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43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大概是蒋丞长这么大第一完整的, 一整夜连一秒钟眼都没合。


        

陪着顾飞拍星空,拍各种黑夜里带着光的剪影,然后一起躺在草坡顶上看星星, 半夜太冷扛不住, 他俩又回了帐篷里套上睡袋, 从帐篷里探出脑袋来躺着。


        

看星星,看月亮。


        

一直到天边开始出现亮光。


        

顾飞扛着机器又爬上草坡架好。


        

“能拍到吗!”蒋丞跟在后头。


        

“能, ”顾飞弯腰看着取景器, “拍个大蛋黄给你看。”


        

“一会儿拍几张我吧。”蒋丞说。


        

“嗯,”顾飞说, “一会儿你去对面那个坡上蹦吧, 正好能以太阳为背影。”


        

“怎么蹦。”蒋丞问。


        

“双脚离地蹦, 越高越好。”顾飞笑笑。


        

“行。”蒋丞搓搓手,把外套上的帽子扣上了。


        

虽然已经五月了,但日出前这一会儿还是冻得让人没法忍,还好带了厚外套。


        

日出是最能让人心潮澎湃的景象之一了。


        

蒋丞盯着天边的亮光, 看到一抹并不耀眼的金色露出来的时候, 他忍不住吼了一声:“出来了!太阳公公!”


        

“猫丞丞要开花了啊。”顾飞乐了。


        

“真的很像鸡蛋黄, ”蒋丞盯着一点点从地平线上升起来的太阳, “现在还能盯着看呢,一会儿就要瞎眼了。”


        

“嗯,”顾飞一边按着快门一边说, “一会儿我让你过去你就跑过去,要快,就那么两分钟, 过了就没法再拍了。”


        

“好。”蒋丞开始原地蹦着,抡胳膊蹬腿儿地活动着有些冻僵了的身体。


        

太阳即将整个跃出地平线的时候顾飞喊了一声:“去!”


        

蒋丞冲下草坡, 一路飞奔着跑上了对面的坡顶,然后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开始蹦,蹦起来挥胳膊,蹦起来劈个大叉,蹦起来蹬腿儿。


        

一通折腾之后他后背汗都冒出来了。


        

太阳开始发白的时候,顾飞直起腰冲他挥了挥胳膊。


        

他又跑下草坡,一路边蹦边跑回了顾飞身边,搂着他亲了一口:“早安顾飞。”


        

“早安丞哥。”顾飞笑笑。


        

收拾了东西往回走的时候,还真碰到不少看完日出回来的人,大致扫一眼,都不止几十个,按这密度,都得有上百人了。


        

不知道是早上才出去的,还是跟他们一样,昨天一夜都在外头浪着。


        

“人还真是多啊。”蒋丞感叹了一句。


        

“所以让你别喊太大声。”顾飞说。


        

蒋丞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你就说我是不是说得很有道理。”顾飞说。


        

“啊,是是是是是。”蒋丞点头。


        

回到蒙古包的时候,顾淼正站在门口,跟张齐齐女朋友一块儿刷着牙。


        

“你们去看日出了?”她问。


        

“嗯,”蒋丞点点头,“你们没去?”


        

“定了个闹钟,结果没起来,”她叼着牙刷叹了口气,“一帮人都去了,就我俩没起来,赵柯还喊我们来着,也没听见。”


        

“明天中午才走,早上还有机会。”顾飞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感觉可能还是起不来,我都放弃了。”她一脸伤感。@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顾淼洗漱完,他们几个一块儿去吃早点,坐下了,才看到潘智他们几个一脸没睡醒的表情走了进来,旁边还跟着那个漂亮姑娘。


        

“怎么没见着你们?”蒋丞问潘智。


        

“爷爷,”潘智坐到他身边,低声说,“这么虚伪的话就别说了,谁知道你俩这一夜躲哪个草窝里浪呢?能见着才怪了。”


        

“操。”蒋丞笑了起来。


        

张齐齐给大家安排的游乐节目还挺丰富的,今天这一天基本没闲着,几个景点看过之后就是今天的重点项目,滑草。


        

