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3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现在这个时间, 这条通往超市的主要道路上的学生不少。


        

虽然R大里的氛围是很宽松,无论是什么样结构的情侣,大家都会理解, 不会大惊小怪。


        

但这样在路中间抱着, 别说是两个男生, 就是一男一女,多少也是会吸引目光的。


        

“你不是……跟赵柯一起的吗?”顾飞松开了手, 往后稍微退开了一些。


        

“嗯, 他在后头吧。”蒋丞清了清嗓子,现在嗓子倒是有声音了, 不过声音不太好听。


        

他往四周看了看, 路过的几个学生看上去都挺淡定, 但目光还是会在他们身上停留。


        

“我……”顾飞也跟着看了看,有些尴尬,“刚才还没这么多人的。”


        

“刚下课,”蒋丞说, “你怎么突然跑来了?”


        

本来脑子里一片混乱, 所有的弹幕刷的都是“顾飞来了”, 现在略微回过神来之后他才猛地想起了这个重要的问题。@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而这句话一问出口, 他心里好不容易压下去的激动又冒了头。


        

来了!


        

顾飞来了!


        

顾飞突然跑来了!


        

就在超市门口!


        

就在自己眼前站着!


        

他忍不住伸出手在顾飞胳膊上轻轻拍了一下,加强一下真实的感觉。


        

“许行之今天回来,他开车的嘛, ”顾飞说,“我就想着跟他车一块儿过来吧,不用赶着去买票了。”


        

“我问的是你为什么突然跑来了, ”蒋丞说,“不是问你怎么来的, 审题认真点儿。”


        

“就是……”顾飞拉了拉衣领,大概是身后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他有些不自在,“我想你了。”


        

蒋丞的手揣在兜里,一直有些紧张而尴尬地捏着手机屏幕。


        

我想你了。


        

顾飞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他的手抖了一下。


        

咔。


        

钢化屏好像被他捏碎了。


        

“你还有课吗?”顾飞问,又往旁边看了看,低声说,“好多你同学吧?让他们看到会不会……不太好。”


        

“没事儿,”蒋丞揉了揉鼻子,虽然说了没事儿,但他也没好意思往旁边看,迈了步子直接往前走,“走,出去转转。”


        

“嗯。”顾飞跟在了他身边。


        

这种感觉还是很奇妙的。


        

前一分钟他还坐在教室里,面前是书本。


        

因为自杀者不构成犯罪,所以教唆或者帮助者也难以构成犯罪,但是如果教唆者的欺骗或者强迫产生了间接正犯的效果,则成立故意杀人罪……


        

转过头他就看到了顾飞。


        

看到了活的顾飞。


        

能碰得到,能拥抱的顾飞。


        

说话时没有电流音的顾飞。


        

能闻得到的顾飞。


        

就在他旁边,跟他一块儿往学校外面走着,虽然穿得都挺厚实的,但隔着羽绒服的厚度,他还是能感觉得到两个人的胳膊轻微的触碰。


        

他俩今天还都穿的那件一块儿去买的同款羽绒服。@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会儿还有课吗?”顾飞问了一句。


        

“旷了。”蒋丞拿出手机低头看了一眼时间。


        

钢化膜还真是碎了,开了花似的。


        

啧。这玩意儿是赵柯给他的,说是买壳儿送膜不用浪费了,现在倒是没浪费,认真地碎掉了。


        

“你东西呢?”蒋丞出了校门之后才想起来问了一句。


        

“我……”顾飞揉了揉鼻子,似乎有些不好意思,“没带东西。”


        

“嗯?”蒋丞愣了愣。


        

“就包里塞了条内裤,”顾飞晃了晃背上的包,“我就……急着过来,也没安排好时间,后天我跟人定了要拍照,明天就得回去了。”


        

“哦,”蒋丞点了点头,“那明天就要回去了啊?”


