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6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连续好几天, 四中文科楼的注意力都在顾飞的脑袋上,之所以说文科楼,是因为蒋丞的活动范围也就在文科楼, 下了楼除了去厕所, 别的地方他一般不会经过。


        

贴吧里也挺热闹, 各种偷拍展示,但顾飞的脑袋除了那天被老徐强行摘了帽子检查的时候有人拍到了个头顶之外, 再也没有人拍到过全貌。


        

全貌只有蒋丞观察了, 不仅观察,还是细致地观察, 不仅细致地观察, 还一有时间就上手摸。


        

“我就想问问你还写不写作业了?”顾飞坐在床边, 看着右手拿笔正在写作业,左手一直放在他脑袋上的蒋丞,“不说写完了出去吃宵夜呢么。”


        

“放心,”蒋丞说, “你只要不吵我, 我作业一会儿就能写完, 你们四中这作业, 也就打发要饭的水平。”


        

“你不还要写原来附中那份么。”顾飞说。


        

“我晚上可以写,自习也可以写,”蒋丞的手指在他脑袋上搓着, “哎这才两三天,就扎手了啊。”


        

“你以为呢,”顾飞也懒得再反抗了, 低头接着玩手机,“你要不这么老摸, 还能长得更快点儿,我现在都担心让你摸秃了。”


        

“哎,”蒋丞偏过头,“你讨厌别人摸你脑袋么?”


        

“不知道,”顾飞说,“也没人敢摸我脑袋,除了你和顾二淼。”


        

“好歹是男朋友,总得有点儿特权吧,”蒋丞笑了笑,侧过身抱住他的脑袋,在头顶上亲了一口,“可惜你不摘帽子,要不我怎么也得在这儿啃个牙印出来。”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腰上那个刚消。”顾飞说。


        

“我脖子上的也刚消呢。”蒋丞啧了一声。


        

情侣牙印,这事儿蒋丞没少想,甚至还想过去纹一对儿牙印,但一直也没跟顾飞说,觉得有点儿傻逼,太少女。


        

而且现在他想得更多的是,快生日了。


        

生日该怎么过,他跟顾飞的生日都在暑假,一头一尾,可以合起来一块儿过,强行同年同月同日生。


        

从小到大,他的生日都挺没意思的,正生日那天只能待在家里,同学是不会请到家里来的,因为太闹腾,要想跟同学出去只能提前或者延后。


        

但虽说非要在家过,在家过也没从来没过出什么花样来,永远都是一家人一块儿吃碗面,就连个生日蛋糕都不会买,因为这种甜食吃了对身体没有什么好处。


        

然后就是总结过去,展望未来,由父母指出你这一年来的不足之处,提出对你的期待。连工作总结都会有个环节是对自己的肯定,但别说平时,就是在生日这天蒋丞也从来没有得到过一次肯定,永远都是不足,不够,不行,需要提高,需要进步,需要努力……每次蒋丞都觉得憋气得很,在生日那天就会浑身别扭,看什么都不顺眼,差不多每年生日都会跟家人大吵一场。


        

他不知道还有没有人像他一样,在不断地否定中挣扎出了一身的刺儿。


        

这是他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可以自己做主过一个生日,他第一次可以这么轻松地面对这个日子。


        

虽然现在这个日子跟李保国有着很直接的关系,但他并不介意,只是在想到李保国的时候会有些郁闷。


        

李保国那边的情况他不太清楚,只是知道李保国自打那天从医院出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去过医院,只去过两次社区医院,拿了些止咳的药。


        

蒋丞是在半个月之后才接到了他的电话。


        

“今天晚上你哥和你姐都过来,”李保国说,“你不是要叫他们过来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嗯,”蒋丞站在走廊上看着操场上的人,“我放了学就过去。”


        

“自己吃点儿东西再过来,没做饭了。”李保国说。


        

“好。”蒋丞应了一声,李保国现在说话声音嗓门儿还是很大,但明显已经没有之前那么足的中气。


        

蒋丞挂掉电话之后觉得有些迷茫,四面不着边儿的感觉。


        

他跟李保国之间没有感情,更没有什么父子情谊,但这个人在半年时间里以他能感觉得到的速度迅速地衰弱下去,还有可能在没有多久之后就会彻底消失,他又突然会有些说不上来的不适。


        

“李保国?”顾飞站到了他旁边,跟他一块儿往操场上看着。


        

“嗯,”蒋丞把手机放到兜里,“说李辉李倩晚上都过来,叫我回去。”


        

“别跟李辉起什么冲突,你就表明你的态度就行,他自己要怎么做你不管,”顾飞说,“他那种人,算我们这片儿的特产,挺一言难尽的。”


        

“知道了,”蒋丞笑了笑,“你这心操的,都不像17岁了。”


        

“我早就熟透了。”顾飞说。


        

“是么?”蒋丞斜眼儿瞅了瞅他。


        

“啊,”顾飞想了想也笑了,“你就当自己是返老还童丹吧。”


        

“哎……”蒋丞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才小声说,“有时候我就特别想抓着你用力搓来搓去揉来揉去,有时候还想随便抓着谁就跟人说,你知道顾飞吗?你知道他不是你看到的那样吗?哈,哈,哈,哈,只有我看到了!”


