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4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爱你。


        

这三个字在蒋丞脑子里闪过无数回, 带着渴望和胆怯,出现又跑掉。


        

从小到大,他说过的我爱你估计连个大概的数字都没法统计, 甚至还对潘智说过加强版的, 我他妈真爱你啊。


        

但这三个对于他来说永远只会出现在玩笑和调侃里的字, 从他开始不断想念顾飞那天开始,就洗心革面, 转过头来的时候变得严肃正经。


        

而且还沉甸甸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我爱你。


        

他不知道这三个字到底要在什么时候, 要在什么情况下,才可以小心地被说出口。


        

他也想过, 也许根本不需要这三个字, 我对你是什么样的感情, 你对我是怎么样的深情,各自心里有数就行。


        

但是。


        

我爱你。


        

灿烂的阳光,辽阔的草原,明媚的天地之间。


        

那个他用了很大的劲儿去喜欢的帅哥, 骑在一匹黑色的大马上, 披着一身金色, 看着他说出了这三个字。


        

没有比这更好的时间, 没有比这更好的地点。@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再没有什么事会比眼下这一瞬间更让他眩晕了。


        

蒋丞一个趔趄往后倾过去再一个打滑脚没夹住马肚子最后从马背上仰面朝天翻下去的整个过程中,目光都没有从顾飞脸上移开。


        

他一直死死盯着顾飞。


        

就是这个人,他想要永远在一起的人, 刚刚,一秒钟之前开了口。


        

我爱你。


        

我也很爱你。


        

蒋丞看着顾飞把相机一扔翻身跳下马的时候一阵着急,好几万的相机啊, 好几万的镜头啊!


        

对于两个穷学生来说,再摔碎一次就别活了啊!


        

好在下一秒他发现相机是挂在顾飞脖子上的。


        

他舒出一口气, 摊平了躺在了草地上,看着满目的金色光芒,和那个在一片金色中跑过来的……大长腿帅哥。


        

带杠的运动裤应该让他穿的,那腿。


        

啧。


        

顾飞跳下马背的时候感觉自己腿都些发软。


        

让他稍微松了口气的是蒋丞的马在他摔下来之后就停下了步子,站在了一边没再继续动。


        

蒋丞运动机能也不错,这样的姿势摔到地上的时候还能让身体侧了一下,后脑勺也没有直接砸地。


        

但是……


        

“蒋丞!”他吼了一声,往前冲了两步,离着蒋丞还有几步远他就直接跪了下去,滑到了蒋丞身边。


        

蒋丞躺在地上没动,他的心一下提了起来,撑着地紧张地看着蒋丞:“丞哥?你怎么样?”


        

千万不要有事,一个告白把男朋友吓得摔失忆了/瘫痪了/植物了这种事他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


        

“嗯?”蒋丞应了一声,眼睛一直看着他,倒是非常清亮。


        

“摔哪儿了?有什么地方疼吗?有什么地方麻了吗?身上有感觉吗?”顾飞一连串地问,“手指能动吗?”


        

“顾飞你……”蒋丞看着他,“再说一遍?”


        

“什……”顾飞愣了愣,虽然觉得莫名其妙,但还是迅速开始重复,“摔哪儿了?有什么地方疼吗?有什么地……”


        

“操,”蒋丞说,“前面那句。”


        

“前面?”顾飞只觉得自己脑子里全是乱的。


        

“我爱你,”蒋丞勾了勾嘴角,眼睛眯缝着迎着阳光,看上去还真是挺像猫的,“顾飞我也爱你。”


        

顾飞猛地回过神来,蒋丞这句“我爱你”来得太突然,虽然自己已经先开了口,蒋丞是回应,但他这一瞬间还是感觉自己血流得都有些不太畅通了。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他好半天才一连串地说着,“蒋丞你有什么地方疼吗?”


        

“怎么摔下来了!”在最前头的大叔骑着马返了回来,跳下马就吼了一声,“先不要动!”


        

“蒋丞!蒋丞!”其他的人都喊上了,因为没有掌握灵活掉转马头的技能,他们只能一边喊一边纷纷以各种奇形怪状的动作下了马。


        

“哎!”蒋丞应了一声,想要坐起来,“我没事儿!”


        

“别动!”顾飞赶紧按住他,“先别动!”


        

“我真没事儿!”蒋丞仰着脑袋往前看了看,又喊了一声,“二淼你慢点儿!”


        

顾飞抬头看过去的时候,发现顾淼居然掉转了马头骑了过来,中间也没踩马蹬直接跳了下来,赵柯还伸手想接一下,结果接了个空。


        

“慢!”顾飞指了背着滑板跑过来的顾淼,“二淼慢!”


