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44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飞一走, 蒋丞就觉得自己像个灌满水的大气球突然被倒空了水,三天马不停蹄的兴奋旅行结束之后,整个人猛地就瘫在那儿回不过神来了。


        

宿舍里几个人似乎都有点儿这个意思, 开始上课的头两三天一直都在各种整理照片, 顾飞那边每天会把处理好的照片发一部分过来, 他们连续三天都没去图书馆,待宿舍里看照片。


        

“这么多照片, ”蒋丞趴在床上小声打着电话, “耽误你不少时间吧?”


        

“还行,天气好, 阳光也好, 基本也没什么需要花时间处理的, ”顾飞说,“就有时候习惯性要处理一下人。”


        

“怎么处理?”蒋丞问。


        

“就是P瘦点儿什么的啊,”顾飞说,“像鲁实和张齐齐女朋友, 小姑娘肯定要P一下的。”


        

“你还负责这个呢?”蒋丞笑了起来, “又不是收费拍模特, 服务这么周到啊?不过我看着不像P过的啊。”


        

“废话, 能让你们看出来么,”顾飞笑了笑,“你的我都P过, 你有两张脸都笑成盆儿了,我给弄瘦了。”


        

“……操,”蒋丞愣了愣, 迅速抓过自己的笔记本打开,把照片点出来一张张看着, “真的假的,哪张?”


        

“吃肉的时候,”顾飞说,“看不出来的,我就是P回你本来的样子了。”


        

“我变形了?”蒋丞看了看几张吃肉的时候拍的照片,没看出来有什么不对,依然那么英俊潇洒。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变形了,”顾飞说,“但是我让你现了帅哥原形。”


        

“哦,”蒋丞笑了起来,“还说我自拍全靠脸撑着,你这单反拍的我脸都撑不住啊。”


        

“有一句老话,你听过没?”顾飞问。


        

“什么老话?”蒋丞问。


        

“开心到变形。”顾飞说。


        

蒋丞愣了愣,习惯性地在脑子里转了一大圈搜索这句“老话”相关的内容,过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滚蛋!”


        

跟顾飞扯了几句之后,赵柯提议去图书馆。


        

“那你们去吧,”顾飞说,“今天照片弄完了,我晚上看看书。”


        

“你背英语的时候要出声,”蒋丞说,“声音对加强记忆是很有效果的。”


        

“嗯,”顾飞笑了笑,“我现在做题也出声。”


        

“别太晚了,”蒋丞说,“我一会儿图书馆出来的时候给你发消息。”


        

“好。”顾飞应了一声。


        

蒋丞挂了电话,跟赵柯他们一块儿去了图书馆。


        

其实也就几天没来图书馆,他却有种过了很长时间的感觉,坐在椅子上安静看书的状态居然有些陌生。


        

所以说人就是能紧不能松,一旦松下去了再想收紧,需要更多的时间。


        

看着身边的人,蒋丞顿时有了一种紧迫感,闭上眼睛定了一会儿神之后翻开了书。


        

想到顾飞这会儿也正趴桌上各种埋头苦读,他又觉得舒服了不少,虽然不在一起,但有一个你牵挂的人,在同样的时间里做着跟你同样的事,挺幸福的。


        

顾飞觉得自己进步挺大了,对着一串串的英语,自己居然能坚持半小时才站起来去抽烟,简直是神迹。


        

以前对着一堆书,让他能安静一直坐着的唯一原因就是,看书的人是蒋丞。


        

现在,他像蒋丞一样,坐在蒋丞的书桌前,被蒋丞曾经用的各种资料包围着,看着蒋丞最拿手的科目。


        

挺奇妙的幸福感。


        

但也做不到像蒋丞那样,一坐下就跟入定了似的一两个小时不带动弹的。


        

他一开始十分钟就想要起来,会给自己找各种理由,坐久了屁股会松的要起来活动一下,坐久了腿部血液不畅对身体不好要起来活动一下……


        

是不是有人碰了门?


        

好像有些口渴了?


        

刚才喝了水好像想上厕所了?


        

他叼着烟趴在窗台上,看着外面昏暗的街景,随手拿过旁边的一张纸,上面有他每晚的计划,做图和复习,还有看书的时间和目标。


        

每次他坐不住想到处转悠的时候,就拿过来看看,多少能感觉到些压力。


        

紧追着蒋丞跑不是一件轻松的事,蒋丞一直以来都是个一路奔跑着的人,他得咬牙。


        

学着像蒋丞那样,眼睛先盯着距离最近的目标,最先需要解决的问题。


        

蒋丞说是四级裸考,其实也没有真的就裸了,他还是会抽时间看书,提前了半个月像以前突击复习那样拼了一轮。


        

比起自己的四级,让他一直想着放不下的是顾飞的四级。


        

他希望顾飞能一次过,并不是像他跟潘智说的那样省得以后麻烦,而是如果这次直接过了,对于顾飞来说,会是个很大的鼓舞,意义绝对大于“四级过了”这四个字。


        

“今天晚上不要看书了,”蒋丞说,“早点儿睡,闭眼睛大致把重点过一下就行了。”


        

“嗯,”顾飞笑笑,“是不是对我有点儿不放心?”


