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1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活的顾飞。


        

活的!顾飞!


        

活的活的!暖的!暖呼呼的!


        

能摸到, 能闻到的顾飞,能咬一满口的顾飞。


        

明明这段时间也已经适应一些了,并没有再想顾飞想得睡不着, 也不会看到什么都想到顾飞, 夹在身边忙忙碌碌学霸们中间也同样脚步匆匆渐渐感觉思念不再让人压抑崩溃。


        

但在看到顾飞挥动的胳膊的那一瞬间, 他还是一阵轻快,助个跑就能飞起来了。


        

果然是不是适应, 是不是开心, 是需要对比才能真切体会到的。


        

在蒋丞偏过头往顾飞脸上亲过去的时候,顾飞一把抓住了他的头发往后拽了拽:“丞哥, 丞哥!冷静。”


        

“啊, ”蒋丞愣了能有两秒钟才回过神了, 立马一把推开了他,尴尬地用余光往两边扫了扫,“我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这饥渴程度也太惊人了,”顾飞笑着拿过他的包, “你不会是一路硬着过来的吧?”


        

“滚。”蒋丞笑了, 笑完也没动, 就盯着顾飞看。


        

其实也就不到一个月的时间, 走之前顾飞剃了个毛寸都还没长出多长来,他现在看到顾飞的时候却觉得好像有一年没见着了似的。


        

而且那种鲜活的感觉,无论拍得多好的照片, 无论多清晰的视频,都没办法体会得到的。


        

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 可以看清顾飞漂亮的眉毛,眨眼睛时闪过的睫毛, 勾起的嘴角,还有眸子里的自己。


        

没见面之前想得发疯,见了面却也没有缓解,还是想。


        

“走吧?”顾飞靠过来用肩轻轻撞了他一下,“先去吃点儿东西还是先回去?”


        

“先回去,”蒋丞想都没想,“你买套子润滑剂了吗?”


        

“……买了,”顾飞看着他,“丞哥你还好吗?你还能挺到回去吗?从这儿回去大概要二十分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可以,”蒋丞很严肃点了点头,“我还可以挺到洗完澡。”


        

“那走吧,”顾飞笑着转身往前走,“摩托车就停那边树下边儿了。”


        

“你戴头盔,”蒋丞说,“特别好看。”@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一会儿戴头盔干你。”顾飞说。


        

蒋丞扭头看着他。


        

“怎么?”顾飞笑着问。


        

“行,”蒋丞说,“你套着丝袜干我都行,是你就行了。”


        

顾飞笑着搂了搂他的肩:“不是,你干我的远大志向都没了吗?”


        

“先忽略吧,”蒋丞叹了口气,伸手在顾飞腰上摸了摸,“说真的,不分开不知道,现在只要能看到你,真的什么都无所谓了,志向也不要了。”


        

顾飞没说话,只是一直笑着。


        

摩托车就在前面没多远,顾飞过去跨到车上,戴上头盔,又拿了一个递给蒋丞。


        

“为什么你那个是黑的,”蒋丞看看手里的头盔,“我这个是红的?”


        

“因为那个是二淼的,她挑的红色。”顾飞看着他。


        

“我要黑的,”蒋丞说,“黑的比较酷。”


        

“酷的人什么色都酷,”顾飞把头盔换给他,戴上了那个红色的,“酷的是人不是头盔。”


        

蒋丞看着他。


        

的确,顾飞别说是冷着脸的时候很酷,就是戴个眼镜笑着的时候也会很酷,身上与生俱来的那种跟匪气和杀气还有点什么别的气混合而成的那种酷。


        

不,不是与生俱来的。


        

是这么多年的生活,生生磨出来的。


        

“上来,”顾飞发动了摩托车,把他的包递给他,“酷丞丞。”


        

蒋丞啧了一声。


        

“丞哥。”顾飞说。


        

蒋丞背上包跨到了后座上,抱住了他的腰。


        

顾飞拧了一下油门,车往前冲了出去。


        

