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58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有一个学霸男友是种什么样的体会?


        

就是在你们激情温情柔情满怀的时候他会突然要做一套卷子, 而你只能在旁边给他看着时间监考。特别如果是个超级学霸,他入定开始做卷子的时候,就能把“做套卷子”这种无聊到极致的事做出满满的神圣感来。


        

这种油然而升的神圣感, 让你感觉对着你这么喜欢的人连硬都硬不起来了, 就算硬了, 也会充满罪恶感。


        

而等他终于做完了一套卷子,时间已经快到饭点了, 你正想说吃点什么的时候, 他会突然提醒你,你还有作业没有抄。


        

等你一边鄙视着自己一边抄完作业, 想着总算完事了, 你的手机响了一声……


        

顾飞拿起手机看了一眼, 上面是顾淼发过来的简单简洁简略的一个消息。


        

-回


        

昨天没有回去吃饭,或者说从昨天早上他出门打球到现在就没回去过,顾淼估计是想他了。


        

-回


        

他给顾淼回了个信息。


        

“你晚上吃什么?”他回完消息之后看了看蒋丞。


        

“……炸年糕?”蒋丞想了想。


        

“靠,”顾飞笑了, “你是吃不烦啊?”


        

“或者叫个外卖, ”蒋丞摸了摸肚子, “年糕挺顶饱的, 我现在都还没饿呢……谁给你发消息了?”


        

“二淼,”顾飞说,“叫我回去。”


        

“那你回去吧, 作业也抄完了,”蒋丞拿过他的本子看了看,“您好歹也改改答案, 全抄得一个样……”


        

“又不是考试,”顾飞说, “我在学霸同桌的帮助下,把作业全写对了,有什么问题吗?”


        

“你学霸同桌只想叹气,”蒋丞把做完的卷子收了起来,“你明天卧床休息?”


        

“不卧了,”顾飞摇头,“你去我家接我吧?”


        

“起得来吗?怎么突然这么积极了。”蒋丞靠着椅背伸了个懒腰。


        

“你说呢。”顾飞笑笑。


        

蒋丞坚持把懒腰伸完了,站起来搂住了他。


        

顾飞抱紧他,闭了闭眼睛。


        

下午做的是语文卷子,蒋丞感觉还行,把顾飞送到他家楼下之后,他打算去吃点儿东西,晚上再把英语卷子做了。


        

“自己能上去吗?”蒋丞看着沉迷于瘸腿表演不能自拔的顾飞。


        

“能,进了楼就健步如飞了,”顾飞一条腿蹦了蹦,“车你先骑回去吧,明天反正还要过来接我。”


        

“我出门的时候给你打电话,你别晚了,我不想迟到,”蒋丞说,“毕竟老徐……怎么也得给他点儿面子的。”


        

“嗯,放心。”顾飞笑笑。


        

“那你……上楼吧,”蒋丞左右看了看,这会儿楼下来来往往的人不少,他也没办法再有什么别的动作,“我回去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顾飞伸手很快地在他抓着车把的手上摸了摸。


        

“手欠,”蒋丞说,也飞快地在他手上摸了一下,然后掉转了车头,看着他,“你上去了我就走了。”


        

“晚上卷子写完了给我发消息。”顾飞往楼道口蹦了两下。


        

“嗯。”蒋丞点点头。


        

看着顾飞蹦进楼道然后三步跨着往楼梯跑上去了之后,蒋丞才骑着自行车走了。


        

有一个装瘸中的男友是什么样的体会?


        

就是你早上得比平时提前二十分钟起床,然后打电话叫他起床,再骑着自行车去他家楼下,看着他装模作样地瘸着腿坐到你车后头,再带着他去吃早餐,吃完早餐还得带着他去学校。


        

为了显得真实可信,你还得在课间给他买水,扶他去上厕所,他要是课间想抽根烟,你还得扶着他多跑一趟。


        

放学了你也没办法跟他多待一会儿,你得按时把他送回去,因为他妹妹很担心,一到放学时间就守在门口等着了。


        

不过这种日子过上三天,你就会习惯了,毕竟这人平时基本就没按时来上过学,一大清早能一块儿去学校,还是很奇妙的。


        

明天就放五一的假了,虽然就三天时间,大家还是很兴奋,兴奋地边说去哪儿玩边骂老师布置了一堆要拖后腿的作业。


        

其实这假期的作业并不多,比起以前来简直跟没有一样,之前他们三天的假期,都按七天的量来布置作业。


        

