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3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一直就觉得, 过年吧,超过十岁就没法过了,体会不出来什么乐趣了。”潘智超市的年货货架前来回溜达着, 拿不定主意到底拿哪种礼盒。


        

“为什么啊?”蒋丞推着车, 站在一边看着他来回溜达。


        

对于蒋丞来说, 别说超过十岁,就是十岁之前, 也没觉得过年有多大乐趣。


        

去年过年大概是因为有高考, 还有顾飞,所以过得跟往年不太一样, 转回头翻找的时候, 跟过年有联系能第一时间想起来的, 就是去年了,他18岁之后的那个新年。


        

而现在,听着超市里的背景音乐,看着身边大片的红色商品, 走几步就能撞上的人, 他还能想起来去年跟顾飞一块儿买年货时的样子。


        

“反正我过了十岁, 从年前开始就不能傻玩了, 跟着去买年货的时候就要拎东西了,还要收拾屋子,不收拾就挨揍……”潘智最后拎起了两个礼盒放进了购物车里, “你那儿要需要收拾吗?”


        

“不用吧,我看着挺好。”蒋丞说。


        

“我看着也挺好,”潘智看了他一眼, “是不是顾飞总过去收拾,咱们那天到的时候, 我看也没哪儿落了灰的。”


        

“大概是吧。”蒋丞说把车让潘智推着,去货架上拿了些零食,顾淼爱吃的那种果冻拿了好几包。


        

出租房那里,之前一直是顾飞去收拾的,他没事儿也总会去那儿呆着。


        

分手之后他还会不会经常去就不知道了,也许还是会去的吧,想到那天推开门看到顾飞躺沙发上睡觉的样子,蒋丞一阵感慨。


        

年前刘立给店里换了新的货架,想赶在开市之前弄好,顾飞帮着整理打扫,蒋丞一直也没跟他联系。


        

“早干嘛不弄?”潘智说,“顶着马上过年了才弄时间多紧啊。”


        

“货架是刘立自己做的,费时间。”蒋丞说。


        

“自己做?”潘智愣了愣。


        

“嗯,能省点儿钱吧,毕竟让顾飞打劫了三万块呢。”蒋丞说。


        

“顾飞也是牛人,”潘智想想就乐了,“那天碰见,那个小辫儿看着也不像善茬啊。”


        

“顾飞和他同时站你跟前儿,你挑一个干仗,你挑谁。”蒋丞笑笑。


        

“那还是小辫儿吧。”潘智啧啧两声。


        

年货礼盒什么的都买好之后,蒋丞和潘智也没怎么再往远了跑,主要是在附近买烟花炮竹,钢厂这边儿不管放炮,对于潘智来说应该是这次来过年最大的喜悦了。


        

“我跟你说,过年,对于我来说,就是玩这些,没别的了,”潘智一边挑烟花一边说,“让顾淼跟着我,我包她玩够了。”


        

“你过年不打牌么?”蒋丞笑笑,潘智家一到过年就是绵绵无绝期的牌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打个屁,一个个都是麻将牌成精,我还不如把兜里那点儿钱直接掏出来让他们分了呢,还节约时间,”潘智说,“哎我发现他们这边卖的这些烟花都跟炮筒一样,有种买完了扛上就能上战场的感觉。”


        

“过瘾。”蒋丞说。


        

他对这些东西没有特别的兴趣,但是想到跟顾飞一块儿……他这会儿就开始有点儿想顾飞了。


        

过年这种人人都有些慌张的气氛里,他格外想念跟顾飞待在一起时那种宁静安心的感觉。


        

三十儿上午顾飞打了电话过来:“丞哥,你几点过来?我去接你们。”


        

“还……用接吗?”蒋丞愣了愣,从这里爬到顾飞家店里也用不了半小时。


        

“不用……接吗?”顾飞说。


        

“接啊,”潘智在一边说,“这么多东西怎么拎过去啊,让他过来帮拎过去啊。”


        

“啊,”蒋丞回过神来,“你还是过来接一下吧,我跟潘智买了不少东西,你来拎一下。”


        

“好。”顾飞说。


        

十分钟之后顾飞开着小馒头过来了。


        

蒋丞和潘智拎着一堆东西下了楼,往车上一放,基本后座就满了。


        

蒋丞叹了口气,他本来想着他们三个人一块儿拎着东西边聊边溜达着就过去了,这开个小馒头把东西一拉……


        

但顾飞似乎是有计划,把小馒头的钥匙往潘智手里一放:“会开吗?”


