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3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学校和家教中间的这家烤肉店, 蒋丞每次经过都会往里瞅, 经过一个学期的观察, 他觉得这家的烤肉品种齐全, 肉也新鲜, 除了价格太贵, 没别的毛病。


        

但就是这个价格,加上心情不怎么明媚,他一直也没下过决心来吃个痛快。


        

今天的价格依旧吓人, 不过他可以忽略。


        

“我看看有没有优惠券, ”蒋丞拿出手机, “上月他家有团购,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了。”


        

“我来吧, ”顾飞挡了他一下,拿了手机出来,“我发财了。”


        

“哦,”蒋丞笑了笑, “多大的财啊?”


        

“挺大的, ”顾飞说,“之前我不是给你说过我拍了一组钢厂的照片么。”


        

“嗯。”蒋丞点点头。


        

“那个编辑挺喜欢的, 用了好几张, 现在他们要做个新的主题, 几个人拍同样的主题,呈现不同视角什么的,”顾飞在手机上点着, “我有一个单元。”


        

“是不是很牛了?”蒋丞问。


        

“相当牛了,”顾飞说,“我接商业摄影的活儿都提价了。”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蒋丞笑着没说话。


        

很长时间了,蒋丞都没有再这么痛快地吃过烤肉。


        

他俩还是老习惯,他负责往回拿肉,顾飞负责烤肉。


        

“这块儿糊了,”蒋丞把一片肉挑出来,“你水平退步了啊。”


        

“以前不也经常烤糊么。”顾飞说。


        

蒋丞低头塞了一口肉。


        

没错,以前也经常烤糊,因为顾飞烤肉的时候不专心,眼神总跟着蒋丞选手到处转。


        

“我发现,”顾飞拿生菜叶子慢慢包着肉,“这家的肉是好吃,一分钱一分货啊。”


        

“嗯,”蒋丞吃得有些忙不过来,点了点头,含糊不清地说,“是。”


        

“多吃点儿吧,”顾飞把肉递给他,“过年前瘦到现在,一直也胖不回去。”


        

“嗯。”蒋丞笑笑。


        

蒋丞现在的感受很复杂。


        

眼下这种安心的,温暖的,对着顾飞给他烤的一大盘肉慢慢吃着的感觉,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了。


        

那种他之前个月里想到都会疼得心里一抽的感觉。


        

现在顾飞就在他眼前,他们回到了以前的日子里,他却依然有些……手足无措,就像是刚开始恋爱时的那种紧张和局促。


        

也许是憋了太久,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他没有跟顾飞好好聊过天,没有放松地跟他噼里啪啦地说过身边的事儿,他和顾飞之间除了顾淼,已经很久没有过别的话题。


        

就像一块被压实了的海绵,放开之后还是会留下痕迹,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慢慢恢复原状。


        

紧紧压着他们的东西拿开了,顾飞开口了,他们想要完全回到以前的气氛里,却还需要时间。


        

这顿烤肉吃得很过瘾,蒋丞走出烤肉店的时候觉得自己步子都快迈不出去了。


        

“不坐车了,”他按着肚子,“走回去吧,我感觉我现在要是坐车,颠一下就能吐出来。”


        

“嗯,”顾飞笑了,“感觉你吃回本儿了。”


        

“我每次都奔着回本儿去的,”蒋丞说,“要不多不服气。”


        

“这个会员卡你拿着吧,”顾飞从钱包里拿了张卡出来,“想吃了就过来,叫赵柯他们一块儿。”


        

“嗯?怎么还有会员卡?”蒋丞愣了愣。


        

“刚办的,”顾飞说,“存点儿钱进去就可以了,还能有折扣。”


        

“你存了多少?”蒋丞看着他。


        

“一千。”顾飞说。


        

“我操,”蒋丞看了看手里的卡,扭头就想往回走,“先去退了吧。”


        

“丞哥,丞哥,”顾飞赶紧拉着他,“最少也要存五百,我想着今天吃完一顿就没剩多少了,就存了一千。”


        

“太贵了啊。”蒋丞说。


        

