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06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顿散伙饭吃得蒋丞有些怅然。


        

从老徐那番话说完之后, 一屋子的人就一直情绪波动,吃到一半的时候,就不少人哭成了一团, 先是女生, 然后是男生。


        

喝一口酒, 抱头痛哭,吵过架的, 打过架的, 这一刻全都冰释前嫌,也许吃完这顿饭出了门矛盾还会继续, 但这一刻我们都是8班人。


        

菜没有吃掉多少, 酒倒是加了两次, 别科老师有想拦一下的,老鲁都用一句话顶回去了。


        

“就这一回了,让他们放开了喝吧,”老鲁说, “反正喝进去都哭掉了。”


        

蒋丞就喝了两杯啤酒, 除了怅然, 他并没有别的同学那么强烈的情绪。


        

毕竟跟这些人一起待的时间不算长, 很多人他都还叫不出名字来,而让他怅然的一部分原因,是他面对8班没有那么强烈的情绪, 而回头想想原来附中的那些同学,除了潘智,似乎也一样。


        

这种两头不靠的情绪让人迷茫。


        

唯一能让他有强烈情绪的, 他转过头,看着旁边正低头面无表情玩着手机的顾飞。


        

大概只有顾飞了。


        

哭得都挺尽兴了之后, 就是交换联系方式和合影。


        

顾飞倒是加了很多同学,为了玩弱智爱消除,蒋丞基本除了一起打球那几个,别的都没加。


        

这会儿人一个个的都过来了。


        

“蒋丞,加一下好友吧?”一个男生挤到了他身边。


        

“好。”蒋丞点点头,拿出了手机。


        

其实他有点儿吃惊,这个男生他倒是眼熟,但一直到上一秒,他都还以为这人是7班的。


        

加了几个男生的好友之后,就开始有女生过来了。


        

要联系方式,合影。


        

连老徐老鲁都兴奋地到处凑热闹。


        

蒋丞扯着嘴角跟好几个女生合影之后,余光里发现顾飞没在旁边了,小兔子乖乖真没白叫,跑得非常快。


        

最后被王旭强行搂着脖子拍完照片之后,蒋丞也走出了包厢,看到了靠在走廊墙边的顾飞。


        

“你跑挺快啊!”蒋丞瞪着他。


        

“我碰上这种事都跑,”顾飞勾勾嘴角,“不像某些人,以前还交女朋友,这种时候很享受。”


        

“放你的八百罗圈儿屁!”蒋丞说。


        

“我也要合照。”顾飞说。


        

“咱俩合照少吗?”蒋丞乐了。


        

“没有这样的,”顾飞掏出手机,走到门边看着他,“来。”


        

蒋丞不知道他想怎么拍,不过还是过去站到了他身边。


        

顾飞拉着他背对着门,一手举起手机,一手搂住他的肩:“准备好,要哈哈大笑。”


        

“嗯,”蒋丞咧开嘴先活动了一下脸部肌肉,“好了,你要怎么拍?这儿太暗了吧?”


        

“背光也美,”顾飞抬起腿,往后一脚把包厢门给踢开了,“笑!”


        

蒋丞立马配合着摆了一个夸张的笑容,不过一看到手机里的画面他就瞬间变成了真心实意的大笑。


        

屋里的人要不就是还在抹眼泪,要不就是搂一块儿喝着,这会儿顾飞一踹门,所有的人都愣了,保持着上一秒的动作,一块儿往门这边看着。


        

老徐和老鲁正被大伙儿起哄要喝个交杯酒,手都举起杯子了,一脸错愕地看着这边。


        

顾飞按下了快门:“OK。”


        

“我说你哪儿去了呢!”王旭喊了一声,从几张椅子后面扑了过来,一把抓住了顾飞,搂着胳膊就往里拽,“来!要拍照的快来!”


        

“哎操。”顾飞挣扎了两下没挣开,一帮喝了酒正兴奋着的人跟着就扑了上来把顾飞拖了进去,按椅子上就开始了车轮大合照。


        

蒋丞笑着靠在门边看着。


        

这些人大概过了今晚就没谁会有胆子这么按着顾飞拍照了,毕竟是个永远一脸冷漠全校闻名的刺儿头。


        

他也拿出手机,对着屋子里混乱的场面拍了几张。


        

算是留念吧,无论跟这些人是熟,还是不熟,这都是他高中生活的一部分,在十八岁这一年路过的少年们。


        

吃完饭大家还要去唱歌,蒋丞按老习惯和顾飞一块儿跟在了人群的最后,看着一大帮子兴奋的走路都有些晃了的人在前面拐了弯之后,他俩往另一边拐上了回去的路。


        

“你不再去闹会儿了吗?”顾飞问。


        

“不去了,已经闹得脑袋都发涨了,”蒋丞看了看他,“而且你这样子,还是回去休息吧。”


        

“我什么样子?”顾飞摸了摸脸,“一直不都挺帅的吗?”