        

顾淼放慢了脚步,慢慢地跟着大家一块儿围到了蒋丞身边,低头皱着眉一脸焦急地看着他。


        

“我没事儿,”蒋丞躺在草地上,非常诚恳地向围着他的一圈脑袋解释着,“你们踩踩这地就知道,很软啊,我真没事儿。”


        

“你动动手指,还有脚。”大叔很专业地蹲在他身边指挥着。


        

蒋丞马上一手圆一手方块地在空中划了几圈:“看到没,你们能行吗?我还能换手,方块三角随便挑。”


        

“你还有这技能呢?”赵柯有些吃惊。


        

“他没给你们显摆过么?还有左手八右手四来回换的,成天跟人显摆,”潘智蹲在他腿边,手在他腿上轻轻按了按,“有感觉吗?”


        

“滚,我什么时候成天显摆了,”蒋丞晃了晃脚,又看着一圈脑袋,“求你们了,让我起来吧,地上是湿的,我后背都透了!”


        

“起来吧,”大叔说,“慢点儿。”


        

顾飞伸手扶了他一把,蒋丞感觉自己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头儿,用能让所有人都安心的缓慢速度先是慢慢坐起来,再挂顾飞胳膊上慢慢站了起来。


        

“这土软,”他原地蹦了蹦,“我摔下来的时候脚也没挂着蹬子,哪儿都好好的。”


        

“哎!”鲁实长长地舒出一口气,“吓死我了!”


        

“不好意思啊,”蒋丞笑了笑,又弯腰看着顾淼,“二淼,我没事儿,就摔了一下,跟你平时从滑板上摔下来一样。”


        

“她很久没摔过了。”顾飞在后面说。


        

“会聊天儿吗?”蒋丞转头看着他。


        

顾飞笑了笑,没再说话。@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就像你以前从滑板上摔下来一样,没事儿,”蒋丞打了个响指,“别担心。”


        

顾淼围着他转了一圈看了看,确定他没事儿之后也打了响指,跑到自己的小马旁边,利索地上了马。


        

“好,继续走吧,”大叔说,“大家记着,不要猛拉缰绳,动作要慢!东西掉地上了叫我,不要自己就往下跳,马没停下不能下马!”


        

大家纷纷点头,准备各自上马,潘智走了两步又回过头:“别人摔也就算了,怎么你还能摔得了?”


        

“我……”蒋丞清了清嗓子,“晚点儿再跟你说吧。”


        

“哦,行吧,”潘智往顾飞那边看了一眼,嘿嘿乐了两声,“爷爷,骑马的时候还是专心点儿,伪马震什么的就别琢磨了。”


        

“滚。”蒋丞压着嗓子。


        

骑上马之后,蒋丞回头看了顾飞一眼,等顾飞过来了才一块儿跟着大家往前走了。


        

“你,”蒋丞目视前方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也太突然了吧。”


        

“就突然,”顾飞笑了笑,“突然觉得想说,以前都没有这种感觉,就刚才突然就非常想说,我是……很认真地说的。”


        

“我知道,”蒋丞偏了偏头,“我也是很认真的。”


        

顾飞笑了笑。


        

“别拍照了,”蒋丞看了一眼他的相机,“别一会儿你也摔下去一次,那咱俩就真精彩了。”


        

“我不会的。”顾飞说。


        

蒋丞啧了一声。


        

大叔要带他们去的第一个景点是一片白桦林。


        

“密度很大,很漂亮,一年四季都有不一样的美!”大叔给他们介绍着,“很多人去,拍照,写生,我们农家院里,经常有搞摄影的,画画的,一住就是半年。”


        

“我们就是来拍照的,”赵柯说,又指了指顾飞,“摄影师。”


        

“看出来了,”大叔点点头,“他那个相机,还有他那个包,一看就是摄影师,你们……也是?”


        

除了顾飞的那套相机,其余这些人唯一的摄影装备就是手机,蒋丞忍着笑看赵柯要怎么继续把这个逼装下去。


        

“我们是模特。”赵柯说。


        

“哦?”大叔愣了愣,转圈儿把他们都看了一眼,“模特啊?”


        

“嗯。”赵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


        

大家也都纷纷点头。


        

“说起来了就觉得是挺像的,”大叔又看了看他们几个,“你们比一般的游客是长得好看,摄影师长得也像模特。”


        

“他就是从模特成长起来的摄影师。”赵柯继续一本正经地编。


        

“这人比我能扯啊,”潘智小声说,“看着挺正经一个人,扯起来跟放风筝一样。”


        

白桦林的确很美,远远就能看到了,望不到边的草坡上有一大片浓密的绿色,下半截儿是白色的,衬得分明醒目。


        

“好漂亮啊!”张齐齐女朋友喊了一声,“是不是说白桦树上有眼睛啊?”


