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1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蒋丞, ”赵柯拍了拍床沿,“一会去图书馆。”


        

“你跟齐齐先去吧,”蒋丞盘腿坐在床上, 低头看着手机, “我晚点儿。”


        

“他心情不好, 不知道上哪儿忧郁去了。”赵柯说。


        

“嗯?”蒋丞看了赵柯一眼,张齐齐的性格就他的脸一样, 挺娃哈哈的, 居然还心情不好?


        

“分级考没达到他预期,”赵柯说, “走吧, 图书馆, 你想玩手机去了再玩,一会儿又要等座儿了。”


        

“他就为这个?”蒋丞犹豫了一下下了床,“这个考试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我裸考都还没郁闷呢。”


        

“你裸考分儿都比他高啊。”赵柯说。


        

“……哦, ”蒋丞叹了口气, “那我总得有个强项吧, 正好这就是我强项。”


        

“人家那叫随时保持紧迫感, ”赵柯走出了宿舍,“锁门。”


        

蒋丞把门锁好,跟赵柯一块儿往图书馆走。


        

紧迫感。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他也有的, 都不用去看别的同学,不用去看高年级的学长们,只看看宿舍里这三个人, 他就会有紧迫感。


        

也会玩,会出去转悠吃东西休息, 但都会留出大块的时间学习。


        

这种状态,蒋丞从来没有过,他这种考前突击型选手,也就是到了这样的环境里时,才开始有了紧迫感。


        

身边的人都在往前,自己也不敢停下步子。


        

不过还有另一种紧迫感他也开始体会到了。


        

那就是……他摸了摸兜里的手机,刚才他查了一下账,卡上的钱不是太充足了,他得考虑一下赚钱的问题了。


        

其实下学期也来得及,不过顾飞很清楚的他的账务状况,他得在顾飞给他打钱之前开始有进账。


        

赵柯的手机响了,他接了电话:“姐?”


        

“小废物——”听筒里传来了赵柯姐姐的声音,嗓门儿挺大的,蒋丞在旁边都能听到她拉长声音叫出的这个……昵称?


        

“干嘛。”赵柯估计是对这个称呼已经习惯,回答时很平静。


        

蒋丞稍微拉开了点儿距离,低头拿出了手机边走边看着。


        

顾飞没有发消息过来,他的生活规律顾飞已经很熟悉,一般晚上过了十点才会跟他联系,别的时间都是他有空闲了就先发消息过去。


        

这样的日子他还没有习惯,但最初几天那种像是被放在火上烤得就想往回蹦的难受劲儿,稍微下去了一点儿,只是看顾飞照片还是跟嗑药似的每天不能少。


        

“我不想去,我讨厌小姑娘……你当然不是小姑娘,啊?你起码是大姑娘,”赵柯说,“等你研究生毕业就是老姑娘,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再读博了,会……我真的不去,我不想做家教,我又不缺钱……我不需要这种锻炼……你要不介绍给别……”


        

“家教?”蒋丞转头看着他。


        

“嗯,”赵柯也看着他,“你?”


        

“行吗?”蒋丞问。


        

“你等等,我同学有兴趣,嗯,他是我们这届前三了,我一会儿给你回电话吧,”赵柯挂掉了电话,转头看着蒋丞,“你真有兴趣?”


        

“嗯,”蒋丞点点头,“什么家教啊这么兴师动众的,还要来回介绍?”


        

“我姐朋友家的孩子,高二的小姑娘,指明要名牌学校的学生,”赵柯说,“给的钱挺多的,一般自己去找,没有这么多,你要去的话我就跟我姐说一声。”


        

“有钱为什么不直接找名校的老师。”蒋丞不是很能理解家长的想法。


        

“小姑娘不要呗,要年纪接近的,父母特别宠,说什么都答应,”赵柯说,“再说名校老师一对一人也不见得愿意啊。”


        

“哦,”蒋丞想了想,“我去。”


        

“那我跟我姐说。”赵柯说。


        

蒋丞感觉自己还没回过神来,赚钱的事儿居然就有着落了,有点儿神奇。


        

说明赵柯是个福娃,不,说明自己是个福娃。


        

福娃丞丞。


        

“说好了,我把我姐电话给你,到时你联系她就行,”赵柯把他姐姐的电话发给了他,“你忙得过来吗?”


