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2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李炎不知道用什么东西撬开的门, 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两杯水,用胳膊肘把屋里的灯给打开了。


        

突然充满了整个房间的光让顾飞一阵窒息,从眼睛辐射开的跳痛迅速弥散, 头, 脖子和肩膀都跟着感觉到了酸痛。


        

他用手遮了一下眼睛:“关灯。”


        

这两个字说出来的同时他跟李炎都愣了愣, 这干涩的声音他几乎都听不出来是自己的了,跟含了口沙子似的。


        

李炎把水放到桌上, 过去把灯关掉了, 又打开了桌上的小台灯,把台灯的灯罩往下压了压对着桌面。


        

屋里光暗了下去, 顾飞觉得舒服了不少。


        

“二淼喝点儿水, ”李炎拿了杯水蹲到了顾淼面前, “渴了吧?”


        

顾淼过了一会儿才动了动,接过了杯子,捧着仰头就开始往嘴里灌,一杯水喝光之后抹了抹嘴。


        

“饿了吗?”李炎说, “二淼, 看我, 饿了没有?饿了客厅桌上有蛋糕, 还有你喜欢的那种果冻。”


        

顾淼没动,看着顾飞。


        

“哥哥没事儿,”李炎说, “哥哥一会儿就过去,你先去吃。”


        

顾淼慢慢滑下沙发,贴着墙边走了出去。


        

李炎把桌另一杯水递到了顾飞面前:“到底怎么回事儿?相机摔了?”


        

顾飞没出声, 喝了一口水。


        

大概是太长时间没有喝水吃东西,也没有说过话, 水经过嗓子眼儿的时候他居然感觉有些撑得发疼。


        

又喝了几口之后稍微好了一些,但还是有些堵,他这会儿才反应过来,应该是上火肿起来了。


        

慢慢喝完了一杯水之后,顾飞才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麻木的钝感稍微消退了一些,但紧跟着包裹上来的就是疲惫和无力。


        

不是身体上的,而是从心底升起的,深深的无力,再也不愿意动一下,风往哪里吹,他就往哪里倒,水往哪里流,他就往哪里漂。


        

再也不想做任何挣扎。


        

“蒋丞给你打电话了吗?”顾飞问。


        

声音依旧是干哑的,自己听着都难受。


        

“嗯,”李炎说,“我跟他说你手机摔坏了。”


        

“他信吗?”顾飞说。


        

“不信。”李炎说。


        

“我手机真的摔坏了,”顾飞抬了抬手,“你手机拿来我用一下。”


        

李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放到他手上。


        

手机落到手心里的时候,顾飞觉得整条胳膊都承不住这一点点的重量,或者是这一瞬间他手机像是一块砖,他的手抓着手机无力地砸到了床板上,过了一会儿他才说了一句:“你去陪会儿二淼吧。”


        

“大飞。”李炎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


        

他没有看李炎,李炎在他旁边站了一会儿之后转身出去了,带上了房门。


        

李炎手机的通话记录里,最近的一个记录就是蒋丞,一个小时之前打的。


        

他盯着这个名字,一直盯到黑屏。


        

愣了很久之后他再次点亮屏幕,指尖在蒋丞的名字上点了一下。


        

手机还没有举到耳边就轻轻震了一下,那边蒋丞接起了电话:“李炎?”


        

“我。”顾飞说。


        

“顾飞?”蒋丞的声音里有焦急,也有因为听到他声音而猛地松了一口气的情绪,“我靠你手机真的坏了?”


        

“嗯。”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的声音他像是有一辈子没听过了似的,他闭上眼睛。


        

“你怎么了?”蒋丞顿了顿,“病了?嗓子怎么哑成这样了?”


