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42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淼不太能适应人多的地方, 像晚上农家院的人都聚在一起的篝火晚会,她就会有些紧张,不愿意过去。


        

但偏偏又很想吃肉。


        

最后她自己挑了个地方, 在距离最远的草地上坐着, 顾飞一趟趟地给她送肉过去。


        

这边的篝火和热闹, 对她来说没有吸引力,有肉, 能看到马, 就行了。


        

虽然马都休息了。


        

“挺另类的,”张齐齐女朋友托着下巴看着离他们十多米远盘腿儿坐在草地上面向夜色远方啃着肉的顾淼, “我觉得她肯定有很多自己的想法, 只是大人都理解不了她。”


        

“慢慢来吧, 现在进步还挺大的,去年我都没想过能带她出来玩呢,”蒋丞撕着肉边啃边说,“也许再有几个月, 她就能说丞哥好帅了。”


        

顾飞看了他一眼, 嘴角带着笑。


        

“不帅么?”蒋丞看着他。


        

“一嘴油。”顾飞说。


        

“吃肉就得这么一嘴油, ”蒋丞啧了一声, “你快别羞涩了,放开了吃吧,难得……”


        

“都亲不下去嘴。”顾飞声音很低。


        

蒋丞吓了一跳, 差点儿呛着,赶紧转开头。


        

旁边的潘智很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干嘛?”


        

“嘛也不干。”蒋丞说。


        

“敢往我身上蹭油我肯定把尊老爱幼的原则扔到一边儿跟你拼命我跟你说。”潘智说。


        

“你……”蒋丞话还没说完,就感觉旁边有人走了过来。


        

没等他转头, 就听到了一个姑娘的声音:“晚上好呀。”


        

蒋丞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一定变化得挺明显的,潘智作为一个完美的铁子, 瞬间就明白了,而且还迅速地跟他交换了眼神。


        

情敌预备军?


        

是的。


        

意念交流大致是这样的内容。


        

“晚上好。”顾飞跟她打了招呼。


        

“这是我做的牛轧糖,”姑娘拿出一个小铁盒放到了他们桌上,“这次带了点儿出来,你们尝尝看。”


        

“谢谢。”蒋丞本来脸上没什么表情,这会儿也不得不挤出了笑容,人一个姑娘,专门过来送小零食,老爷们儿再板个脸实在没风度。


        

“别客气,”姑娘笑了笑,摆摆手一边往自己那桌走一边说,“你们先吃着,一会儿我过来找你们喝酒啊!”


        

蒋丞感觉自己的眼睛顿时放大了一小圈儿,还要过来喝酒?


        

他转头看着顾飞。


        

“嗯?”顾飞也看着他。


        

“这都约上酒了啊?”蒋丞说。


        

“人说的是你们。”顾飞说。


        

“包括我吗?”潘智问。


        

“应该包括了咱们这一桌。”顾飞说。


        

“那行,”潘智点了点头,一拍蒋丞肩膀,拿起了自己的酒杯,“爷爷,这事儿交给我了。”


        

“你干嘛?”蒋丞愣了愣。


        

“找人喝酒。”潘智端着杯子慢悠悠地往姑娘那桌晃了过去。


        

蒋丞跟顾飞一块儿转头看着他。


        

潘智在这方面算是有……天赋,过去跟那姑娘打了个招呼之后,没说几句,几个姑娘就往一块儿挤了挤,给他让出了一个位置。


        

而他就那么愉快舒适地坐了下去。


        

“丞哥,”顾飞看着蒋丞一脸凝重地说,“你千万,别跟他学。”


        

“啊,”蒋丞乐了,“学不来,我跟他认识这么些年,要能学早学会了。”


        

“我跟除了你之外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有什么了,”顾飞说,“你这醋吧,吃着玩可以,千万别真吃啊。”


        

“真吃又怎么样,”蒋丞喝了口酒,这酒的确像老板宣传的那样,很香,但是一口下去能从嗓子眼儿烧到胃里再返到天灵盖,他啧了一声,“这酒,劲也忒大了点儿吧。”


        

“我喝着还成,老板说不常喝酒的一口就倒,”顾飞眯缝了一下眼睛,“我等着看你倒不倒呢。”


        

“怎么,盼着我倒啊?”蒋丞笑了起来,“我倒了就倒了,反正有二淼在,也圆不了房。”


        

“那可不一定。”顾飞笑眯眯地看着他。


        

“顾飞,”蒋丞指了指他,“你这个阴险的笑容,是在表达什么?”