火车站前面有一个超级小的迷你广场,平时也没人管,乱七八糟停着不少车,还有很多摆小摊的。


        

相比蒋丞没几个小时之前才离开的车站,这里没有秩序,混乱一片,他坐在后座搂着顾飞的时候却没有烦躁和不爽,甚至隐隐有那么一丝丝亲切。


        

无论多么灰暗的生活和多么混乱的场景,都因为跟顾飞有所联系而变得充满喜悦的亲切。


        

从小广场旁边的路就可以直接开到街上,但顾飞却开着车从小广场上乱糟糟的车和小摊里慢慢穿过。


        

“干嘛从这儿走?”蒋丞问了一句。


        

顾飞没说话,开着车斜着穿过小广场,开到了另一边的公交车站后面,然后一轰油门上了站台。


        

“我靠,”蒋丞看着往两边躲开的等车的人小声说,“一会儿交警逮你。”


        

“你什么时候看到这儿不出车祸的时候有交警,”顾飞说,把车往前开到了头,一脚踩到了旁边的石墩子上,“丞哥你看,这儿。”


        

“你……”蒋丞笑了起来,当初他就是坐这儿等着那个妹妹被撕票了想过来拼一拼的人,他下意识地看了看地面,顾淼在那儿写过自己的名字,当然是不会还有什么痕迹了。


        

“那会儿你看到我什么感觉啊?”顾飞把车开下站台,汇进了街上的车流里往钢厂方向开过去。


        

“这哥们儿腿很长啊。”蒋丞说。


        

“真的吗?”顾飞偏过头笑着问。


        

“嗯,”蒋丞点点头,“赶紧得瑟去吧大长腿。”


        

只离开了不到一个月,蒋丞坐在顾飞后座上看着一路的景物时,却有一种已经很久了的感觉。


        

也许是吧,毕竟距离第一次来到这里,已经快两年了。


        

两年时间,在他十九年的人生里,算不上多长,但这两年里的经历,却几乎要占掉了他所有的记忆。


        

他往前凑了凑,扯开了顾飞的衣领。


        

“哎,”顾飞偏了偏头,“你不说能挺到回去还能挺到洗完澡吗?这才五分钟不到就要撕衣服了。”


        

“我看看我的牙印,”蒋丞用手指摸了摸顾飞锁骨上的牙印,“你军训居然没晒黑啊,牙印还是这么清楚。”


        

“我们军训就三天,”顾飞说,“加一块儿一天八小时都没有,三天拢一块儿还不如我出去拍一次照片晒的太阳多呢。”


        

“哎,”蒋丞笑着说,“明天去你们学校看看吧,我还没进去过呢。”


        

“我们学校?”顾飞犹豫了一下,“有什么可看的啊,你看完R大的人,进去看完会失望的。”


        

“不会,”蒋丞说,“我就是想看看你每天走过哪里,会待在哪里。”


        

“那行吧,”顾飞笑笑,“明天去看看……然后中午去吃馅饼吧,王旭叫了好几次了,让你一回来就过去。”


        

“好,再一块儿去看看老徐和老鲁吧。”蒋丞点点头。


        

“行。”顾飞说。


        

“王旭现在跟易静一块儿复读吗?朋友圈都不怎么发了。”蒋丞问。


        

“嗯,易静现在又玩命呢,王旭有没有玩命复习不知道,反正玩命陪着易静是肯定的,”顾飞说,“上回见一次,人都瘦了。”


        

蒋丞笑了笑没再说话,把下巴搁顾飞肩膀上闭上了眼睛。


        

风已经很凉,能穿透身上的衣服,在耳边划过时也带着浓浓的秋意,但贴在顾飞背上的胸口和肚子都是暖的。


        

这种在微寒里的暖,很让人享受。


        

车很快开回了钢厂的地盘,蒋丞睁开了眼睛,看着别说一个月没有变化,也许多少年都不会有变化的街道有些感慨。


        

经过顾飞家店门口的时候,蒋丞往里扫了一眼,有些吃惊地看到了马尾蓝纸。


        

“嗯?马尾蓝纸在你家店里啊?”他问。


        

“现在不是我家店了,”顾飞说,“是他的店了,我把店盘给他了。”


        

“怎么没听你说?”蒋丞愣了愣,“多少钱啊?”


