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7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拐角那里有个成人用品店。


        

相比要不要进去转一圈, 或者说这个店为什么看上去像个火车站小发廊一样那么不正经来说,蒋丞更吃惊的是自己居然从来没注意到。


        

但这个事儿他没好意思跟顾飞讨论,要换个别的店他肯定就说了, 哎那儿居然有个包子店以我这种学霸的不近视的锐利的眼神居然以前没发现。


        

这是个成人用品店, 就不太好开口讨论了, 势必会说到黄色小说的范围里,虽然他想得挺热切, 身体里的某些想法也成长得很茁壮……总归还是个少年, 就算真的想跟男朋友干点儿什么,也做不到放明面儿上说。


        

何况期末考甩第二名一百分的牛逼还放在那儿, 他不能分心。


        

一上午听着各科老师在讲台上或念经或激昂或苦口婆心的, 蒋丞把那个流氓小黑店暂时放到了一边, 没有顾飞在边儿上坐着,他不容易走神老瞅人脸,听课倒还是听得很认真。


        

最后一节课还有不到十分钟下课的时候,顾飞打着呵欠懒洋洋的身影从前门闪过, 然后一路慢吞吞地走到了后门, 进了教室。


        

这节是地理, 老师一脸怒气加无奈的表情盯着顾飞。


        

顾飞冲老师鞠了个躬, 然后坐下了。


        

“有些同学,”地理老师敲了敲讲台桌面,“只图眼前的舒服, 从来不去想自己的将来该怎么办,等你后悔的时候……”


        

“你昨天没睡觉吗?”蒋丞小声问,顾飞看上去有点儿睡眠不足, 平时按时来上课都不是这样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没怎么睡,”顾飞又打了个呵欠, 老师还在讲台上不点名地教育着他,他没有马上就趴到桌上,低着头一副认真听训的样子,“二淼闹了一晚上。”


        

“一个小毯子,怎么这么严重?”蒋丞皱了皱眉。


        

“不知道,情绪不好吧,”顾飞叹了口气,“不过也挺久没这么闹过了,我打了她一巴掌才消停了。”


        

“我操,”蒋丞转过头,“你打她了?”


        

“屁股上拍了一下,”顾飞说,老师开始布置作业,他趴到了桌上,“很轻的,我对她也……很难一直没脾气啊。”


        

“那打完了她会不会有什么别的不高兴?”蒋丞有些担心。


        

“没,”顾飞说,“打完我又给她讲了半天,小朋友不听话就会被打,所有小朋友都一样,累死我了。”


        

“你下午睡觉吧,请个假?”蒋丞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请个屁,后天考试,今天老徐怎么可能准假,我又不是你,”顾飞笑了笑,“我下午在教室睡。”


        

学校旁边开了个披萨店,装修挺像那么回事儿,四中的学生像是找到了一个显示自己与众不同的地方,大家都优雅地坐在里头吃披萨。


        

“吃披萨去。”顾飞说。


        

“门口那个店?”蒋丞问。


        

“嗯,”顾飞点头,“尝尝,我反正也没吃过,好吃的话我带点儿回去给二淼吃。”


        

“那行。”蒋丞点了点头。


        

他对这个店里的披萨味道没有任何期待,不过顾飞没吃过的话,尝尝也没什么,万一出现奇迹呢。


        

不过走进店里看了一眼价格之后,他就感觉不会出现什么奇迹了,7寸的才22块,倒是相当实惠。


        

店里人多,还都是四中的学生,顾飞让打了个包,拎着出去了。


        

“去哪儿吃?”蒋丞问。


        

“桥边?”顾飞看着他,“晒晒太阳谈谈恋爱……再买两瓶可乐吧,野餐。”


        

蒋丞觉得挺傻的,简直不能更傻了,俩老爷们儿,坐在桥边,对着没什么水的一条破河,一块儿吃着22块的披萨,还要喝着可乐。


        

但虽然心里这么想着,他却还是在顾飞刚一说完就很迅速地点了点头。


        

傻是傻点儿,可是很好玩,很……说不上来,就这种感觉吧很难描述,让他跟顾飞一块儿去扫厕所可能都会觉得……不,扫厕所还是算了。


        

中午桥这边没什么人,他俩在桥下小路边的一张长椅上坐下了,隔着几张椅子有人正戴着耳机大声地背着英语。


        

蒋丞觉得有些稀奇,大中午的,还是在这么一个小破城市里最破败的钢厂势力范围里居然能看到有人在背英语,这种说不上来是违和还是久违了的亲切感让他觉得很感慨。


        

“真难吃。”顾飞拿了一块咬了一口。


        

“做好了还是挺好吃的,”蒋丞也拿了一块咬了一口,果然不怎么样,比王旭家的馅饼差得远了,“要不考完试我们带顾淼去吃必胜客?”