        

“发了一天烧,还……”蒋丞清了清嗓子,“体力消耗太大了,回去好好休息两天吧。”


        

“我明天一早要回家,”顾飞说,“二淼找我呢。”


        

“她的极限是两天吗?”蒋丞问。


        

“不一定,三天也有过,我以前出去玩的时候都是两三天吧,”顾飞说,“她急了就会发脾气砸东西。”


        

蒋丞轻轻叹了口气:“你妈的话她是完全不听的对吧?只听你的。”


        

“差不多吧,”顾飞摸了根烟出来点了叼着,“我也说不清,她不像那些天生自闭或者类似问题的小孩儿,她小时候就是不爱说话,应该也没别的问题。”


        

“是……脑子受伤以后?”蒋丞又问。


        

“嗯,但是检查脑子也没查出问题,”顾飞在他背上拍了拍,“别操心这些了,想想你报志愿的事儿吧,估计过两天老徐该家访了。”


        

“又家访?”蒋丞叹气,“我志愿没什么需要聊的,早就想好了,分数线出来够的话直接就报了。”


        

“嗯。”顾飞点了点头。


        

接下去又是沉默,学校的事顾飞没有再问,蒋丞也不太想说,哪个学校,什么专业,他实在不想跟顾飞去讨论。


        

本来应该是很开心又有些忐忑,会忍不住想跟人说的事,却因为分别这个一天天逼过来避无可避的日子而变得哪怕多说一句都会难受。


        

沉默着走了一条街之后顾飞说了一句:“到时我送你去学校。”


        

“嗯?”蒋丞愣了愣,赶紧摆手,“我问顾淼……不是因为这个。”


        

“我知道,”顾飞笑笑,“我就是想起来这个事儿,就说一嘴,我送你去学校。”


        

蒋丞往他身边靠了靠,在顾飞胳膊上轻轻蹭了几下:“好。”


        

顾飞休息了几天又开始忙碌了。


        

休息的时候基本就是睡,在家睡,或者是在蒋丞这里睡,蒋丞也跟着睡,仿佛两个从来没有睡过觉的人,除了吃饭就是睡。


        

蒋丞觉得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只是睡觉挺亏的,毕竟睡着了你都不知道自己还跟这个人在一起,醒过来的时候几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可有时候又觉得只有躺在一起,搂着对方,能听到耳边平衡的呼吸声时,是最踏实和宁静的。


        

闭眼睛的时候他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他还在。


        

这是一种美妙的享受。


        

暑假里蒋丞没有安排任何活动,一个是没心情,二个是没时间。


        

顾飞的暑假就是工作日,家里店里拍照的活儿,为了抓紧时间泡在一起,也为了赚钱,蒋丞也跟着每天拍照。


        

他现在已经完全适应了拍照,跟摄影师顾飞的配合已经不需要再说话,顾飞想要什么样的画面,他差不多都能知道。


        

虽然每次拍照都很累,化妆卸妆,一套套不停地换衣服,有时候碰上丁竹心那种概念型的衣服,换个衣服都得费半天劲,但蒋丞还是会觉得心情不错,毕竟一抬眼就能看到顾飞。


        

今天这样的活儿还是第一次,拍内裤,丁竹心介绍的。


        

“你确定拍吗?”顾飞问他。


        

“又不是拍套套,”蒋丞说,“有什么不能拍的。”


        

“怕你不好意思。”顾飞笑笑。


        

“你拍的话我没问题,”蒋丞想了想,“不过要提前跟人说一下,我有文身,行不行?”


        

“我问了,没问题,”顾飞说,“我后期把文身遮掉也可以的。”


        

虽然知道模特腿上有文身,但是蒋丞换好内裤的时候,内裤家的工作人员一个姐姐还是有些吃惊:“牙印啊?”


        

“不行的话我后期P掉。”顾飞说。


        

“不不不不,”姐姐摆摆手,“不用,很有性格啊,很性感。”


        

说完她又弯腰凑过去:“还有两颗小心心啊?”


        

蒋丞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是。”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姐姐笑了起来,“开始吧。”


        

拍了十来分钟之后,她看着顾飞:“小顾。”


        

“嗯?”顾飞举着相机应了一声。


        

“他那个文身,跟你锁骨那个是一套的吧?”姐姐问。


        

顾飞没说话,蒋丞能看到他眼睛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他点了点头:“是一套的。”


        

“情侣牙印哦?”姐姐笑着说,“你那个是小顾的牙印吗?”