        

“嗯?”潘智愣了。


        

蒋丞突然有点儿想笑。


        

“你开过去吧。”顾飞说。


        

潘智拿着钥匙:“我连小电瓶车都不……”


        

“插钥匙拧电门就走了,比电瓶车容易,仨轮子你都不用管平衡。”顾飞说。


        

潘智扫了他俩一眼,一咬牙:“行。”


        

蒋丞和顾飞站在楼下,看着潘智进了小馒头,然后喊了一声:“插钥匙!拧电门!对吧!”


        

“对!”顾飞喊。


        

“插钥匙!拧电……”潘智这句话还没有重复完,小馒头就嗖一下冲了出去,跟要起飞一样。


        

“轻点儿拧!”顾飞赶紧往前追了过去,边追边吼,“松手!捏闸!潘智!捏闸!”


        

“……我操!”蒋丞看着小馒头对着前方的一根灯柱就冲了过去,吓得腿都软了,拔腿也跟着往前追。


        

小馒头并没有减速,但是冲到灯柱跟前儿的时候居然一个急转,绕开了柱子,冲下了马路牙子,先是逆行了一小段,然后开到了右边的车道上继续往前。


        

“我操,”顾飞追不上了,只能停了来下,回头看着跑过来的蒋丞,“他是不是连自行车都没骑过?”


        

“是,”蒋丞看着前面一路飞驰的小馒头,“我看……应该没事儿吧,今天车少。”


        

“我怕他到了门口不会停车。”顾飞说。


        

“他反应挺快的,开一会儿估计就能弄明白了。”蒋丞说。


        

“哦。”顾飞说。


        

然后两人一块儿看着小馒头,目送小馒头在前面路口拐了个弯消失之后,蒋丞扭头看了顾飞一眼。


        

顾飞也看着他。


        

蒋丞没忍住笑了,偏开头想忍着点儿的时候还呛了一口,咳了半天。


        

“哎。”顾飞边笑边叹了口气。


        

这条路真是没多长,蒋丞感觉笑完就走了一半了,接下来的一半路程似乎更短,他还没想好要说点儿什么,就已经到了顾飞家店的那条街。


        

“车停好了。”顾飞往前面看了一眼。


        

蒋丞跟着也看了看,小馒头停在路边,车门是开着的,估计是正在拿东西。


        

“怎么跟我们走路速度差不多?”蒋丞有些茫然。


        

“他也路痴吗?”顾飞问。


        

“不啊,”蒋丞说,“他看地图横着倒着都能看明白,方向感挺强的。”


        

走到店门口的时候,潘智从里面走了出来,一看他俩就喊了一嗓子:“我靠!我开个车,就比你们早到一分钟啊?”


        

“你去哪儿了?”蒋丞问。


        

“我往左拐弯太费劲了,老感觉车要翻,这条街又窄,我拐不进来,干脆找个大路口左转再绕了一圈从那边路口右转弯拐进来的。”潘智比划着说。


        

“……路还挺熟。”顾飞看着他。


        

“非路痴就是这么骄傲,”潘智说着又回头看了看,“你们给顾淼买的猫就是那只吗?”


        

蒋丞顺着看过去,看到了那只丑猫扒着门边的一个纸箱正往这边看着,脖子上拴着根粉红色的小绳子。


        

“对,”他点点头,看着顾飞,“二淼给它起名字了吗?”