        

“表达兴奋。”顾飞凑到他耳边小声说。


        

“兴奋个屁啊你!”蒋丞说,也许是因为他这会儿喝了有差不多二两这个号称一杯倒的酒了,声音有些没控制住,喊得挺大声。


        

“兴奋啊!怎么不兴奋!”鲁实一拍桌子,“看看!这里哪有不兴奋的人!”


        

一桌人纷纷点头表示赞同,举杯当啷磕了一圈。


        

这一桌人,就算没喝一杯倒,也喝了不少特色酒,什么羊奶酒马奶酒果子酒的,这会儿都处于还保留部分神智,但绝对开始神经的阶段。


        

蒋丞看着他们一通乐。


        

大家都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几个农家院的员工走了过来,同时音乐响起,他们围着中间的篝火开始跳舞。


        

一圈吃喝得都兴奋了游客顿时都喊了起来,一边拍手一边跟着喊节奏。


        

接着跳舞的人就跑到靠近的桌边开始拉人了,蒋丞他们坐得稍微远点儿,但没等人过来拉,他们这桌一帮人就站了起来:“跳舞去!”


        

“我就不去了,”赵柯说,“我再吃会儿。”


        

“柯儿!”潘智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往他肩上一拍,“走,蹦会儿去!”


        

“我不会……”赵柯话还没说完就被潘智一把拉了起来,拽着往篝火那边过去了。


        

“丞哥,”顾飞一搂蒋丞肩膀,指了指潘智,“你看。”


        

蒋丞喝了口茶,顺着看过去的时候有些吃惊地发现,潘智居然是拉着刚才那姑娘的手过去的。


        

前后大概不到一小时,蒋丞对于潘智的效率相当佩服。


        

“我的艳遇,”顾飞笑着说,“就这么被截胡了。”


        

“怎么,是不是很失落。”蒋丞非常愉快地笑着,这会儿四周的人都一片欢声笑语的,他也跟着笑得很大声。


        

“走。”顾飞站了起来,拉了拉他胳膊。


        

“我不去,”蒋丞笑着缩了缩,“我是真不会蹦,而且也不想过去蹦。”


        

“没让你去蹦,”顾飞说,“陪我出去。”@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去哪儿?”蒋丞问。


        

“去了就知道了。”顾飞笑笑。


        

顾飞先去旁边把顾淼叫上回了蒙古包,小丫头平时这会儿已经睡觉了,去叫她的时候她正盘腿儿坐着打盹儿,跟个小老太太似的,看得蒋丞想笑。


        

“回去睡觉吧,二淼,”顾飞把她拉了起来,“还想吃什么吗?”


        

顾淼眯眯瞪瞪地摇了摇头。


        

“那走,哥哥带你回去睡觉。”顾飞说。


        

蒋丞一直扶着旁边的栏杆听着顾飞说话,这酒的确挺大劲儿的,喝的时候还没感觉这么强烈,现在站起来一动,就发现自己脚底下打飘儿,连转个头都会控制不住,45度能转成直角。


        

跟着往蒙古包那边走的时候,顾淼回头好几次看他,顾飞说:“丞哥喝醉了。”


        

顾淼又看了他一眼。


        

“你是不是在鄙视我,”蒋丞笑了,“不是谁都跟你哥似的那么能喝的。”


        

顾淼应该是没听懂,扭头继续往前走了。


        

回了屋让顾淼洗漱完了之后,顾飞把她的小被子铺好,枕头放好,又把带来的她的衣服都撂在枕头旁边。


        

顾淼爬到床上,经过亲自检查,确定没有问题,这才躺下了。


        

顾飞把她的专用手机放到旁边:“你的手机在这里,晚上找不到哥哥就发消息,懂了吗?”