        

“忙得过来,”蒋丞看了看赵柯发过来的联系人名片,他给他姐的名字是……一个老太太,蒋丞叹了口气,“你姐叫什么?”


        

“赵劲。”赵柯说。


        

“赵静?”蒋丞问。


        

“劲。”赵柯重复了一遍。


        

“……有劲的劲?”蒋丞问。


        

“嗯,”赵柯点点头,“名字白起了,其实没什么劲,就损我的时候比较有劲。”


        

蒋丞笑笑,把赵劲的电话号码存好了。


        

“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够吗?”赵柯问他。


        

“不是,”蒋丞犹豫了一下,“我一个人。”


        

“哦。”赵柯看了他一眼,没再说别的。


        

“也不是一个人,”蒋丞想了想又学得说得不够准确,“我……”


        

“知道了,两个人,”赵柯打断他的话,“不是我说,你们虐狗的时候能不能有点儿下限啊,这么见缝插针的。”


        

蒋丞没再出声,笑了半天。


        

“家教?”顾飞愣了愣,“你学习不是挺紧的吗?前两天不是刚考完那个什么分级什么的?下学期还有四级吧?”


        

“四级裸考,”蒋丞说这话的语气依旧是熟悉的拽劲儿,“家教这个也不占什么时间,一周就周末两次。”


        

“你那儿钱还有多少?”顾飞问。


        

蒋丞的钱他差不多有个数,算下来应该还有一些,他是想着十一的时候从之前盘店的钱里给蒋丞再拿点儿。


        

没想到蒋丞这么快就开始打工了。


        

“还有呢,”蒋丞笑着说,“过年的时候给你包个大红包。”


        

“包自己就行了。”顾飞说。


        

“不要脸。”蒋丞嘎嘎乐了一通,顾飞能感觉出他今天心情很不错,大概没几天就该放假了。


        

想到就快放假,顾飞自己心情也一样,会往上一扬。


        

“你这阵儿是不是没去拍照了?”蒋丞又问,“就是拍钢厂的那批照片?”


        

“没去,之前拍的那些差不多够了,这段时间就处理一下,然后交给人家挑,”顾飞说,“过了十一我再接拍模特的那些活儿了。”


        

“嗯,”蒋丞想了想又笑了,“我明天就订票了,你记得去接我。”


        

“好。”顾飞笑笑。


        

“开摩托吧。”蒋丞又说。


        

“好。”顾飞应着。


        

马上就十一了,这日子说难熬,真熬起来也不是熬不过去。


        

顾飞走到蒋丞的衣柜前,打开柜门看了看,十一回来再走的时候,得带点儿厚衣服了。


        

现在天已经开始有了凉意。


        

顾飞扒拉了一下衣柜里的衣服,拿出了一件自己的外套来看了看,蒋丞拿走他两件外套,常穿的就留了这一件。


        

这件要洗了,就得穿蒋丞的了。


        

正要把衣服挂回去的时候,衣摆在他腿上扫了一下,他感觉口袋里似乎有东西。


        

手摸过去的时候感觉像个信封。


        

拿出来看了一眼他就愣了。


        

一个挺厚的红包。


        

大吉大利。


        

他拆开红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叠钱。


        

这都不用去猜就能知道了,这是他男朋友蒋丞选手给他留的钱,大概是怕他不要,还用了跟他一样的方式。


        

他笑了笑,拿着钱数了数,连数都一样。


        

他拿过手机,对着钱和红包拍了张照片发给了蒋丞,又学了一句蒋丞的话。


        

-谢谢男朋友


        

-么么哒不客气!


