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5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2班的这个暂停叫得很合适, 距离上半场结束只有3分钟,不光打断了8班一气呵成的节奏,而且没等8班再调整好, 上半场就结束了, 中间休息的时间连上, 8班的节奏很可能就回不去了。


        

蒋丞看了一眼比分牌,落后四分, 这个数值并不大, 说起来简直非常好追,但对手是2班, 无轮是整体和单人水平都高他们一大截的2班, 这四分就有点儿没底儿了。


        

今天这场球得谢谢李炎, 除了拍照,李炎还顺带给他们做了场外指导。


        

休息的时候一帮人蹲一块儿听着李炎的安排。


        

“我说话直,你们不要介意,我觉得你们很悬, ”李炎说完之后总结了一下, “你们想赢就得全力以赴, 谁也不能站在原地, 必须全部跑起来,他们班那几个都校队的吧?那配合不是一两个月能练出来的,所以你们要想赢……或者说想比分不被拉开, 你们就得豁出去。”


        

“好!”一帮人伸出手搭在一起吼了一声。


        

“蒋丞你下半场三分可能机会不多,他们会盯死你,”李炎看着蒋丞, “你得给大飞找机会。”


        

“嗯。”蒋丞点点头。


        

“加油。”李炎举起相机对着他的脸拍了一张。


        

蒋丞看着他叹了口气。


        

“挺好的,”李炎把相机递到他面前, “拍你们队长才是真挑战,那姿势……”


        

蒋丞笑了起来,看了一眼正在旁边叉个腰喝水的王旭。


        

下半场一开始,两个班的人就拼得很凶,不光场上队员拼得凶,场下的啦啦队也跟疯了一样地喊着,要不是地上有线,边裁也在那儿站着,感觉她们能冲到场上来对着喊。


        

这场球只打了半个小时,蒋丞就感觉到了有点儿累,这是之前的几场比赛里没有过的,体力消耗很大,因为就算王旭他们都拼了,实力上的差距还是要靠他和顾飞两个人来填。


        

掩护顾飞连续三个上篮之后蒋丞感觉汗水都杀进了眼睛里,他没有戴护腕的习惯,擦汗的时候只能扯衣服了。


        

“要吗?”顾飞在他旁边问了一句。


        

“嗯?”蒋丞看着他。


        

“给,”顾飞是一个戴俩护腕的变态,摘下左手那只递给了他,“我还没用这边擦过汗。”


        

蒋丞想说你以为汗水不会浸透你的护腕吗,但顾飞马上又补了一句:“趁着汗还没从胳膊流到手腕上。”


        

“……操。”蒋丞笑了起来,拿过护腕戴在了手上,顺便抹了抹额角的汗。


        

“看到那个9号了没,”顾飞说,“他没体力了,他一直跑左边线,一会儿我要从左边过去。”


        

蒋丞没说话,他和顾飞的配合基本是中线和右边线,从左边下去对于右手带球的人来说有些不是太习惯。


        

“我试试能不能耍个帅。”顾飞又说。


        

蒋丞没有时间琢磨他要耍什么帅,郭旭已经怒吼一声准备发球了,他迅速开始跑动。


        

卢晓斌接了球带了两步就马上传给了他,顾飞已经过了中线,在他拿到球要传的时候才突然从中路往左边倾了一下。


        

蒋丞马上把球传了过去,时间差正好,顾飞两步跨到左边线的时候球正好弹到他手里。


        

蒋丞立刻从中路往篮下压过去准备接应。


        

顾飞换成了左手带球,观众席里女生尖叫得像是看到了顾飞果奔一样激动,蒋丞有些无语,左手带球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基本上经常打球的都练过,要不过人的时候都费劲,虽然顾飞左手带球很稳,但也绝对有人设和颜值加成,蚂蚱左手带球连过三个人的时候也没见谁喊成这样的……


        

顾飞很快地压到了左边底线,这个角度上篮不好上,跟之前蒋丞三分的位置一样,所以2班主要防的是他会传球,只有9号贴身跟着,只要压制他不能转身面对篮框投篮就行。


        

蒋丞骑着三秒区,盯着顾飞的动作,随时准备接应。


        

但顾飞就在这时突然就那么侧着身,左手拿着球往头顶上猛地一勾,球对着篮框飞了出去。


        

操!这个角度用这样的姿势投三分?蒋丞赶紧喊了一声:“晓斌!”