        

“嗯。”顾飞应了一声。


        

“你真就是那么坐了许行之的车就过来啊?”蒋丞还是有点儿没缓过来,转头瞪着顾飞。


        

“是啊,他说今天回来了,”顾飞笑了笑,“我就怎么也忍不住了,他把我送到你们学校门口。”


        

“神经病啊。”蒋丞说。


        

“犯了就压不住啊。”顾飞说。


        

蒋丞打算让顾飞去住上回送他来报道时的那个酒店,但居然临时迷了路,最后是顾飞带着到了酒店。


        

“你去做家教的时候真的不迷路吗?”顾飞问。


        

“平时到这儿来也不会迷路,”蒋丞说,“这会儿就是有点儿犯迷糊了。”


        

顾飞笑了笑没说话。


        

拿了房卡之后,他俩沉默着进了电梯。


        

房间还跟上回一层,不过不在同一间了。


        

现在站在顾飞身后等着他开门时的心情也不同了。


        

想想有些神奇,很多回忆就还在眼前,但想起来的时候又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久到会让人感慨。


        

顾飞进屋,把包放到了桌上,拿遥控器打开了空调。


        

蒋丞跟进去,把门关上了。


        

屋里顿时变得很安静,只有顾飞调温度时发出的滴滴声。


        

气氛随着这滴滴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微妙。


        

按电视电影小说里看到的各种重逢场面,他们现在大概应该是先深情对望,然后拥抱,接下去是热吻,再倒向床上。


        

下个镜头就是被子下两人并肩躺着,肩膀当然是得是光着的。


        

他和顾飞的情况比正常重逢应该更干柴一些,毕竟他们“分手”了,而顾飞这次突然跑过来,目的虽然没有明说,但两个人都知道。


        

可那样的场面却并没有出现。


        

蒋丞很想顾飞,也一直在等着这一天,看到顾飞的时候,他激动得颤抖,想要大吼,想要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搂紧顾飞。


        

但眼下,他却就这么站在这里,不知道怎么了,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


        

顾飞放下遥控器,转身脱掉外套的时候,他才感觉自己裹着这一身有些热了,于是也把外套脱了扔到一边。


        

“我带了个小东西,”顾飞拿过自己的包,走到他面前,“是……送给你的。”


        

“嗯?”蒋丞看着他的手。


        

顾飞从包里拿出了一个玻璃瓶,把瓶子放到他手里时,沉甸甸的。


        

蒋丞盯着这个玻璃瓶,确切说这是一个小号的圆底烧瓶。


        

烧瓶里有东西,蒋丞看清的时候愣住了。


        

烧瓶的圆肚子里悬浮着一瓣瓣的玫瑰花瓣,还有很多细细的银色小颗粒,随着烧瓶的晃动,花瓣在银色星星点点里轻轻旋转着。


        

顾飞从旁边的桌上拿了酒店的一个黑皮本子,衬在了瓶子的那边。


        

瞬间出现在蒋丞眼前的,仿佛是夜空。


        

银色的星光里,是飘荡着的玫瑰。


        

“好看吗?”顾飞问。


        

蒋丞看了他一眼,黑色的本子挡掉了他半张脸,只露出眼睛。


        

眼神里全是期待。


        

“好看,”蒋丞看着他,顾飞的眼神让他莫名地心里一软,想起了小兔子乖乖,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好看。”


        

顾飞笑了笑。


        

“里面……是什么?”蒋丞问。


        

“胶水。”顾飞说。


        

蒋丞笑了起来:“听上去也太不神秘了。”


        

“银色的那些神秘。”顾飞说。


        

“是什么?”蒋丞问。


        

“保持神秘感,”顾飞说,“就不说出来了。”


        

蒋丞笑着没说话,晃了晃手里的瓶子,瓶口用一个大钢球堵着,可以倒过来,钢球是打了胶固定的,但是顾飞做得很精致,胶几乎看不出来。


        

“丞哥。”顾飞放下手里的本子,把瓶子也拿过来放到了桌上。


        

“嗯?”蒋丞看着他。


        

“我过来,不是想说什么,”顾飞张开胳膊抱住了他,“有些话现在说出来太虚了。”