虽然昨天晚上一帮人都没怎么睡,但难道这么一块儿出来玩,居然都没人喊累,滑草的时候依旧兴致高涨。


        

顾淼对玩什么都无所谓,只要有马就行,不过到了滑草场之后她眼睛都亮了。


        

滑草玩的人不少,不过一般游客玩的就是坐个板子往下滑,别的滑道有难有易,但都是穿得跟滑雪一样了。


        

顾淼对坐着滑没有兴趣,滑了两趟就不肯再上去了,执着地指着那边穿着鞋拿着仗的滑道。


        

“二淼,那个哥哥没法陪你玩,哥哥不会。”顾飞说。


        

顾淼转头看着蒋丞。


        

“我……”蒋丞犹豫了一下,他倒是会玩滑板,但是要这么滑草,他还真没谱。


        

顾淼就像被点了穴似的指着那边不动,他俩只得带着她过去打听了一下。


        

居然有儿童滑道。


        

“那让她滑吧,”顾飞松了口气,“出来玩一次不容易,让她玩个够好了。”


        

教练把顾淼带到最短最矮的那条滑道边,教她基本姿势的时候,顾淼就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小朋友你听懂了吗?”教练只得问了一句,“来你学着我的样子……”


        

顾淼有些不耐烦地站在滑道顶摆了一个准备出发的姿势。


        

“哎,很好,非常标准,”教练说,“然后啊……”


        

没等他说完,顾淼身体往前一倾,滑了出去。


        

教练张着嘴都没来得及出声喊,她已经滑到了下面停了下来,转回头很得意地看着他们。


        

“不好意思,”顾飞赶紧跟教练道歉,“我妹妹她比较急。”


        

“她会滑啊?”教练看着顾淼。


        

“没滑过,就总玩滑板,”顾飞说,“她平衡什么的都没问题的。”


        

“我还以为她背的那块滑板是装饰呢,”教练笑了,“那看来是个滑板高手了?”


        

“还行吧。”顾飞笑了笑。


        

顾淼滑了几趟之后,就换到了旁边角度稍大些的滑道上。


        

在大家都玩累了坐在休息区说吃点儿东西的时候,顾淼还在不知疲倦地玩着,负责这条滑道的教练都扛不住了:“小朋友,该休息了!”


        

“我去弄她回来吧。”顾飞叹了口气。


        

从滑草场回来的时候,天都有些黑了,几个小时玩下来,一帮人回到农家院的时候才终于换上了累得半死的样子。


        

晚上的篝火晚会都没参加,吃完了东西就各自回房休息了。


        

顾淼依旧是上床倒头就睡,蒋丞躺在另一边闭着眼睛:“哎,我是真的腿都酸了,顾淼是怎么做到玩那么长时间的。”


        

“你不看她每天在外头待多长时间,而且毕竟昨天晚上……”顾飞说。


        

“闭嘴啊。”蒋丞说。


        

顾飞笑了笑:“我去小卖部看看。”


        

“嗯?看什么?”蒋丞问。


        

“买点儿纪念品啊特产什么的,”顾飞说,“带回去送人。”


        

“这儿卖的多贵啊。”蒋丞说。


        

“也不买多,主要是……我第一次这么出来玩,”顾飞笑了笑,“自己也想纪念一下,就不管价格了吧。”


        

“我也去,”蒋丞坐了起来,“我买个什么小玩意儿送你,算定情信物。”


        

全中国的旅游纪念品的进货渠道大概都差不多,蒋丞和顾飞在小超市里挑了半天,才算是找了些有特色的小东西。


        

他买了一对儿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号称是骨头磨出来的小戒指,简单的两个圈,平时估计也没法戴,就这两天应个景。


        

回屋以后蒋丞把戒指套到了顾飞无名指上:“还成,能看。”


        

“嗯,”顾飞把另一个也套到了他无名指上,“以后有钱了买高级的。”


        

“也就是个形式,”蒋丞说,“其实咱俩也不怎么需要这种形式了。”


        

“早拴一块儿了是吧?”顾飞说。


        