以前潘智都是抄他的,这次五一不知道要抄谁的了。


        

“一会儿我要去社区医院一趟。”顾飞说。


        

“去干嘛?”蒋丞愣了愣。


        

“换药,换个小点的夹板,行动能方便一些的。”顾飞说。


        

“那不是露馅儿了吗?”蒋丞看了看他的腿,那夹板的确是缠得有些夸张。


        

“去买回来就行,”顾飞说,“之前就是李炎他们去买了回来缠上的,这次换小点儿的。”


        

“行,一会儿陪你去。”蒋丞点头。


        

“主要就是让老头儿老太太们看看,我腿真的断了几天了。”顾飞说。


        

“嗯,”蒋丞想想又笑了,“得多久才能拆啊?”


        

“半个月吧,”顾飞说,“拆了以后再瘸一阵子就可以了。”


        

蒋丞的手机响了一声,他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潘智发来的消息。


        

-我们上车了!


        

蒋丞愣了愣,飞快地回了一句。


        

-们?


        

-放心没有于昕


        

-都谁?


        

-胡疯疯和大李,还有两个你应该不认识的女生


        

-谁?


        

-到了给你介绍


        

-两个都需要介绍?可以啊,你很棒棒


        

-靠!给我们备好宵夜


        

-怎么住?


        

蒋丞一边扶着顾飞往学校门口走,一边手不停爪地发着消息,他知道潘智会带人过来,但没想到他会带女生,还这么神秘……这么快就撬墙角成功了?还是这么快就换了目标了?


        

“潘安吗?”顾飞问了一句。


        

“嗯,他们晚上到,”蒋丞说,“我还得去接这帮孙子。”


        

“一会儿你在店里吃吧,”顾飞说,“吃完了去接人?”


        

“行,有菜吗?”蒋丞转脸看了看顾飞,顾飞胳膊搭在他肩上,这么一转脸,他几乎就能亲到顾飞的鼻子,赶紧又把脸转开了,怕自己一不留神会亲上去。


        

“有,我妈买了。”顾飞笑笑。


        

潘智的信息过了一会儿才又发了过来。


        

-我跟你挤,他们住店,你甭管了订好了


        

-你不跟那其中一个女的一块住店?


        

-我很严肃地跟你说我不是那种人


        

蒋丞笑了半天。


        

“这么高兴。”顾飞说。


        

“个傻缺带了俩女生过来,”蒋丞边乐边说,“也不知道是什么关系。”


        

“他们住哪儿?”顾飞问。


        

“潘智住我那儿,别的都住酒店了。”蒋丞说。


        

“哦——”顾飞拉长声音应了一声。


        

“早知道该买俩枕头,算了让他拿被子卷卷吧。”蒋丞说。


        

“哦——”顾飞继续拉长声音。


        

“不是,你……”蒋丞愣了愣猛地反应过来,“我靠你不是……”


        

“他不能睡沙发吗?”顾飞打断他的话,“非得睡床?现在又不冷,睡沙发能冻死他么。”


        

“不能,”蒋丞忍了半天笑了起来,“睡沙发!让他睡沙发!”


        

“他为什么睡沙发,”顾飞又说,“他就不能去住酒店吗?别的人都住酒店,他为什么非得住你那儿?”


        

“啊,”蒋丞看着他,有些无言以对,“是啊。”


        

顾飞也转头瞪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笑着又说了一句:“是什么啊?”


        

“操,”蒋丞说,“你是真吃醋还是假吃啊?”


        

“半真半假,”顾飞说,“我就是觉得这种情况下我必须吃一点儿,要不显不出我重要来。”


        

“你多重要啊,你最重要了,我这辈子都没这么伺候过装瘸的人,”蒋丞笑了,“就差上厕所给你扶着了。”


        

“上厕所就算了,”顾飞叹了口气,“平时扶一扶就行……”


        

“闭嘴。”蒋丞看到了站在校口的顾淼。


        

吃醋这种事,还真不好说真假。


        

顾飞长这么大,没吃过醋,也没机会吃什么醋,并不知道吃醋是个什么感觉,大概就是现在这样,对于把自己叫潘安实际上长得也还不错的潘智,有那么一点儿微妙的不爽,虽然他很清楚蒋丞不可能跟带着神秘女生过来玩的潘安同学有什么事儿。


        

更多的所谓“醋”,大概只能说是蒋丞之前成长的环境,和他曾经的那些朋友,那些不曾接触过的人和事带给他的疏离感。


        