        

“啊,”顾飞从车上拎了两个袋子往里走,“起了。”


        

“叫什么?”蒋丞问,把剩下的一个礼盒拿了跟过去,“是不是叫咪咪,我小时候,管所有的狗都叫汪汪,所有的猫都叫咪咪。”


        

“不叫咪咪。”顾飞说。


        

顾飞妈妈和马尾蓝纸都在店里,正准备包饺子,顾淼在新换的货架中间踩着滑板。


        

看到蒋丞进来,她立马滑了过来,从门边的箱子里把小猫抱了出来,递到了蒋丞面前。


        

“让我抱吗?”蒋丞接过猫抱在怀里,“你给它起名字了吗?”


        

顾淼看着他。


        

“名字,”蒋丞摸了摸猫,“你哥哥说你给它起好名字了,叫什么?”


        

顾淼伸手也摸了摸猫,然后转身踩着滑板继续去货架中间穿梭了。


        

“叫什么啊?”蒋丞转头问在他旁边准备和面的顾飞。


        

顾飞清了清嗓子,转过头:“丞哥。”


        

“嗯?”蒋丞应了一声。


        

“不是,”顾飞看了一眼他怀里的猫,“是它。”


        

“啊?”蒋丞没明白。


        

“它,”顾飞指了指猫,“叫……丞哥。”


        

“哦,”蒋丞点了点头,低头看了看猫,又猛地抬起了头,“什么?它叫丞哥?”


        

“嗯,”顾飞似乎是在忍着笑,嘴角有没有压好的笑意,“二淼给起的,叫丞哥。”


        

“我靠?”蒋丞把小猫拎起来看了看,又看了一眼那边的顾淼,“她是对我有什么意见吗?宠物医院的人不说是个母猫吗……而且它还这么丑?”


        

“我也不知道,”顾飞笑了笑,“我问她这猫叫什么名字,她说丞哥。”


        

“……你确定吗?”蒋丞看着手里的小猫,“这小玩意儿太丑了啊。”


        

“好看的话,”顾飞说,“你是不是就无所谓它是公是母是猫是猪了啊?”


        

“是啊,我们颜狗就是这么没有立场,”蒋丞说着又摸了摸猫,“不过二淼想叫就叫吧,就是这猫太瘦了,得多吃点儿。”


        

“过完年去问问宠物店的人,”顾飞点点头,“丞哥。”


        

蒋丞刚想应一声,但及时打住了:“叫谁?”


        

“你。”顾飞说。


        

“哦,什么事儿?”蒋丞问。


        

“二淼这段时间……能感觉得到有进步,许行之说有些孩子一开始就能有明显进步,再接下去可能会有反复和停顿,”顾飞说,“不管怎么样,真的……谢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用说这些,我说过,我很喜欢顾淼的。”蒋丞低头看着猫,顾飞突然说了谢谢,他有点儿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俩之间很久没有这么客气过了。


        

“包饺子吧。”顾飞说。


        

“嗯。”蒋丞点点头,起身去后院洗手。


        

几个人坐在小桌前一块儿包饺子,还是挺有意思的,虽然顾飞妈妈和马尾蓝纸依旧处于浓情蜜意没眼看的状态里。


        

顾飞拿了十块钱的硬币洗干净了,包进了饺子里。


        

蒋丞看着他把包好的饺子一个个码好,想起了去年暗箱操作的那一堆饺子,忍不住笑了笑。


        

包好饺子准备下锅的时候,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响成了一片。


        

小猫没有经历过新年,一直惊慌地缩在顾淼怀里,顾淼并没有注意到它的反应,兴奋地要抱着它出去看鞭炮。


        

“二淼,”顾飞拉住了她,“把丞哥放到小屋去。”


        

顾淼抱着猫,明显是没有明白他的意思。


        

“它害怕,”顾飞给她解释着,“鞭炮声音太响了,会吓到它。”


        

顾淼还是紧紧抱着猫,没有动。


        

“你会害怕,它也会害怕,”顾飞说,“二淼,它现在就很害怕,把它放到屋里去。”


        

顾淼的目光从顾飞的脸上移开了,不知道看着哪里。


        

蒋丞知道这是她注意力不集中或者是开始有抗拒。


        

