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17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也许是开始适应了分别, 也有可能是这几天干得太拼昨天又一夜没睡,跟潘智发完消息又跟顾飞聊了几句之后,蒋丞就抱着包睡着了。


        

一直睡到旁边的大姐推了他好几下, 他才抱着包直接蹦着站了起来。


        

“哎哟, ”大姐被他这反应吓得差点儿扑走廊上去了, “小伙子你这一惊一乍的要吓死人啊。”


        

“不好意思,我睡得太实了。”蒋丞迅速在自己脸上摸了一圈, 确定应该没有口水痕迹之后才坐了回去。


        

“就是呢, 马上到站了,我要不叫你, 你是不是打算再坐回去啊。”大姐说。


        

是啊。


        

蒋丞笑了笑。


        

再坐回去也挺好的, 一睁眼肯定惊喜万分……


        

手机上有好几条消息, 顾飞有一条。


        

-我开始睡觉了男朋友


        

看了一眼时间,大概在开车两个小时之后发来的,顾飞估计是回去先陪了顾淼然后才睡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会儿他应该睡得正香,蒋丞犹豫了好半天, 发消息怕吵醒顾飞, 不发吧又怕顾飞睡不踏实就等这个消息。


        

最后还是回了一条。


        

-我到了, 潘智接我, 不要回消息了,好好睡觉


        

-嗯


        

顾飞还是回了,而且就几秒钟之内, 果然是没睡实,或者干脆就没睡着,蒋丞笑了笑, 又看了看另外几条消息。


        

全是潘智的。


        

-爷爷到哪了


        

-快到了吧


        

-到哪了啊你手机没电了吗


        

-没信号吗


        

-渣男


        

-蒋丞你他妈有没有人性啊!!


        

-绝交!


        

-不要回复了,绝交了, 你自己回学校吧,下周自己去打胎吧!别找我了!


        

蒋丞一边看一边乐,拨了潘智的号。


        

“你好。”那边潘智接了电话,非常礼貌地说了一句。


        

“孙子,”蒋丞笑着说,“我大概还有十分钟进站。”


        

“这里没有您孙子,请问您找谁?”潘智说,“您打错电话了吧。”


        

“我找这个世界上最英俊最潇洒最风流倜傥的潘安潘帅哥。”蒋丞说。


        

“操,”潘智说,“你有种别拍我马屁啊!是不是怕自己回去迷路啊!路痴!”


        

“我刚睡着了,”蒋丞说,“一上车就睡过去了。”


        

“摸摸兜,看看钱包手机都还在不在?”潘智马上说。


        

“在,”蒋丞说,下意识地摸了摸兜,钱包还在兜里,然后又摸了摸,“我操|我手……”


        

“你手机在他妈你手里白痴!”潘智打断他的话飞快地说了一句。


        

“你他妈是不是就跟这儿等着我呢?”蒋丞让他这一通骂都骂乐了。


        

“是啊,不好意思被你看出来了!”潘智说,


        

“我准备下车了,”蒋丞看了看窗外,“进站了,你在哪个出站口?”


        

“你甭管哪个出站口了,我说了你也找不着,我就还是在上回接你们的那个出站口,”潘智说,“站在正中间最英俊潇洒的那个,你应该一眼就能看到我。”


        

“……嗯。”蒋丞挂了电话。


        

车停了,蒋丞抱着包坐着没动,看着车厢里的人一个个下车,再从车窗旁边走过。


        

一直到人都走空了,他才站起来,慢慢走了出去。


        

出站口的确一眼就能看到潘智,一向都穿得像个走在时尚前沿的国际友人。


        

蒋丞冲他挥了挥手,潘智抱着胳膊没动,一直到蒋丞走到他面前了,他才说了一句:“我以为你出站的时候就迷路了呢,你怎么不跟下趟车的人一块儿出来啊!”


        

“您这火气还没下去呢?”蒋丞说。


        

“秋高气燥,”潘智退后了一步,上下打量了一下他,“气色不错,回去一趟是不是都有休学谈一年恋爱再回来的冲动了?”


