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1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吃完东西之后他俩就随便在学校附近转了转, 算是散步了,顾飞说可以熟悉一下地形,但蒋丞觉得没有什么需要熟悉的。


        

以他眼下的情绪, 平时别说出校门到外边儿转悠, 就在学校里边儿转转的心情都没有, 他已经预见了自己未来不知道多长时间的生活轨迹。


        

上课吃饭睡觉。


        

想顾飞。


        

从朝夕相处睁眼就能看到对方,到摸不到碰不着。


        

这中间的距离, 何止是几个小时的车程, 何止是从现在到十一的那十多二十天。


        

散步结束之后他俩就回了酒店,中途蒋丞拐错了三次。


        

“我觉得你没事儿吧就不要轻易出校门了, ”顾飞躺在床上扒拉着手机, “要不容易走丢。”


        

“问问人不就回来了, ”蒋丞趴到他身边,“再说我还真没什么兴致出门。”


        

“适应就好了,总会习惯的,那么多上学的时候抱头痛哭舍不得家的, 不都没事儿了吗, ”顾飞把他上衣往上拉了拉, 在他背上摸着, “到时跟同学混熟了就好了。”


        

“你觉得我是那种随便就能跟人混熟的吗?”蒋丞说。


        

“跟你宿舍的总可以混熟吧,”顾飞笑笑,“脾气虽然臭点儿, 但是一般情况下还是讲道理的。”


        

“但愿吧,”蒋丞闭上眼睛,“男朋友给捏捏腰。”


        

“不捏, ”顾飞拒绝了,“捏了感觉会有反应, 但是现在又没什么心情滚床单,起起落落的万一影响了性能力……”


        

“我操你快闭嘴,”蒋丞撑起胳膊瞪着他,“我现在说你不要脸你有什么意见吗?”


        

“一直也没意见啊,”顾飞笑了起来,“我就是说你也一样不要脸。”


        

“滚蛋,”蒋丞趴到枕头上,“我,一个纯情少年。”


        

“哎你看过一个动画片儿吗,记不起名字了,但知道歌怎么唱。”顾飞说。


        

“唱来我听听,我可能知道。”蒋丞说。


        

顾飞清了清嗓子,开始唱:“小小老鼠小小老鼠穿蓝衣,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大脸猫大脸猫长胡须,喵咪咪喵咪咪喵咪咪……”蒋丞立马接了下一句,“这都不知道,这是大脸猫和蓝皮鼠啊。”


        

“一个尾巴细又长,叽叽叽叽叽,一个脸大吹牛皮,喵咪咪喵咪咪,”顾飞看着他,“大脸猫啊?真不叫蒋丞丞和蓝皮鼠么?”


        

“我……靠!”蒋丞回过神来之后简直震惊了,“顾飞我真对你五体投地服啊!骂个人费这么大劲,你怎么不到天上绕着太阳飞一圈儿再回来啊?”


        

“现在又没太阳。”顾飞说。


        

蒋丞没忍住乐了,趴枕头上笑了半天:“操。”


        

顾飞没有滚床单的兴致,蒋丞觉得自己也差不多,虽然他很想狠狠搂着顾飞,亲,咬,舔,搓揉……但比起那样的疯狂混乱,他现在更想就这么静静地挨着,说话,或者沉默。


        

虽然因为清醒而能清楚地感受到离别之前的疼痛,可也因为清醒,才能更细致地品味跟顾飞在一起的时光。


        

有些东西明明记得很牢,却还是不断地想要记得更牢,总害怕一转身会忘掉,而忘掉哪怕一分一毫,都会让人无法忍受。


        

这一夜依旧是没怎么睡着,这次蒋丞也不撑着装睡了,顾飞一动他就动,顾飞往右翻他也往右翻过去搂着,顾飞往左翻,他也迅速往左,然后把顾飞的胳膊从身后拉过来。


        

“丞哥,”顾飞轻轻笑了笑,“明天我在车上能睡会儿,你在宿舍睡得了吗,进进出出的。”


        

“我不需要睡觉,”蒋丞说,“我复习的时候一天就睡四五个小时也没死了啊,你管我。”


        