        

“上火。”顾飞说。


        

“是……出什么事儿了吗?”蒋丞问。


        

这种有些犹豫,小心翼翼地询问让顾飞心里像是被人拧了一把似地疼着。


        

“二淼把我相机镜头摔碎了。”顾飞说。


        

“啊,是没拿稳吧,”蒋丞愣了愣,接着语气变得轻松了起来,“就为这个吗?是哪个镜头啊?我送你一个就好了嘛,你丞哥今天刚领了家教的钱。”


        

“手机被我摔碎了。”顾飞说。


        

“没事儿,”蒋丞笑了笑,“你手机反正也用挺久了吧,上回帮你玩爱消除的时候放个大招卡好几秒才动,换吧,丞哥给你换……”


        

“你,”顾飞打断了丞哥的话,丞哥那种明显不相信而又强行轻松的语气让他疼得喘不上气来,“能不管我了吗?”


        

蒋丞那边猛地没了声音。


        

顾飞也没说话。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蒋丞开了口:“你什么意思?”


        

“你打了几份工?”顾飞问。


        

“就两个家教啊,”蒋丞说,“周末……”


        

“两份不够吧,”顾飞说,“用钱的地方很多。”


        

“嗯?”蒋丞愣了。


        

“三份,四份,可能才够吧,”顾飞闭上眼睛,“要学习,要复习,要学心理学,要打工,要琢磨着男朋友和男朋友妹妹的事儿。”


        

蒋丞没有出声。


        

“你真的照镜子吗?”顾飞说,“你不知道自己累成什么样子了吗?”


        

“我不累。”蒋丞说,声音有些硬。


        

“你在那边上了一学期的课了,你除了家教,平时离开过学校一公里吗?”顾飞说,“你说过几次你同学出去玩了,你为什么不去?”


        

蒋丞还是沉默。


        

“你没时间去,”顾飞说,“因为你要把休息的时间搭在男朋友和男朋友的妹妹身上。”


        

“大家都挺拼的,我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同,”蒋丞说,“去哪儿玩我也没什么兴趣。”


        

“你谈恋爱是为什么啊?”顾飞说,“你谈恋爱把自己谈成什么样了你不知道吗?”


        

“谈恋爱也没有固定的模式,每个人的恋爱都不一样,干嘛非要跟别人的一样?”蒋丞声音开始有些暗哑,“我说了我没什么感觉,我愿意,我不累,而且二淼的病我已经……”


        

“可是我累了。”顾飞说。


        

听筒里突然变得很安静,只能听到蒋丞的呼吸。


        

过了很长时间,他才问了一句:“什么?”


        

“我累了。”顾飞重复了一遍。


        

“你说什么?”蒋丞的声音带着颤抖,沙哑得后半句都没了声音。


        

“我累了,丞哥,”顾飞一字一顿地说,“你别再拉着我了,我也不想再被谁拽着了,算了吧。”


        

蒋丞那边完全没有了声音,连之前的呼吸声都听不到了。


        

顾飞把手机拿到眼前,点了一下挂断,然后把李炎的手机关了机。


        

“你没事儿吧?”赵柯跟蒋丞一块儿站在厕所里。


        

蒋丞没说话,只是冲他摆了摆手。


        

“就一小时,吐三回了吧,”赵柯看了看时间,“都变哑巴了,还没事儿?”


        

蒋丞咳嗽了两声,转身到水池旁边开始洗脸,水往脸上泼了能有十几下,他才稍微从翻腾收缩的胃带来的巨大痛苦里缓过来一些。


        

“去医院看看吧?”赵柯跟在他身后往宿舍走,“这一整天我跟你都吃的喝的都一样,你这肯定不是吃坏了,去看看,别是生病了啊?你嗓子可是突然就哑了的!”


        

蒋丞拿出手机,点开记事本,打上去几个字。


        

-应激反应


        

“应激?”赵柯看着他,“你受什么刺激了能应激成这样?”