        

这轻轻的一个拥抱,顾飞的气息瞬间扑过来,包裹住了蒋丞。


        

淡淡的,温热的,让人心静的感觉。


        

“嗯。”蒋丞把下巴搁到他肩上,闭上了眼睛。


        

“我太想你了,我也很害怕……失去你,”顾飞轻声说,“我很着急,我怕我跟不上你。”


        

“嗯。”蒋丞闭着眼睛应了一声。


        

“有些话,说出来了想收也收不回去,伤在那里就在那里了,抹不掉,”顾飞在他背上轻轻摸着,“我就是想亲口跟你说,面对面的。”


        

“说吧。”蒋丞说。


        

“对不起,”顾飞说,“我知道你不需要这句话,我不是为分手的事儿说的,我是为我……没有像你那么勇敢。”


        

蒋丞的手轻轻抖了一下。


        

“我会像你一样勇敢,”顾飞说,“我过来就是想说这个,我想让你看到。”


        

“嗯。”蒋丞低头在他肩上轻轻蹭了蹭。


        

“看我,”顾飞说,“千万不要看别人。”


        

“……啊。”蒋丞突然有点儿想笑。


        

“我认真的,”顾飞说,“你别笑。”


        

“我本来不想笑的。”蒋丞咬了咬嘴唇,还是没忍住,偏头枕着顾飞的肩笑出了声。


        

“笑吧,”顾飞叹了口气,“这话要是录下来,我自己听一遍可能也得笑。”


        

蒋丞没说话,偏着头一直笑得停不下来。


        

顾飞没再出声,只是搂着他,在他背上轻轻地拍着。


        

眼泪是什么时候流出来的,蒋丞完全没有注意到。


        

他觉得自己一直在笑,感觉到眼泪的时候,已经满脸都是泪痕了。


        

“对不起。”顾飞搂紧他,“丞哥对不起。”


        

“滚,”蒋丞抱住他的腰,声音颤得厉害,带着鼻音,“滚蛋。”


        

“嗯。”顾飞应着。


        

“我操|你大爷顾飞,”蒋丞终于忍不住带上了哭腔,“我操|你大爷,你他妈明明说过,会一直喜欢我,到我不再需要你喜欢为止!你为什么没做到!”


        

“丞哥。”顾飞在他背上揉着。


        

“你为什么就说算了!”蒋丞哑着嗓子吼了一声,“怎么了就算了!你凭什么给我做主!”


        

“我错了,”顾飞低头把脸埋进他肩窝里,“丞哥我错了。”


        

“我还没说算了!你凭什么就说算了!”蒋丞吼,“个狗操的自以为是的玩意儿!你凭什么就说算了啊!是你一个人谈恋爱吗!是你一个人的感情吗!”


        

“丞哥我错了。”顾飞低声说。


        

“你他妈……”蒋丞喊了一半没了声音。


        

给我跪下磕头去吧!


        

这么长时间以来,蒋丞一直强压着自己要冷静,顾飞有顾飞的原因,顾飞性格里被心理阴影影响的那一部分不能怪他,自己可以冷静地坚持着,等着他醒过来,走过来。


        

但这种理性在眼下这一刻完全崩塌。


        

道理我都懂,可我还是委屈。


        

道理我都懂,可现在我就是想骂人,想要抱怨,想要不讲理地指责。


        

他需要狠狠地吼出来,骂出来,喊出来,如果不是舍不得松手,他还想狠狠地揍顾飞一顿。


        

一拳一拳砸在他身上,砸在他脸上。


        

这将近半年来自己所有的感受都要化成疼痛让顾飞体会到。


        

虽然他知道顾飞也过得很辛苦,但现在他就是不想再理智,不想再讲理。


        

谁他妈还不是小公举啊!


        

小公举怎么能忍得下这样的委屈!


        

我操|你大爷顾飞!