顾飞还要说话的时候,顾淼转身抱着猫就往门口走了过去。


        

“二淼,”顾飞拉住了她,“不可以。”


        

顾淼挣扎了一下,顾飞拉着她没有松手,她开始了尖叫。


        

四周的鞭炮声很大,顾淼的尖叫被掩盖了不少,但依旧能听得到。


        

屋里的几个人都停下了动作,一块儿看着顾淼。


        

“你们该干嘛就干嘛。”顾飞说。


        

“哦。”刘立犹豫了一下,拉了拉顾飞妈妈,俩人把饺子端到后院厨房去了。


        

蒋丞和潘智退开到了一边,潘智一边整理一会儿准备放的鞭炮一边看着顾淼那边:“现在是不是不能哄着她?”


        

“嗯,”蒋丞点点头,“要让她知道这样的尖叫没有任何作用。”


        

“那她得多难受啊,”潘智说,“就好像她跟人说话,没人理她。”


        

“纠正错误的习惯就是这样了。”蒋丞叹了口气,坐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以前每次听到顾淼的尖叫,他都会觉得有种让人窒息的压抑感,觉得无法去想像顾飞承受了多大的压力。


        

一直到现在他都不明白顾飞是怎么能强迫自己去承受这些压力的。


        

一个M。


        

但眼下,听着顾淼的尖叫时,他却比以前平静了很多,这不仅仅是顾淼一点点改变的过程,也是顾飞一步步往前走的过程。


        

从他开始不再事事顺从顾淼,不再努力去配合理解顾淼,不再把她的生气做为一种“受伤”开始。


        

顾淼这一次的尖叫持续的时间很长,反反复复,停一会儿又继续。


        

也许因为太喜欢……丞哥了,要把丞哥放到小屋里,想出去玩就不能摸到,想摸到就不能出去玩,这对于顾淼来说,是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或者她根本也没法理解为什么两者不能兼得。


        

顾飞就那么一直蹲在旁边,没有抱着她,也没有安慰她,只是重复了几次不让她带猫出去的原因,并且要求她如果不高兴要说出来。


        

最后顾淼的尖叫终于停止的时候,蒋丞有种总算把气儿喘上来了的感觉。


        

“18分钟。”潘智说。


        

“你还计时了啊?”蒋丞看着他。


        

“闲着也是闲着,”潘智把手机冲他晃了晃,“就掐了个秒表。”


        

“哥哥帮你把丞哥放到屋里好不好?”顾飞问顾淼。


        

“什么?”潘智猛地转过头,“把谁放屋里?”@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那个猫,顾淼给它起了个名字叫丞哥。”蒋丞说。


        

“哦,”潘智有些吃惊地看着他,过了一会儿就开始乐,靠着货架笑得停不下来,“丞哥!喵!丞哥!喵喵喵!”


        

蒋丞看着他。


        

“喵!”潘智笑着走到了顾淼身边,“淼淼,把丞哥放好,潘叔带你去放鞭炮好不好?”


        

顾淼犹豫了一会儿,把猫给了顾飞。


        

“一会儿你回来了就再跟它玩,好吗?”顾飞说。


        

顾淼点了点头。


        

“这样就对了,你这样哥哥才知道你要做什么,”顾飞给她把围巾围上,“跟你潘……”


        

“叔。”潘智说。


        

“啊,什么事儿?”顾飞看着他。


        

潘智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指了指顾飞,啧了一声去旁边把鞭炮的袋子拎了:“走,淼淼!”


        

这次饺子有没有黑箱蒋丞不知道,但顾飞给他盛的饺子里有两个一块的硬币,十块钱里一共就两个一块的硬币,都被他吃到了,别人吃到的都五毛钱。


        

还是黑箱了吧,蒋丞笑了笑,顾飞在某些方面有执着的幼稚。


        

放炮,吃饺子,放烟花,看着顾淼踩着滑板在火星子和烟雾里兴奋地来回穿梭,他觉得这个年过得有些恍惚。


        

有些场景重合,有些场景是新的。


        

这是他和顾飞在一起过的第二个新年。


        

从上一个新年,到这一个新年,滋味满满的多得一整年的时间里都装不下。


        

而再下一个新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了。


        

潘智点着最大的烟花,冲着他们喊:“许个愿吧!”