不过蒋丞心情很不错,他也愿意忽略自己的这些感觉跟着心情上扬。


        

回到店里,蒋丞又扶着他,俩人一脸沉痛地进了社区医院,买了轻便一些的夹板,又要了些绷带和药。


        

医生跟顾飞挺熟的,这些年他没少受伤,买这些东西,医生都没有多问,也没问问为什么不在医院里换药换夹板。


        

拿了一堆东西,顾飞回了小屋里自己换着,蒋丞靠在小屋门口放哨,怕有什么人突然进来看到了。


        

顾淼抱着滑板站在顾飞面前一脸冷漠地看着热闹,她已经知道了顾飞的伤是假的,但对于往腿上绑东西充满了好奇。


        

顾飞把新夹板换上之后,她把自己的腿往顾飞面前一伸,撸起裤腿儿瞪着他。


        

“……好吧。”顾飞叹了口气,从旁边拿了绷带,弯腰在顾淼腿上缠了几圈,用胶条粘好了。


        

顾淼表示非常满意,抱着滑板从蒋丞身边挤出去的时候走路都带着小风。


        

“你坐着吧,”蒋丞看着她一路去了后院,回头笑了笑说,“你告诉我这些菜怎么处理怎么弄就行。”


        

“一锅煮了就行……”顾飞话还没说完,顾淼又跑了回来,站在了蒋丞身边。


        

“怎么了?”蒋丞问她。


        

顾淼弯腰拉了拉蒋丞的裤腿儿。


        

“我没事儿啊,”蒋丞说,“我腿好好的,你哥的腿也没事儿……”


        

“来,”顾飞笑了起来,拿过了旁边那卷绷带,“有好玩的事她要跟你分享。”


        

“……我靠?”蒋丞愣了愣,又看了顾淼一眼,犹豫着走了过来,“我也得缠上这个?”


        

“嗯。”顾飞点点头。


        

蒋丞有些无奈地拿了张凳子坐到了他面前,把裤腿儿往上扯了扯:“行吧。”


        

顾飞抓起他的腿架到了自己腿上,拿了绷带往上缠了一圈。


        

蒋丞小腿很直,也很……匀称结实,看上去……摸上去……顾飞清了清嗓子,往顾淼那边瞅了一眼,顾淼正盯着他的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只能专心地继续往上缠着,一圈,指尖在蒋丞的皮肤上轻轻一划,两圈,指尖在蒋丞的皮肤上轻轻一划,三圈,指尖在蒋丞的皮肤上……


        

“你大爷。”蒋丞说了一句。


        

“嗯?”他抬眼看着蒋丞。


        

蒋丞脸上的表情有些玄妙:“会不会弄,不会弄我去隔壁找大夫弄。”


        

“会,”顾飞忍着笑,低头很快地又缠了两圈,然后用胶带粘好了,“行了。”


        

蒋丞把裤子放下来,站起身跺了跺脚,跟着二淼走出小屋了又回过头指了指他:“顾飞我今儿算认清你是什么人了。”


        

“什么人?”顾飞笑着看他。


        

“浪吧你就,”蒋丞说,“数浪骚人物,还看顾飞。”


        

顾飞笑着倒在了床上,乐了半天都没停下。


        

蒋丞瞪着他盯了一会儿,没说话也没笑,往后院那边看了一眼之后突然走了过来,扑到他身上,狠狠在他唇上吻了一下,手摸进了他裤子里。


        

“我操。”顾飞吓了一跳,但作为一个身体健康,大脑健全,正值“春天来了动物都发情了”阶段的青春少年,就算是被吓着了,也还是会立马对这种单刀直入的挑逗起应的。


        

但他刚应声而起,蒋丞已经又从他身上下去了,转身边往外走边说:“享受这一刻吧少年。”


        

“操。”顾飞愣了半天,倒回床上继续笑了好一会儿。


        

蒋丞做饭的水平跟他的学习水平比起来,绝对属于学渣,还得是大号的那种,顾飞坐在收银台后头能看得到他在厨房里忙活,在顾淼的指挥下手忙脚乱地切菜,然后往锅里一扔。


        

正想拿手机录一段做纪念,门外走进来几个人,他扫了一眼,把手机放到了收银台上:“马哥。”


        

猴子姓马,这会儿自己已然是他的手下败将,索性叫一声马哥让猴子能一爽到底。


        

“腿怎么样了?”猴子从他身后的架子上拿了包烟,拆开点上了。


        

“今天换了副夹板,还得一个星期。”顾飞说。


        