        

“是的,”大叔说,“其实就是树枝掉了以后留的疤,但是别的树就不会像眼睛,就白桦树是这样。”


        

“叔,”潘智说,“您这么解说太不浪漫了,怎么也得编个传说吧。”


        

大叔笑了起来:“现在讲究科普嘛,不过的确很像眼睛,你们一会儿可以找找看。”


        

“一会儿我们带二淼找找眼睛……会不会吓着她?”蒋丞说。


        

“不会,”顾飞说,“她胆儿挺大的,大概是有些事儿她理解不了。”


        

大家在林子边儿上下了马,大叔还在介绍着的时候,一帮人就已经冲进林子里去了。


        

“找到了!这里这里!这里也有!”两个女朋友兴奋地林子里来回跑,“淼淼你来看,这里有花!”


        

顾淼很少跟着女孩子玩,特别是成年女性,这会儿也格外兴奋地跟着跑。


        

“你说,”顾飞拿着相机,一边看着取景器一边说,“如果我是个姐姐,顾淼是不是能比现在强点儿?我觉得男的带小姑娘,还是不如女的带得好。”


        

“也许吧,”蒋丞看着那边,想了想又笑了,“别,你还是哥哥吧,你要是姐姐,我怎么办啊。”


        

“我这么有魅力,说不定你还是一样喜欢我,”顾飞按下快门,“反正你以前也交过女朋友。”


        

“这事儿能过去不能了?”蒋丞啧了一声,“念叨这么久。”


        

“我要是女的,肯定特别漂亮。”顾飞说。


        

“……是。”蒋丞点头。


        

“说不定潘智会追我,”顾飞把相机对准了前面的潘智,“我发现潘智也挺上镜的。”


        

“你要是女的,”蒋丞说,“你根本不可能有见到潘智的机会,我跟你肯定没交集。”


        

“嗯,”顾飞按下快门,转过头盯着蒋丞,“好险啊。”


        

“什么好险?”蒋丞愣了愣。


        

“还好我是男的。”顾飞说。


        

“靠,”蒋丞乐了,“神经病。”


        

这会儿过来林子里玩的游客不是太多,他们在林子里走着的时候,偶尔能碰上几个,潘智有些失望:“怎么都是阿姨大姐啊?小姑娘们都不上这儿来玩吗?”


        

“人赵柯也是一个人,”蒋丞一边吃牛肉干一边说,“怎么就你这么饥渴。”


        

“他有女朋友好吗,只是没一块儿来而已,我,”潘智指了指自己,“一条单身狗,还不让我撒点儿尿做个记号啊?”


        

“我靠,你这形容,”蒋丞笑了起来,回手从包的侧兜里抽了自己的杯子喝了两口水,“太贴切了。”


        

“你俩这杯子,”潘智看了看顾飞包侧面插着的那个杯子,“太明晃晃了吧。”


        

“刺激你了吗?”蒋丞把杯子递给潘智,“喝吗?西洋参泡的水,提神。”


        

“嗯,”潘智接过去喝了几口,“顾飞,给我拍几张大片儿。”


        

“泡妞用的吗?”顾飞看了看四周,“去那边吧,这边林子太密了,不好找光。”


        

“是展示自我用的,”潘智纠正他,“不要跟您另一半儿似的老把我想得那么没品味。”


        

“哦。”顾飞点头。


        

蒋丞感觉顾飞都快没时间看风景了,相机一直举着,挨个给众模特们拍照,一个个都千姿百态的各种风骚。


        

“我给他们拍几张吧,”蒋丞说,“你都没怎么看风景吧?”


        

“看了啊,”顾飞笑笑,“取景器里看着更安静,特别美。”


        

“多可怜啊,来一趟还得从取景器里看。”蒋丞说。


        

“这你就不懂了,”顾飞说,“其实风景不光是用眼睛看,你在风景里,你就是风景的一部分,你更多的是感受,你看到的,肯定没有你感受到的多。”


        

蒋丞看着他。


        

“你还是比较合适去读理科。”顾飞举起相机看着他,“不过说真的,我们应该来张合照。”


        

“嗯,”蒋丞一下来了劲头,“还有二淼,我还没怎么跟她合过影呢。”


        

顾淼这会儿没在林子里了,她正坚强地想在草坡上玩滑板,跟她说明天可以去滑草,她也不太明白,最后大叔给她找了个草少的土坡,让她滑着玩。


        

“我们先拍,”顾飞拿了三脚架打开了,看了看四周,找了个合适的角度放好了,把相机固定了上去,“丞哥你过去站着,我看看。”


        

蒋丞走到顾飞指定的地方站着,这种突然熟悉的感觉,他无数次就这么站着,看着离他几步远的,相机之后的顾飞。


        

他突然有些感慨。


        

对着镜头发呆的时候,顾飞按了快门。


        

他啧了一声:“偷拍啊。”


        

“来,”顾飞拿着遥控器跑了过来,站到他身后搂住了他,“就这样就行。”


        