        

“我们这里没有必胜客。”顾飞说。


        

“……啊,”蒋丞愣了愣,“行吧,那找个好些的店去吃披萨?”


        

“那还不如去吃王二馅饼呢,”顾飞说,“便宜,他妈妈心情一明媚了还会给咱们免费。”


        

蒋丞喝了口可乐了,笑了好一会儿:“那我们生日也去吃他家吃馅饼吗?”


        

“那就不必了,”顾飞想了想,“你生日想怎么过?要请同学吗?”


        

“就……不请了吧,”蒋丞说,“我是想,咱俩生日差不多时间,取个中间段,一块儿过了,怎么样?”


        

“就你生日那天一块儿呗,”顾飞说,“要不俩人都空出一个生日来。”


        

“哦,”蒋丞乐了,觉得顾飞这个空出一个生日来的说法很可爱,“那阴历呢?”


        

“那你看看你阴历生日,跟我阳历的能不能凑一块儿?”顾飞说。


        

“应该也不好凑,”蒋丞一边说一边拿出手机,刚按亮屏幕又马上关了,把手机放回了兜里,“不不,按我的来,你的太晚了。”


        

“行吧,”顾飞笑笑,“你急什么?”


        

蒋丞咬着一块披萨愣了,再一看顾飞的笑容……大概也许可能只是很正常的笑容?但蒋丞还是开天眼参透了这个笑容里的意味深长,他叼着披萨含混不清地骂了一句:“你大爷。”


        

顾飞笑着没说话。


        

“再笑一个我抽你。”蒋丞说。


        

顾飞收了笑容,侧过身,胳膊搭在椅背上一脸严肃地看着他:“丞哥,就按你的生日过,就在那天,我非常着急,想跟你一块儿过生日。”


        

蒋丞瞪着他,过了好一会儿才拍了拍他的肩:“好。”


        

期末考前一天,四中的贴吧里开了赌局,一开始是有人想赌这次高二年级第一是谁,然后被以没有悬念为由推翻了,接着又有人提出可以赌全校最高分,但还是被大家以相同的理由推翻了。


        

最后经过讨论,决定赌一下第一名能拉开第二名多少分。


        

“我下注了,”顾飞骑车跟蒋丞一块儿回家,一边玩手机一边慢慢蹬着车,“我赌的118分,8根黄瓜。”


        

“我靠你真他妈无聊。”蒋丞有点儿无语,他倒是看到了那几个贴子,但没有点进去看。


        

“你觉得怎么样?118分有难度吗?”顾飞看着他。


        

“你怎么不去赌第一名满分啊。”蒋丞说。


        

“那不实际,”顾飞笑了,“如果你字儿有我写的一半好,我就赌了,就你那个字儿不可能满分。”


        

“滚。”蒋丞说。


        

“真的丞哥,你练练字吧,”顾飞说,“要不高考被扣卷面分了怎么办。”


        

“我练着呢,我天天写作业的时候都一笔一划的。”蒋丞啧了一声。


        

“那超118分行不行?”顾飞说。


        

“不知道,100没什么问题,你以为18分那么好拿呢?”蒋丞说,“不是我说,你们玩假赌都不舍得赌大点儿,黄瓜好歹赌个一车两车的啊。”


        

顾飞笑了半天:“有些昵称是爆过真身的,去年他们赌运动会名次,就有人真拿了黄瓜去。”


        

“……会玩,”蒋丞由衷地赞叹,“高三还有运动会吗?”


        

“有,”顾飞说,“运动会结束的时候还有联欢会,高三都会参加,这之后就学校的活动就没有高三的什么事儿了。”


        

“哦。”蒋丞突然觉得有点儿紧张,过完这个暑假,就高三了,一年不到的时间了,这要放在原来学校,暑假都不可能还有,老师想不补课,家长都不干,哭着喊着集体要求不要放过高三的可怜蛋们。


        

四中居然有差不多半个暑假,高三居然还有运动会和晚会。


        

“你运动会是不是也不参加?”蒋丞问。


        

“嗯。”顾飞笑笑。


        

“联欢会呢?”蒋丞又问。


        

“看还是会看的。”顾飞说。


        

“哦。”蒋丞也笑了笑。


        

一个期末考本来不会给蒋丞多大压力,就算他给自己定下了超一百分的目标,拼一把想完成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儿,但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花式帅的八根儿黄瓜,他就莫名其妙地紧张起来了。


        

虽然也没人知道花式帅是谁,但还是凭空多出了一种叫“不能让花式帅丢黄瓜”的压力。


        

考试跟期中考的时候没什么区别,前后左都在等着他接济答案,只有右边的顾飞一脸平静地每科都在抓阄。


        

不过期末考的题目明显要比期中考的逼格高,为了花式帅的黄瓜,蒋丞没有提前交卷,每科都坐到了最后一分钟。


        

最后一科考完走出考场的时候,顾飞刚走了过来想跟他说话就被加塞儿的老徐挤到了一边:“今天下午怎么样?”