        

顾淼点了点头,大概是困了,她把顾飞推开,拉过小被子盖上就闭上了眼睛。


        

“晚上找不到哥哥?”蒋丞这时才问了一句。


        

“嗯。”顾飞点了点头,从旁边的地上拎起一个大包背上,又拿起了他的相机包挂到了蒋丞脖子上。


        

“她哥哥晚上要去哪儿?”蒋丞问。


        

“她哥哥晚上要跟她丞哥去浪。”顾飞搂了搂他,在他鼻尖上亲了一口。


        

蒋丞脑子里有点儿嗡嗡,每次喝高了他都这感觉,听不清东西,看什么都带着旋转,腿跟瘸了似的一会儿长一会儿短的,走个路都颠得很。


        

跟顾飞一块儿走出蒙古包的时候,还能看到大院子里篝火晚会里热闹的人群,每个人都带着笑容,跳着的,蹦着的,坐在一边儿喝着酒聊着的。


        

顾飞搂过他的肩,带着他从旁边走了出去。


        

这感觉很奇妙。


        

黑色的夜里,明亮的火光,喧闹的人群,都慢慢隐在了身后。


        

他们吹着微寒的夜风,两个人往前走,耳边渐渐静了下去,笑闹声消失之后,耳边开始能听到吹吹过草地时沙沙的细响,能听到奇异的交错着的虫鸣,还能听到两人的脚步声。


        

“会迷路吗?”蒋丞问,他觉得自己声音很低,但在安静草原上却听得很清楚,甚至能听出自己声音里的醉意。


        

“不会,”顾飞说,“咱也不去特别远的地方,这里今天骑马经过的时候我看到的,就前面,那个草坡过去,有片草长得特别好,很厚。”


        

“哦。”蒋丞应了一声。


        

“躺上头肯定特别舒服。”顾飞又说。


        

蒋丞顿了顿就开始笑,一边踉跄着笑一边拍了拍顾飞的屁股:“兔兔!你是不是想野战!”


        

“是啊。”顾飞说。


        

“你怎么能回答得这么平静的。”蒋丞还是笑。


        

“我不要脸啊。”顾飞回答。


        

“不过我跟你说,”蒋丞往他身上靠了靠,“你得等我醒醒酒,我这会儿有点儿晕。”


        

“醒酒了干嘛?”顾飞问。


        

“干你啊!”蒋丞很大声地说。


        

顾飞捂了捂他的嘴,往身后看了看:“丞哥,就我们那个院儿,起码出来了四对儿情侣,加上别的农家院出来浪的,我们四周可能有几十个人。”


        

“嗯。”蒋丞在他指缝里应了一声。


        

“一会儿干你的时候,你别喊太大声。”顾飞在他耳边轻声说。


        

“嗯,”蒋丞应了一声,应完之后才又瞪了瞪眼睛,在他手心里含糊不清地说,“谁干谁?”


        

“我,”顾飞一了一顿地继续在他耳边说,“干,你。”


        

“你想得美!”蒋丞说。


        

“现实也很美。”顾飞说。


        

蒋丞把他的手扳开刚想说话,顾飞在他腿上勾了一下,他顿时感觉脚底下一空,整个人往后仰着倒了下去。


        

不过顾飞胳膊带了他一下,他倒地的时候除了眩晕,就觉得这地上还真是挺软的。


        

但紧接着顾飞蹲下来又推了他一把。


        

他这时才发现自己躺的地方是个草坡,顾飞这一推,他就跟坐滑梯似的一路往下出溜了下去。


        

“我……”他胳膊扬了扬,想控制一下身体,但没成功,“操。”


        

就这么一路飞驰着最后头下脚上地在坡底停下了。


        

他大头冲下地看着站在坡顶的顾飞,晕得半天不知道要说什么,就觉得披着一身月光的顾飞很帅。


        

“醒着吗?”顾飞把背着的包往坡上一扔,包滑了下来。


        