        

卢晓斌马上切到了篮下跟人来回挤着,等着抢篮板。


        

但顾飞就这么勾出来的这个球,却带着一个漂亮的弧线,落进了篮框里。


        

“我操!”蒋丞跳起来喊了一声,“操!”


        

场外顿时喊声震天,老鲁挥着胳膊:“顾飞!好样的!好样的!8班8班!颜值最赞!”


        

蒋丞都顾不上吐槽这场球跟颜值到底有什么关系能让老鲁这么执着了,过去跟顾飞蹦着撞了一下肩:“你是不是有病。”


        

“帅么。”顾飞也蹦起来跟他对撞了一下。


        

“帅爆了,”蒋丞说,“士气大振。”


        

顾飞的这个三分,振了8班的士气,也振了2班的士气。


        

2班迅速打了个快攻,拿下了两分。


        

场上场下的气氛顿时沸腾了,蒸出几屉包子来没问题。


        

就像李炎说的,这个局面之下,想要把比分咬死,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基本是他们进了球之后,2班就会回敬一个。


        

到最后一节的时候,8班的比分还是落后三分,这个比分说起来发挥好了也就是一个球的事儿,可真打起来,特别是在这种2班已经被激起了斗志的情况下要想追上,也是相当困难。


        

暂停的时候,蒋丞撑着膝盖,能听到围成一圈的几个队员都喘得跟牛似的。


        

“郭旭先下,休息一会儿,”李炎没有再跟他们多讲战术,“换个个儿高的上去,他们进攻就全压回篮下,他们要三分的话留给顾飞和蒋丞处理。”


        

“好。”王旭点头。


        

“你们现在进球问题不大,关键是不能让他们再进球,要不你一个他一个,这就没戏了。”李炎说。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在这种双方都拼了命但实力的确有差距的比赛里,8班想要阻止2班进球,基本不可能,李炎说这话的时候看了顾飞和蒋丞一眼,蒋丞很清楚他说这话也就是为了不让别的几个队员泄气。


        

换了人上场之后他们篮下的高度是有增加,可面对蚂蚱的弹跳,效果还是不太明显。


        

还剩最后四分钟,比分拉到了五分,李炎叫了换人,把郭旭又换了上来。


        

“放开拼了,”郭旭带了话上来,“全力进球。”


        

蒋丞感觉自己以前打校队比赛都没有过这么大的压力,观众的加油声,尖叫声,啦啦队卖力的节奏,拼了命的自己的队友,还有拼了命的对手。


        

“去拿三分。”顾飞跑过他身边的时候说了一句。


        

几个来回下来,分又追成了四分,球到蒋丞手上的时候,他看了一眼计时牌,不到一分钟了,虽然搁在水平一样的两个队之间,希望还是很大的,但是现在……他还是带着球往对面冲了过去。


        

中途碰到了何洲,他把球分给了顾飞,顾飞马上传给王旭。


        

王旭和卢晓斌配合着杀进三秒区,但出手投篮被盖了帽,好在卢晓斌一声暴喝,把对方跟他抢篮板的那位吼得愣了愣,就这不到一秒的愣神让卢晓斌抢到了球。


        

蒋丞站三分线都能感觉得到威力,搁武侠里,那位现在就该心脉俱断七窍滋血了。


        

卢晓斌把球传给了蒋丞。


        

去拿三分。


        

顾飞的话还在他脑子里跳着,他接到球没有犹豫就起跳了,何洲就在他跟前儿,跟他同时起跳。


        

他身体后仰,脑子里就这一瞬间起码刷过去一百条“藤真男神保佑”……


        

球出手。


        

何洲没有碰到球,球弧度很大地飞了出去。


        

落地的时候何洲没有回头,就说了一句:“好球。”


        

蒋丞盯着球,胳膊还举着,球落进篮框的时候他还是老习惯,三根手指往下一压。


        

好球。


        