        

“挺好的。”蒋丞说。


        

“怎么觉得你的情绪不是很高涨呢?”老徐很关心地打量着他,“是不是哪科不是很满意。”


        

“没,”蒋丞说,“全满分我也是这个样子。”


        

“好好好,”老徐放心地点了点头,“这个心态好,好好休息几天,到时就要补课了,要尽快进入高三的状态!”


        

“嗯。”蒋丞点点头。


        

这个学期结束了,成绩出来之前有两天的假,所有的学生都跟狂欢似的抓紧时间玩,蒋丞本来想琢磨一下生日给顾飞送点儿什么礼物合适,但被王旭抓着连着两天都没闲着。


        

除了郭旭那几个,王旭还约了女生一块儿,其实他在想什么,所有人都知道,无非就是找个机会把易静拉出来而已。


        

蒋丞不想去,但王旭把顾飞和顾淼也强行叫上了,他也就跟着去了。


        

唯一无语的是这帮人好容易一块儿出去玩,娱乐项目居然是去市中心逛街,吃点儿喝点儿,然后打个电动什么的,蒋丞都想说王旭你这样要能把易静追到也是个奇迹了。


        

两天瞎逛的时间里,最精彩的活动居然是在广场上碰到一帮玩滑板的年轻人,顾淼踩着滑板跟他们一通玩,引来一大群围观的路人纷纷拍照拍视频。


        

最后一个领头的年轻人向顾淼发出了邀请:“小妹妹,有没有兴趣到我们俱乐部来一起玩?”


        

顾淼一脸冷漠地看着他,最后脚尖一挑,滑板翻到她手里,她拎着滑板转身走了。


        

“那有缘再见啊妹妹!我们每个月第一个周末都会在这里玩!有空过来啊!”那个年轻人冲着她的背影喊。@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丞远远地看着顾淼走过来,笑得不行:“哎,这范儿。”


        

“简直没礼貌,”顾飞笑了笑,弯腰对着走过来的顾淼晃了晃手,“二淼,谢谢那些哥哥,人家跟你一起玩了这么久。”


        

顾淼看了他一眼,转过身,冲还在朝这边招手的那几个年轻人鞠了个躬。


        

“其实……那个俱乐部,如果可以的话,顾淼跟着去玩一下也应该不错吧?”蒋丞想了想。


        

“那得我一直跟着,她不懂得怎么跟人交流,别人也不知道她的开关在哪儿,”顾飞叹了口气,“我哪来的时间?我跟人已经约了拍照的时间,下周还安排了她开始去做康复……到时再说吧。”


        

蒋丞伸手在他背后轻轻捏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顾飞的假期安排得很满,家里的店要守,要拍照打工,还要陪二淼去治病……每一件事都已经无关是否愿意,是否安排得过来,这些就是他必须要去做的。


        

这种不经意间感受到的无奈,让他有些郁闷,看着顾飞有时候就像看着一只被铁链拴着站在细绳上的鹰,能站稳已经很艰难,翅膀不是用来飞翔,只是为了保持平衡。


        

不过顾飞也许是已经适应,除了偶尔的叹气,蒋丞几乎没有听到过他抱怨,出了成绩之后,他还心情很好地去买了8根黄瓜。


        

“来,分你四根。”顾飞把装着黄瓜的袋子递给他。


        

蒋丞的心情也很不错,总分第二还是易静,不过第一名这次虽然没拉开118分,但之前给老徐放的话还是做到了的。


        

不过接过顾飞的……黄瓜时,他还是顿时有一种微妙的羞耻感。


        

“我们是新时代的年轻人,”蒋丞看着在超市门口就愉快地开始啃黄瓜的顾飞,“我们能不能用高雅一些的方式来庆祝啊?”


        

“你连生日都……”顾飞说到一半停下了,啃了一口黄瓜之后开始笑。


        

“我真想见见你大爷啊顾飞!”蒋丞瞪着他。


        

不过羞耻归羞耻,生日的事儿蒋丞还是很重视的,不光仅仅是为了……两根黄瓜。


        

这是他第一次可以随心所欲地安排生日,第一次跟顾飞一起过生日。


        

顾飞的生日礼物他跟打坐似地盘腿坐床上想了三个小时,最后跳下床直接打车去了购物广场。


        

他不想直接买现成的礼物,没什么意思,但自己做,又没那个能耐,于是他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买现成原料来做。


        

上回跟王旭他们一块儿来逛的时候,在一个店里看到不少人都在做手工,易静还进去转了两圈,说是做拼豆的。


        

蒋丞决定就做个拼豆的钥匙扣给顾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走进店里的时候顾飞的电话打了过来:“漫漫长日啊男朋友,我拍完照片了,不出来浪一浪吗男朋友……你在外面啊?”