“嗯,”蒋丞点点头,“有一个人想跑,不过没跑成。”


        

“丞哥我错了,”顾飞笑着说,“以后都不跑了。”


        

五一假期感觉上就是一眨眼,毕竟也就比个双休日长不了多少,玩得精疲力精的一帮人在回程的车上连说话的劲儿都没有了,统一状态都是睡觉。


        

蒋丞倒是没睡,一直靠在顾飞身上看着车窗外飞快掠过的风景。


        

今天晚上约了许行之见面,明天上午许行之替他们约了导师见见顾淼,看看这段时间的治疗效果,再定好下次带顾淼过来的时间。


        

明天下午他就要回去了。


        

想想时间过得有些太快,但这三天的感觉却跟以往的见面都不一样。


        

也许是因为第一次这样一起旅行。


        

也许是因为我爱你。


        

蒋丞这次想到顾飞马上就要离开时,没有了之前那种心慌和不舍。


        

暑假没有多远了,很快就要到了,这种稳当地感觉让人不容易伤别离,因为根本没有离别。


        

不过晚上见过许行之之后,他俩会坐在潘智家的桌子旁边争分夺秒地讲题,还是蒋丞怎么也没想到的。


        

“你俩是不是有毛病?”潘智坐在沙发上一脸无语。


        

“下月就要考试了,”蒋丞一边看着顾飞的英语作文一边说,“最好就这次过了,要不老扯着个四级的事多烦啊。”


        

“我就不怕烦,”潘智在手机上扒拉着,然后举起来屏幕对着他俩,“你俩帮我看看,这张照片怎么样?”


        

“很帅。”顾飞说。


        

“那就这张吧,说真的,顾飞你拍照片是真不错,”潘智说,“就你给我拍的这些,感觉我又帅出了新高度。”


        

“照片是要发给那个女孩儿么?”蒋丞问。


        

“嗯,”潘智点头,“然后下周约个饭什么的。”


        

蒋丞啧了一声。


        

也算是缘分吧,那个漂亮姑娘的学校离潘智他们学校就一站地。


        

第二天蒋丞没有跟着顾飞去见许行之的导师,回学校收拾了一下,然后躺床上等着顾飞去车站的时候通知他。


        

要按以前,他这会儿肯定得寸步不离地跟着,哪怕是他们在楼上,自己坐楼下等着。


        

他都没想过自己会如此镇定安心地躺在宿舍的床上等电话。


        

老夫老夫了?


        

啧。


        

他翻了个身,拿起顾飞做的那个玫瑰小烧瓶,倒过来倒过去地看了半天。


        

真这么快就老夫老夫了的话,他还是挺不服气的,他俩年龄加一块儿都还正当壮年,老什么夫!


        

还能野战呢!


        

他翻身平躺着,把烧瓶放在眼前,看着里面缓缓转动着的玫瑰花瓣。


        

野战的时候还很激情呢!


        

要不是太冷了,战个十次八次不在话下!


        

老什么夫。


        

大概是想到这种场面,他有些兴奋,手里的烧瓶没拿住,很稳当地砸在了他鼻尖上。


        

他捂着鼻子,咬牙缓了能有一分钟才小声骂了一句:“操。”


        

接了顾飞的电话跑到学校门口的时候,许行之的车已经停在那儿等着了。


        

“你还送我们?”蒋丞上了车,“多不好意思啊。”


        

“行李挺沉的,坐地铁过去还得拖着,”许行之笑笑,“送你们过去我就走了,我一会儿还赶着回学校。”


        

“说好下次什么时候过来了吗?”蒋丞问。


        

“暑假,”顾飞说,“可能时间长一些,让二淼再系统地训练一下。”


        

“哦。”蒋丞没忍住嘴角往上扬了扬。


        

“到时提前找个短租房吧,”许行之说,“要找不到我可以帮你们问问。”


        

“应该能找到,”蒋丞还是控制不住地扬着嘴角,“潘智他们那个小区好像有,我先让他问问。”


        

顾飞点了点头没说话,看着他。


        

蒋丞扫了他一眼:“干嘛?”