        

蒋丞紧紧抓着顾飞后背的衣服又吼了一声。


        

去他妈的这句干脆没了声音。


        

“先别说话了,丞哥,”顾飞有些心疼地抓了抓他头发,“我查过了,你这嗓子要慢慢恢复,情绪要……稳定。”


        

稳定你大爷!


        

这怎么稳定!


        

蒋丞推开了他,一拳砸在了他肚子上。


        

以顾飞的反应,这一拳他完全能挡得住,但他就那么站着,甚至没有侧一下身。


        

就憋了憋气。


        

蒋丞砸在他肚子上时能感觉到他的腹肌。


        

狗操的玩意儿居然偷偷防护!


        

他对着顾飞又抡了一胳膊,砸在他胸口上。


        

“还手啊!”蒋丞瞪着顾飞,这回有了声音。


        

顾飞在他第三拳抡出去的时候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接着一拽一带,蒋丞就一个踉跄被他掀翻在了床上。


        

在砸到床上的一瞬间,蒋丞就突然没了力气,身体跟着床垫弹了弹之后就不想再动了。


        

“丞哥。”顾飞胳膊撑着床沿儿,单膝跪在了床边。


        

“嗯。”蒋丞应了一声。


        

顾飞没说话,低头轻轻在他唇上碰了碰。


        

蒋丞闭着眼没有动。


        

顾飞也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只是轻轻地贴着他的唇。


        

暖暖的呼吸,轻柔地触碰,熟悉的气息。


        

蒋丞的眼泪再次从眼角滑了出来。


        

顾飞用指尖轻轻抹掉他的眼泪,低头把脑门贴在了他肚子上。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也没再动。


        

一直到蒋丞的手机在外套兜里响了两声,顾飞才抬起了头:“你电话响了。”


        

“嗯,闹钟。”蒋丞说。


        

“什么闹钟?”顾飞问。


        

“提醒要去家教了。”蒋丞睁开眼睛,吸了吸鼻子。


        

“那……”顾飞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我陪你过去。”


        

“嗯。”蒋丞坐了起来,抹了抹眼睛。


        

已经没有眼泪了,但眼睛有些发涩,感觉有些迷迷瞪瞪的。


        

“我去洗个脸。”蒋丞站起来走进了卫生间。


        

连续往脸上泼了几捧水之后,他才慢慢回过神来,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有些发红,鼻尖也有点儿红。


        

别的都还好。


        

他搓了搓自己的脸,然后拉了拉衣服。


        

衣服上有一块湿了的痕迹。


        

他摸了摸,这是刚才顾飞趴过的地方。


        

走出卫生间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顾飞的脸,看不出什么痕迹。


        

顾飞的神技之一吧,无论是是忍着,还是掩饰着,他都能做到没有痕迹。


        

“走吧,”蒋丞拿过外套穿上,拿起桌上的烧瓶,“这个你先帮我背着吧。”


        

“先放这儿吧,晚上回来你再拿走?”顾飞说。


        

“我想带着,”蒋丞看了他一眼,“你背着。”


        

“好,”顾飞点了点头,起身把烧瓶放进了包里,“你是家教完了才吃饭是吗?”


        

“嗯,本来想跟赵柯说好先去吃烤肉,吃完再去家教的,”蒋丞笑了笑,“现在来不及了。”


        

“那晚上叫他一块儿吃烤肉?”顾飞问。


        

“不用,他肯定已经去吃了,”蒋丞说,“晚上……我也不想叫别人一块儿吃了。”


        

“嗯,”顾飞穿上外套,背上包之后过来搂了搂他,然后过去开门走了出去,“我以为你这学期会退掉一份家教呢。”


        

“时间安排得过来就不退了,”蒋丞说,“这两家家长都挺好的,就先都干着吧,钱还挺多呢。”


        

顾飞看了他一眼。


        

“我学费啊,”蒋丞说,“还有生活费资料费,花费挺多的。”


        

“知道了。”顾飞搂了搂他的肩。


        