“又不总这样,”顾飞拽着他往前走,“你除了大五花,也没什么别的爱好了……”


        

“谁说的?”蒋丞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又叹了口气,“我居然反驳不了。”


        

顾飞没说话,伸手搂了搂他的肩。


        

从烤肉店走回去,路不近,但感觉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顾飞住的那个酒店。


        

站在酒店门口的时候,那种明明不是因为感情问题分了手又明明已经和好但偏偏还是微妙尴尬着的气氛达到了顶峰。


        

进去,还是回学校,对于蒋丞来说非常难以决定。


        

顾飞犹豫了一下,拉了拉他的胳膊:“丞哥。”


        

“啊。”蒋丞应了一声。


        

“今儿晚上不回宿舍行吗?”顾飞说,“我明天一早就走了,陪我一会儿吧。”


        

蒋丞看了他一眼:“嗯。”


        

顾飞的这个要求,让他有些意外。


        

以他对顾飞的了解,这种情况下他一般不会提出要求,丞哥愿意留下就留下,丞哥想回宿舍,他也不会多说什么。


        

但顾飞却开了口,让他别回宿舍了。


        

从进电梯到开门进屋,他一直跟在顾飞后头盯着研究。


        

“我后脑勺都要烧着了,”顾飞脱了外套,回过头看着他,“怎么了?”


        

“你能感觉到?”蒋丞感觉挺震惊的。


        

“没感觉到,”顾飞说,“我是回头的时候看到的。”


        

“哦,”蒋丞愣了愣笑了起来,“你回头了吗?”


        

“回头了,而且,”顾飞用手在自己脑袋旁边晃了晃,“我有余光。”


        

“那你余光角度挺大啊,”蒋丞突然想起了在四中的时候,顾飞站在走廊上,他趴桌子上看书的时候都能看得到顾飞,“能跟我比了。”


        

“是么?”顾飞笑了。


        

“我以前……”蒋丞比划了一下,想想又觉得有点儿傻,“我有没有跟你说过?”


        

“什么?”顾飞走到他面前。


        

“就是,你站走廊那儿,我坐教室里,不转头也能看清你。”蒋丞说。


        

顾飞没说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靠过来在他脑门上亲了一下。


        

顾飞的唇碰到他时,还是熟悉的感觉,柔软的,略微有些湿润的触感,那种细微的绒毛一样在心里铺开的暖意让他闭了闭眼睛。


        

“丞哥。”顾飞的唇往下移到了他鼻尖上,轻轻点了点。


        

“嗯?”蒋丞应了一声。


        

“没事儿,”顾飞说,“我就是想叫你,很久没叫了。”


        

“哦,”蒋丞说,“那复习一下吧,别以后忘了怎么叫。”


        

“丞哥。”顾飞又叫了他一声,唇顺着往下,落在了他嘴唇上。


        

“嗯。”蒋丞应着。


        

所有能感觉到的范围里,都已经是顾飞的气息,他与众不同的,可以在瞬间就分辨出来的气息。


        

蒋丞轻轻在他唇上蹭了蹭。


        

顾飞伸手搂住了他,低头埋到他肩窝里,深深吸了一口气。


        

“你换沐浴露了?”顾飞轻声问。


        

“狗么你是,”蒋丞说,“是换了,赵柯抢的,买一送一两大瓶,强行卖给我一瓶,我说我还有,他去洗澡的时候就把我的用光了,然后再卖。”


        

顾飞埋在他肩上笑了好半天,然后抬起胳膊往旁边一指:“怼他。”


        

“别学我。”蒋丞啧了一声。


        

“我要真学你,”顾飞重新搂住他,手指挑起他衣服,慢慢摸了进去,在他后背上轻轻划着,“肯定学得特别像。”


        

蒋丞笑了笑,没说话,低头也在他肩窝里蹭了蹭。


        

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想要大干一场的想法,大概是那种微妙还没有散尽,也有可能是知道顾飞包里就一条内裤一个钱包和一个烧瓶,而酒店也没有提供大干一场的物品……


        

不,其实只是因为蒋丞眼下这一刻只想就这样,认真地触碰贴近,仔细地嗅,闭着眼感知。


        