        

-你先去上课吧,我睡一觉就好


        

蒋丞冲他抱了抱拳,转身进了宿舍,爬到床上连衣服都没脱,往枕头上一扎就闭上了眼睛。


        

“有事儿打电话给我。”赵柯把他的保温杯倒上水放到了他床头,再爬到楼梯上把被子给他盖了,在床边站了一会儿之后走了出去。


        

快睡。


        

快睡着。


        

马上睡着。


        

睡着了就好了,睡着了就不知道了,睡着了就不难受了,睡着了就不记得了……


        

快睡。


        

什么都不要想,快睡。


        

可是我累了。


        

我累了。


        

我累了,丞哥。


        

你别再拉着我了。


        

睡。


        

快睡。


        

求你了蒋丞,快睡吧。


        

快睡着。


        

顾飞放弃了。


        

顾飞居然放弃了。


        

蒋丞觉得自己牙关咬得很紧,全身都是绷紧的,连脚趾似乎都是勾紧的。


        

手也一直握着拳。


        

攥在手心里的大拇指被握得隐隐生疼。


        

胃里又开始难受,但是他知道自己什么也吐不出来了,水都没有了。


        

他缩成一团,努力想要缓解胃里被翻搅出来的阵阵不适,但没什么用,难受的感觉很快弥漫到了胸口。


        

心脏像是被人一把抓住,挤压,他喘不上气,每呼吸一次,都会有疼痛从胸口窜出,顺着神经向全身爬行。


        

前胸后背,胳膊……


        

心脏病要犯了。


        

蒋丞你是不是有心脏病啊。


        

他笑了起来。


        

笑得很厉害,有点儿停不住。


        

但他听不到自己的声音,嗓子已经完全没了声音,笑都笑不出声音了。


        

眼泪还是流了出来。


        

挺不容易的。


        

他本来以为自己不会哭了,整个人都是蒙的,一直也回不过神来,他以为自己就会这么扛过去了。


        

但还是哭了。


        

哭得挺伤心的还。


        

娘炮啊。


        

眼泪其实不算多,蒋丞往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大概是哭不出声音吧。


        

原来嗓子哑了是这样的,笑不出声,也哭不出声。


        

手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蒋丞睁开眼睛,枕头边的晴天娃娃正看着他,黑色的眼睛很亮。


        

这一瞬间蒋丞感觉自己大概要崩溃。


        

他把娃娃抱进怀里,狠狠地搂着。


        

啊——


        

他想声嘶力竭地哭出声来,用力的,大声的,用尽全力的哭泣也许才能让他稍微好受一些。


        

但是不行。


        

他只能听到自己哑子里的沙沙声。


        

太不尽兴了。


        

太不痛快了。


        

蒋丞在床上团了一夜,不知道自己是醒着的还是睡着了,一整夜都是混乱的。


        

睁开眼的时候能看到床头的墙上有一块小小的阳光。


        

他盯着看了很久。


        

“蒋丞,”床下传来了赵柯的声音,“有粥,起来喝点儿粥。”


        

嗯。


        

蒋丞想应一声,但嗓子依旧没有声音,似乎比之前哑得更彻底了。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慢慢坐了起来。


        

头发涨,坐起来的瞬间觉得身体里里外外所有的重量都在往下,坠得他连腰都有些直不起来。


        

晴天娃娃还在他怀里,眼睛还是很亮。


        

他把娃娃放回枕头边,收回手之后想了想,又伸手过去,在它脑袋上轻轻拍了两下。


        

他从床上下来的时候,从来没说过一句粗话的赵柯看着他发出了由衷的一句感慨:“我操。”


        

蒋丞摸了摸脸,感觉还行,摸不出什么来。


        

……一夜愁白头?


