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8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床单要洗了。”蒋丞趴在枕头上, 闭着眼睛说。


        

“嗯。”顾飞应了一声。


        

“几点了?”蒋丞闭着眼睛问。


        

“还没到11点,”顾飞回答,“您还有时间复习。”


        

蒋丞叹了口气, 从床上爬了起来, 下了床之后又回头往床上看了一眼:“你, 就现在,把床单换了。”


        

“好。”顾飞靠在床头点了点头。


        

“动起来!”蒋丞把手伸到他耳朵旁边拍了拍手, “动起来!”


        

“……哪儿学来的!”顾飞让他这一拍手吓了一跳, “我刚也没少动啊。”


        

“滚蛋。”蒋丞拿了睡衣去洗澡。


        

顾飞又在他身后追了一句:“一会儿做三明治给你吃宵夜?”


        

“嗯。”蒋丞出了卧室。


        

“要什么酱?”顾飞又问,“沙拉酱番茄酱还是……”


        

“不要酱!”蒋丞回头喊了一句。


        

卧室里传来顾飞的笑声。


        

“再笑抽你!”蒋丞说。


        

顾飞的笑声马上低了下去。


        

洗完澡, 确切地说是洗掉一身的酱之后, 蒋丞回到卧室, 顾飞已经把床单换好了,之前弄得全是酱了的床单还叠整齐了放在凳子上。


        

书桌上他的一堆复习资料旁边放着一个小盘子,里面是夹好了火腿和菜叶子的面包片,还有一杯牛奶。


        

“我去洗澡了。”顾飞说。


        

“嗯。”蒋丞坐到书桌前, 拿过了盘子。


        

他复习的时候爱吃宵夜, 大概是用脑用得多, 到十一点多就会觉得又困又饿, 吃儿东西之后才能继续。


        

这会儿他就是又饿又困,毕竟除了用脑,还干了体力活儿。


        

但是拿起面包片看了看他又放下了, 上下两片面包,中间是火腿片和菜叶子,顾飞倒是很严格地按他的要求没有抹沙拉酱, 但是这样做出来的三明治……


        

简直没有一毛钱的食欲!


        

一看就不好吃。


        

没有抹沙拉酱和黄油的干面包片就算有肉和菜叶也无法下咽!


        

难看!


        

一看就很难吃!


        

但是,蒋丞看了一眼旁边的几个瓶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啧啧啧啧!


        

妈呀小黄片儿既视感。


        

虽然之前的流氓活动用的酱跟瓶子里现在的酱并没有什么直接关联, 而且也没用沙拉酱和黄油……


        

还是让人有些无法下嘴,一张嘴就能联想到很多不堪入目的带色儿片段。


        

一个学霸,自打跟一个学渣混在一起之后,就一路滑向了不要脸的深渊,要不从小到大老师和家长都不让好学生跟后进生混在一块儿呢。


        

看看!


        

看看!


        

顾飞洗完澡回到卧室的时候,蒋丞还对着几个瓶子发着愣。


        

“我还买了酸奶,”顾飞拿起面包,很快地给夹上火腿和菜叶,然后唰唰地抹了沙拉酱,狠狠咬了一大口,“搁冰箱里了,要喝点儿吗?”


        

“啊,”蒋丞看着他,“您胃口不错啊?”


        

“我刚用的又不是这个,”顾飞指了指瓶子,“刚用的是蓝莓和甜橙酱,而且也都是舀出来了才用的,又没……”


        

“顾飞,”蒋丞很真诚地看着他,“闭嘴。”


        

顾飞笑了笑没再说下去,几口吃完了手里的面包之后又拿过他面前的小盘子,往面包上抹好了沙拉酱和黄油,再递回给他。@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丞叹了口气,拿起来咬了一口,实在是挺饿的而且看顾飞吃得很香就更饿了。


        

吃完宵夜,他打开了台灯,趴到桌上开始拼命。


        

顾飞把卧室的灯关掉了,靠在床头,胳膊架到桌沿儿上看着他。


        

“你要抄作业吗?”蒋丞顺手把已经写完了的作业扔到他胳膊旁边。


        

“明天起床再抄了,”顾飞说,“我现在困得要死。”


        

“您这体力不怎么行啊,”蒋丞一边做题一边说,“还好意思抽事后烟呢?”