他已经太久没有过这样的亲密接触,就像是想用这样的触碰,把记忆里所有的片断都一点点挑出来。


        

顾飞顺着他的脖子,慢慢地吻着,从脖子到耳垂,慢慢落在唇上。


        

湿润的舌尖滑过唇间,从左到右,又慢慢地回头,最后向齿间轻轻探了探。


        

蒋丞没有迎上去,在顾飞舌尖上咬了一口,顾飞没有躲,只是很轻地“嗯”了一声。


        

这种带着喘息的在耳边低低划过的声音,让人有些情绪被勾了起来。


        

蒋丞的手摸进了顾飞的衣服里。


        

掌心跟顾飞温热的皮肤贴紧时,他忍不住往前迎了迎,在顾飞舌尖上绕了一圈。


        

太久了,就好像一辈子都没有再碰过顾飞。


        

他的手心里还留着对顾飞身体的记忆,每一寸,每一根线条,都还是那么熟悉。


        

紧实的后背,没有赘肉的腰,摸过去时,按下去时,捏一把时,所有的触感就像是某种条件反射,会在触碰的瞬间翻起熟悉的兴奋。


        

顾飞搂着他转了个身,往后推了推他。


        

身后是床,蒋丞感觉他俩倒在床上的画面应该不怎么唯美,因为他是碰到了床沿儿没站稳,往后倒的时候又没舍得松开顾飞,于是顾飞被他拽着一块儿砸在了床上。


        

牙还在他下巴上磕了两下。


        

“哎,”顾飞撑了撑胳膊,按着他下巴轻轻揉了揉,“疼吗?”


        

“你牙还好吗?”蒋丞笑了笑。


        

顾飞很快地低下头,一口咬在了他下巴上。


        

“啊……”蒋丞仰了仰头。


        

顾飞的呼吸突然顿了顿,接着就变得有些粗重。


        

“你他妈敢咬……”蒋丞话还没有说完,顾飞的手往下伸进了他裤子里,他顿时呼吸一紧,很艰难地把话说完了,“我?”


        

“你咬我的次数少么?”顾飞吻住他。


        

屋里的喘息声慢慢低下去,蒋丞开始能听到窗户外车水马龙的声音。


        

这感觉有些陌生,以前在出租屋,这种事儿之后,听到的应该是一片安静,偶尔开过的车,偶尔有孩子的喊声。


        

他迅速转过头,看了看趴在他身边的顾飞。


        

这张帅气的熟悉的面孔让他心里腾起来的不安立马落了回去。


        

他翻了个身,侧躺着看着顾飞。


        

电视剧电影里的场面还是没有出现,他俩连衣服都没脱,就拉开了个裤门,对于广大的观众来说,这应该是个令人失望的场景。


        

但他挺踏实。


        

他用手指在顾飞鼻尖上按了按,又在他锁骨的牙印上一下下划着圈。


        

“嗯?”顾飞睁开眼睛。


        

“你只带了一条内裤?”蒋丞问。


        

“嗯,”顾飞往下看了一眼,“你裤子是不是……弄上了?”


        

“啊。”蒋丞应了一声。


        

“你一会儿穿我的吧。”顾飞说。


        

“你呢?”蒋丞问。


        

“挂空档就行。”顾飞说。


        

“夹毛。”蒋丞说。


        

“……我穿了秋裤。”顾飞有些无奈。


        

“哦,”蒋丞笑了,“其实我明天空档回宿舍就行,就几分钟的事儿。”


        

“穿我的吧。”顾飞说。


        

蒋丞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又笑了笑:“嗯。”


        

晚饭明明吃得路都快走不了了,回房间就撸了一把,蒋丞洗完澡居然又觉得饿了。


        

“这个苗头不对啊,”蒋丞摸着肚子,站在顾飞跟前儿,“这是要长胖了?”