        

“嗯,我……办点事儿。”蒋丞说。


        

“办什么事儿?”顾飞问,没等蒋丞回答,他又笑了起来,“给我买礼物吗?”


        

“别想太多,”蒋丞看了一眼旁边书城的招牌,“我在书城。”


        

“买资料么?”顾飞问,“要不要我过去陪你?”


        

“不用,等你过来我早买完了。”蒋丞说。


        

“那行吧,我带二淼出去玩玩。”顾飞笑笑。


        

挂了电话之后蒋丞重新走进了拼豆店里。


        

店主挺热情,给蒋丞介绍了半天:“这个不难的,只要心细点儿就行,做几个简单的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你们有图案吗?”蒋丞问。


        

“有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图?”店主问。


        

“就……Q版小人儿的,”蒋丞看了看旁边正在做的人,“我想做个钥匙扣。”


        

“有,”店主在电脑上点了几下,找出了一张Q版的,俩小人儿,一男一女,“这样的喜欢吗?”


        

“那个,有没有……”蒋丞清了清嗓子,嘴都快张不开了,“两个小男孩儿的?”


        

“也有的,”店主笑了笑,“我给你找找,你也可以给我你喜欢的图,我帮你做成像素图。”


        

店主很热情地一通找,找了十几种不同的Q版小男孩儿的图,一张张给蒋丞看的时候,居然还到了两张俩压一块儿不可描述的,他顿时一阵尴尬:“这个就……不用了。”


        

店主笑了起来,又让他看了几张,虽然自己表达了不想要不可描述图,但最后还是又硬着头皮挑了一张俩人抱着亲亲的。


        

拎着一袋拼豆工具甚至还有一个熨斗走出店门的时候,蒋丞觉得汗都下来了,旁边就有一家奶茶店,但他没进去,老觉得拼豆店主就在他身后目送他。


        

出了购物广场,他才街边买了杯奶茶,一口气灌完了。


        

站车站等公交车的时候,潘智打了个电话过来:“丞儿!我要去给你过生日!”


        

“我生日过了你再来。”蒋丞说。


        

“……我操,”潘智愣了愣,“你是要跟顾飞单独过?”


        

“啊。”蒋丞看了看手里的袋子。


        

“爷爷你怎么能这样对我?”潘智很悲愤,“大家一块儿过不行吗?大家一块儿吃吃喝喝热闹地庆祝你成年?”


        

“不行。”蒋丞说。


        

“操,我地位怎么掉得这么快?”潘智很不爽,“这才多久啊!你在色和友之间没有挣扎过吗?怎么这么轻易就做出了选择?”


        

“你能不能体谅一下长辈。”蒋丞说。


        

“那先说好,”潘智说,“我到时去了还是住你那儿的,你别让我去住酒店。”


        

“嗯。”蒋丞笑了笑。


        

“我给你准备了好礼物,保证你喜欢。”潘智说。


        

“是什么?”蒋丞马上问。


        

“我的小心心。”潘智说。


        

“……不要,你这小心心送过没一百个人也有五十个了,”蒋丞啧了一声,“打成渣了一人一粒儿分着送的吧。”


        

“我靠,”潘智笑得不行,“等着我,我买了票了告诉你车次,去接我。”


        

“嗯。”蒋丞笑了笑。


        

顾飞觉得学霸还是挺沉得住气的,这几天蒋丞一直在忙活,也不知道在忙什么,叫他出来说没时间,过去出租屋,也没发现蒋丞有什么在忙着的事儿。


        

生日礼物和生日那天怎么过,蒋丞硬是一点儿也没透露,只让他等着。


        

顾飞坐在电脑前一边做图,一边看了看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再过五分钟,就是蒋丞的生日了,他拿过手机,准备0点一到就打电话过去。


        

时间一秒一秒过去,他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发现自己居然有些激动,手指都无意识地微微发抖。


        

23:59:55


        

他在心里数着,56,57,5……


        

手机屏幕画面突然切换,跳出了蒋丞的头像,猛然响起的铃声吓得差点儿把手机扔到地上。


        

“生日快乐,”他接起电话,没等那边出声就开了口,“丞哥。”


        

“生日快乐,”蒋丞笑着说,“是不是在掐点儿呢?”


        

“嗯,”顾飞笑着叹了口气,“没掐过你,你提前了。”


        

“我们学霸是很有计划的,你接起来的时候正好到点,”蒋丞说,“你现在强行18岁了,感觉怎么样?”


        

“岁月催人老啊,”顾飞说,突然在听筒里听到了风声,他愣了愣,“你在哪儿?”


        

“你家楼下,”蒋丞说,“下来,丞哥带你去过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