一分之差。


        

在最后的二十秒里这几乎让所有的人都疯狂了,看台上的观众全站了起来,声浪一波波地扑过来,老徐都开始蹦了,原地不断地挥着胳膊蹦着喊,也听不清他在喊什么,连大嗓门儿老鲁的声音都已经被盖没了。


        

2班拿着球飞一般地就压到了篮下,蚂蚱拿了球连站都没站稳就投篮了,顾飞跳起来,但没能盖到球,只是指尖在球下边儿戳了一下。


        

这球没进,篮下顿时抢成了一锅粥,就差搂到一块儿了,“这是一场男生篮球决赛”的感觉都快丢光了,恍惚之中蒋丞有一种超市一折时大妈抢货的错觉。


        

球还是被2班抢到,再投,这次顾飞盖了帽,球到了王旭手上。


        

还有四秒。


        

王旭没有时间再传球,带着球就往对面冲过去。


        

蒋丞跟上想掩护,但何洲像被二踢脚崩了屁股似的,速度惊人,在王旭还没靠近三分线的时候就已经追上了,手一伸,球被他扫了出去。


        

等王旭再扑过去把球拿回手里的时候,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


        

“全场比赛结束——”


        

2班全体跳了起来,吼声震天。


        

王旭抱着球站着没动,顾飞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他突然一转身把球一扔,抱着顾飞吼了一声就哭了起来。


        

“我靠?”顾飞举着胳膊愣了。


        

“就差一点儿!”王旭哭着喊,“就差那一点点!”


        

“已经很好了,”顾飞在他背后拍了拍,“已经很好了啊,别哭……”


        

何洲跟队员们击了几下掌,看到这边愣了愣,跑了过来:“我是不是……我好像没有撞到他啊……”


        

“是没撞到,”蒋丞说,“他就是……”


        

“你拍我球干嘛!”王旭推开顾飞,瞪着何洲吼了一声。


        

“哎!”何洲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一步,有些茫然,“我肯定……得拍啊。”


        

“队长,”蒋丞本来感觉挺失落的,也挺遗憾,毕竟比分只差了一分,但现在王旭这个样子,他也顾不上感叹了,过去看着王旭,“队长,王队长?”


        

“什么事。”王旭看着他。


        

“都看你呢,”蒋丞说,“快点儿组织一下,要握手啊。”


        

“哦对!”王旭眼睛一瞪,“我差点儿忘了!来来来!我们的人过来排队!”


        

蒋丞松了口气。


        

双方队员相互握手拍肩之后,各自回到了休息区。


        

“太精彩了!”老徐挨个拥抱着,“太精彩了!你们太棒了!我为你们骄傲!”


        

走到蒋丞面前的时候,蒋丞迅速冲他抱了抱拳,退开了一步。


        

“你啊!”老徐指了指他,叹了口气,一把抓过顾飞拥抱了一下,“顾飞好样儿的!”


        

顾飞笑了笑没说话。


        

老徐走开之后他转头看了看蒋丞,蒋丞跟他对视了一会儿,最后笑着张开了胳膊,顾飞过来跟他抱了抱。


        

这会儿他已经无所谓旁边会不会有尖叫,会不会有人举着手机,贴吧会不会再因为这一幕而有新贴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就想跟顾飞抱一抱,因为这场球,因为这帮拼了命的队友,因为他和顾飞完美的配合,抱一抱。


        

抱一抱那个抱一抱,抱着我那妹妹呀上花轿……


        

“我很久没打这么过瘾的球了。”顾飞说。


        

“是啊,”蒋丞说,“你就没打过正常的球吧?”


        

“……也打过的,”顾飞松开了他,“我得去趟厕所。”


        

“你一直憋着尿打的吗?”蒋丞有些无语。


        

“不是,”顾飞拿过外套,掏出伤口粘合剂,“好像腰上也撕开了,去粘一下。”


        

“要……”蒋丞低声说,“帮忙吗?”


        

“不用。”顾飞笑了笑。


        

观众还没全散,有的在场上投着篮,有的还坐在看台上意犹未尽地聊着,还有些在……拍照。


        

“蒋丞,”何洲跑了过来,“一会儿打球?”