“好好休息,”猴子冲身后看了一眼,跟着他进来的几个人里有一个走了过来,放了一箱牛奶在收银台上,猴子拍了拍牛奶箱子,“这是给你的。”


        

“谢谢马哥关心。”顾飞说。


        

猴子没说话,转身在店里几个货架之间慢慢转着,边转边拿了东西扔给身后跟着的人。


        

这几个人顾飞只有一个脸熟的,另外几个应该是猴子新收的小弟,带到他这儿来算是给小弟看看,证明自己既有收拾人的本事,也有一笑泯恩仇的肚量。


        

顾飞无所谓服个软,他担心的是猴子看到蒋丞在这儿,会不爽。


        

毕竟蒋丞是他的“小弟”,这会儿他都落了下风,小弟还给做饭,这跟送他去学校的程度又不一样了。


        

顾飞往后院看了一眼,发现蒋丞没在厨房里了,只有顾淼还在灶跟前儿站着,默默守护着那一锅汤。


        

默契。


        

顾飞突然觉得很想笑,蒋丞的确是聪明,反应也快,就这么一会儿,居然已经躲了起来。


        

猴子在店里转了一圈,拿了点儿吃的,也没跟他再说话,直接带着人走了。


        

等了几分钟,顾飞才站了起来,单腿蹦着去了后院。


        

“丞哥?”他叫了一声。


        

“嗯,”蒋丞从旁边厕所里走了出来,边走还边提了提裤子,“走了?”


        

“走了,”顾飞看了他一眼,“还装呢。”


        

“你不也还装呢么。”蒋丞也往他还勾着的腿上看了一眼。


        

顾飞放下腿笑了笑,蒋丞进了厨房,锅里的汤已经开了,他过去把火关小了:“猴子姓马啊?”


        

“嗯。”顾飞点头。


        

“他为什么能接受猴子这么个外号,”蒋丞说,“他不担心人背后管他叫大马猴么?”


        

顾飞笑了起来,没说话。


        

肉和菜煮一锅,怎么吃都好吃,是最能掩盖厨艺渣的一种烹饪方式。


        

就他们三个人,居然把一大锅菜都吃完了,顾淼还吃了两碗饭。


        

收拾完碗筷,他俩就坐在店里玩手机,顾淼趴在小桌上写作业,没去学校之后,顾飞每天还是要求她自己看课本,然后给她布置作业。


        

小丫头写得倒是很认真,但基本都是错的。


        

因为顾淼在,他俩调情只能是以碰碰腿以及摸摸手的方式进行,但居然也能感觉到乐趣,人在艰苦的环境里果然会降低要求……


        

“提前半小时过去时间够吧?”快九点的时候蒋丞看了看手机。


        

“嗯,”顾飞点点头,“现在过去差不多了,你打车还是坐公车?”


        

“坐公车,”蒋丞说,“接着了再打车吧。”


        

“那你现在得去了。”顾飞说。


        

“一会儿接了人我给你打电话,”蒋丞说,“一块儿去吃宵夜。”


        

“不用了吧,你同学……我就不跟着吃了。”顾飞犹豫了一下。


        

“重点不是吃啊,”蒋丞看着他,“就是想……你不愿意认识一下我同学么,别的无所谓,就潘智吧,我之前也就跟他关系最铁了。”


        

“好,”顾飞点了点头,“那我等你电话。”


        

再次站在火车站的出站口,蒋丞看着四周,混乱的人群,破败的小店,跟他刚到这里的时候没有任何变化。


        

也挺神奇的,蒋丞点了根烟叼着,总感觉一回头还能看到头发乱七八糟的顾淼。


        

几个月的时间,他从愤怒,难受,迷茫,一路走了过来,现在居然能心平气和地站在这里,带着几分兴奋,等着潘智他们。


        

这些同学,身上有他过去的生活和过去的记忆,他却并没有因为想到这些,而像几个月前那么怅然。


        

自己的适应能力果然还是很强的。


        

蒋丞揣在兜里的手给自己竖了竖拇指。


        

棒棒哒。


        

有车到站了,蒋丞也没注意是哪趟车,也懒得盯着人群看,就直接站到了旁边的一个石墩子上,等着潘智他们来找自己。


        

“丞儿!”几分钟之后左边传来了潘智激动的吼声。


        

蒋丞转头看到了潘智拖着个箱子正冲他跑过来,他笑着跳下石墩子喊了一声:“孙子!”


        

“爷爷!”潘智跑到他跟前儿又喊了一声,过来搂了他一下,“等多久了啊!”