        

“没。”顾飞勾了勾嘴角。


        

许行之把他俩扔车站就走了,他俩还是按之前的办法,顾飞拿行李,蒋丞背着顾淼进去。


        

顾淼虽然没有尖叫,但车站这两天正是客流高峰期,几乎满眼的人让她非常紧张。


        

蒋丞把她背起来的时候,她一胳膊勒到蒋丞脖子上,蒋丞差点儿上不来气儿。


        

“一个小姑娘,”他跟顾飞大步往进站口里走着,完全没有了每次送顾飞时那种能走多慢就多慢的状态,就快起飞了,“劲儿这么大,再长大点儿打架都打不过她了。”


        

“可别打架,她打架一点儿数都没有,”顾飞叹了口气,“还好一直也没有暴力倾向。”


        

蒋丞想起来当初顾淼一滑板往人脑袋上抡过去的样子,还真是让人一阵后怕。


        

到了进站口,他俩也没多停留。


        

“进吧,”蒋丞说,“坐定了给我发个消息。”


        

“嗯,”顾飞应了一声,“你一会儿记得去吃点儿东西。”


        

“忘不了。”蒋丞摸摸肚子。


        

“二淼我们进去了,”顾飞弯腰跟顾淼说了一句,“跟丞哥再见。”


        

顾淼还是紧张,紧紧抓着顾飞的手没有反应。


        

“进吧,别再什么见了。”蒋丞有些担心地推了推他。


        

顾飞拉着二淼快步走进了进站通道。


        

蒋丞往旁边站了站,看着他俩的背影,顾淼很紧张地贴在顾飞腿边,低头往前走着。


        

看着挺让人心疼,又有点儿好笑。


        

蒋丞叹了口气。


        

顾飞边走边回过了头,蒋丞赶紧抬手挥了挥:“快走吧!”


        

顾飞笑了笑,冲他隔空亲了一下。


        

蒋丞迅速回了一个飞吻。


        

顾飞这才又拉着顾淼转头进去了。


        

蒋丞看了看时间,给赵柯发了个消息让他帮占个座,下午他也有课,这会儿就得赶紧回去,吃点儿东西就该去教室了。


        

下地铁的时候顾飞的消息也没发过来,他拿出手机,准备打个电话过去问问,按说这会儿车都已经开了。


        

刚要拨号,手机响了起来,是顾飞发过来的视频请求。@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愣了愣,点了接通。


        

画面卡了两秒之后才显示出来,但没等他看清上面的人脸,就先听到了顾淼的尖叫声。


        

“怎么了?二淼!”他赶紧把摄像头对准自己的脸,“二淼!”


        

画面上是皱眉尖叫着的顾淼,旁边是顾飞,背景看着不像是车厢里,他看到了后面还有一个列车员。


        

“这是在哪儿呢?”蒋丞问,“怎么了?”


        

“值班室,”顾飞说,“一开车突然就……二淼,你看丞哥,看到丞哥了没有?”


        

顾淼一直有些飘忽不定的视线在听到了顾飞这句话的时候落到了手机屏幕上,尖叫却还是没有停。


        

“二淼,”蒋丞赶紧换上笑脸,“我是丞哥啊,你看到我了没?能听到我说话吗?”


        

顾淼对着屏幕尖叫了一会儿之后,声音慢慢低了下去。


        

“二淼?”蒋丞挥了挥手。


        

顾淼瞪着眼睛看着他,正在蒋丞想要再开口说点儿什么的时候,她发出了很轻地一声:“丞哥。”


        

顾淼这一声丞哥叫得非常小声,仿佛一只蚊子,还是特别斯文的那种,但蒋丞还是听到了,而且听得清清楚楚。


        

他愣住了。


        

这不比一个“哈”,蒋丞从来没有听到过顾淼叫出谁的名字,连她的声音都是几个月前才听到的,现在猛地听到这么一声,他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跟他同样愣住了的还有顾飞,顾飞看着顾淼,半张着嘴一动不动。


        

最后还是蒋丞先回过神,几乎是半喊着:“哎!哎哎哎!丞哥在呢!二淼!二淼丞哥在呢!”