“我回去换个话费套餐吧,挑个流量多的。”顾飞说。


        

“嗯,我也去换个套餐,”蒋丞说,“往后都靠它了……对了,能给顾淼商量一下吗?把你头像换成自己照片,一发消息我就能看到你的脸。”


        

“好。”顾飞说。


        

“对了。”蒋丞想想又摸出了了自己的手机。


        

“哎,”顾飞抬手挡住突然亮起的屏幕上的光,“丞哥,最后一点儿瞌睡让你给折腾没了。”


        

“您不是明天在车上睡么,”蒋丞点开了微信,“我换个聊天背景,来,你帮我挑张照片?”


        

蒋丞微信朋友圈的封面是他俩的合照,顾飞给他又挑了那天在楼顶拍的那张自拍让他做聊天背景。


        

“帅爆了,”蒋丞说,“把你的也换了。”


        

“嗯,”顾飞摸过自己的手机,“我的就差头像没换了。”


        

“嗯?”蒋丞回头过,“你什么时候弄的?”


        

“那天陪顾淼玩的时候闲着没事儿就弄了,反正我这儿你的照片多,”顾飞说,“我拍得还好。”


        

“靠,”蒋丞笑了起来,“我又不嫌你难看。”


        

弄完照片,俩人彻底没了睡意,就这么搂着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到了天透亮。


        

要说没睡意,其实也不准确,应该还是有些迷迷糊糊的,因为起床洗漱吃完早点之后,蒋丞再一次感觉到了这一夜都没有涌出来的那些不舍。


        

现在完全清醒了,这种难以忍受的舍不得,才开始一点点像涨潮了一样地慢慢淹没了他。


        

顾飞的车次比较早,这会儿拿行李去宿舍可能会吵到同学,所以蒋丞把行李存在了酒店前台,一会儿回来了再拿到宿舍去。


        

“走吧,去车站。”蒋丞谢过前台之后,抓过顾飞的包转身走出了酒店大门。


        

顾飞只带了一套换洗衣服,包很轻,就跟他现在的脚步似的,轻得发虚。


        

“我拿吧。”顾飞追上他。


        

“不。”蒋丞把包背上。


        

顾飞没再说话。


        

从进地铁,到出地铁,他俩都没有再说话。


        

明明觉得还有很多话想说,但这一路居然硬是一句都没有说出来。


        

他们没有提前太长时间到车站,找到进站口站了没几分钟,那边就开始可以进站了。


        

“进吧。”蒋丞把包给了顾飞。


        

“可以再待会儿,”顾飞看了看时间,“这拨人进完了我再进,省得挤。”


        

“好。”蒋丞点点头。


        

“我回去也该报到了,然后看看学校的安排,没什么事儿的话,我找个周末来看你。”顾飞说。


        

“嗯。”蒋丞应了一声。


        

“其实过来一趟也不麻烦,”顾飞说,“一早走,中午过就能到了,第二天晚上回去就行。”


        

“嗯。”蒋丞揉了揉鼻子。


        

“昨天那个同学叫赵柯。”顾飞说。


        

“嗯,”蒋丞笑了起来,“我没忘,他还很帅对吧?”


        

“是的,”顾飞说,“很帅。”


        

蒋丞啧了一声:“一会儿就赶紧回宿舍看看去。”


        

“急什么,”顾飞也啧了一声,“可以看好几年呢,说不定还能看到光的。”


        

“你大爷。”蒋丞乐了。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边进站的人已经少了很多,广播还在重复着进站信息。


        

“走吧。”蒋丞说。


        

“嗯。”顾飞扭头往那边看了一眼,但是没动。


        

“走吧。”蒋丞又说了一遍。


        

“你他妈别催我。”顾飞说。


        

“我他妈要崩溃了。”蒋丞说。


        

顾飞轻轻叹了口气:“那我进去了,开车了给你发消息。”


        

“坐下了就发。”蒋丞说。


        

“嗯。”顾飞应了一声。


        

“一会儿别回头看我。”蒋丞说。


        

“知道了。”顾飞点点头。


        

两个都没再出声,顾飞定了一会儿之后转身往进站口走了过去。


        

蒋丞盯着他的背影,看着他一步步往前。


        

回头啊。


        

居然不回头。


        

回头啊我操,我还站在这儿呢?


