口玩滑板,看到他回来,理都不带理地从他身边一阵风刮过。


        

顾飞发现这小丫头好像长个儿了,一年都没动过的身高终于有了变化,脑袋似乎已经到他腰了。


        

李炎在店里,刘帆也在,估计是李炎太无聊了把他叫过来的,俩人正烧了水准备煮面条吃。@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等他说话,突然听到了李保国的声音:“大飞你放学了啊?”


        

“李叔,”顾飞有点儿意外地看到李保国站在货架那儿,“来买东西?”


        

“找你打听蒋丞呢,”李炎在一边说,“说是离家出走了。”


        

顾飞有些无语,找蒋丞找得连李炎他们都知道了,蒋丞要知道了李保国就这么大张旗鼓地到处跟人说他离家出走,估计怎么求也不会再回去了。


        

“他今天去学校了没有?”李保国大着嗓门儿问。


        

“我不知道,”顾飞说,“我今天没有去学校。”


        

“你别帮着他瞒我!”李保国很不满意地说,“你们这帮不学好的玩意儿都相互打掩护呢!”


        

“我真没去学校。”顾飞说。


        

“这小子,大城市长大的就是脾气大!这就是那边惯的!说不得碰不得!”李保国抱怨着,“你有错,当爹的还不能教育一下了吗!说两句就跑,还不认爹了!没我这个爹!哪儿来的他!”


        

“什么时候跑的?”顾飞问。


        

“星期六跟我犟完了就跑了吧!”李保国一脸怒气,“我打个牌回来,东西都拿走了!胆儿还挺肥!要不是我去学校被你们徐老师拦下来了,你看他这会儿腿断没断!”


        

顾飞没再说话。


        

李保国站在店里连吼带骂地一通吼,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操,”刘帆坐到桌子旁边,“这人也是神了,我亲爹要这么满世界骂去,我这辈子都不会回家。”


        

“李辉现在不就是不回家么,”顾飞也坐下了,“对了,过几天考完试去打个球。”


        

“打球?你们学校吗?”李炎问,“你们也要拉外援了?”


        

“不是,”顾飞说,“江滨约呢。”


        

刘帆笑了起来,靠在椅背上笑了半天:“狗|逼东西,这战书还真有脸下啊?”


        

“打呗,”李炎一脸无所谓,“反正也难得能赢他们一次,这次输了让他找点儿面子。”


        

“他点名要蒋丞也去。”顾飞说。


        

李炎愣了愣:“那这意思可就不是打球了啊。”


        

“嗯。”顾飞点头。


        

“你是要帮他扛这事儿吗?”李炎问。


        

“什么叫我帮他扛,”顾飞说,“江滨把我也算上了。”


        

“那一块儿去呗,”刘帆伸了个懒腰,“正好很久没活动了……”


        

下午顾飞到教室的时候还没上课,蒋丞还是戴着口罩,趴桌上半死不活地玩着手机。


        

他坐下的时候蒋丞才抬了抬眼,有些吃惊:“我以为你不来了呢。”


        

“没地儿去,”顾飞说,又打量了他一下,“你这感冒要不要去挂个水什么的啊?”


        

“不用,”蒋丞说,“没多严重,我就是困了,没睡好。”


        

“哦。”顾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想说李保国去找我了,但又觉得现在说这个不合适,沉默半天之后还是保持了继续沉默。


        

下午的自习课都取消了,被各科老师抢占,进行最后的划重点中的重点大战。


        

顾飞听课都烦,听划重点更是烦得不行,戴了耳机,听着音乐开始玩手机,东看看西看看。


        

早上检讨念错名字的事儿已经在贴吧有了贴子,已经顶成了热贴,还被加了个精。


        

《李涛,我家这算是被蒸煮盖章了吧?》


        

顾飞点进去扫了几眼,回复里各种热闹的刷图比心各种带着感叹号的原地爆炸看得他有点儿想笑,也分不清谁是谁,就差不多能猜到有学校记者团的人,比赛拿着相机满场拍的好几个。


        