        

顾淼没再出声,定定地看着他。


        

“二淼,”顾飞终于出了声,“你看,丞哥在呢,你想他的时候,用手机就能找到他了,对不对?”


        

顾淼拧着眉,似乎是在思考这个用手机看丞哥的过程,思考了能有两分钟,才点了点头。


        

“下次想丞哥的时候,你要告诉哥哥,”顾飞说,“不可以这样喊,哥哥跟你说过的,不可以喊,记住了吗?”


        

顾淼点了点头。


        

“跟这个阿姨道歉,你刚才吓到人家了。”顾飞指了指身后的列车员。


        

顾淼又往屏幕上看了一眼,转过身对着列车员鞠了个躬。


        

“哎,没事儿,”列车员说,“真乖,阿姨没事儿。”


        

跟顾淼又视频了一会儿,她没有再开口说话,但情绪慢慢平稳了。


        

“我先把她带回车厢,”顾飞说,“一会儿给你电话。”


        

“好。”蒋丞点点头。


        

视频挂断之后,他站在路边愣了一会儿才继续往学校那边走过去。


        

刚走进校门,顾飞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蒋丞迅速接起。


        

“丞哥!”顾飞声音里带着兴奋。


        

“怎么样?好了没?”蒋丞也忍不住开始兴奋。


        

“睡了,这两天本来就累,喊完一通更累了,”顾飞笑着说,“现在睡了。”


        

“她叫我了!听到没!”蒋丞蹦了一下,“她叫我丞哥了!”


        

“听到了听到了听到了!”顾飞压着声音小声喊着,“听得特别清楚。”


        

“她是叫我吧!”蒋丞想起来又赶紧问,“她不是叫猫吧!”


        

“不是不是不是,”顾飞一连串地说,“是叫你!你你你你!”


        

“你唱吧。”蒋丞笑了起来。


        

“我还真有点儿想唱呢,”顾飞说,“她不会在有第三个人的情况下说话,长这么大,第一次,后面还有个列车员呢,她就叫你了!你你你你你!”


        

蒋丞笑得停不下来:“我我我我我!”


        

“她主要是上车了才回过神来,丞哥没在一起,”顾飞说,“车一开她就急了,到处转,要找你。”


        

“哎,”蒋丞顿时又有点儿心疼,但想想,又想笑,“哎!她声音挺好听的,比说哈的时候好听!”


        

“是么,”顾飞笑着,“哈!”


        

“哈!”蒋丞应了一声。


        

“哈!”顾飞小声又喊。


        

“哈!”蒋丞继续回应。


        

“哈哈!”顾飞跟着。


        

“哈哈!”蒋丞在路边的石凳上坐下,“你是不是疯了。”


        

“我一会儿还得跟许行之说一下,”顾飞说,“哦,他好像有事儿,晚点儿吧,晚点我跟他汇报一下。”


        

“这算大进步吧?”蒋丞问。


        

“不知道,”顾飞说,“但是对于我来说,是巨大的进步了。”


        

“你记得回去以后没事儿还是要多跟她说话,许行之不是说过么,”蒋丞说,“刺激她语言这一部分,还能让她经常思考什么的。”


        

“嗯,”顾飞想了想,“丞哥,把你之前看的那些心理学的书给我列个书单吧。”


        

“你要看?”蒋丞说,“你哪有时间,上课复习拍照陪顾淼,拿什么时间看书?”


        

“你拿什么时间看的?”顾飞笑了笑。


        

“我不用照顾顾淼啊。”蒋丞说。


        

“顾淼八点就睡了。”顾飞说。


        

“顾飞,别太辛苦了,”蒋丞皱了皱眉,“这么真挺……”


        

“挺累的,是吧,”顾飞接过他的话,“你最清楚了。”


        

蒋丞没说话。


        

“你会心疼我吗?”顾飞问。


        

“废话,当然心疼啊!”蒋丞说。


        

“那就心疼一下吧,”顾飞笑了,“让你知道那会儿我看着你那么拼的时候有多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