        

别回头。


        

大庭广众的万一一回头就哭崩了呢,很没面子。


        

回!头!啊!


        

顾飞背着包的背影消失了。


        

蒋丞赶紧往旁边走了两步,只来得及看到他转弯时的衣角和背上的那个包。


        

顾飞一直没有回头,连侧脸都没有给过他,而且走得还特别快,蒋丞感觉自己一共也就眨了三次眼睛,这人就看不到了。


        

这么听话。


        

居然真的不回头。


        

那没让他走那么快,他为什么要走那么快?


        

蒋丞轻轻叹了口气,转身离开了进站口。


        

从进站口到地铁口,挺长一段距离的,蒋丞来的时候没注意,这会儿出去的时候发现怎么走都走不到地方。


        

抬头看了一眼指示牌。


        

……走反了。


        

他赶紧回头走,感觉走了能有八里地,还是没走到地方。


        

手机震了一下,顾飞的消息发了过来。


        

-我坐下了,旁边一个胖叔叔,感觉他的肉要溢到我这边来了


        

蒋丞对着屏幕笑了半天,这句话配着背景里顾飞的逆光侧脸,他可以想像得出顾飞说出这句话时的样子。


        

-你进地铁了吗


        

顾飞又发过来一句。


        

-我还没找到出去的路


        

顾飞的电话在一秒钟之后打了过来:“看来方向感和记路什么的真的跟智商没关系啊?”


        

“我走回进站口了。”蒋丞笑着说。


        

“低头看,”顾飞说,“地上是不是有箭头?”


        

“啊。”蒋丞低头。


        

“跟着走吧少年。”顾飞说。


        

蒋丞低落得发闷的情绪因为顾飞的这个电话变得松快了不少。


        

之前顾飞不在出租屋过夜的时候,他俩也经常打电话,一打挺长时间,这会儿他突然有一种熟悉的感觉,顾飞还在他身边的感觉。


        

他仰起头大大地吸了几口气,又甩了甩胳膊。


        

回学校吧。


        

开始新的生活。


        

“几点到?”李炎问。


        

“一点半吧,”顾飞说,“你开刘帆车吗?”


        

“嗯,”李炎应了一声,“他也要去,他开车。”


        

“那破车挤四个人多难受啊。”顾飞叹了口气。


        

“二淼不占地方,”李炎说,“接了你就直接去饭店了,跟他们说好了。”


        

“能不能明天?”顾飞看了看窗外,站台上已经没有人了,只有一个乘务员还站在那里。


        

“不能,”李炎说,“我怕不给你打个岔,你熬不过今儿晚上。”


        

“你当我是你呢。”顾飞说。


        

“我太了解你了,”李炎说,“你无非就是憋着,憋死算求。”


        

“……快到了我给你电话。”顾飞说。


        

“嗯。”李炎应了一声。


        

顾飞挂掉电话,手机刚放回兜里,车就轻轻地往前移动了。


        

他有些诧异,不知道是广播没有说要开车了,还是他没有听到。


        

只能是没听到。


        

他不可能是因为跟李炎打个电话就听不到广播了。


        

他只能是因为脑子里太乱了。


        

一会儿别回头看我。蒋丞说。


        

蒋丞不说这句话,他也不会回头,他怕自己一回头,他泪腺发达的男朋友就会在进站口那边哭出来。


        

那他可能也会忍不住。


        

两个大老爷们儿,进站口一里一外的对着哭,这场面实在太吸引人了。


        

他不想被人看到这样的场景。


        

从进站到上车到给蒋丞打电话,再到接了李炎的电话,最后到现在车开了,全程他都处于一种有几分麻木的状态里。


        

发闷。


        

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不舍,是难受,还是别的什么。


        

闷得空荡荡的。


        

过来的时候他左边是蒋丞,现在他往左转头的时候看到的是胖大叔把鼻子都快遮掉了的腮帮子。


        

他只能保持转头往右看着窗外的姿势。


        

窗外的景物慢慢加快了往后退去的速度,盯着近处的东西看的时间长了,会有种眩晕的感觉。


        