还看到了个疑似王旭的号,估计是新注册的小号,Captain旭,看这名字就得是认真翻了中英小词典才查到的单词……


        

放学铃响起的前五秒,数学老师冲进了教室:“我这有张卷子……”


        

教室里发出一阵拉长了声音的抗议,不少人根本没听老师要说什么,直接涌出了教室。


        

“走吗?”顾飞问蒋丞。


        

“嗯。”蒋丞站了起来,先过去从数学老师那儿拿了卷子。


        

“模范生啊。”顾飞也过去顺手拿了一张。


        

“你拿这个干嘛?”数学老师看着他。


        

“您发都发了。”顾飞把卷子折好塞到了裤兜里。


        

蒋丞走到楼下的时候先去洗手池那儿洗了个脸,然后换了个口罩戴上:“你……有时间吗?”


        

“怎么?”顾飞问。


        

“你说的那个卖自行车的店,”蒋丞说,“带我去一趟吧,我懒得走了,鼻子堵了一天难受死了。”


        

“嗯。”顾飞点点头。


        

江滨没有在校门口堵着,猴子也没在,不过顾飞很清楚,这事儿猴子肯定会插手,虽然他跟这个表弟关系并没有多好,但毕竟是这片儿的老大,跟王旭那种在伪班霸之路上挣扎的人不同,他的面子大过天。


        

再说猴子看不顺眼自己很长时间了,每次说是给他面子,心里不定火大成什么样,有没有江滨这事儿也早晚得爆发一次。


        

只是这事儿要真把蒋丞扯进去,他还真是不能答应,蒋丞跟他们所有的人都不一样,就冲他脱稿检讨书这一件事,他就不该是被拖在这里待着的人,更不是在这里待着还要被找麻烦的人。


        

“哎,忘了问你,”蒋丞坐在他车后头,“那家的车贵吗?我大概只能承受500块以下的。”


        

“这位城里人,”顾飞偏过头,“他们家最贵的车大概也没超过350块。”


        

“……哦,”蒋丞应着,过了一会儿又啧了一声,“那岂不是非常之丑。”


        

顾飞捏了一下闸,一只手抓着车把,半个身子都扭回来盯着他看了一眼。


        

“我就……随便说说。”蒋丞说。


        

蒋丞对车其实并不挑剔,也没有选店里最贵的400的那辆,而是挑了一辆250的并且以250太难听了为由把价讲到了220。


        

顾飞感觉蒋丞大概是真不打算回李保国家了,现在手紧的程度跟以前不太一样。


        

“行吗?”顾飞看着他在人行道上骑了两个来回。


        

“行,”蒋丞点点头,“就是太丑了。”


        

“交钱走人。”顾飞无奈地说。


        

蒋丞去交了钱,俩人骑着车慢慢往回去的方向划拉着。


        

快到路口的时候,蒋丞像是下了决心似地转过头:“我没住李保国家了。”


        

“为什么?”顾飞问。


        

“不知道该怎么说,”蒋丞叹了口气,“一会儿上你家店里买点儿东西。”


        

“日用品?”顾飞看着他,“你现在住哪儿了?”


        

“也没多远,”蒋丞说,“我在上回住的那个旅店那儿跟老板打听的,在你们家那条街再过去一条岔路……”


        

“毛巾厂宿舍吗?”顾飞问。


        

“不知道,反正楼破得跟李保国他们家有一拼,一居室,租金倒是便宜。”蒋丞说。


        

“以后你打算怎么办?”顾飞问。


        

“没打算过,”蒋丞偏头打了个喷嚏,吸了吸鼻子,“反正我不会再回去,我谁的儿子都不是,从现在开始我他妈就是个孤儿。”


        

顾飞没说话。


        

两个人沉默着往前骑了一会儿之后,顾飞说:“孤儿,一会儿请你吃饭吧。”


        

“行啊。”蒋丞笑了笑。


        

“去毛巾厂宿舍那边吃,”顾飞说,“顺便告诉你那边儿买东西什么的该去哪儿。”


        

“好。”蒋丞点点头。


        

顾飞扭脸看他的时候,他拉了拉口罩,迅速转开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