        

“我今天没抽。”顾飞笑了笑。


        

“……我也忘了,”蒋丞叹了口气,“我做完这一页去补一根吧。”


        

顾飞看着他笑了半天。


        

蒋丞做题还是挺投入的,特别是潘智给他的那些题,比四中的明显要难,写出来挺过瘾。


        

他一直写完了一套卷子才抬起了头,活动了一下脖子,往顾飞那边看了一眼。


        

顾飞还是靠在床头,胳膊架在桌上,不过已经靠那儿睡着了。


        

他轻手轻脚地站起来,拿了根烟叼着去了客厅。


        

窗外已经黑透了,家家户户的灯也都熄得差不多了,看过去远远近近的只有处黄色的亮光。


        

蒋丞点了烟,趴在窗台上。


        

在这里待的时间也不短了,但四周的这些景象,每次看到,都还会有淡淡的陌生感觉,偶尔还会觉得不真实。


        

这大半年的时间里,他经历的事情说多也算不上多,但一件件的,大概都是这辈子也不会遗忘的。


        

有时候想想也很神奇,有一天他会从一个繁华的大城市,从一所重点高中,从一个虽然并不温暖舒心却起码表面正常的家庭,来到了这里。


        

从混乱到一无所有,到……他转头看了看卧室。


        

卧室的门开着,里面一团暖暖的光。


        

他掐了烟,洗漱完了之后回到卧室里,坐回书桌前。


        

顾飞还在睡,姿势都没有变过,他趴到桌上,伸手在顾飞唇上轻轻点了一下,顾飞没有动,他又用手指在顾飞鼻尖上很轻地戳了戳,顾飞还是没动,他勾勾嘴角,又往顾飞眉心伸手过去。


        

“丞哥,”顾飞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声音里带着睡意,“我告诉你一件事。”


        

“啊,”蒋丞赶紧缩回手,“吵醒你了?”


        

“我没睡着,”顾飞重新闭上了眼睛,“我就是休息一下眼睛。”


        

“哟,”蒋丞啧了一声,“我复习一晚上都没休息眼睛呢,您玩个手机还用眼过度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没玩,我是看你看过度了,”顾飞笑了笑,拿过手机看了一眼,“睡吧丞哥,都过了12点了。”


        

“我1点准时睡,”蒋丞说,“你正式睡吧,别休息眼睛了。”


        

“嗯。”顾飞往下蹭了蹭,躺到了枕头上。


        

蒋丞一直到1点半才合上了书,关掉了台灯,摸黑上了床,顾飞估计已经睡熟了,他很小心地躺下,怕把顾飞吵醒。


        

刚一躺下,顾飞就翻了个身搂了过来:“可算睡了,早过了1点了吧。”


        

“……我以为你睡着了呢?”蒋丞摸摸他胳膊。


        

“睡着了,”顾飞把脸往他肩上埋了埋,“说了给你留了一根神经。”


        

“睡吧,”蒋丞笑笑,“晚安。”


        

“晚安。”顾飞用牙在他肩上磕了磕。


        

王旭同学对这次登台表演非常重视,或者说是对于这次登台出风头非常激动,早上一到学校就扯了蒋丞到走廊上。


        

“我问老徐要了音乐教室的钥匙了,那儿有钢琴,我把吉他也带来了,已经放过去了,”王旭看着他,“中午不要回去了吧,随便吃点儿,我们就去练习一下?”


        

“我……谱子还没扒完呢,”蒋丞感觉有点儿扛不住王旭的热情之火,“要不下……”


        

“就中午,我又不用你的谱子,”王旭说,“你把我的部分告诉我。”


        

蒋丞叹了口气:“你就是和弦,不过我不会吉他谱……”


        

“你弹给我听,我自己记下来就行,”王旭说,“中午,你中午别跑了,一天天的跟顾飞一放学就没影儿了,你俩非要拴一块儿让他中午去音乐教室听我们练习得了。”


        

“啊。”蒋丞应了一声。


        

他没再跟王旭讨价还价,怕王旭再说什么让他紧张的话来。


        

王九日队长知道得有点儿太多了,得亏他脑子里没有弦,要不都得考虑灭口。


        

中午一放学,王旭就站在了教室前门,远远地盯着他。


        

“那你跟王旭去吃点儿吧,”顾飞看了王旭一眼,“正好我中午回去做图,今天下午要给人家了。”


        

“行吧。”蒋丞点点头。


        

这次弹的是顾飞的曲子他没跟顾飞说,觉得挺有纪念意义,也算是给顾飞一个小惊喜。


        

其实他都挺佩服自己,就听过一次,居然差不多能凭记忆把谱子扒出来了,不过应该有不少细节是有偏差的,反正改成钢琴曲也不可能完全一样……


        

王旭拉着他去学校对面吃了披萨,他想再去旁边买点儿喝的王旭都没给他机会,扯着他跟打仗似的就回了学校,直奔音乐教室。


        

说实话,要不是这次王旭说了,他都不知道四中居然有音乐教室,里面除了钢琴居然还有不少别的乐器。


        

“来吧,”王旭把琴盖一掀,“你先弹一段我听听?弹什么曲子?”