他拉过窗帘垫着,脑袋靠着车窗闭上了眼睛。


        

车飞快地开着,他和蒋丞的距离一点点地拉开。


        

一来一去,两个方向,他陪着蒋丞去了他该去的地方,现在自己再回过头,往自己生活了十九年,还将继续生活下去的小城市奔去。


        

说不上来什么滋味。


        

其实根本就什么滋味儿都没有。


        

也没有任何情绪,所有的情绪,喜怒哀乐失落寂寞,在他转过身走进进站口的那一瞬间就消失了。


        

我一脚踏空,我就要飞起来了


        

我向上是迷茫,我向下听见你说这世界是空荡荡


        

他伸手到包里摸了好半天,在侧面小兜里找到了一颗奶糖,剥了放进嘴里。


        

然后拿出手机给蒋丞发了个消息。


        

-男朋友,车开了


        

-补瞌睡的时候注意包


        

蒋丞的消息回得很快,估计手机一直拿在手上。


        

-好的


        

-到了告诉我


        

-嗯,李炎和刘帆带二淼去接我,中午跟他们吃饭


        

-我中午去学校食堂尝尝味道怎么样


        

-好,那我睡会


        

-嗯


        

蒋丞手机拿了一路,就怕顾飞的消息发过来他听不见,跟顾飞发完消息之后他才把手机放回了兜里。


        

这会儿了他才有心情往四周看了看,感觉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么多人了。


        

高楼,车水马龙的街道,身边挤来挤去的人群,他离开这些繁华和热闹已经有不少日子。


        

这一年多时间他基本就在钢厂那片儿活动,白天还好,过了晚饭时间,四周的车和人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消失,紧接着包裹着这个仿佛已经远远落在了时代之后的地方的,就是只有安静和落寞了。


        

但现在猛地如同重见天日一样回到喧嚣里时,他却有些不太适应。


        

耳朵里的声音太多,眼睛里的景物太多,这种时候他会下意识地担心自己会一扭头时就看不到顾飞了。


        

……现在的确是看不到了。


        

去酒店拿了行李,蒋丞就像拖着一箱怅然,慢吞吞地回了宿舍。


        

宿舍里的人看样子都到齐了,除了他的那张床和桌子,其他的都放上了东西,不过人却没见,屋里只有赵柯正在玩电脑。


        

打了个招呼之后蒋丞看了一眼电脑屏幕,玩的居然是电脑版连连看。


        

“你……”蒋丞脑子这会儿跟灌了浆糊似的,差点儿就把弱智俩字儿吐噜出来了,“喜欢玩这个啊?”


        

“嗯。”赵柯应了一声,估计顾不上多说,他手里的鼠标正哒哒地点着,那架式不知道的以为他正在参加什么国际电竞大赛。


        

蒋丞把自己的东西都放好之后,就有点儿不知道该干什么了。


        

顾飞这会儿应该是在补瞌睡,他不想给顾飞发消息吵着他睡觉……站在桌子前愣了好半天之后他又重新打开了自己的箱子,把笔记本拿了出来。


        

把顾飞拍的那些照片都整理一下吧。


        

把笔记本放到桌上,刚坐下就发现屏幕和键盘之间夹着东西,打开看清的时候他愣了愣。


        

一个红包?


        

我靠?


        

顾飞把他留下的红包放在这儿了?


        

顾飞什么时候发现的红包?


        

怎么可能!


        

他迅速一把抓起红包,拿到手上之后他发现这不是留给顾飞的那个,那个红包上写的是大吉大利,这个红包上的字是……寿比南山。


        

这是顾飞给他的。


        

打开红包的时候他手指都抖得厉害,也不知道有什么可抖的。


        

红包里是一叠钱。


        

他数了数。


        

一共八千块,跟他留给顾飞的一样。


        

心有灵犀啊男朋友。


        

这一瞬间他实在是无法形容自己的感受,有点儿想笑,但对着这叠钱盯了没有三秒钟,眼泪却涌了出来。


        

旁边的赵柯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又继续玩游戏了。


        