“你的……相机包。”蒋丞看到了坡中间的相机包,估计是刚才掉那儿的。


        

“没事儿,包有缓震,”顾飞跳了一下,顺着坡也往下滑着冲了下来,“丞哥——”


        

“你他妈……”蒋丞吓了一跳,顾飞这轨迹一看就是对着他来的,他赶紧撑着胳膊努力地往后蹭,怕顾飞滑下来的时候控制不住一脚踹他裤裆上。


        

但是顾飞滑到一半就停下了,没能一滑到底,大概是因为这一溜的土都被他之前蹭起来了,摩擦太大。


        

蒋丞刚松了口气想说话,顾飞居然站起来就往下冲。


        

“我操!”蒋丞感觉自己就像个恐怖片里对着冲过来的怪物怎么也站不起来的怂货,只能一直蹭着地傻退。


        

眼睁睁看着顾飞遮天憋日地往他身上一扑,胳膊撑着地,然后低头吻住了他。


        

没等他认真回应,顾飞又已经松开了他,站起来拎了大包走到了一边。


        

“你……”蒋丞叹了口气,在地上摊开懒得动了,晕得厉害。@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顾飞把包打开,从里面扯出了一团东西,放在地上整理了一下之后,拎起来抖了几下,那团东西唰地撑开了。


        

“我靠?”蒋丞愣了愣,“帐篷啊?”


        

“嗯,还不错,”顾飞说,“居然是自动的。”


        

“啊。”蒋丞还是愣着。


        

“今天晚上,”顾飞把防潮垫铺好,再把睡袋扔了进去,“就在这儿浪了。”


        

“啊,”蒋丞努力地撑着地坐了起来,“帐篷里?”


        

“先把事儿办了,”顾飞走过来把他拽了起来,搂着一边在他脖子上肩上亲着,一边伸手摸进了他衣服里,往帐篷那边推了去,“然后我要拍星空,睡俩小时还要拍日出,你不能睡,你得陪着我。”


        

“嗯,”蒋丞只觉得呼吸开始有些控制不住地粗重起来,但在酒精和欲望的夹缝里挣扎着的理智让他还是坚持着问了一句,“会不会有人?”


        

“你不出声喊,”顾飞按着他的肩,把他塞进了帐篷里,跟着也钻了进来,“就算有人来了,也不知道这里是怎么回事儿。”


        

“啊,”蒋丞躺平,“这帐篷好小啊,是双人的吗?”


        

“是双人的,”顾飞把帐篷门拉好,飞快脱掉了外套,扑到了他身上,“野战专用。”


        

“放屁。”蒋丞笑了起来。


        

顾飞没再说话,连他的外套都都没脱,直接拉开拉链,把里头的衣服往上一推,就在他胸口上肚子上连亲带啃地蹭着。


        

蒋丞也没再出声,手往顾飞肩上抓了抓。@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顾飞扯下他的裤子,甚至都没脱掉,就直接把他腿往上一压。


        

“操,”蒋丞感觉这一压腿,血都冲到了脑子里,“你至于……急成这样吗?”


        

“至于。”顾飞说。


        

蒋丞还是很晕,本来还想着是自己娶了小兔子乖乖,今儿晚上绝对不能被掀翻在地,但这会儿连晕带兴奋地,他居然有些使不出力来。


        

顾飞按着他腿进入时,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他没压住声音:“啊……”


        

“嘘。”顾飞轻声说,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


        

顾飞松开捂在他嘴上的手时,蒋丞一口咬住了他的手指。


        

“松嘴。”顾飞捏了捏他下巴。


        

蒋丞没松口,还是咬着。


        

“那你咬着吧,”顾飞手撑着垫子看着他,“我歇会儿再来一次。”


        

“靠,”蒋丞松了嘴,瞅了他一眼,“这环境是不是特别能刺激你啊?”


        

“是啊,”顾飞低头亲了亲他,“不刺激你么?”