        

蒋丞回复得很快,发完一条紧跟着又发了一条。


        

-你说,这个大吉大利是不是比寿比南山有诚意!


        

-相当有诚意


        

顾飞笑了好一会儿,那几天他一直有些恍惚,那个寿比南山的红包是他在店里拿的,一直认为自己拿的是学业有成,到蒋丞发了照片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拿是寿比南山。


        

-以后等着我给你更大的红包


        

-好嘞!


        

蒋丞给赵劲打了个电话,商量好十一之后才开始给那个高二的女生补课,但是这两天先过去见个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就不陪你去了,”赵柯说,“我不想见我姐,你帮我把这个带给她吧。”


        

赵劲在B大念研一,蒋丞拿着赵柯托他带过来的一盒蛋糕,站在B大门口给赵劲打了电话。


        

挂了电话没多久就看到一个女孩儿从校门里走了出来,一看就是赵柯的姐姐,长得挺像的,高个儿,很白。


        

就是看到她穿的衣服时,他才真的相信了丁竹心的那种概念款的衣服还是有人买的,而且穿在赵劲身上还挺好看。


        

“蒋丞?”赵劲走过来问了一句。


        

“是,”蒋丞点点头,把手里的蛋糕递了过去,“这是赵柯让我带给你的。”


        

“什么鬼,”赵劲接过蛋糕打开看了看,“他说在宿舍跟你关系最好?”


        

“应该是吧。”蒋丞说,应该是了,至少他没有女朋友。


        

“就这种品味,”赵劲把蛋糕向他展示了一下,“你怎么会跟他关系最好,宿舍就你俩人吧?”


        

蒋丞看了一眼盒子里画了个非常丑陋的熊猫的蛋糕:“这可能是……他做的,前两天他说学校旁边有个DIY的店。”


        

“我跟人约了三点,一会儿开车过去时间正好,”赵劲也没用叉子,直接把蛋糕拿了出来,强行掰成了两半,给了他一半,“吃吧。”


        

“太麻烦你了,其实我自己过去就行的。”蒋丞咬了一口蛋糕,味道还可以。


        

“不麻烦,有个学长正好过去那边,带我们一段,”赵劲说,“我顺便逛逛街。”


        

“哦。”蒋丞应了一声。@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好容易化个妆不能浪费了。”赵劲又补充了一句。


        

“……啊。”蒋丞点了点头。


        

一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他们身边。


        

“上车。”赵劲把蛋糕塞进嘴里,嘬了嘬手指头,拉开副驾的门上了车。


        

蒋丞犹豫了一下才拿出纸巾先擦了一下手,上车坐到了后座。


        

“我弟同学,蒋丞,”赵劲介绍了一下,“这我学长,我系三棵校草最草的那一棵,许行之。”


        

“你好。”许行之叹了口气,侧过脸冲蒋丞点了点头。


        

“学长好,”蒋丞说,“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顺路的。”许行之说。


        

这还是蒋丞来报到之后第一次离开学校超过一公里距离的,看着窗外的景物,感觉很陌生,有种一眨眼就会迷路的预感。


        

回去得认真查一查从学校怎么过来。


        

距离不算远,一路没怎么堵,大概也就二十多分钟。


        

“到了,走,”赵劲打开车门,“谢了。”


        

“谢谢。”蒋丞一边开车门一边说了一句。


        

“别客气。”许行之回过头。


        

蒋丞这时才看清了他的样子,戴个眼镜,长得……反正也没顾飞帅,顾飞戴眼镜的时候也是非常帅的,而且很耐看。


        

请家教的这家人,看家里样子是挺有钱的,看他家的女儿,也能看得出挺惯着的,属于大号熊孩子。


        

妈妈叫了她两次连应都没应一声,蒋丞跟她父母聊了能有十多分钟,这姑娘才从自己屋里出来了。


        