家教一小时,蒋丞开始有点儿担心自己嗓子不行,不过大概之前不是情绪原因,纯粹就是吼得太用力才没声儿的,这会儿讲课的时候,倒是都正常了。


        

还略微带点儿磁性。


        

“你今天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小姑娘抱着胳膊,一边说话一边剥了根棒棒糖叼着。


        

蒋丞看着她没说话。


        

“干嘛,休息时间也不能吃么?”小姑娘啧了一声。


        

“我说休息了吗?”蒋丞说。


        

“烦,”小姑娘把棒棒糖咔咔几下咬碎了,把棍儿吐出来,“行吧,继续讲。”


        

蒋丞拿过她的卷子,把剩下的半张继续讲完了。


        

“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蒋丞看了一眼桌上的钟,“有时间把今天我给你圈出来的那几道题做了。”


        

“嗯,”小姑娘应了一声,又推了推桌子,“问你呢,是不是有什么喜事?”


        

“什么喜事?”蒋丞看着她。


        

“你今天看上去心情不错,”小姑娘指了指他的脸,“说不上来,就是感觉。”


        

“是么,”蒋丞笑了笑,“喜事就是你妈刚给我钱了。”


        

“又不是跟你打听,你装什么装,月月我妈都给你钱呢,你上月拿钱的时候看着一脸了无生趣的,”小姑娘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恭喜你找回人生乐趣。”@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谢谢。”蒋丞说。


        

走出小区的时候,天已经黑了,风刮得很急,兜头就甩了蒋丞一脸沙子。


        

他一边揉眼睛一边往四周看了看,正琢磨着顾飞会在哪个店里等着他的时候,墙边有个黑影动了动。


        

“顾飞?”蒋丞愣了愣,“你怎么杵这儿啊?不冷么?”


        

“这算冷么,”顾飞走了过来,从外套里拿出了一团暖乎乎的东西放到他手里,“这比家那边儿起码高十度了。”


        

“那你把外套也脱了呗反正你不怕冷……”蒋丞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是一个巨大的烤红薯,他笑了起来,“你刚买的?”


        

“嗯,”顾飞点点头,把袋子打开,一边吹气一边掰了一半,“我估计你出来肯定饿了,先垫垫吧。”


        

“是饿了,”蒋丞拿着烤红薯刚想往前走,风吹了过来,他赶紧低头,拿手挡了挡,“靠,这沙子。”


        

顾飞转过身往他面前一挡,吃了一口:“快吃。”


        

“嗯。”蒋丞跟他面对面地凑在一块儿挡着风,啃了一口红薯。


        

他其实一直对这玩意儿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就觉得闻着很香,真吃起来也差不多就那样,跟大五花完全没得比。


        

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这半个红薯却特别甜,又香又甜。


        

他看了一眼顾飞,顾飞正低着头很认真地啃着红薯。


        

也许是因为顾飞,或者是因为这种在寒风里面对面啃着热乎乎的烤红薯的感觉。


        

“我有点儿担心,”蒋丞一边吃一边说,“这个红薯得有五斤吧,吃完了还能吃得下烤肉吗?”


        

“没到一斤,”顾飞看了他一眼,“学霸你的目测能力真的差得有点儿惊人啊,你大概是我见过的人里目测最不准的了。”


        

蒋丞笑了笑:“反正我觉得要吃撑了。”


        

“没事儿,就算是五斤红薯吃下去了,”顾飞说,“有大五花,你还能再吃五斤。”


        

蒋丞啧了一声。


        

“算了,”顾飞想想又拿走了他手上没吃完的红薯,“留点儿肚子吧,要不一会儿吃得不过瘾。”


        

“你是不是也很久没吃烤肉了?”蒋丞问。


        

“嗯,”顾飞笑了笑,“我……跟别人去吃着也没什么意思。”


        

蒋丞看着他。


        

顾飞没说话,把红薯放回袋子里,然后搂住了他:“丞哥,你看我的厉害。”


        

“嗯?”蒋丞愣了愣。


        

“我会努力,”顾飞说,“跟你吃一辈子大五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