        

“改天吧?”蒋丞往厕所那边看了一眼,“今天……”


        

“不打!”王旭突然凑了过来,“不打!我们现在要去聚餐!没空跟你们打!”


        

何洲犹豫了一下:“那行吧,我们再约时间,咱们加个微信?”


        

“嗯。”蒋丞拿出手机跟何洲加上了好友。


        

顾飞去厕所没多大一会儿就回来了,班上的队员加啦啦队还处于又兴奋又悲伤又高兴的状态里。


        

“我们人多!”王旭在打电话给饭店订餐,“你们不是有个小型的接会议的那种包厢吗!对!就那个!”


        

“怎么样?”蒋丞看了顾飞一眼。


        

“没问题,”顾飞活动了一下胳膊,“一会儿要去吃饭?”


        

“嗯,”蒋丞点点头,“你们……几点?”


        

“晚上八点。”顾飞说。


        

一帮人都被王旭带去了饭店,包括一脸不情愿的李炎。


        

蒋丞还是跟顾飞挨着坐,但一顿饭他俩都没说上几句话,一帮人激动得不行,还好中午饭店里吃饭的客人不多,要不就这动静,外面的人全都得让他喊没了。


        

蒋丞也不是太想说话,从昨天看到了那几栋楼之后他就对顾飞他们这次的脑残活动隐隐地不安着。


        

现在球赛打完了,心里没有别的事儿了,这感觉就开始变得强烈起来。


        

顾飞肯定会伤,而且很明显,他必须得受伤,以猴子的尿性,顾飞就算认输,也得伤了才行。


        

那这个伤,得是什么样的伤?


        

简直脑残透顶。


        

连吃带聊还带集体痛哭流涕,最后还高歌一曲朋友,不知道的以为他们提前吃散伙饭呢,一顿饭吃到下午三点多才散了场,蒋丞感觉自己身上的汗都捂臭了,才终于出了饭店。


        

李炎开的是摩托,直接去了顾飞家店里,蒋丞和顾飞骑着自行车一路沉默着往回走。


        

到了店门口,顾飞才说了一句:“晚上你注意安全,去的人很多,什么人都有。”


        

“知道了,”蒋丞看了他一眼,最后叹了口气,“你要受什么样的伤,你自己……把握着点儿。”


        

“放心,”顾飞笑了笑,“我是受着伤长大的。”


        

蒋丞冲他竖了竖中指,脚下一蹬,骑着车走了。


        

回家先洗澡,然后出门转了好几圈,在一家药店买了点儿止血胶管和一把止血钳。


        

他一开始玩弹弓用的就是止血胶管,按说这种胶管并不是最好用的,只因为用惯了,对它的拉伸变形和回弹已经非常熟悉,他还是一直用着。


        

买好胶管,他又去了趟市场,对市场的布局结构完全没有任何概念,他在里头转了能有十圈,才找到了个店买了一兜核桃。


        

干完这些,时间还没到五点,离八点还有挺长的时间,但他还是把东西都塞到书包里去了铁路桥。


        

自行车他锁在了路口一个小店门口的栏杆上,然后走了进去。


        

这地方白天看起来比晚上更落寞,他直接上了楼顶,把包放下,靠着小阁楼的墙坐下了。


        

“大家好,欢迎收看今天的丞哥带你看脑残第二集,”蒋丞一边把弹弓上的胶管拆下来,一边小声说着,“离脑残的集体狂欢还有……三个小时,我估计再有俩小时就会有脑残先行者进场了,所以我们要提前到场……这个时间我可以教大家如何往弹弓上绑胶管……”


        

他拿出胶管和止血钳:“我一般呢,用8字绑法,很简单,一把止血钳就行,两根毛衣针也行……你们自己看吧,我懒得讲了,没什么心情。”


        

皮兜是之前新换过的,可以继续用,蒋丞低头很快地把胶管绑好了,然后拉紧试了试,再一松手,感觉不错。


        

他仰头靠着墙,闭了闭眼睛,然后从书包里摸出了一颗核桃。


        