        

“本来就应该长胖啊,”顾飞在他腰上捏了一把,又摸了摸他的腿,“你真的……瘦了好多。”


        

“还行吧,我自己没什么感觉。”蒋丞说。


        

顾飞没说话,搂过他,把脸贴在他肚子上。


        

“怎么了?”蒋丞问。


        

“有点儿……心疼。”顾飞说。


        

“有点儿?”蒋丞说。


        

“很心疼。”顾飞说。


        

“晚了。”蒋丞说。


        

“哎,”顾飞埋在他肚子上用力蹭了两下,“我是怕说很心疼太肉麻了。”


        

“我不怕麻,”蒋丞说,“我现在缺花椒。”


        

“丞哥,”顾飞闷着声音,“我真的很心疼,我就……一想起你就觉得心疼,特别是……这些都是因为我,我就特别忍不了。”


        

“没事儿,”蒋丞摸了摸他的头,“不用觉得内疚,我是一个,特别记仇,的人,你这些事儿,我会记一辈子的。”


        

“嗯,”顾飞笑了笑,“记一辈子吧,求你了。”


        

晚上蒋丞没回宿舍,宿舍的人也没有发消息来问过,估计是赵柯帮他圆上了,他打算明天回去了请赵柯去吃烤肉。


        

“要换台吗?”顾飞在旁边拿着遥控器问了一句。


        

“随便,反正也没看。”蒋丞说。


        

电视就是个背景音,无论放在哪个台,演的是什么,都无所谓。


        

他们以前在出租屋猫着的时候,也总是这样开着电视,然后聊天儿。


        

现在……他们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聊天,也许是太久没有聊天儿,也许是现在心里的感触太多,总之就是一直这么沉默着。


        

也挺好的。


        

蒋丞并没有什么想说的,他就想这么待着,愣着,旁边有这个人,伸手能摸到,转头能看到,闭上眼睛能闻到,就挺好的。


        

有些细小的痕迹,是需要时间来慢慢修复的。


        

“二淼最近表现怎么样?”蒋丞问。


        

“还行,上次去做脑磁的时候闹了脾气,不肯进去检查,还被别的病人嫌弃了,”顾飞笑了笑,“别的都还挺好。”


        

“慢慢来吧,以前是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是有方向了,只要坚持,就会有进步。”蒋丞说。


        

“嗯,”顾飞翻身搂住他,“丞哥。”


        

“嗯?”蒋丞偏过头。


        

“我以前总觉得你很天真,特别天真,我特别喜欢,”顾飞在他下巴上轻轻勾着,“我觉得我熟得太厉害了,我长这么大都没天真过。”


        

“是啊,”蒋丞说,“我就是一个天真的小可爱。”


        

顾飞笑了半天,然后清了清嗓子才继续说:“其实你这样的天真,不是幼稚。”


        

“是么,”蒋丞想了想,“我也觉得自己挺成熟的。”


        

顾飞笑了笑没再说话。


        

蒋丞的这份天真,是因为他内心的坚强,轻易不会被打倒,才会一直天真。


        

这样的天真,顾飞觉得自己真的没有。


        

他没有去假设过如果蒋丞跟他有同样的经历会怎么样,他只知道最后是蒋丞的这种强大倔强的天真让他惊醒。


        

而他最终想要去迈开步子,却比他自己想的要简单得多,纯粹得多。


        

因为这样的蒋丞,错过了就不会再有了。


        

他记不清自己有没有这样害怕过了,因为感觉要失去而害怕。


        

也许有过,他怕失去那些得不到的期待和梦想。


        

但这是第一次,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排解那种失去带来的痛苦和焦灼,他害怕失去蒋丞,害怕失去和蒋丞在一起时才开始看到的那些美好。


        

他收了收胳膊,把蒋丞搂紧。


        

他们之间,回不到最初的那种样子,但他还有时间,他可以用另一种姿态跟蒋丞开始新的生活。


        

跟最初不同的,但却又还是一样的生活。


        

这一夜蒋丞没睡着,他觉得自己挺踏实的,应该睡得挺沉的才对,但是判断失误了。


        

天亮了他就得送顾飞去车站,他一直认为自己已经适应了这种分开的生活,但只有当顾飞真实地在他身边时,他才会发现自己大概永远适应不了。


        