“你成绩很好吗?”她往沙发上懒洋洋一靠,招呼都没打就看着蒋丞问了一句。


        

“看跟谁比。”蒋丞说。


        

“跟我比呗。”她说。


        

蒋丞觉得有些无法理解这姑娘全无根基的自信是从哪儿来的,他拿过手边的一套卷子,用手指弹了弹:“我长这么大,从来没得过这么低的分。”


        

这姑娘愣了愣,接着就非常愉快地笑了起来,笑了好半天之后才说:“很低吗?这是我的最高分了。”


        

“低。”蒋丞点点头。


        

“随便吧,”她站了起来转身回了自己屋,关门之前回过头看着她妈妈,“我没什么意见,不过一星期就两次,多一次都不行。”


        

“从小就这样,”她妈妈居然一脸幸福,“可有性格了。”


        

“……是啊。”蒋丞点点头。


        

“她愿意就行,我认识赵劲也两年了,她推荐的我是信得过的,”幸福的妈妈说,“而且她说你成绩比她弟弟还好呢。”


        

“啊。”蒋丞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来,”她拿出了一个信封,“这是一个月的钱,之后也都是预付,辛苦你了。”


        

“谢谢阿姨。”蒋丞接过信封。


        

“我们在这里,”顾飞指着摊在桌上的地图对顾淼说,“这里,以前告诉过你的对不对?”


        

顾淼趴在桌上看着地图,脸上的表情能看得出她没太听明白。


        

“我们在这里,”顾飞拿出笔在地图上画了个圈,然后顺着铁路划了一条线,“丞哥在这里。”


        

丞哥两个字短暂地吸引了顾淼的注意力,她的视线在地图上停留了一会儿。


        

“这个地图太大了,我们二淼还理解不了,”顾飞又从抽屉里拿了张本市的地图出来摊开了,用手指了指,“这里,是钢厂。”


        

顾淼盯着地图。


        

顾飞想确定一下她是在看地图还是在看自己的手指,于是移了移手指,顾淼眼珠子跟着动了动,他又抬了抬手指,顾淼很快地跟也抬了抬眼皮。


        

虽然有些失望,但看着顾淼这样子他又忍不住乐了:“你怎么跟个猫一样。”


        

顾淼看着他,笑了笑。


        

“二淼,”顾飞托着下巴看着她,“过几天丞哥就回来了,你开心吗?”


        

顾淼点了点头。


        

“但是丞哥还要回学校,一,二,三,四,五,”顾飞扳着手指头数了一下,“掐头去尾的话,五天,他就走了。”


        

顾淼的笑容消失了。


        

“二淼,”顾飞试探着又说了一句,“丞哥去的是很远的地方,离钢厂很远,一直走,一直走,坐火车……”


        

“不走。”顾淼说。


        

“要走的,”顾飞说,“丞哥不会总在这里,他一定要走的,二淼也要走。”


        

几乎是在这句话说完的同时,顾淼发出了尖叫。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顾飞叹了口气,没有马上过去哄,而且是坐在顾淼对面看着她。


        

他不知道到底应该怎样才能让顾淼学会用正确的方式来表达自己。


        

生气,不满,害怕,紧张,顾淼所有的表达都是尖叫。


        

他们这里究竟还是落后,没有专业的机构,医院的精神科也比不上大城市的水准,面对顾淼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什么系统的治疗方案。


        

不过之前的那个课程,顾淼每次去了之后,情绪都还不错,所以虽然他们这里的这种康复课程也谈不上有多正规,他还是想再让顾淼去,至少算是有一线希望,顾淼毕竟不是天生这样的。


        

只是这个费用不低,长期去会有些吃力,他必须得规划好自己手头的钱。


        

十一留在学校的同学挺多,在蒋丞的意料之外,宿舍除了他,另外三个都不回家。


        

“我女神不回家。”赵柯的理由非常感人。


        

鲁实和张齐齐都是女朋友过来二人世界顺便旅行,一大早就都去车站接人去了。


        

蒋丞其实也很激动,但坚持没跟他们一块儿提前俩小时就到车站去愣着。


        

“你要带回去的东西多吗?”赵柯问,“多的话我姐可以找车送你。”


        

“不多,就一个包,”蒋丞想起了上回开车送他们的那个许行之,“上次送我我们的那个学长,是你姐男朋友吗?”