        

“……啊。”蒋丞应了一声。


        

帐篷里空间的确是有点儿小,他俩折腾半天才是把战场收拾好了,穿好了衣服。


        

“你还要拍星空吗?”蒋丞半眯着眼睛躺着。


        

“嗯,”顾飞坐在旁边,拿着镜头往相机上装着,“你没看到吗,这边星空特别漂亮,有银河。”


        

“没注意,”蒋丞说,“我喝晕了,都没敢抬头,一抬头肯定摔。”


        

顾飞过去把帐篷的门拉开了,再回头拽着他的胳膊原地转了半圈。


        

“哎……”蒋丞就觉得一阵晕,闭上了眼睛。


        

顾飞把他往帐篷外面拽了拽,塞了个充气枕头到他脑袋下边:“丞哥,你看。”


        

“嗯。”蒋丞睁开了眼睛。


        

一眼过去就没了声音。


        

说实话,蒋丞一直觉得自己没什么浪漫细胞,特别是跟顾飞比起来,既不浪漫,也不文艺,对很多东西,美与不美,他感触并不是特别深。


        

但睁开眼,第一次看到在夜空里横穿而过的壮观星河时,他还是感觉到了震撼。


        

黑而明亮的天空,银色和暗红交织着的大片光芒,让他的呼吸都暂停了。


        

顾飞在他身边挤着躺下,轻声说:“美吗?”


        

“嗯。”蒋丞轻声应着。


        

“小时候,”顾飞说,“我不敢回家的时候,会去山上,从下午一直到第二天,都在山上。”


        

“嗯。”蒋丞握住他的手。


        

“有时间我带你去爬那座山吧,离钢厂有点儿远,在市郊了,”顾飞说,“我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星星,就是在那里。”


        

“我从来没看过。”蒋丞说。


        

“后来长大点儿我就没去过了,”顾飞说,“我爸在家的时候,二淼……我不放心。”


        

蒋丞没说话,用力抓紧他的手。


        

“我一直觉得天空很好看,”顾飞笑了笑,“白天,晚上,晴天,阴天,都很好看。”


        

“你以前,”蒋丞看着大片的星星,“有没有拍过星空?”


        

“没有,”顾飞笑笑,“没有合适的时间,而且也……可能是后来不怎么看天了吧,就也没想着要去拍了,太阳光倒是拍过很多。”


        

“现在拍吗?”蒋丞偏过头。


        

“你先睡一会儿,”顾飞说,“我想你陪着我拍,你睡会儿再拍。”


        

“我不困,”蒋丞说,“让你干清醒了。”


        

顾飞冲着天笑了半天:“我这么大能耐呢?”


        

“嗯,”蒋丞慢慢坐了起来,把外套拉链拉好,想想又啧了一声,“这还真是野炮,衣服没脱,裤子都只脱一半。”


        

“你要不服气一会儿脱光了再干一次好了。”顾飞说。


        

“个臭不要脸的东西,”蒋丞爬出了帐篷,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要去哪儿拍?”


        

“坡上头,”顾飞拿了三脚架和相机,指了指刚才他们滑下来的地方,“我刚站那儿看了一下,还不错。”


        

蒋丞跟着顾飞爬到了坡顶,坐在草地上看着他。


        

顾飞把相机架好,弯腰调了半天,试着拍了一张:“丞哥你看吗?”


        

“看,”蒋丞马上凑了过去,往取景器里看着,“真漂亮,不知道为什么,拍出来的跟眼睛直接看到的感觉不一样。”


        

“更安静些。”顾飞说。


        

“嗯。”蒋丞看了他一眼。


        

顾飞又拍了几张,有云过来,他停下了,把三脚架往后移到了蒋丞身后。


        

蒋丞回过头的时候发现镜头对着自己,他笑了笑:“怎么拍一半又拍我了?”


        

“你这种,刚被|干完的样子,”顾飞一边调着相机一边说,“很性感。”


        

“你大爷,”蒋丞说,“我脸上写着刚被|干完四个字儿吗?是不是还有括号顾飞干的啊?”


        

“你幸福吗?”顾飞在相机后头问。


        

“你丞哥姓蒋,”蒋丞说,顾飞笑了笑,蒋丞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又开口,“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