“几点的车啊?”天快亮的时候他问了一句。


        

“拒绝回答了,”顾飞在他背后,鼻尖顶着他的背闷着声音,“你这起码问了第八次了。”


        

“有那么多次吗?”蒋丞想了想,“看来我没话找话说的水平有待提高啊。”


        

“你跟我没话说了吗?”顾飞还是闷着声音。


        

“不怎么有,”蒋丞说,“我一想起来这人去年跟我说算了吧,我就想让你上厕所里跪着去。”


        

“我错了。”顾飞贴紧他。


        

“说了八百遍了,”蒋丞说,“以后我想想给你上点儿什么刑吧,比说管用。”


        

“好。”顾飞点头。


        

“对了,”蒋丞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翻了个身跟他面对面地躺着,“我明天回学校以后给你发个书单。”


        

“嗯,什么书单?”顾飞问。


        

“齐齐的女朋友在师大中文系,”蒋丞说,“我问她要了课表和平时老师推荐的书什么的,你不说你们学校不正规么,你看看她的那些书吧?”


        

“好。”顾飞点点头。


        

“有时间的话,”蒋丞又补了一句,“我把英语资料也给你一份,你这学期把四级过了吧?”


        

“有时间,”顾飞笑笑,“真的。”


        

“我就觉得这专业反正已经在学了,就别浪费时间,该学的就都看看。”蒋丞说。


        

“好的,”顾飞看着他,“你这种时候特别……可爱。”


        

“我也觉得。”蒋丞说。


        

“齐齐是谁?”顾飞问,“姓齐吗?”


        

“张齐齐,”蒋丞说,“睡赵柯对床的。”


        

“赵柯,鲁实,”顾飞说,“怎么到他那儿就叫齐齐了啊。”


        

蒋丞看着他没说话,过了一会儿乐了,翻上躺平了冲着天花板一通笑。


        

“笑什么。”顾飞说。


        

“不是,”蒋丞还是笑着,“你是不是没什么吃醋的经验啊?吃得这么严肃,好像我该了你八百块不还一样。”


        

“有么?”顾飞愣了愣,“吃醋还有什么模式吗?”


        

“你这大概是顾飞模式吧,”蒋丞笑着说,“吃得这么生硬。”


        

“我还……没吃完呢。”顾飞说。


        

“那你接着吃,我听听。”蒋丞看着他。


        

“你们学校那个表白墙,”顾飞说,“你平时会看吗?”


        

蒋丞没绷住又乐了。


        

“严肃点儿行吗?”顾飞叹了口气,“我这儿吃醋呢。”


        

“不太看,怎么了?”蒋丞边乐边问。


        

“那些人,是就在表白墙上喊一嗓子就完了,”顾飞说,“还是会真的找到你表白啊?”


        

“啊,”蒋丞揉了揉脸,换了个严肃的表情转脸看着他,“有找到我的啊,手写的情书我也收到过,面对面表白也有过……”


        

“有男……的吗?”顾飞问。


        

蒋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你真信啊?”


        

“信,”顾飞看着他,“你真的很好。”


        

“逗你的,没有,”蒋丞说,“我平时就教室食堂宿舍图书馆,就这节奏谁都知道我没空接受表白啊,真没人找过我,喊个乐吧。”


        

“哦。”顾飞声音里透着一丝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蒋丞笑了笑,闭上了眼睛。


        

“丞哥,”顾飞说,“你以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哪句?”蒋丞问。


        

“如果你说算了,让我不要就那么来去自如走掉,多缠一会儿,这话……”顾飞说,“还算数吗?”


        

“算数。”蒋丞说。


        

作者有话要说:  明天继续。


        

好吧有话说还是放下面吧,平时放下面总有人看不到,今天放上面,还是好多人都看不到……


        

请小金鱼们都看一下哈。


        

这是个小说,有些小金鱼会有代入感,也挺正常的,但是牵扯到现实校园就不太好了啊,跑去别人学校的表白墙上刷丞哥真的很不合适,这是非常尴尬并且没礼貌的事,请大家克制⊙▽⊙。


        

金鱼乖,不k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