        

顾飞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低头开始笑。


        

“笑屁啊?”蒋丞瞪着他。


        

“其实我也挺想这样的,”顾飞偏过头笑着说,“没人知道年级第一背地里是什么样,只有我知道。”


        

“而且我吧……说不清,我就是挺不乐意别人只觉得你是个特别牛逼的老大,你明明很优秀……我是不是挺二缺的?”蒋丞叹了口气,“我以前也不是这样,你一定要记着这一点。”


        

明明很优秀。


        

顾飞没有再说话。


        

大概就像顾飞每次在蒋丞身上看到不一样都会觉得骄傲,蒋丞也是一样吧,虽然蒋丞并不知道他并不是特别希望有人留意到这些。


        

他没有办法让蒋丞知道自己的想法,却很能体会蒋丞的想法。


        

这个帅气的,拽上天看谁都像是看傻逼的学霸,只有我知道他这层伪装下面真实的样子,干净得有点儿傻,脾气挺臭,但要是毛摸顺了就一点儿脾气都没有……


        

但有时候他不愿意去多想,每看到多一点,每感受多一点,他就会感觉距离更远一点。


        

更会感觉这样的人不该只在泥里闪光,他根本就不该在泥里。


        

顾飞看着蒋丞嘴角的笑容,眼睛里的笑容,只有看到这样笑容的时候,他才能暂时把别的想法都抛到一边。


        

他应该像蒋丞一样,不去想太多,我喜欢你,我要跟你在一起,就够了,至于以后,以后还没有到呢。


        

如果有一天,“以后”站在了“眼前”,我也无所畏惧,只要我往前走,就没有什么能拦得住我。


        

蒋丞身上有这样的特质,而自己身上,却未必有。


        

但他还是愿意跳进去,像蒋丞一样活一段,也许到那一天,蒋丞走了,一切就会慢慢淡掉,但起码他不会后悔,不会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拉住蒋丞的手。


        

“今天我先拿两千吧,”放了学蒋丞一边取车一边说,“也不说住院治疗的事儿了,就说给他零用。”


        

“嗯。”顾飞点点头。


        

“请我吃碗凉面,”蒋丞看着他,“特别想吃。”


        

“走。”顾飞跨上车。


        

天气一天天热起来,虽然真正的夏天还没有到,但也是随便动动就会出汗的季节了,凉面吃起来相当爽。


        

“明天下午,”蒋丞说,“咱们去跟何洲打场球吧。”


        

“他还没放弃拉你进校队么?”顾飞叹了口气。


        

“放弃了,”蒋丞笑了笑,“这次是跟技校的练习赛,何洲一直就想跟我们配合一次,跟我说无数回了。”


        

“那你去打啊,”顾飞说,“我就……算了。”


        

“为什么?”蒋丞偏过头看着他,“你不打的话,我自己打着没意思。”


        

“我去看你打吧,我真的不想打。”顾飞笑笑。


        

他向来不参加学校的活动,之前的篮球赛已经是破了例,他并不想融入身边的同学里,他有自己习惯了的节奏和状态,让蒋丞走进自己的生活,已经是完全没有想过的改变。


        

而有些坚持是要保持一成不变,禁锢着,沉睡着,才能坚持的。


        

蒋丞没有再说让他一块儿去打篮球的事儿,大概心里还扯着李保国那边,没什么心情。


        

顾飞陪着他去取了钱,看着他拿个信封装了,然后再一块儿去吃了凉面。


        

俩人一块儿走到路口的时候蒋丞看了看他:“晚上你是在店里还是在家?”


        

“今天回家,”顾飞说,“我得在放假之前做通二淼的思想工作,让她同意暑假去参加那个治疗。”


        

“她不愿意去治疗吗?”蒋丞叹了口气。


        

“不是不愿意去治疗,她理解不了治疗是怎么回事,”顾飞说,“她就是不肯去她不熟悉的地方,得提前跟她沟通。”


        

“嗯,”蒋丞点了点头,“到时我也一起去吧。”


        

“怎么?”顾飞看了看他,“体验生活啊?”