        

蒋丞没说话,他突然想起来自己不知道顾飞那首歌的名字。


        

不过也没所谓了。


        

“无名。”蒋丞坐到琴凳上。


        

“……没听过,”王旭愣了愣,但很快又一脸期待地往琴上一靠,“弹来我听听,没准儿听过不知道它叫无名。”


        

“你肯定没听过。”蒋丞把手放到琴键上的瞬间,有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感觉从指尖飞快地漫延开来。


        

有多久了啊,他甚至没再看过一眼钢琴。


        

眼前交错的黑白,指尖触碰时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他愣了很长时间都没有动。


        

“不是,蒋丞,”王旭拧着眉看着他,“你他妈不会是骗人的吧?你真会弹?”


        

蒋丞扫了他一眼,没说话,手指从琴键上掠过,爬了一段音阶,算是活动了一下手指,找回以前的感觉。


        

“有点儿样子,”王旭点点头,似乎是松了口气,“说实话你真不像会弹钢琴的人,要不你先来首小星星?”


        

“要不你先出去?”蒋丞看着他,“话这么多要不先出去找个人聊聊?”


        

王旭没再说话,闭上了嘴。


        

蒋丞盯着自己的手指,吸了一口,闭上眼睛吐了出来之后,指尖落到了琴键上,这一个音符让他迅速进入了顾飞用音乐勾出的画面里。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


        

我向上是迷茫,我向下听见你说这世界是空荡荡……


        

你说一二三,打碎了过往,消亡


        

有风吹,破了的归途,你有没有看到我在唱……你说一二三转身,你听被抹掉的慌张……


        

蒋丞没有看谱,曲子不长,他又刚凭记忆把谱子写了出来,所以闭上眼睛基本就能弹出来。


        

他不喜欢钢琴,每次指尖传递上来的琴键特有的触感,他脑子里都会充斥着那些满心厌烦渐渐麻木的回忆。


        

但今天却不太一样,也许是因为指间的旋律里带着顾飞的气息,也许是因为坐在这里的自己,心境有了变化。


        

他沉入了音符之中。


        

哪怕是弹错了几个音,也没有影响他的情绪。


        

手指弹完最后一个音离开琴键的时候,他盯着黑白色看了半天都没有动。


        

身后突然传来了热烈的掌声,蒋丞吓了一跳,猛地转回头,看到了站在音乐教室门口一脸激动的老徐。


        

“我操徐总,你怎么来了,”王旭也被吓了一跳,但马上也跟着一块儿鼓起掌来,“好听!蒋丞你真是……太意外了,太意外了!真没想到啊!好听!”


        

“这是个什么曲子?”老徐走了过来,“好像从来没听过。”


        

“您也没听过什么曲子吧?”王旭似乎突然找到了优越感。


        

“那你给我说说,这是什么曲子?”老徐很谦虚地问王旭。


        

“这个曲子叫……无名!”王旭说完看着蒋丞,“哎蒋丞,你给老徐介绍一下?”


        

“无名?”老徐愣了愣,“有钢琴曲叫这个名字吗?作曲是谁啊?”


        

“那个……”蒋丞犹豫了一下,觉得就直接给弄个“无名”似乎是有点儿太敷衍了,但他又不想去问顾飞,“名字还……没有定。”


        

“没有定?”王旭也愣了,过了好一会儿才说,“这曲子不会是你自己写的吧!我操?”


        

“不是不是不是,”蒋丞赶紧摆手,“不是我。”


        

“那怎么名字还没有定?”老徐又问。


        

蒋丞突然觉得有些为难,顾飞的脾气,他真不确定就这么说出来让王旭和老徐知道是不是合适。


        

“先练着吧,”他没有回答老徐的问题,“我到时……再跟您说。”


        

“哎!”王旭有些不爽地喊了一声,“又要避着我是吧?”


        

“啊?”蒋丞看着他。


        

“不是我说,蒋丞你真是……哎我去上厕所,”王旭一脸不满地转身就往教室外面走,“你跟徐总私下说吧,我靠,还是搭档呢这么不够意思……什么事儿都要避开我……”


        

蒋丞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是不是你自己写的?”老徐有些激动地坐到了他旁边。


        

“真不是。”蒋丞看着老徐。


        

“那是谁写的?”老徐很期待地也看着他。


        

蒋丞没说话,过了一会儿才说:“您要报节目的话就写编曲是我就行了。”


        

“是顾飞?”老徐沉默了一会儿,突然很犹豫地问了一句。


        

蒋丞有些吃惊地转过头瞪着他。


        

“是吧?是吧!”老徐也瞪着他,“我知道这小子初中的时候玩过乐队,但是我也没问过他,这小子那个性格,太难沟通了,太难沟通了……”


        

“不是,”蒋丞还是很吃惊,“您怎么知道他玩乐队的?”