        

“三万。”顾飞说。


        

“我靠?”蒋丞继续愣着,眼前晃过顾飞拎着一根铁棒逼着马尾掏出三万钱的场景,“顾飞你是不是打了他一顿啊?”


        

“强买强卖是真的,但是真的也没打他,”顾飞说,“这店给他了挺好的,省得我天天还得顾着店里的事儿了。”


        

“啊。”蒋丞低头用脑门儿在他肩上蹭了蹭。


        

回到出租房楼下,碰到了出来溜达的房东大婶,大婶一看他就喊了起来:“哎哟状元你回来了啊?”


        

“嗯。”蒋丞笑了笑。


        

“放假了吧?”大婶问。


        

“是,国庆节。”蒋丞点头。


        

“挺好挺好,”大婶说,“就是这跑一趟挺累的吧,过几天又得去学校了。”


        

“还行。”蒋丞说。


        

走进楼道之后他叹了口气,是啊,过几天又得走了,这一走,就得过年前才能回来了。


        

他都不敢去想这中间有多长时间,几个月?多少天?


        

不过上楼的时候,以前那种熟悉的感觉迅速弥漫,他跟在顾飞身后一步步往上走的时候,仿佛又回到了以前每天放了学的那些日子里。


        

门打开时他闻到了淡淡的柠檬香味,这是顾飞的习惯,收拾完屋子之后他会拧点儿柠檬水喷一喷,说是闻起来特别显干净。


        

“一点儿变化都没有嘛。”蒋丞里里外外看了一圈。


        

“就二十多天,能有什么的变化。”顾飞笑笑。


        

蒋丞搂着他,盯着看了几眼,吻了过去。


        

很轻地在他唇上触碰着,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思念和向往都纠缠着在因为愉快而纷纷起立的汗毛下缓缓伸展着。


        

他一直觉得自己会很饥渴,这段时间里他无数次想像过各种疯狂的场面,每一次都带着深深的迫不及待。


        

而现在,真的碰到顾飞,真的可以触碰到亲吻到的时候,他那些有的没的想法都散掉了,眼下这一刻,他就想这样,一点点的,细细地在两个人的呼吸里,缓慢而细致地品味。


        

顾飞的回应也很温柔,舌尖的纠缠带着渴望,却也像他一样,细细品味之中仿佛所有的时间都停在了这一个吻里。


        

一直到顾飞在他耳边说了一句:“洗澡吗?”


        

“哦,”蒋丞应了一声,看着顾飞,“一块儿吗?”


        

“嗯。”顾飞也看着他。


        

就这么安静地对视了几秒钟之后,他俩同时转身就往浴室跑。


        

蒋丞率先冲进浴室,伸手就把花洒给拧开了。


        

“哎!”顾飞在他身后喊了一声。


        

“啊啊!操!”蒋丞被喷出来的凉水激得差点儿没撞到墙上。


        

“开关没打开呢!”顾飞过去把水给关上了。


        

蒋丞一扬胳膊把衣服给脱了扔在了地上,没等顾飞转过身,他又扑上去一把搂住了顾飞,一边在他肩上啃一边把自己裤子给蹬掉了。


        

“不是,”顾飞看着他好半天,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刚不是挺平静的吗?”


        

“那是刚才啊,”蒋丞边啃边百忙当中回答了一句,“现在我苏醒了,万物复苏了!”