        

“就想看看。”蒋丞说。


        

我都没有李炎了解她。


        

顾飞想起这句话的时候有点儿想笑,这种状态的蒋丞的确很可爱。


        

“那带你一块儿去。”他说。


        

“还有……”蒋丞想了想又挥了挥手,“没了,我先去李保国那儿了,完事儿了给你打电话。”


        

蒋丞往李保国家那条街里走了一段之后回过头,顾飞还骑着车,一条腿撑着地在路口往这边看着,为了表示他不是在依依不舍地目送,蒋丞回头看的时候他还马上摸出了一根烟叼上了。


        

“傻逼,”蒋丞乐了,也没看路,脚底下不知道被什么绊了一下,一个踉跄差点儿没摔了,他啧了一声,“大家一定已经发现了,蒋丞选手最近的日常有些不太一样……潇洒自如的状态保持得不是很好,虽然不应该有偶像包袱……”


        

他的话没说完,离前面李保国家的楼道口还有十几米的距离,他就已经听到了李保国的吼声。


        

下午打电话的时候明显有些虚弱,这会儿也许是因为看到了好久不见的李辉,顿时又中气挺足了。


        

蒋丞吸了口气,放慢脚步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努力安慰自己,不要吵,不要生气,不要郁闷,给了钱就行。


        

“哟,他家那个小儿子也回来了……”二楼厨房窗口那儿有个大妈兴奋地说了一句。


        

这些把盯着别人家的事当成乐趣并且以此为主要娱乐活动的人,也是神奇。


        

同样是旁观者,哪怕不使用男朋友滤镜……顾飞旁观得那么风轻云淡,这些人却旁观得如此不堪入目。


        

“吃饱了就剔剔牙,”蒋丞冲二楼窗口说了一句,“先把自己嘴里那点儿渣子嚼干净了再去嚼别人家的事儿。”


        

二楼的大妈愣了几秒才发出了一声:“哟——”


        

接着似乎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没有继续发出别的声音。


        

蒋丞也没管后续发展,进了楼道。


        

李保国家的门开着,难怪老远就能听到,他进了门之后想关门来着,但是闻到屋里的味儿之后又犹豫了。


        

屋子里烟雾缭绕,李保国和李辉都叼着烟,这架式是一支接一支地不知道抽了多少了,蒋丞自己是抽烟的,这会儿闻着这个味儿都有点儿想发火了。


        

“现在这身体情况就少抽点儿了吧,”蒋丞看了李保国一眼,“咳起来不难受么?”


        

“死我都不怕,还怕难受?”李保国笑了起来,边笑边咳。


        

“说事儿吧,”李辉坐在一边,一脸不耐烦地看着他,“你面子也是大,一声招呼我们都得过来。”


        

“现在……”蒋丞看了看李保国,这个称呼他实在是叫不出口,只能含糊地带过了,“这个病,他也不愿意去医院……”


        

“我说了!”李保国打断了他的话,“我说了我不去医院!你们要是有良心!把给医院的钱给我!”


        

“让你拿去赌吗?”李辉一声冷笑。


        

“你少他妈给我在这捡便宜话说,”李保国瞪着他,“我在医院的时候你也没掏一分钱!钱是你妹拿的!”


        

“那你现在去住院!”李辉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出钱我就去住院。”这回轮到李保国冷笑,“你是老子鸡8里游出来的,我看着你长大,你是个什么玩意儿我还不知道?”


        

李辉把手里的半截烟往地上一扔,站起来就往李保国跟前儿走了过去。


        

一直在旁边沉默着没有说话的李倩赶紧也站了起来:“哥……”


        

“你少他妈装好人,”李辉一把推开她,指着她,“你钱多你拿啊!”


        

李辉再想往前走的时候,蒋丞拦在了他跟前儿。


        

“干什么!”李辉瞪着他,“想动手?你在这个家里才呆了几天?就他妈跟我抖架子?”