        

“没有,”蒋丞说,“我是那样的人吗,我目标很明确。”


        

“什么目标?”潘智问。


        

“你达不到的目标。”蒋丞说。


        

“操。”潘智说。


        

好好学习,好好赚钱,看得到希望也好看不到希望也好,拉着顾飞不松手,给顾淼找个好医生……虽然这些目标里关于自己的很少,但对于他来说,都一样。


        

潘智拉着他学校也没回,先去吃了饭。


        

他跟潘智很久没有这么边吃边聊过了,蒋丞其实很怀念跟潘智这么瞎扯,瞎扯不下去了就一块儿愣着或者各自玩手机的日子。


        

那时的确没什么压力,除了期末要突击复习之外,每天都过得很潇洒,想旷课就旷了,想打架就打了……


        

现在除了学习的压力之外,那种对不确定的“未来”的惶惑不安,来自对不可见的希望的期待,都是压力,不去想的时候觉得无所谓,细想的时候才会重重压下来的压力。


        

“你去找医生打听的事儿,跟顾飞说过吗?”潘智问了一句。


        

“还没说,怎么?”蒋丞看着他。


        

“先别说,有确定的方案和答案了再跟他说,”潘智说,“就特别明确的什么病,你隔着这么远找医生问,都未必有办法,何况是这种心理上的问题,万一没什么办法,顾飞会很失望的吧。”


        

“嗯。”蒋丞点点头。


        

这一点他也想到了,所以想了几天了他也一直没跟顾飞提过。


        

“没白交你这个朋友,这都能替我想到,”蒋丞把手伸到潘智前面,“非常感谢。”


        

“不客气,”潘智跟他握了握手,“毕竟我胸前有隐形的红领巾。”


        

蒋丞从包里拿出一个小盒子,是他跟顾飞去逛街的时候给潘智做的礼物。


        

在上回的拼豆店旁边有一个软陶店,他和顾飞进去给潘智烧了一颗五角星和两朵小花。


        

潘智打开盒子一看就乐了:“爷爷,你真有创意。”


        

“你反正什么也不缺,”蒋丞说,“我也没办法送个女朋友给你。”


        

“等着吧,”潘智把盒子收好,“我今年要带个女朋友回家过年,带回去之前会带给你过目的。”


        

“那个前台接电话的小蹦豆吗?”蒋丞问。


        

“前台?小蹦豆?谁?”潘智愣了愣。


        

“佩服。”蒋丞冲他抱了抱拳。


        

有时候他真是挺羡慕潘智的,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偶尔被蜜蜂扎一下也不放在心上。


        

大概是太久没聊天儿,他俩边吃边聊,吃到没东西可吃了还在聊,最后潘智一招手叫来了服务员:“菜单给我,再给加俩菜。”


        

“还吃?”蒋丞愣了。


        

潘智没说话,一手接过菜单,一手把手机举到了他眼前:“该吃晚饭了。”


        

“……我操。”蒋丞非常真诚地说。


        

顾飞一直没有发消息过来,所以他一直没注意时间,现在想想,顾飞这一觉睡得还真是挺沉的啊。


        

这几天为了完成他未尽的志向,顾飞尽干体力活儿了,估计累够呛。


        

别说顾飞,他的腿都是酸的,腰也有点儿酸……看来就算为了这事儿他也该继续跟着赵柯去晨跑。


        

跟潘智吃了一半晚饭的时候,顾飞的消息总算发了过来。


        

-早安男朋友


        

-睡舒服了吗男朋友


        

-越睡越想睡了,我先挣扎着起来吃个饭再睡


        

-我也吃饭呢,跟潘智从午饭一直吃到现在


        

-。。。挺好的省两套餐具钱了


        

-HHHH没错!那你去吃饭吧,吃完接着睡


        

-嗯@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终于和潘智俩人揉着肚子走出饭店的时候,顾飞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我继续睡了啊


        

-睡吧,是不是感觉身体被掏空


        