        

“是。”蒋丞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蛮酷的,”姐姐说,想想又摆摆手,“哎我八卦了,不说话了,你们继续拍。”


        

是挺八卦的,之前他俩跟这个姐姐也不认识。


        

但蒋丞并没有生气,也没有什么不爽,他突然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不会再介意有人知道自己的这个小“秘密”。


        

也许是因为分别在即,提前到来的想念让他甚至会因为这样八卦的问题而开心。


        

是的,我们的文身是情侣文身,是一套的,是一对儿的。


        

我们是情侣。


        

那个很帅的长腿少年是我的男朋友。


        

当然,你现在看到的超级无敌英俊的我,也是他的男朋友。


        

除了拍广告,顾飞依旧会去拍各种摄影作品,有人的,没有人的,偶尔镜头里会有一个很帅的少年大步走过。


        

蒋丞很喜欢这样的出镜,朝霞里,夕阳里,细雨里,晴天艳阳里,他停留在顾飞的取景器里,定格在他的那些照片里。


        

有时顾飞还会把三脚架立好,他俩一块儿从镜头前经过。


        

“你从对面过来,”顾飞站在三脚架后头,一边看着取景器一边说,“我从这边过去,然后在中间相互看一眼,再继续往前,找那种芸芸众生的感觉。”


        

“嗯。”蒋丞应了一声。


        

看着顾飞开始往这边走的时候,蒋丞也迎着他走了过去。


        

阳光里有风。


        

干燥的,温热的风。


        

蒋丞看着顾飞一步步走近,视线如同1.2的大光圈,除了顾飞,一切都是模糊的。


        

这一小段不到二十米的路仿佛走过了这一年多的时间,最后两个人在中点相遇。


        

按顾导演的剧本,他们应该相视,擦肩继续。


        

蒋丞知道顾飞想拍的就是风景里的路人,但这一瞬间他却不愿意配合了。


        

“我不背对着你走。”蒋丞说。


        

“嗯?”顾飞愣了愣,很快反应过来,“好。”


        

往前两步之后蒋丞回过了头,顾飞已经转过身站在了他身后。


        

蒋丞笑了笑,顾飞也笑了笑,按了快门遥控:“很棒。”


        

“这几张我要留着,”蒋丞一边往相机那边走一边说,“不,我全部都要,给我打个包吧?”


        

“做完图就给你打包。”顾飞说。


        

暑假大家都挺忙的,那边潘智被家里人强行拉着去了海边旅行,能看得出他很不情愿,朋友圈里除了早中晚三顿饭,一张风景照都没有,这边的同学也忙,王旭每天在他家店里帮忙,要不就去易静家蹲点,有的旅行,有的打工,还有些复读的已经开始联系补习班。


        

蒋丞觉得比起这些人,他和顾飞在等着查分的十几天里,过得是相当逍遥了。


        

一直到出分的前一天,他才开始隐隐有些不安。


        

顾飞也像是回过了神似的,一晚上躺在床上翻过来翻过去的半天都没睡着。


        

“你再翻一次我就把你扒光了抽一顿。”蒋丞在他屁股上拍了一巴掌。


        

“你直接抽一顿我就让着你抽,扒光了就不好说了,”顾飞笑着说,“毕竟我现在没发烧。”


        

蒋丞啧了一声:“嚣张得很啊小霸王。”


        

“哎,”顾飞又翻了个身回来抱着他,“明天能查分了是吧?”


        

“是啊是啊,老徐不是专门打过电话来提醒了吗?”蒋丞说,“说是过了中午差不多就能查了。”


        

“怎么有点儿紧张。”顾飞说。


        

“你肯定比你平时考得好,再怎么说这几个月也强行塞进去不少内容了,”蒋丞摸摸他的手,“别紧张。”


        

“我不是紧张我,我是紧张你的分。”顾飞说。


        

“紧张个屁,”蒋丞说,“别跟老徐似的像个老太太。”


        

“做吧?”顾飞说。


        

“嗯,”蒋丞顺嘴应了一声之后才愣了愣,“什么?”


        

“做。”顾飞说。


        

“做什么?”蒋丞还是愣着。


        

“爱。”顾飞说话的时候一直在动着,蒋丞摸过去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是光着的了。


        

“我靠顾飞你没事儿吧?”他有些震惊,“是什么让你在说查分的时候能想到做的啊!”