        

他迅速拉开抽屉摸出了镜子照了照。


        

头发还是黑的,很好。


        

不过头发很乱,眼睛是肿的,脸上看着也挺脏,还有被枕巾压出来的道子,除了这些就是脸色挺难看的,黄黑暗淡。


        

把镜子扔回抽屉里之后他又抽了张湿纸巾在脸上胡乱抹了抹。


        

“嗓子好点儿了没?”赵柯把放在他桌上的一个饭盒打开了。


        

蒋丞清了清嗓子,试着“啊”了一声,没有声音,他摇了摇头,坐到了桌子跟前儿,接过赵柯递来的勺,低头大口开始喝粥。


        

“还想吐吗?”赵柯坐到旁边问。


        

蒋丞摇摇头。


        

“那还好,”赵柯说,“你昨天吐得太吓人了,鲁实和齐齐晚上跑去买了一堆药,什么止吐的肠炎的。”


        

蒋丞转过头冲他笑了笑。


        

“你现在笑的这样子,”赵柯叹气,“我给你拍张照发出去,保证表白墙上面不会再有你名字了。”


        

蒋丞低头对着饭盒一通乐。


        

消无声息的。


        

“一会儿你请假吧,”赵柯说,“再休息一上午。”


        

蒋丞摇了摇头。


        

“不请假?”赵柯看着他。


        

蒋丞摇头。


        

“……不差这半天吧?”赵柯说。


        

蒋丞摸过手机按了几下递到他眼前。


        

-我不能停下


        

“……随便你吧,”赵柯看了他一眼,站了起来,“那快点儿吃,今天课人多,一会儿去晚了又得挤后头坐了。”


        

大概是因为没睡好,蒋丞去洗漱的时候就觉得脚底下发飘,鞋底儿前所未有的柔软。


        

洗脸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清醒了很多,但直起身,脸上的那点儿冰凉消失之后,他整个人又回到了混沌里。


        

跟在赵柯身后往教室走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是穿行在迷雾里。


        

看不清,听不清,踩不实,仿佛宿醉过后。


        

“要我搀着你吗?”赵柯回过头问。


        

滚。蒋丞笑着回了个口型。


        

“我虽然不爱管别人的事儿,”赵柯放慢脚步跟他并排走着,“但是你如果实在想找人说说,我还是可以听一听的。”


        

蒋丞指了指自己嗓子。


        

“能说话之后。”赵柯说。


        

蒋丞点了点头。


        

不想说。


        

什么也不想说。


        

蒋丞现在不想跟任何人说起这件事。


        

他根本不能去想,不愿意去想。


        

顾飞为什么会这样。


        

顾飞说出这样的话时,是什么样的心情。


        

为什么。


        

为什么?


        

那个说过我是你的后背的人,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


        

冷静而冷漠,甚至没有给他留下一丝回旋的余地。


        

为什么?


        

我没有家了,顾飞。


        

但有你就可以,你是家人。


        

这种失去一切,没有实感了的感受,蒋丞现在无法承受。


        

教室里人已经挺多了,鲁实冲他俩招了招手,他俩挤过去坐下了。


        

“蒋丞你没事儿?”张齐齐坐在前面一排回过头看着他,“你脸色很差啊。”


        

蒋丞摇摇头,拿出书放到面前翻开了开始看。


        

经济法概论,除了这五个字,蒋丞再也没看懂第六个字。


        

他闭上了眼睛。


        

一直到老师开始讲课,他才重新睁开了眼睛,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都集中在老师身上。


        

平时无论有什么事儿,他都能做得到。


        

但今天有些失败,听着老师的声音最多一分钟,他就开始有些恍惚。@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不得不再次闭上眼睛,调整呼吸,然后再次睁开。


        

这样的状态没有持续多久,他就开始感觉到了疲惫,那种像是身体能一直下沉穿过椅子,穿过地板,陷到最深处去的疲惫。


        

他本来想着撑完这节课,不行就回宿舍睡一会儿算了。


        

但胃又开始疼。


        

怎么就这么娇弱了呢,他用手按着胃。


        

蒋丞选手现在非常脆弱啊,一点儿打击都承受不起啊,这样的状态我看如果短时间里要是调整不过来,就很麻烦了啊。


        

蒋丞没能撑到下课,强烈地想要呕吐的感觉再次袭来,现在肚子里可是有东西可吐的。


        

他捂着胃站了起来,都等不及旁边的赵柯给他让出位置来,直接抬腿就跨了过去,但脚刚落到过道上,胃里的翻腾就让他有些发软。


        

“要吐?”赵柯扶了他一把,小声问。


        

蒋丞没顾得上回应,弯着腰就往教室门口小跑过去。


        

跑了两步之后就发现自己大概要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昨天那种吐得几乎要虚脱的乏力感突然出现,他顿时连迈步都变得困难。


        

我操。


        

当他左脚被右脚绊到往前扑出去的时候,简直觉得自己的人生精彩万分。


        

大家快看!这样的场面非常难得!蒋丞选手在坐满学生的教室里,奔跑着拧了一个漂亮的旋转麻花步!