        

“我姐单身,”赵柯说,“这个世界上不分男女,没有她能看得上的了,属于独身主义里谁也看不上派的。”


        

“还有什么别的派么?”蒋丞笑着问。


        

“还有谁也看不上派。”赵柯说。


        

蒋丞愣了愣之后笑了半天,今天心情简直是太好了。


        

笑完他拍了拍包:“要不你送我到地铁口吧。”


        

“不,”赵柯很干脆,“我可以送你的宿舍楼门口,我要去图书馆。”


        

“走吧。”蒋丞笑了笑。


        

跟赵柯在楼下分开之后他拿出手机给顾飞发了个消息。


        

-我出发了我出发了我出发了


        

-上车了吗上车了吗上车了吗


        

-没有,正背着我的大包包往地铁站跑呢


        

-身份证带了没


        

-带了带了带了


        

-我现在准备去车站了


        

蒋丞愣了愣,把电话打了过去:“你爬着去车站都用不了几个小时吧?现在就去?”


        

“嗯,”顾飞笑着说,“我又没什么事儿,二淼跟李炎玩去了,我在家呆着跟在车站呆着没什么区别。”


        

蒋丞到了车站,进站的时候总算是没迷路,毕竟上次送顾飞的时候印象太深刻,坐下之后他又给顾飞发了消息。


        

-归心似箭箭箭箭箭箭箭啊


        

-盼郎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顾飞回消息的时候还带了张照片,戴着头盔,看样子是已经准备开车去车站了。


        

蒋丞盯着他的照片看了很久。


        

当初他满心愤怒和迷茫坐在火车上时,怎么也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这样满心焦急和期待地想要快点回到那个小城。


        

-上车了吗,渣男


        

潘智发了条消息过来,充满了哀怨。


        

-坐下了,回来找你玩


        

-得了吧回来了再说,你现在忙得都不着地了,并且也没想我


        

蒋丞低头笑了好一会儿。


        

报到之后他跟潘智就抽空见了一回面,吃了个饭,其实也不光是他忙,潘智也很忙,毕竟他的主业不是学习。


        

车开了,蒋丞看着窗外出神。


        

车窗外面的景物一直在变化着,但他感觉什么也没看到,满脑子里都是顾飞,几乎能掐着五分钟一次地看手机上的时间。


        

最后终于还有二十分钟到站的时候,他站了起来,拎着包抢先站到了门边,乘务员过来准备开门的时候他都差点儿不想让开。


        

门一打开他第一个蹦了出去。


        

“我到了!”一边走一边拨通了顾飞的电话,“我到了!下车了我正往外走!”


        

“我就在出站口了,”顾飞说,“你出来就能看到我了。”


        

蒋丞快步往外走,走了一段之后跑了起来。


        

这个车站很小,从出站下车到出站口,一共也就几百米,但蒋丞跑的时候还是觉得这段路太他妈长了,总也跑不到头。


        

看到出站口的门时,他实在忍不住,也顾不上往外看,先喊了一声:“顾飞!”


        

“不要跑不要跑!”出站口的工作人员指着他,“不要跑!”


        

外面有人抬手挥了挥,是顾飞。


        

蒋丞出了通道,看到顾飞脸上的微笑时,顿时有种重见天日的舒心感觉,抡着包就冲了过去,顾不上四周都是人,一把搂住了顾飞。


        

“我操,”他狠狠地收紧胳膊,“我真是太想你了。”


        

“我也是。”顾飞也搂住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