        

你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在这里。


        

“还有几天才开学呢,”潘智坐在沙发上看着蒋丞,“我觉得你可以晚几天再回学校,不用非跟我一块儿走吧。”


        

很多人盼着过年,但好容易盼到了,三十儿一过,年就迅速地过去了,一天一天就开始再次走向分别。


        

蒋丞看着手机上的日历,放假早,开学就早,没几天了。


        

如果是以前,他可能会拖到假期结束当天才返校,但现在,他打算跟潘智一块儿回去。


        

“我是想说,”潘智往他身边凑了凑,“情人节……马上到了。”


        

“我知道,”蒋丞看了他一眼,“你觉得我跟顾飞现在的情况,要怎么过这个情人节?”


        

“你不是要跟他来个‘你追我啊你来追我啊’吗?”潘智说,“情人节不是挺好的机会吗?”


        

“不是,”蒋丞叹了口气,“潘潘,你的智商是不是让炮给炸没了啊?”


        

“我谈恋爱的智商只够处理‘你情我愿就在一起’和‘有一个人不乐意就分’这两种,”潘智说,“你们这种情况我没有智商。”


        

“我留在这里过情人节,会给顾飞压力,”蒋丞说,“去年情人节要高考就没好好过,我那会儿还说,今年好好过。”


        

“……哎。”潘智倒到扶手上。


        

“那现在这种情况,是过还是不过,怎么过?”蒋丞说,“他有压力,我也会有压力。”


        

“是尴尬。”潘智说。


        

“我不想给他任何外力,我就要他,”蒋丞点了根烟,“自己走过来,一步一步,不管他用多长时间,他得自己走过来。”


        

潘智看了他一眼:“丞儿。”


        

“别夸我帅。”蒋丞说。


        

“不夸这个,”潘智说,“我就是觉得你……以后能干得成大事儿。”


        

“啊。”蒋丞笑了。


        

“太他妈能沉得住气了。”潘智竖了竖拇指。


        

沉得住气么?其实也不是,蒋丞知道自己的性格,急得很,直得很,情绪也很难藏得住。


        

所谓的沉得住气,也只是对顾飞。


        

只是因为一直以来,顾飞带给他太多的安心和踏实,让他可以静得下来,面对这样的情况,也只是因为那是顾飞。


        

而且……真正面对再一次的分别时,蒋丞感觉自己也并没有潘智想像的那么沉得住气。


        

“我先进去了。”潘智拎着行李说了一句,转身先进了站。


        

蒋丞和顾飞站在进站口愣着。


        

“丞哥,”顾飞开口,似乎嗓子也有些发紧,“下学期别把时间安排得那么紧了,留点儿时间休息。”


        

“嗯。”蒋丞点点头。


        

“钱的事儿你不用担心,”顾飞说,“我现在开始接点大活儿,钱挺多的……如果钱要是吃紧了,一定会跟你说的,不会瞒你。”


        

“嗯。”蒋丞应着。


        

“二淼有什么进展我……也会马上告诉你。”顾飞说。


        

“好。”蒋丞点头。


        

顾飞似乎在思索还要说什么,蒋丞等着他开口,这会儿自己脑子里全是空的,连一个字儿都说不出来。


        

“照顾好自己,”顾飞说,“这一个年过完也没见胖回去。”


        

蒋丞笑了笑。


        

两个人沉默地继续站着。


        

过了能有十多分钟,顾飞才又开了口:“你……进去吧。”


        

“嗯,”蒋丞回头看了一眼进站口的人,没多少了,“那我进去了。”


        

拎起箱子准备转身的时候,他停了停,往前一步走到了顾飞面前,伸出胳膊搂了搂顾飞。


        

顾飞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


        

“走了。”蒋丞转身拖着箱子走进了进站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