-是啊有种现在撸一发都得打空枪的感觉


        

-靠!注意素质


        

-我真的睡了啊


        

-嗯,晚安男朋友


        

-晚安宝贝儿


        

-宝贝儿


        

“我送你回学校吧,”潘智给了他两粒口香糖,“我怕你不知道怎么走。”


        

“我不至于。”蒋丞叹了口气,把口香糖放进嘴里。


        

“那你说,地铁口在哪儿?”潘智看着他。


        

蒋丞犹豫了一下往右边指了指:“前面。”


        

“那是后面,”潘智说,“我们是从那边走过来的。”


        

“前面。”蒋丞马上换了方向一指。


        

“走吧爷爷。”潘智转身往后走了过去。


        

“你不说在那边儿吗?”蒋丞愣了。


        

“我就是告诉你那边是前面,没说地铁在前面,”潘智说,“快别给R大丢人了。”


        

“操。”蒋丞转身跟了上去。


        

回到宿舍的时候,还没到图书馆闭馆的时间,宿舍里的人都没在。


        

蒋丞进去把行李箱打开,正想收拾的时候,旁边床上传来了赵柯的声音:“蒋丞?”


        

“我靠,”蒋丞吓了一跳,往上看到了赵柯探着脑袋,“你没去图书馆?”


        

“今天被我姐拉去吃饭,”赵柯说,“回来再去的时候已经没座儿了……回去一趟看着心情不错啊。”


        

“嗯,还行。”蒋丞点点头。


        

“分别的时候撕心裂肺吧?”赵柯说。


        

蒋丞抬头看着他。


        

“天天虐狗,”赵柯说,“被虐了吧?”


        

“不是,”蒋丞笑了起来,“你是有多大怨念啊?”


        

赵柯比划了一下:“大概这么大。”


        

“哎,”蒋丞叹气,站到楼梯上看着他,“我特别想问问你。”


        

“问。”赵柯点点头。


        

“你对你女神,是就当女神呢,”蒋丞说,“还是想找女神当女朋友啊?”


        

“女朋友。”赵柯说。


        

“那你表白啊,”蒋丞说,“我看她不讨厌你啊,每次碰到,她不都冲你笑吗?”


        

“你不懂,”赵柯皱眉,“她跟我姐从幼儿园就是闺蜜,你能想像吗,她看着我长大的,我小时候尿床她都知道。”


        

“你还尿床啊?”蒋丞说。


        

“作为一个法学院的学生,你有重点吗?”赵柯看着他。


        

“你现在还尿床吗?”蒋丞问。


        

赵柯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了好几秒,还是非常诚恳地回答了:“不尿了。”


        

“你都不尿了还怕什么,”蒋丞跳下去,继续收拾行李,“我看你女神应该不止是你一个人的女神,近水楼台这么多年都没得着月亮,也算是磨叽派右护法了。”


        

赵柯没出声,过了一会儿才问了一句:“你跟你,呃,男朋友……”


        

蒋丞转过头。


        

“谁先表白的?”赵柯把话问完了。


        

“我吧,”蒋丞想了想又笑了,“没错就是我。”


        

这样的回忆,还是很美好的。


        

当初没觉得,说出口之后脑子里就全是紧张和混乱了,但是现在想想,就会忍不住感慨。


        

还好当初开了口。


        

以顾飞的性格,是绝对不会开口的,甚至在他开口之前,顾飞都不会主动,全靠他脑子发热不管不顾地就那么说出来了。


        

幸好啊。


        

要不就错过了。


        

一想到自己曾经有可能错过顾飞,他就觉得自己先开口的决定非常英明。


        

而且很英俊。


        

“你怎么说的?”赵柯又问。


        

“就问……”蒋丞被这么一问突然又有点儿不好意思,毕竟从来没跟人提起过细节,他清了清嗓子,“你有没有想过交个男朋友。”


        

“……这么直接?”赵柯说。


        

“不然呢,”蒋丞说,“我也不会别的委婉的方式了。”


        

“行吧,”赵柯翻了个身躺回床上,“你有没有想过交个男朋友,你有没有想过交个男朋友,你有没有想过……”


        

“你可以想点儿别的词儿,”蒋丞说,“你不至于这么一句都要全文背诵我的话吧。”


        

“你有没有想过……”赵柯又翻了个身,“做我女朋友?”