        

“不是,”蒋丞说,“就是想更保险一些。”


        

“明天考完了我给你打电话。”顾飞说。


        

“嗯。”蒋丞应着。


        

第二天蒋丞一起床就拿了手机准备给顾飞打电话。


        

还没等拨号,手机响了,顾飞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正要给你打呢。”蒋丞接起电话。


        

“我知道,”顾飞笑了,“我掐着点儿呢,是不是刚起?”


        

“嗯,”蒋丞打了个呵欠,“你掐得挺准啊。”


        

“那肯定啊,”顾飞说,“你几点睡几点醒,我差不多都能知道,毕竟叫你起床叫了那么长时间。”


        

“也是。”蒋丞笑了笑,无数次睁开眼就看到顾飞的场景从脑子里闪过,这种回忆还真是让人感慨。


        

“我准备出门吃早点了,”顾飞说,“你赶紧收拾吧。”


        

“现在出门有点儿早吧?还有时间呢。”蒋丞看了看对床鲁实挂在墙上的一个巨大的圆盘钟。


        

“我约了同学一会儿慢慢走过去,”顾飞说,“清醒一下顺便再回忆一下这段时间的内容。”


        

“哦,”蒋丞想了想,“什么同学啊?”


        

“要考四级的同学。”顾飞说。


        

蒋丞没说话。


        

“我们那个特别操心的老头儿班长。”顾飞补充说。


        

蒋丞笑了起来:“我猜就是。”


        

“就你这个吃醋吧,”顾飞说,“每次都吃得这么假,我都懒得配合了。”


        

“别啊,你配合一下,”蒋丞说,“主要是总不吃醋好像显得我不在乎你似的,其实是你太让人放心了,实在是吃不起来。”


        

“其实顺序应该是这样,我知道你在乎我,”顾飞说,“所以才会让你这么放心。”


        

“哦,”蒋丞啧了一声,“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行了你去跟你们班长散步吧,我去洗漱了。”


        

自从高考之后,蒋丞很没有体会到“考试”的感觉了,虽然学校各种考试压力也很大,但他都没有太大感觉,一直拼着就行。


        

但这次是跟顾飞一块儿进考场,他像是再次被拉回了四中的那段日子。


        

走进考场坐下,他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静下来,排除各种杂念,包括老在脑子里闪过的顾飞同学。


        

然后拿过耳机听了一下,调好频率,没什么问题。


        

从这个动作开始,他就进入了考试状态。


        

作文。


        

作文的时间对于他来说一点儿问题没有,但脑子里还是有一瞬间闪过了一句,顾飞应该也没什么问题。


        

他看过顾飞之前写的作文,有些生硬,还有些小的错误,但是大毛病没有,这段时间要是复习好了,今天肯定没问题。


        

作文写完没一会儿,监考老师提醒了一下时间,准备要听力了。


        

听力听力,这个顾飞也应该可以,平时没事儿就会塞着耳机来回听。


        

蒋丞涂答题卡的时候笑了笑,虽然已经是考试状态,但还是会每一个阶段都闪过顾飞,跟片头似的。


        

听力过后他就松弛了不少,阅读理解和翻译这些对他来说就跟以前的考试一样没有太大区别。


        

走出考场的时候他第一件事就是拿手机,还没宿舍几个碰头,就先拨通了顾飞的电话。


        

顾飞应该也是拿着手机的,振铃连一声都没振完,那边就接了起来。


        

“怎么样?”蒋丞劈头就问。


        

“还可以吧,听力扣的分可能多点儿,”顾飞说,“别的……应该还成吧,我出来就不记得我写的是什么了。”


        

“总体感觉呢?”蒋丞问。


        

“没有靠蒙答的题。”顾飞回答。


        

“这个总结很别致啊。”蒋丞松了口气,顾飞一直以来的习惯就是随便蒙,现在没有蒙,那就是每一道题他都思考过,而思考的原因是会做。


        

经过他学霸的逻辑分析过后,他觉得顾飞这次没什么问题。


        

毕竟顾飞记忆力很好,人又很聪明。


        

还很帅。


        

“你呢?”顾飞问他。


        

“我当然是没问题的,”蒋丞在答题的时候就对自己的分有个差不多的判断了,“我之前就说了裸考过,我还突击复习了呢。”


        

“这口气。”顾飞笑了,“下学期六级也裸吗?”