蒋丞把钱塞回红包里,也顾不上形象,抓了张纸巾按到眼睛上,把眼泪强行按回去之后又擤了擤鼻涕。


        

赵柯很快地一伸腿,把旁边的一个小垃圾桶踢了过来。


        

蒋丞把纸扔了进去,回过神儿之后才觉得有点儿没面子。


        

刚自己那样子,估计让赵柯觉得他是穷疯了。


        

“意外之财吗?”赵柯问了一句。


        

“啊。”蒋丞应了一声,的确是相当意外。


        

“数目不小吧,”赵柯转过头看着他,“都激动哭了。”


        

滚。


        

蒋丞也转头看着他。


        

“不是激动的?”赵柯问。


        

蒋丞没说话。


        

“我过来之前,我姐给我塞了两千块钱,”赵柯继续玩着弱智连连看,“把她自己激动哭了。”


        

蒋丞本来不想再说话,但还是没忍住笑了。


        

赵柯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哒哒哒,没再说话。


        

蒋丞拿出手机,对着红包拍了张照片,发给了顾飞。


        

-谢谢男朋友


        

他不想问顾飞为什么给他塞钱,也不想矫情说我不需要钱你怎么不给自己留,这钱无论顾飞以什么理由给他,也无论他是否需要,都像个搁在心里的小暖炉。


        

顾飞估计是在睡觉,过了几分钟才回了过来。


        

-想吃大五花了别憋着


        

-嗯,你是不是在补瞌睡呢


        

-也没太补,一会睡一会醒的,后面有个小孩一直哭


        

-好可怜


        

-你在宿舍了吗?


        

-在了,只有我和赵柯两个人,那俩不在


        

-哟


        

-哟屁


        

-看清他长什么样了吗


        

-你不说我还忘了,一会看看去


        

就这么跟顾飞东一句西一句的聊了能有一个多小时,顾飞那边哭闹的孩子睡着了,蒋丞才放下了手机,让顾飞继续补瞌睡了。


        

他靠着椅背伸了个懒腰。


        

以后就是这样了,每天有时间没时间的就发发消息,实在熬不住了就视频一下……


        

“出去转转吧?”赵柯结束了弱智连连看战斗,站了起来。


        

“去哪儿?”蒋丞问了一句。


        

这会儿他才算看清了赵柯长什么样,还行,并没有顾飞一直念叨着的那么帅,但也差不多算搁人堆里扫个两三眼就能看到的那种帅哥了。


        

比顾飞还是不行。


        

“学校里,”赵柯说,“看看食堂啊超市啊咖啡店啊图书馆啊都什么样。”


        

蒋丞其实不是很想去转,他目前的心情对这些都没有兴趣,而且他跟赵柯也不熟,根本无话可说,两个沉默的陌生人在学校里到处转悠,想想都很尴尬。


        

“走。”赵柯转身把电脑收进柜子里,很干脆地走出了宿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哎!”蒋丞叫了他一声,也没见有回应。


        

最后也只得站了起来,把东西收拾好,走了出去。


        

“先去找食堂吧,”赵柯一边看手机一边说,“中午可以去吃了。”


        

“嗯。”蒋丞没什么食欲,目前的心情在提到食堂也没有什么美好的联想,但毕竟是个很重要的地方,去看看也行。


        

“食堂很多个,”赵柯说,“我看看怎么走能比较方便。”


        

“你……”蒋丞看了一眼他的手机,这人居然还存了学校的平面大地图,上面标出了各种建筑,“还准备了这个?”


        

“嗯,还有各种介绍,拿着这些开荒比较方便。”赵柯说。


        

蒋丞笑了笑,一个玩连连看的,还开什么荒。


        

“加个好友吧,”赵柯晃了晃手机,“方便联系。”


        

“哦。”蒋丞拿出了手机。


        

有时候,人们经常会碰到一些猝不及防的意外。


        

蒋丞手机的锁屏和桌面都是顾飞,这是他昨天晚上换上的,当时没多想,就哗啦一通换,一直到现在当着赵柯的面,他手机上一次次出现顾飞的脸时,他才发现自己还没想好一旦出现这样的尴尬场面时应该怎样应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看了赵柯一眼,赵柯也正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