        

“可以。”蒋丞点头。


        

“不行,”赵柯又翻了回来,“还是要给自己留点儿余地的,万一她说想过啊,想跟那个谁谁,我也好恭喜她。”


        

“傻逼。”蒋丞说。


        

他承认当初自己也是有那么点儿这个意思的,但毕竟他们是俩男的,一男一女完全没必要,看看人家潘智,每次都是单刀直球,对方基本都没有招架之力。


        

七天的假期,无论是单身狗还是成对儿的狗,都觉得一晃而过。


        

宿舍里的人从上课第一天开始就迅速回到了之前的节奏里,上课吃饭自习看书,蒋丞比之前多了两项,周末去给那个拥有神奇自信的高二妹子补课以及跟着赵柯每天去晨跑。


        

跑了不到一个星期,蒋丞就知道为什么赵柯雷打不动要跑步了,因为他女神是隔一天晨跑一次。


        

每次女神老远看到他俩就会笑,还会招手,赵柯就跟个被惊着了的兔子似的蹭蹭往前窜,继上次的表白讨论过去了一周,他也没敢上去表白。


        

蒋丞也没再给他鼓劲,围观别人的暗恋明恋也挺有意思,感觉自己就跟个过来人似的特别有成就感,有时候还能稍微分散一些他对顾飞的想念。


        

就这么下去,几个月的日子也不一定会那么难熬,毕竟每天都有新鲜的事发生,每件事都会勾起他跟顾飞之间最美好的那些回忆。


        

唯一不太美好的事,就是他去医院咨询顾淼的病情时,并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他和潘智两天时间跑了两个医院,医生都很慎重,这种只靠口述而没有接触过本人的案例,他们无法做出判断。


        

如果没有办法把顾淼带出来,就很难准确地判断出病因,更没有办法拿出有针对性的方案。


        

“我有什么办法能把顾淼带到这么远的地方来?”蒋丞叼着烟坐在沙发上。


        

这是潘智自己租的房子,很小,不过房子很新,住着挺舒服,他还是第一次过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她完全不能接受吗?强行抱出来呢?”潘智问。


        

“让她换个床睡觉,她都能尖叫十分钟,特别生气,”蒋丞拧着眉,“就算能不管她尖叫,让她尖叫一路强行抱出来了,她要是严重了怎么办,就我这次回去,她已经不理我了。”


        

“不理你了?”潘智愣了愣。


        

“顾飞说是自我保护,害怕失去,就不再接纳,”蒋丞狠狠抽了口烟,把烟头掐了,“我要是有钱,我就请个大夫过去出诊,不,请个大夫常驻。”


        

“你现在连请个大夫正常给她治疗的钱都不够吧,”潘智说,“这种费用都不低,而且还是长期的。”


        

“嗯,”蒋丞笑笑,“所以我得赚钱。”


        

“丞儿,”潘智看着他,“你……”


        

蒋丞等着他说下去,但潘智却没有了声音。


        

“我什么?”他也看着潘智,“想说什么就说,我们俩之间不用玩欲言又止。”


        

“就,值得吗?”潘智说,“谈恋爱就是谈恋爱,跟他这个人,谈恋爱,你才19岁……”


        

潘智没再说下去,不过蒋丞很清楚他的意思。


        

“我就是在谈恋爱,跟顾飞,我没有非得为顾淼做什么,”蒋丞咬了咬嘴唇,“但是顾飞要管她,我就不可能不管。”


        

“你多少也想想以后,这些事只会越陷越深,越缠越紧,一年两年,三年五年,顾淼一直不好,你就一直这样?”潘智说,“可能是我太现实了,我有时候就会害怕,如果有一天你累了,然后你走不掉……”