        

“说查分之前就想做了,”顾飞坐了起来,把他搭着的小毛巾被往旁边一掀,跨到了他身上,手里拿着润滑剂,“裤子脱了。”


        

“……Fuck!”蒋丞还是很震惊。


        

“No problem。”顾飞马上回答。


        

蒋丞有点儿想笑,但顾飞的手摸到他肚子上,往下探过去的时候,他顿时呼吸紧了紧,笑不出来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还是我来脱吧。”顾飞伏到他耳边轻声说。


        

蒋丞没说话,每次顾飞这么在他耳边低声说话时他都会瞬间被欲望淹没,他偏过头在顾飞耳垂上舔了舔。


        

顾飞的呼吸跟着就粗重起来了。


        

“丞哥。”顾飞还是贴在他耳边。


        

“……嗯?”蒋丞应了一声,感觉自己声音有点儿飘。


        

“憋久了,”顾飞说,“就没那么耐得住性子准备了。”


        

“啊。”蒋丞感觉有些迷糊,顾飞的手每一个动作对于他来说都是强烈的刺激,他只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急,脑子里已经没有余地去思考顾飞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一直到顾飞突然进入,他才回过神,身体猛地一绷,抽了一口气,一把抓在了顾飞腿上,很低地哼了一声。


        

“嗯?”顾飞压着他的腿,低头吻住了他。


        

夜深了,窗外已经没有了人声,只有偶尔经过的车,车轮和地面摩擦出的沙沙声。


        

蒋丞躺在床上,从窗帘缝隙里扫进来的夜风滑过身体的时候很舒服,他闭着眼不想动。


        

顾飞已经把床上都收拾好,去洗了澡回来了,他还躺着没动。


        

“不知道的以为我把你干晕了呢,”顾飞站在床边看着他,“要不要我扛你过去洗啊?”


        

“好。”蒋丞闭着眼点了点头。


        

顾飞拽着他胳膊把他拉了起来,没等蒋丞睁开眼睛,就感觉顾飞肩往他肚子那儿一顶,身体顿时就腾空而起了。


        

“我……的……”蒋丞咬牙憋着气,“肚子……”


        

顾飞一路笑着把他扛进了浴室,放到了地上。


        

“靠,”蒋丞靠着墙捂着肚子,“这昏迷的人也就是不能说话,要不被这么扛一路早骂人了。”


        

“快洗,”顾飞说,“明天精神饱满地起来查分。”


        

“……神经病。”蒋丞啧了一声。


        

本来已经把查分的那点不安忘掉了,顾飞这一句话,蒋丞顿时又开始循环不安。


        

“你就说你是不是欠的,”他洗完澡趴在顾飞身边叹着气,“非得再说一句查分。”


        

“睡不着了啊?”顾飞笑了,“没事儿,睡不着就睡不着吧,反正也没什么事儿,睁眼挺到查分,查完了再接着睡。”


        

“我看行。”蒋丞叹了口气。


        

不过话是这么说,蒋丞本来也觉得自己大概是睡不着得睁眼到天光了,结果世事难料。


        

什么时候睡着的他不记得了,但醒过来的时候是被老徐的电话吵醒的。


        

确切地说是被拿着他手机的顾飞推醒的。


        

“老徐电话,”顾飞也是一脸睡意,看上去比他稍微清醒一点,“吃饭睡过头,查分也睡过头……”


        

“几点了?”蒋丞顿时清醒了过来。


        

“1点了,应该是可以查分了。”顾飞说。


        

“嗯,”蒋丞莫名有些忐忑地接起了电话,“徐总?”


        

“你查分了没有!”老徐半喊着劈头就是一句,有一种被老鲁附身了的错觉,“蒋丞你查了你的分了吗!”


        

“还没,”蒋丞坐了起来,“我刚起……”


        

“这么重要的时刻你居然睡过头了!”老徐喊着喊着就笑了起来,“快去查分!快!”


        

“……你是不是已经查了我的分了?”蒋丞问。


        

“是啊!我已经查了!”老徐的笑声又一连串地传了过来,“不过我不会告诉你的,你自己去查!快去查!查了给我打电话!哈哈哈哈……”@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丞挂掉电话,转头看着顾飞。


        

“看来分不低,”顾飞跳下了床,打开了他的笔记本,“老徐都快笑成范进了。”


        

“你帮我查,”蒋丞说,老徐的反应能看得出来他的分应该还可以,但却突然有些不敢去看了,“我给你考号。”


        

“不用,”顾飞看着屏幕,“我记得你考号。”


        

蒋丞愣了愣:“我自己都不记得。”


        

“你电话,你身份证,你考号学号什么的我都记得,”顾飞一边敲着键盘一边说,“我们学渣记这些没用的东西特别厉害。”


        

蒋丞凑过去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又迅速退开坐回了床上:“打开了吗?”


        

“登陆不上去,”顾飞说,“别急……刷新一下……这会儿查分的估计太多了。”


        

“我去倒杯水。”蒋丞站了起来。


        

刚要往外走的时候,顾飞拍了一下桌子:“进去了!”


        

蒋丞站在了原地,都没往那边看:“多少?”


        

“丞哥,”顾飞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转过头,“你不自己来看吗?”


        

“你报个数是不是就累死了。”蒋丞说。


        

“662。”顾飞很快地把分数报了出来。


        

蒋丞用了好几秒才从顾飞这一点预兆都没有的报分方式里回过神来,转身走到电脑跟前儿又看了一眼,然后慢慢坐回了床边,闭上眼睛,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