        

“你们每一个学生,”老徐叹了口气,“我都会下功夫去了解的,这样才能对每一个学生都负责,这个是顾飞的妈妈跟我说过,要不我也不会知道他会弹吉他。”


        

蒋丞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于是保持了沉默。


        

“顾飞是个挺好的孩子,就是太难沟通了,我这个班主任也挺失败,”老徐突然有些怅然地伸手敲了敲琴键,“都说不要放弃任何一个学生,可是想拉住每一个学生也难啊……就像顾飞这样的学生,我围着他转,转来转去,也没法跟他好好交流……”


        

蒋丞还是没说话,这回是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老徐对着一个学生说出这样的话他挺意外的,也有些微微地尴尬和感慨。


        

“我看过顾飞拍的照片,”老徐说,“多有才华的一个孩子啊,多有才华啊,这么自暴自弃下去真是可惜了。”


        

蒋丞依旧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跟着老徐一块儿轻轻叹了口气。


        

王旭回到音乐教室的时候,老徐站了起来,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你们练习吧,我听听。”


        

“我还不知道谱呢,”王旭拿过自己的吉他,去了一趟厕所之后他的不爽已经消失了,拿起吉他的时候整个人又重新回到了兴奋里,“蒋丞你给弹一下和弦,然后告诉我从哪里进就行。”


        

“嗯。”蒋丞拿出了自己写的谱子,给王旭把和弦标了一下,然后给他弹出来。


        

王旭上课要能此时此刻一半认真,估计老徐能当场哭出来。


        

把他自己的部分记下来之后,他试着弹了两遍:“是这意思吧?”


        

“嗯,”蒋丞点点头,“和一下。”


        

王旭的吉他跟着钢琴声出来的时候,老徐有些惊喜地站了起来,走到钢琴旁边站着。


        

几个小节之后蒋丞卡了卡,停下了,拿过谱子改了一下。


        

“我靠,”王旭轻轻拨了几下吉他弦,“我有一种我是大师了的错觉。”


        

“我才是。”蒋丞说。


        

王旭乐了半天:“蒋丞我发现你有时候脸皮挺厚的。”


        

“我有资本。”蒋丞扫了他一眼。


        

“操,还能不能谦虚点儿了啊,”王旭看着他,“你这样我怎么再往下说?”


        

“你可以不说啊,”蒋丞把改好的谱子放到谱架上,“再来一次试试。”


        

王旭作为一个班霸是失败的,但作为一个合奏者,还算不错,反应够快,除了偶尔吉他进去会慢半拍之外,他自己那部分没有出什么差错。


        

“怎么样!”从音乐教室出来的时候王旭挥了挥胳膊,“你觉得怎么样!”


        

“嗯,挺好的。”蒋丞点点头。


        

“我渴了,我去买饮料,给你带一瓶吧?”王旭说,“你喝什么?”


        

“黄小茗,”蒋丞说,“谢谢。”


        

“徐总喝什么?”王旭看着老徐。


        

“我回办公室喝茶,”老徐说,“我喝不惯你们那些个饮料,喝一口一下午嘴里都是甜的。”


        

王旭去买饮料之后蒋丞跟老徐一块儿往教室那边走,老徐准备回办公室的时候蒋丞叫住了他:“徐总。”


        

“什么事?”老徐回过头。


        

“编曲,演奏蒋丞,吉他王旭,”蒋丞说,“就可以了,曲子的名字我再想想,这两天告诉你。”


        

“哦,”老徐点点头,看得出有些失望,“好的好的。”


        

蒋丞手往裤兜里一叉,慢慢往教室晃过去。


        

曲子的名字,叫什么好呢?


        

旋律有些迷茫和压抑,词也透着同样的感觉,听的时候让人有种想要狠狠挥手打碎包裹在四周的禁锢的冲动。


        

写谱的时候他有一些改动,有记不清的,有太压抑的,弹曲子的时候好几个地方他也都下意识地重重压向琴键,想要扬起来,想要喊出声音来。


        

我想


        

在你眼里


        

撒野奔跑


        

我想


        

一个眼神


        

就到老


        

他拿出手机给老徐打了个电话:“徐总,那个曲子就叫《撒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