        

“潘潘,”蒋丞一抬手,手指啪地在潘智嘴上弹了一下,“我打算先天真着,毕竟人这一辈子,天真的时间太短了。”


        

潘智捂着嘴,盯着他看了一阵子,最后冲他竖了竖拇指,从指缝里真诚地说了一句:“我敬你是个爷爷。”


        

顾淼的事儿没有进展,蒋丞虽然知道这没有什么,要这么容易就能有进展,顾飞也不至于辛苦成这样了。


        

但想是这么想,他还是会有些失落,就像是他努力地撑着顾飞,却使不上劲。


        

顾飞已经把顾淼送去继续参加那个康复治疗了,有时候会发小视频给他,顾淼还是那么漂亮,那么酷。


        

-这次效果不是太好


        

-看出来了,上次去的时候她玩得还挺开心的,这次好像没有什么反应?


        

-嗯,基本不愿意跟人互动


        

-是因为我吗?


        

-丞哥,你不要总第一反应就是往自己身上找问题


        

-。。。。


        

-她生我气的时候我从来不觉得我有错,她不是个正常孩子,不能用常规思维来想的


        

-好吧,那这个治疗还去吗


        

-先继续吧,钱都交了,看看过段时间有没有改善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蒋丞趴在桌子上,抱着本书,但对着手机屏幕发了很久的呆,黑屏里能看到他如同入定了一样的脸。


        

多亏长得帅,发呆的时候才不会显得智商只有20。


        

坐在他旁边的赵柯把一坨小纸团弹到了他脸上,他转过脸,冲赵柯竖了竖中指。


        

“你浪费资源呢?”赵柯小声说。


        

蒋丞没说话,把手机放回兜里,低头开始一边看书一边记笔记。


        

不多想了,反正现在自己能做的就是多攒点儿钱,除了自己的花销之外,尽可能地存出一些来,无论以后顾淼接受什么样的治疗,钱都是个大问题。


        

钱钱钱。


        

丞哥有钱。


        

从图书馆出来,赵柯提议去买点儿吃的,蒋丞并不想吃东西,但还是跟着他一块儿去了,反正这会儿脑子有些发闷,回宿舍也睡不着。


        

“你这几天怎么了?”赵柯走了一段之后问了一句,“是不是碰上什么事了?”


        

“没。”蒋丞回答。


        

“那就好。”赵柯点了点头。


        

蒋丞转头看了他一眼,突然有点儿想笑,这人有时候“不关我事就一句不问”的原则坚守得非常好。


        

其实这会儿蒋丞挺希望赵柯多问几句的,除了潘智,这事儿他已经无人可说,而潘智明显不希望他在这些事上投入太多,陷得太深。


        

虽然很多事他能憋得住,也没有跟人倾诉的习惯,但在这个新的环境里,他又确实有点儿堵得慌。


        

就像当初他刚到钢厂的时候,那种想要抓住点儿什么又不知道往哪儿抓的感觉。


        

“真不说?”赵柯突然又问了一句。


        

“嗯?”蒋丞看着他,赵柯也正看着他,对视了一会儿之后,他轻轻叹了口气,“其实……别人看来也许不是什么大事儿。”


        

“我听听。”赵柯说。


        

“就是……我朋友的妹妹,”蒋丞拧着眉,“有点儿自闭……应该是自闭吧,一直没办法……”


        

“想带过来看病吗?”赵柯问。


        

“过不来,”蒋丞说,“她不能接受环境变换,换床都不行,我去找医生问了,见不到人,人家没有办法去判断。”


        

“那肯定的,”赵柯说,想了想之后他停下了脚步,“我姐。”


        

“嗯?”蒋丞看着他。


        

“你愿意的话,可以问问我姐。”赵柯说。


        

“你姐……”蒋丞突然觉得自己有隐隐的兴奋。


        

“我姐念的临床心理学,”赵柯说,“我下学期还想过去蹭课的,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