        

顾飞拽着他胳膊转了个身,在他背上唰唰唰唰地搓了几下,又回手打开了花洒。


        

花洒喷出的热气一点点充满了浴室的空间,两个人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呼吸声都能赶上水声了。


        

“去拿。”蒋丞搂着顾飞,话是说出来了,但胳膊和腿都没有放开顾飞的意思。


        

顾飞也没拉开他,只是往他身后伸了伸手,几秒钟之后蒋丞感觉到顾飞带着些许冰凉的手指。


        

“我操,你把这东西放浴室?”蒋丞有些震惊地说了一句。


        

“嗯,”顾飞扳着他的肩把他往后一转,贴在了墙上,“以我对我男朋友的了解,你这个人,绝对挺不到洗完澡。”


        

略微有些发烫的水珠顿时洒了他一身一脸,一滴滴在皮肤上像是澎湃的欲望开出的小花。


        

“床单是你新换的吗?”蒋丞趴在枕头上,手指在床单上弹了弹,说不上来的轻快心情他自己看自己的手都能体会得到。


        

“嗯,”顾飞打开了蒋丞的包,从里面随便拿了几件衣服出来扔到他身上,“穿上,一会儿感冒了。”


        

“不会感冒,”蒋丞翻了个身,慢慢坐起来,再慢吞吞地拿过衣服一件件地抖了抖,挑了一件,把衣服穿上了,“我现在浑身发热,跟刚跑了十公里一样。”


        

“现在体力是不是恢复得不错,”顾飞撑着床沿在他脸上亲了一下,“之前你说跟赵柯去跑步,跑了几天啊?”


        

“三天,”蒋丞说完想想就乐了,“我实在是起不来,除了赵柯,我坚持的时间最长了,鲁实两天,张齐齐同学根本连一次也没成功起来过。”


        

“回去以后继续吧,”顾飞笑了,想想又叹了口气,“我感觉你们学习挺疯狂的,不提高点儿身体素质容易生病。”


        

“其实还好,大一的都还没怎么太进入状态,”蒋丞穿好衣服,又拉着顾飞一块儿躺到床上,“那些学长学姐才是真牛逼。”


        

“你家教真忙得过来吗?”顾飞看着他,目光一寸寸地在他脸上仔细扫过,“我真是没想过你还要去打工。”


        

“你是不是总觉得我特别娇气啊,”蒋丞啧了一声,“我其实挺能吃苦的,再说就一周两次的家教,我同学挺多都打工呢,还有一个暑假的时候提前半个月就来了,人一到就开始打工了,都是神人。”


        

顾飞笑着摸了摸他的背:“我就是心疼你。”


        

“我也心疼你啊,”蒋丞斜了他一眼,“我怎么没让你别去接活儿了。”


        

蒋丞搂着顾飞,躺床上也没什么主题地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其实之前他俩每天也没少聊,发消息聊,发语音聊,打电话聊,有时候还视频聊几句,但那些方式远水解不了近渴,治标不治本。


        

只有像现在这样,搂着这个人,温热的身体,听得到心跳,感觉得到他说话时胸腔的震动,还能听得到他肚子里咕咕的叫声。


        

“你肚子叫了,”蒋丞乐着,在顾飞肚子上啪啪啪地拍了几下,“听听这响儿,全空了啊这是。”


        

“嗯,”顾飞说,“我发现你这人挺不要脸的,刚你肚子都叫出四个小节了,我都没出声,我肚子刚叫一声你就乐成这样。”


        

“你肚子叫的比我可爱。”蒋丞在他肚子上又揉了两下。


        

顾飞的肚子很好摸,结实却不失柔软,一绷紧了小腹肌都出来了,放松下来却没有一丝赘肉……他翻了个身对着顾飞的肚子凑过去准备拍两下。


        

没等他动,顾飞手指在他鼻梁上啪地弹了一下。


        

劲儿不小,蒋丞瞬间就觉得鼻子一阵发酸,扭头就打了个喷嚏:“我操,下手这么狠!”


        

“我下手不狠点儿你下手更狠,”顾飞拉了旁边的被子盖到他身上,“刚让你把衣服穿好非不穿,打喷嚏了吧!”