        

蒋丞感觉自己这几个月来脾气都好了很多,刺儿也没一直炸着了,也许就像老袁说的,陌生的环境,自己的脾气不再“有恃无恐”,而且没有了那些否定,他也不再总是焦躁不安。


        

但是现在,在跟自己真正的这些“家人”在一起的时候,跟自己亲哥面对面的时候,他再次感受到了那个久违的自己正在蠢蠢欲动。


        

自己脸上的表情,自己的眼神,一定不怎么美妙,李辉在跟他对视了两秒钟之后,气焰明显弱了下去。


        

“我不是跟什么人都会动手的,”蒋丞冷着声音,“你根本够不着。”


        

“我够得着,”李保国突然在他身后笑了起来,边笑边咳嗽着,“我俩还动手了呢。”


        

“我只说我的意思,”蒋丞没理会李保国,还是盯着李辉,“他愿意不愿意去医院,我不管了,我今天叫你们来的意思就是……”


        

他就这状态下去,活不了多久了,死之前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赌还是想什么,就这几个月了。


        

蒋丞特别想话说得直白,但最后还是没有说出来,只是拿出了那个封信,回手递给了李保国:“这里面有两千块,你先拿着,愿意去开点儿药就去开,不愿意随便你。”


        

“哟!”李保国搓开信封看了看,把钱抽了出来,在手上甩得啪啪响,“看看!看看!”


        

“你自己控制着点儿,”蒋丞看着他,“我也不是随时都能拿得出钱的。”


        

“看看!看看!”李保国跟没听见他说话似的,不断地重复着。


        

“那我也……”李倩明白了蒋丞的意思,低头从包里数了钱出来递给了李保国,“爸你先用着吧,最好还是去医院……”


        

“看看!看看!”李保国还是大着嗓门儿重复着。


        

“你逞什么能?”李辉突然冲着李倩吼了一嗓子,“你充什么大头!就你能耐了是吧!”


        

李倩被他吼得一个哆嗦,往旁边躲了躲,没有出声。


        

“你钱多你怎么不买个别墅给你爸住啊!”李辉继续吼,“你钱多你怎么不把你女儿斜视给治治啊!”


        

“你不想出钱也没谁逼你出啊!”李倩声音都有些颤地说了一句。


        

蒋丞都还没反应过来,李辉突然一扬手,一巴掌甩在了李倩脸上:“我他妈让你说话了吗!”


        

顾飞之前交待过,蒋丞自己也想忍过去,给了钱就走,但怎么也没想到李辉能干出这样的事儿来。


        

蒋丞震惊过后就只有从脚底下升起来的怒火,他对这些家人,他对这个家,所有的压抑和无奈,都在这一瞬间爆发。


        

他对着李辉的脸一拳砸了过去,正中鼻梁。


        

李辉一个踉跄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又晃了一下,差点儿摔到地上。


        

蒋丞看着他,没有说话。


        

在李辉捂着鼻子站起来之后,李倩冲过来把蒋丞往门外推:“你先走吧,小丞,你先走吧。”


        

蒋丞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李倩跟在他身后跑了过来,他回过头看着李倩。


        

“你哪来的钱啊?”李倩说,“是原来家里给的吧?”


        

蒋丞没出声。


        

李倩拿出了钱包:“你一个学生,又不挣钱,我给你补上吧,你不用出钱的,爸他……也花不了什么钱了,我给他点儿就行。”


        

“不,不用,”蒋丞突然有些手足无措,往后退着,“你别……”


        

“没事儿,”李倩笑笑,“我都没想到你能拿钱,你还上学呢,你拿钱不合适。”


        

蒋丞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本来憋着的一口气一旦泄掉了,他顿时就陷入了尴尬当中,最后只得转身就跑。


        

李倩在后面还说了什么他都没听清,就那么一口气跑到了街口。


        

缓了一会儿之后他才拿出了手机,准备给顾飞打个电话。


        

刚解了锁,就听到身后一声口哨。


        

“我操,”蒋丞转过头,“我就受宠若惊了,你又在等我吗?”


        

“别惊了,”顾飞骑着自行车慢慢滑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我是出来等李炎,他顺路给二淼拿点儿吃的过来。”


        

“你为什么不等我?”蒋丞问。


        

顾飞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你不等我就算了,你跑出来等李炎?”蒋丞又说。


        

“……我操,”顾飞有些无言以对地看着他,“学霸的逻辑就是强哈?”


        

蒋丞瞪了他一会儿乐了:“服不服。”


        

“要不我给你跪下吧。”顾飞笑着说。


        

蒋丞扶住自行车的车把,看着顾飞,在一通乱七八糟之后,突然看到顾飞的脸,他顿时就觉得脑子里一空,整个人都轻了。


        

从来没有人能给他这样的感觉,跟磕了药似的。


        

“我们去弄个文身吧。”蒋丞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什么?”顾飞愣了愣。


        

“就我咬个牙印,你咬个牙印,然后弄成文身,一人一个。”蒋丞说。


        

顾飞半天都没说话,像是没听懂他说什么,又像是在愣神,在蒋丞想再开口解释一下的时候,顾飞才点了点头:“好。”


        

蒋丞看着他,皱了皱眉:“你是不是……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