“之前我们用的是钢珠,”他拉开皮筋,对着对面的的四个楼挨个瞄了一遍,“今天我们来看看一颗核桃的力量……当然,不是纸皮核桃,是普通硬壳核桃……”


        

他一松手,核桃飞了出去。


        

对面楼顶的一个空罐头盒被打得飞出了楼沿,掉到了楼下,核桃也碎掉了。


        

“还行,”蒋丞伸手抓了四颗核桃站起来往前蹭了两步,“我们看看一个恐高的人是如何克服心理……障碍我操,打出四连发的……”


        

蒋丞吸了口气,瞄准了第二栋楼顶的一个饮料瓶子,打出了第一颗核桃,瓶子往前跳开,他接着打出第二颗,瓶子接着往前又一跳,接下去是第三颗,第四颗。


        

第四颗打空了,瓶子已经跳到了楼那半边,这个距离有点儿远了。


        

“好了,”蒋丞坐回墙边,“准备工作已经完成了,现在……请大家跟我一起看会儿书吧,两个小时之后继续观看。”


        

他从书包里摸了本潘智给他寄来的数学习题集,低头开始看。


        

天色完全暗透了,眼前已经什么都看不清了的时候,蒋丞把书塞回了书包里,也在这时听到了楼下传来的摩托车声音。


        

路灯已经亮了,他蹭到天台边儿上往下看了看,虽然只有两盏路灯,但还是能看到楼下来了三辆摩托车。


        

每辆车上都带着人,四男二女。


        

“各位观众,脑残先行者进场了,居然还有女的,”蒋丞小声说,“这几个我都没见过,应该是脑残猴战队的成员。”


        

几个人下了车之后没有上楼,站在楼下说笑着。


        

蒋丞看了看时间,七点过,他点开了信息,看了看跟顾飞的聊天框,没有新的内容,顾飞没有联系过他。


        

他犹豫了一下把手机放回兜里,这个时间去联系顾飞也没什么意义。


        

十多分钟之后,楼下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有走路晃进来的,有开着摩托来的,全在楼下扎堆儿杵着,抽着烟,还有几个拎着酒瓶边喝边聊的,他盯着这些人,没有看到不是好鸟那帮人。


        

蒋丞就这么蹲在天台边儿上往下看,蹲得腿都麻了,蹲得都快忘了自己恐高了,才终于看到了李炎,开着今天的那辆摩托顺小路进来了。


        

楼下的人一阵骚动,气氛突然就变得有点紧张。


        

接着又是两辆摩托车,蒋丞盯着看了两眼,不鸟,好是,正好四个人……顾飞呢?


        

李炎和不是好鸟都下了车之后,他才看到了拐进来的顾飞的摩托车。


        

“我操,”蒋丞压着声音小声说,“观众朋友们,请看现在进场的这个,就是脑残……1号,他开着一辆黑色的摩托车,穿着……一套夜行衣,现在他摘下了头盔……刨开脑残这一点,1号其实是个很帅的人,这个出场还是可以打个82分的,剩下的18分以666的形式送出……”


        

顾飞下了车,把头盔扔到后视镜上挂着,看了看旁边的人:“猴子呢?”


        

“马上到。”有人答了一句。


        

“我们先上去。”顾飞看了刘帆一眼。


        

“嗯。”刘帆踢开脚下一个空酒瓶,几个人一块儿进了楼里。


        

这楼顾飞挺熟,因为钢厂这片热衷于用跨栏来解决问题,这里他都记不清来过多少次了,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来解决自己的问题。


        

“我叫的人一会儿就到,”刘帆转头,“李炎你给许哥打个电话吧,让直接上来得了。”


        

“行。”李炎拿出手机拨了号。


        

顾飞在最前头走着,一直上了楼顶,今天风还挺大,一站上天台,就兜了一脸。


        

他往四周看了看,又从口袋里摸出了眼镜戴上。


        

“估计对面楼里吧。”李炎在他旁边小声说。


        

他看了李炎一眼,又往对面楼看了看,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楼顶也没看到有什么像是人的影子。


        

猴子带着一帮人上来了,今天的主角已经到齐,看热闹的人也全都上了天台,一二三四,顾飞看了看,四栋楼的顶上都已经站着人了。


        