        

“我这是让你弹出来的喷嚏好吗!”蒋丞捂着鼻子。


        

“饿了吗男朋友,”顾飞笑着拿过手机,看了看时间,没忍住挑了挑眉毛,“哎,我说怎么这么饿呢。”


        

蒋丞挨过去看了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他俩中午都没吃饭,从车站回来一通奋战之后就腻在床上聊天儿,感觉也没聊多久,居然已经五点了。


        

“带二淼去吃烤肉吧?”蒋丞说。


        

“嗯,”顾飞点点头,戳着手机,“我问问李炎把她送回来了没有。”


        

李炎已经把顾淼送回了店里,蒋丞跟着顾飞一块儿过去,远远就看到了在门口玩滑板的顾淼。


        

别说他很想顾飞,看到顾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也很想顾淼,看到这个拽了巴叽的小姑娘在滑板上跃起时,他忍不住笑了起来。


        

“头发长长了。”他说。


        

“嗯,准备让设计总监李再给弄弄,设计总监李说想给她烫点儿小卷卷。”顾飞把车停好,冲着那边的顾淼吹了声口哨。


        

背对着他们的顾淼猛地一停,脚下板子一带,原地转了个身,往这边飞快地冲了过来。


        

“二淼!”蒋丞张开胳膊喊了一声。


        

顾淼一直看着脚下,听到他的喊声才猛地抬起了头,接着就一个急刹停在了离他们五六米远的地方。


        

“二淼!”蒋丞笑着又喊了她一声。


        

顾淼看着他,抬头看到他时脸上的兴奋表情只维持了短短的几秒钟就变成了冷淡。


        

“二淼,丞哥回来了,”顾飞走了过去,回手指了指蒋丞,“丞哥啊,你不是很想他的吗?”


        

顾淼盯着蒋丞,始终没有表情。


        

“这是怎么了?”蒋丞愣住了,站在原地都没敢往顾淼跟前儿走。


        

“二淼,”顾飞蹲下看着她,“为什么不理丞哥?”


        

顾淼没有反应,顾飞抓了抓她胳膊,然后轻轻叹了口气:“你进去吧。”


        

顾淼又盯着蒋丞看了几秒钟,脚把滑板勾起来拎着,转身走进了店里。


        

“怎么了?”蒋丞有点儿难以接受。


        

对于他来说,顾淼同样是思念里的一部分,这是顾飞的妹妹,顾飞疼爱的护着的妹妹,他喜欢顾淼,顾淼对着他笑,跟他一块儿玩的时候他会觉得轻松和愉快。


        

而眼下,期待着的顾淼笑着向他扑过来扬手一个响指竖起拇指的场面却并没有出现,顾淼眼神里的冷漠让他觉得非常难受。


        

“我们去吃烤肉吧,”顾飞走过来,在他脸上轻轻拍了拍,“丞哥。”


        

“她怎么了?”蒋丞皱着眉,“她为什么不理我了?”


        

“可能是……”顾飞叹了口气,“她知道你还会走的,会走很久。”


        

“她是在生气吗?生我的气吗?”蒋丞问。


        

“不是生气,”顾飞回头往店里看了一眼,“她只是……自我保护。”


        

蒋丞没有说话,过了很长时间才转身往回走到了摩托车旁边。


        

是吧,自我保护,害怕失去,就干脆不要了。


        

他看着慢慢跟着走过来的顾飞,顾飞很了解顾淼,或者说,很了解他自己,毕竟曾经的顾飞,有着跟顾淼一样异曲同工的自我保护的方式。


        

顾飞跨上车,把头盔递给他,他坐到后座上,搂紧了顾飞。


        

他能做的太少,看到顾淼的反应时,那种深深的无力感还是会涌起,但他知道自己有个方向,能帮着顾飞挣扎的方向,他毕竟已经迈出了一步,没有什么能挡得住他一步步走下去。


        

“没事儿,”蒋丞在顾飞耳边轻声说,“看丞哥的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