        

“刚到,”蒋丞往他身后看了看,看到了胡枫和李松,再后头是两个女生,他虽然不认识,但还是认出来了是黄慧一个班的,他立马凑近潘智小声问,“你怎么就盯着黄慧他们班的人了呢?别班没女生了啊?”


        

“爷爷,讲道理,”潘智压着声音,“黎雨晴,是她盯的我,那个蘑菇头,另一个叫许萌。”


        

蒋丞又看了一眼,俩女生发型都差不多,一个长点儿,一个短点儿,他啧了一声:“长头发的还是短头发的啊?”


        

“短的,长的那还叫蘑菇头么!”潘智一边说一边转过身冲后面几个人喊,“快点儿!”


        

胡枫和李松过来冲着他一通嚷嚷的时候,蒋丞突然有一种久违了的感觉,明明没几个月,明明觉得已经适应了现状,但还是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激动。


        

“疯疯你怎么又胖了。”蒋丞看着胡枫。


        

“不不,我没胖,大李一天天消瘦,把我都衬胖了。”胡枫说。


        

“我还行吧,”李松退后一步,上上下下打量着蒋丞,“蒋丞你是没什么变化啊,依然如此英俊。”


        

“废话,”潘智说,“校草不是白叫的,他一走,顿时就选不出下一根草了。”


        

俩女生一直没说话,站在一边看着他们笑。


        

“滚,”蒋丞说,“走吧,打个车,你们订的酒店在哪儿?先去放了东西,然后去吃点儿宵夜吧。”


        

“找了个如家,应该离你挺近的,你不说没搬多远吗?”潘智说。


        

“嗯,很近了,”蒋丞点点头,“放了东西叫上我……朋友一块儿去吃。”


        

蒋丞想说同学,但是最后还是说了朋友,相对于同学这个称呼,在不能说男朋友的情况下,他更愿意说朋友。


        

同学太官方,朋友才是私人的。


        

几个人叫了两辆出租车直接去了如家。


        

今天这一路尽感慨了,站在火车站出站口感慨完了,站在如家门口又一通感慨,回头看到对面的周家旅店时,蒋丞都觉得自己有些恍惚。


        

这些事似乎已经淡忘,在眼面前的时候才又猛地发现,离他跟顾飞在街边雪堆上打成一团如同智障,也就几个月而已。


        

是啊,就几个月而已。


        

他笑了笑,那个智障居然已经是自己的男朋友了。


        

一帮人把行李放到房间之后又出了门,黎雨晴和许萌站在酒店门口左右看着:“去哪儿吃宵夜啊?”


        

“没多远,”蒋丞拨了顾飞的号,“走过去就行。”


        

“吃点儿特色的,这儿有什么特色小吃?”胡枫说。


        

“不知道,一会儿问问。”蒋丞带着他们往旁边的街走过去,那边顾飞接了电话,不知道为什么,就这么前后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他听到顾飞的声音时,突然感觉自己很想顾飞,什么毛病这是?


        

“接到了?”顾飞问。


        

“嗯,住如家了,我们现在过去,”蒋丞说,“顾淼在吗?带她一起。”


        

“她回去睡了,”顾飞说,“我就在门口等你吧。”


        

“好。”蒋丞挂了电话。


        

走到顾飞家店门口的时候,顾飞已经把门关好了,叼了根烟靠在门口的灯柱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哎?”潘智愣了愣,“是这小子啊?”


        

“是,”蒋丞应了一声,“怎么了?”


        

“没什么,就有点儿意外,”潘智小声说,“这人看着不像是能跟你一块儿玩还没相互打死的啊。”


        

“这什么形容。”蒋丞听乐了,潘智果然是铁子。


        

顾飞听到他们这边的说话声,转过了头,在旁边垃圾桶上按灭了烟头。


        

“我朋友,”蒋丞转身给后面的几个人介绍了一下,“顾飞。”


        

第二次说出我朋友三个字的时候,蒋丞突然有点儿紧张,总觉得自己会一吐噜就说成“我男朋友顾飞”。


        

“啊!”后面的许萌小声喊了一声,抓着黎雨晴的胳膊晃了晃,“好帅!”


        

黎雨晴马上反应很快地笑着说了一句:“蒋丞,你朋友是单身吗?介绍给萌萌吧。”


        

你想得美!


        

蒋丞瞬间觉得自己脑子里的特大字号弹幕对着许萌就砸了过去,他没说话,一脸假笑地看了她俩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