有猴子的人,也有刘帆他们叫来的人,还有不少看热闹的中立观众。


        

这事儿虽然只是他和猴子两个人的事,但人是一定要叫的,像猴子这种老大,喜欢这种排场,而顾飞要的只是见证。


        

想要一次过,想要再也没有后续,就必须有其他人在场,人越多越好,所有人都知道两人之间的事这次解决了,以后再想找麻烦,就有个面子的问题,像猴子这种有“身份”,要面子的老大,就很难再有什么动作。


        

只是……顾飞推了推眼镜,盯着身边的人看了一圈,又顺着楼一个一个天台看过去,也没有看到蒋丞。


        

他对蒋丞的身影已经太熟悉,就算这小子混在人堆里,他也能一眼看到,但始终都没发现蒋丞的踪迹。


        

对面楼?看上去依然是一片宁静。


        

他有点儿不踏实,犹豫了半天还是摸出了手机,给蒋丞发了个信息。


        

-你在哪


        

蒋丞的消息很快回了过来。


        

-丞哥无处不在


        

“操。”顾飞看着这行字,简直能看到蒋丞拽出五行之外的脸。


        

-到底在哪,对面楼里吗


        

楼里没有任何光亮,虽然如果蒋丞把手机屏幕调到最暗,这边看过去也不会看到任何光。


        

-你站到天台边来


        

顾飞看了猴子一眼,他正跟一帮好久不见的人说着话,一副今儿晚上啥事儿也没有的淡定样子。


        

顾飞慢慢走到了天台边上。


        

正低头想给蒋丞发消息,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砸到了他鞋上,他看了一眼,发现居然是一颗核桃。


        

“操?你躲得很好啊,”他直接发了语音,过去把核桃踩碎了,同时也看到了旁边还有碎核桃,“这是要干什么?”


        

-笑一个


        

蒋丞回了消息过来。


        

顾飞转过脸冲着对面漆黑一片的破楼,笑一个是什么鬼?


        

-我能看到


        

蒋丞又发了一条过来。


        

顾飞看了看天台上站着的人,趁着没人注意,转头冲着黑暗里笑了笑。


        

这大概是他长这么大干的最二逼的事。


        

“很好,”蒋丞蹲在黑暗里,对面楼顶已经有人用油桶烧起了火,变得很明亮,“刚才我们看到了脑残1号的笑容,说明现在瞄准条件很好……对面似乎要开始了,要开始了。”


        

他一条腿曲着,一条腿跪在天台上,拿了一颗核桃,拉紧了皮筋。


        

天台上的人已经往两边散开,顾飞和猴子都退到了天台的最边缘,助跑的长度是楼顶的宽度。


        

“我操,”蒋丞皱了皱眉,几个空瓶子从两边被踢到了中间,顾飞的必经之路上至少有三个瓶子,接着被扔过去的还有砖块和木条,而他们要落脚的那栋楼,楼顶上也是一样的状况,甚至有人直接扔了个啤酒箱在中间,他咬着牙,“真他妈脑残。”


        

有个人走到中间,面对着猴子和顾飞站定了,举起了手。


        

蒋丞没有办法计算顾飞的步子,也就没有办法用核桃去清理路障,开始了之后他只能跟着顾飞移动,起跳之后估计出他的落点抢出时间差……


        

中间的人举起的手猛地往下一压。


        

顾飞和猴子同时冲了出去。


        

顾飞根本没有看脚下,每一步都迈得很大,裹着风冲出去的时候就像是要起飞。


        

蒋丞死死盯着他。


        

顾飞冲出第一步时,他就已经看清了顾飞放手一搏的状态,不看脚下,只管往前迈步。


        

在顾飞踩着天台边缘几乎再往前一寸就会直接摔下去的位置猛地起跳时,蒋丞的心跳有一瞬间的停顿。


        

顾飞不顾一切冲出去的姿势,腾空跃起的姿势,迎着风如同飞翔的每一个动作……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蒋丞猛地一拉皮筋,松手时核桃飞了出去,目标是顾飞落脚点附近的一个空瓶。@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