        

“那还是要复习的,”蒋丞伸了个懒腰,“我对自己的水平还是很了解的。”


        

跟顾飞电话打了一半的时候,手机提示潘智的电话在等待中,他看了看:“潘智给我打电话呢,估计是租房子的事儿有消息了。”


        

“那你先跟他说。”顾飞挂掉了电话。


        

“爷爷,”潘智的电话接了进来,“考得怎么样?”


        

“这还用问吗?”蒋丞说。


        

“就是假装问一下,”潘智说,“现在问正式的,就顾飞过来的时间定了吗?待多久?我问的那个房东说是一个月起租,住一天也算一个月,行吗?”


        

“行,”蒋丞说,“现在短租房条件好点儿的都不好找吧,就这样吧。”


        

“这个还成,我混熟了,正好我爸妈要过来玩,就都在他家租了,能给优惠些。”潘智说。


        

“你爸妈?”蒋丞愣了愣,“你爸妈来了住你那儿不就行了吗,你睡客厅。”@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丞儿,”潘智叹了口气,“你觉得我可能跟他们挤一个屋里么,我妈看我从头顶到脚心哪儿哪儿都不争气,还不得天天从早数到晚,我好容易清净了。”


        

蒋丞啧了一声:“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


        

“也不是非得有父母才算是福的,”潘智说,“我觉得吧,你现在就挺好的,有个让你踏实的人就是福了,对吧。”


        

“嗯。”蒋丞笑了笑。


        

“以前觉得你俩长不了,”潘智说,“其实刨开感情看你俩,还是觉得长不了……但是吧……”


        

“感情的事儿怎么能刨开感情看,”蒋丞说,“对吧。”


        

“是,”潘智说,“所以吧……”


        

“嗯?”蒋丞应了一声。


        

“我可能要孤单一辈子了。”潘智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离一辈子还有点儿远,”蒋丞说,“怎么了,上回草原美女又没戏了?”


        

“就没想着能有戏,”潘智说,“我可能对感情这事儿的态度就不对吧,跟谁也长不了……算了,不管我了,下周我给你电话,你过来看一下房子。”


        

“好。”蒋丞说。


        

以前没谈恋爱的时候还没感觉,现在慢慢是能感觉到潘智跟自己在感情这方面的想法的确是不一样的。


        

潘智非常理智,而且始终看得透,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没有跟谁能长久的想法,这跟蒋丞完全不同。


        

不过……蒋丞并不觉得潘智会孤单一辈子,只是还没碰到能收拾他的人而已,等到那天来了的时候,他一定得买最大号的炮仗怼着潘智家门口放一通。


        

不知道那天会是哪天,但那时也许顾淼已经是个正常的只是不爱说话的小姑娘了,也许他已经毕业了,也许顾飞已经到他身边了,也许……


        

总之很多也许,他不去多想,只是觉得一定会是这样。


        

潘智帮找的房子很合适,一居室,卧室和客厅都有床,带一个小厨房,生活设施也都有,卧室外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没有封闭的阳台,视野还不错,从楼中间能一直看到很远的灯光。


        

他提前两过去收拾了一下,把床单什么都换好了,里里外外都擦了一遍,又去买了几个柠檬,榨了汁儿在屋里喷了一遍。


        

他甚至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堆菜,还有牛奶酸奶零食,塞了一冰箱。


        

不知道为什么,同样是租来的小小的屋子,这里会让他有种比钢厂出租房更强烈的“我们”的感觉。


        

也许是两个人的关系和心态,都已经跟一年前不一样了。


        

钢厂的房子顾飞还没有退,蒋丞也不想退,房租挺便宜的,一直租着也没什么太大压力,他回去的话,那里就是他和顾飞的小窝,挺好的。


        

安全感是他永远需要的,带来安全感的方式很多,某一个人,某一件事,一个回忆,某个地点。


        

他都想留着。


        

顾飞他们学校放假的时间居然晚三天,蒋丞在小屋里住了三天,第一天先去车站把顾飞托运过来的猫接上了,一人一猫又等了两天才终于又出门去了车站接人。


        

离上次顾淼过来只隔了两个月,处于车站这样的环境里时,她依旧会紧张,许行之说这样的状态很难改变,也不是首要需要改变的,在不影响正常生活的情况下,可以有针对性地先解决别的问题。


        

这次蒋丞没有再背顾淼出去,而是拉着她的手一起往外小跑着,到外面广场上人少的地方才停了下来。


        

“二淼,”蒋丞这时才弯了腰,“你还没跟我打招呼呢。”


        

顾淼还是老习惯,响指加拇指。


        

“你吃巧克力吗?”蒋丞拿了一块巧克力出来,“这种我特别喜欢,不知道你爱不爱吃。”


        

顾淼看着他,过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蒋丞把巧克力剥好了递给她,顾淼一口就把一块儿塞进了嘴里,咔咔嚼着。


        

“你怎么这么野蛮。”蒋丞看着她笑了。


        

“你能不能看看我?”顾飞在旁边问了一句。


        

“哦,”蒋丞直起身,盯着顾飞看了一会儿,“你是不是瘦了?”