        

“你原来不是有个旧手机吗?”老妈在客厅的抽屉里翻着,“搁哪儿了?先拿出来用着吧?”


        

“不用。”顾飞说。


        

“那你现在用什么啊?”老妈看着他。


        

“我不需要手机了。”顾飞说。


        

“你……”老妈看着他想说什么,但过了半天什么也没说出来。


        

今天有课,顾飞看了看墙上的钟,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


        

那就迟到吧。


        

或者旷课吧。


        

他坐在沙发上没有动,看着正趴在茶几上画画的顾淼。


        

顾淼这几天很安静,不太跟人有接触,无论是肢体还是眼神。


        

滑板也没怎么玩,就一直在画画,绿色的兔子,一排排的,旁边画满了的纸已经攒了厚厚一摞。


        

他起身回了自己屋里。


        

桌上放着一个镜头,丁竹心买来的,比他原来那个好。


        

不过碎了镜片旧镜头他没扔,虽然不知道留着能干什么,很多东西都不知道留着能干什么,但又都还是留着了。


        

比如衣柜里的那一柜子彩色的荧光砖。


        

他关上门窗,拉好窗帘,屋里的光线暗下去之后,他打开衣柜靠墙的那扇柜门,拿了椅子坐在了面前,点了根烟叼着。


        

看着把衣服都清空了的这格衣柜里,整齐地码放着的几大撂砖。


        

抽了三根烟之后,房间被顾淼敲响了。


        

顾飞站起来,关好柜门,拉开窗帘,打开了窗户,北风扫进来的时候他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


        

顾淼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张纸,他打开门之后,顾淼把纸递给了他。


        

他接过来看了看,是顾淼刚画完的一张绿兔子。@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真好看。”顾飞说。


        

顾淼转身回到茶几边趴下,继续画。


        

“我出去一趟,”顾飞把画叠好放到枕头边,拿起了桌上的相机,“中午我要是没有回来,你自己去店里吃饭。”


        

顾淼没有反应,专注地画着。


        

顾飞看了她一眼,打开门走了出去。


        

下雪了。


        

下得挺大的,看样子下的时间也不短了,只是他一直都没注意,难怪顾淼没有出门玩滑板。


        

他拉了拉围巾,把羽绒服的帽子扣上了,拉拉链的时候他的手轻轻抖了一下。


        

“买两件吧,情侣的,怎么?”蒋丞站在他旁边说。


        

犹豫了几秒钟之后,顾飞转身回了家里,找了另一件羽绒服把这件换了,然后重新出了门。


        

没有骑车也没有开摩托,小馒头也没开,就这么拎着相机包顺着路往前慢慢走着。


        

这个地方几十年都没有过什么变化,街道都没有扩宽过。


        

每一寸,每一步,每一眼,都有无数的痕迹。


        

来来往往的人,留下的痕迹。


        

而你能记得的那些痕迹,却往往只有一个人的。


        

他站在某个拐角看着你的背影。


        

他站在某个窗口拉紧弹弓瞄着你。


        

……


        

顾飞吸了吸鼻子,把围巾拉开一条缝,冷风一下顺着下巴脖子灌进身体里,他加快了步子。


        

冬天没有人跨栏。


        

站在天台边缘,脚下是厚厚的积厚,耳边是尖啸着的北风。


        

抬眼往前看出去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被白雪遮掉了。


        

顾飞举起相机,从取景器里看着这个突然变得陌生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