拍照这件事对于他俩来说大概是除了上床之外最有默契的事儿了,随便一个动作,对方就能立刻明白应该怎么样配合。


        

站着,坐着,搂着,随意经过,无论哪种场景,他俩都配合默契。


        

拍完之后蒋丞又把顾淼拉过来,这小丫头拍照永远高冷,没有笑容,酷人一脸,最后拍了一组一人真酷两人装酷的照片。


        

大叔来叫他们准备换地方的时候,一帮人要求来个合影,折腾了半天,拍了至少能有二三十张,才终于让每一个人都满意了。


        

拍完照大叔拉着他们去看花。


        

“忘忧草,”大叔说,“现在有花了,一大片,黄色的,非常漂亮,今天太阳好,你们肯定会喜欢!”


        

“忘忧草?”潘智看着大叔。


        

“就是黄花菜,”顾飞说,“打卤面的必备材料。”


        

潘智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叹了口气:“我不应该问的。”


        

一帮人笑得停不下来。


        

“别小看黄花菜啊,”大叔马上跟着介绍,“黄花菜可是很好的东西,吃了还能美容呢。”


        

不知道是因为心情,还是环境,还是第一次看到连片的黄花菜,蒋丞第一次发现原来黄花菜是这么漂亮的东西。


        

“天哪,”张齐齐说,“新鲜黄花菜居然这么惊艳!”


        

“丞哥,”顾飞一边拍照一边说,“我发现我真是挺土的。”


        

“嗯?”蒋丞看着他。


        

“这些我都没见过,”顾飞说,“今天我才感觉我真是……第一次真正走出钢厂看到世界。”


        

“我也没见过啊。”蒋丞说。


        

“是么,”顾飞看了他一眼,“那大概是因为跟你在一起,什么都不一样了。”


        

蒋丞看了看旁边的人,似乎是没有人注意到他们,他飞快地凑过去在顾飞脸上蹭了一下,又亲了一下他耳朵尖儿。


        

身后传来一声非常虚伪的咳嗽声。


        

顾飞笑着啧了一声。


        

蒋丞回头看到了正拿着手机对着一片黄花菜拍照的潘智。


        

“情难自禁啊,”潘智说,“今儿我算是真正理解这话的意思了。”


        

两个地方玩过之后,天色就开始有些暗了,大叔一挥手:“走,现在回去,你们可以去玩玩射箭,等着吃晚饭了。”


        

“射箭?”鲁实立马很有兴趣。


        

“射箭不错,有意思。”潘智说。


        

顾飞看着蒋丞,小声问:“射箭你也能得瑟一把吧?毕竟是弹弓小能手蒋丞啊。”


        

“不知道,”蒋丞笑了起来,“好久没玩了。”


        

“蒋丞选手选择了一个新的挑战项目,所有人对他都满怀期待,”顾飞学着他的语气,“叉指导您觉得他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挑战项目?”


        

蒋丞看着他没说话,一个劲儿乐着。


        

“蒋丞选手一直是一个勇于挑战自我的人,他有着超一流的专业素质,”顾飞继续小声说着,“这次挑战他的男朋友也会来看,还跟他一起参加了挑战,相信他会拿到很好的成绩。”


        

蒋丞啧了一声。


        

“叉指导,您觉得如果这次挑战失败了的话,会不会很失落?”顾飞也看着他,“不会的,蒋丞选手的最大优点就是坚强,面对任何打击和失败都不会低头,他是个永远会让人吃惊的强大选手。”


        

“这马屁拍的。”蒋丞说。


        

“我乐意。”顾飞说。


        

回到农家院之后,顾淼不愿意去别的地方,想要跟马在一块儿。


        

顾飞劝了半天说去射箭,她也不肯,最后顾飞只得同意她留在马群旁边坐着。


        

“她不会到时不跟我们走了吧,”蒋丞看着专注地盯着马看的顾淼,“她怎么这么喜欢这些马啊。”


        

“没事儿,第一次见嘛,”顾飞看着那些马,“我也是第一次看到真的马呢,我要像她那么大,可能也想一直跟马在一块儿了。”


        

“还好你现在长大了。”蒋丞说。


        

“嗯,现在就想跟丞哥在一块儿。”顾飞说。


        

“去射箭吗?”赵柯走了过来,“那边正比赛呢,三箭一局,第一名的有奖品。”


        

“什么奖品?”蒋丞马上问。


        

“好像是什么酒,大叔说特别烈的酒。”赵柯说。


        

“走,”顾飞说,“看看去。”


        

“我要去比赛,”蒋丞小步蹦着,“我要赢那壶酒。”


        

“干嘛啊?”顾飞笑了,“想喝的话可以买啊,我看他们小商店里好多酒呢。”


        

“不,不一样,”蒋丞还是小步蹦着,“我要赢一壶酒,拿来娶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