        

“没有。”顾飞说。


        

“真没有?”蒋丞又退开两步上上下下打量着他,“我怎么觉得你瘦了。”


        

“你就说你是不是没话找话说呢。”顾飞一脸严肃。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蒋丞笑着过去搂了搂他,“真没瘦吗?”


        

“真没瘦,”顾飞在他背上轻轻拍了拍,“我昨天才去称了体重,一斤都没轻。”


        

“这不科学啊,”蒋丞说,“之前我瘦那么多呢,你是不是根本就没好好复习啊看书啊?”


        

“只能说我抗压能力比你强。”顾飞往四周看了看,然后向前一倾,在蒋丞鼻尖上亲了一口。


        

这次顾飞带的行李超级多,因为住的时间长,顾淼虽然勉强能接受离开熟悉的大环境,但对小环境的依赖还是很强,这么长的时间,她不光是枕头和小被子,所有她平时能看到能摸到的她自己的东西,都得带着。


        

蒋丞甚至在收拾行李的时候看到了半只顾淼的破凉鞋。


        

“这什么鬼?”他愣了愣。


        

“这个是她穿坏了又被丞哥咬成这样的……”顾飞给他解释。


        

“我咬……”蒋丞很震惊地说了一半才反应过来,“哦是猫。”


        

“是,”顾飞笑着点头,指了指在沙发上坐着的猫,“是它,这只凉鞋一直就在顾淼屋里,问她要带什么的时候她说要这个,就带着了。”


        

“行吧,她要怎么样就怎么样,”蒋丞点头,“对了,晚上叫外卖吧,这会儿再做来不及了,你也累了。”


        

顾飞往沙发上一倒,笑了半天:“为什么我累了就不做饭了,你只管吃吗?”


        

“别难为我了,我做的饭就算你吃,顾淼也不会给我面子的,”蒋丞拿了手机扒拉着,“猪肚鸡怎么样?”


        

“好。”顾飞点头。


        

吃完饭歇了一会儿,顾淼很听话地去洗澡,但洗完澡之后就一点儿也不听话了,不让顾飞给她吹头发,顶着一脑袋湿头发抱着猫去了阳台看风景。


        

“随便她吧,天儿这么热,也不会感冒。”顾飞看着她的背影。


        

“嗯,”蒋丞走到他身后,伸手搂住他的腰,手在他肚子上一下下轻轻勾划着,“我们要诉说一下衷肠吗?”


        

“天天都诉说,”顾飞说,“现在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要诉点儿什么了。”


        

“强行聊会儿吧,”蒋丞说,“毕竟现在当着一个儿童的面儿,除了诉说衷肠,也干不了什么别的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想干什么?”顾飞笑了。


        

“叉叉浴啊,滚叉叉啊,”蒋丞把下巴搁他肩上,“撸叉叉啊,各种叉叉。”


        

“晚上吧,等儿童睡了的。”顾飞说。


        

“嗯,”蒋丞想了想,“这次过来的费用,是不是挺高的,就许行之说的什么认知啊行为校正的那些系统训练。”


        

“还行吧,”顾飞说,“之前他帮着省了不少钱,算过来现在这费用也不算什么了。”


        

“你给他带牛肉干了吗?这人不要钱也不用请客吃饭的,”蒋丞说,“就牛肉干他特别喜欢了。”


        

“带了,一大包,”顾飞说,“李炎帮买来的,说这种比以前买的那种好吃……对了,我还没跟你说。”


        

“嗯?”蒋丞看着阳台上像是凝固了似的一动不动的顾淼,要不是猫一直在她脚边来回走动着,都能以为是个小雕像了。


        

“李炎和刘帆过几天可能会过来,”顾飞说,“到时帮他俩订个房间吧,大概玩个三五天的。”


        

“行啊,”蒋丞走到茶几旁边拿了手机,“就他俩吗?”


        

“嗯,别人都没空,”顾飞点点头,“他们都没来过这边,五一的时候就想过来了。”


        

“好,”蒋丞倒到沙发上,腿架到墙上,看着顾飞,“兔飞啊。”


        

“……啊。”顾飞看着他。


        

“就,”蒋丞想了想,“你有没有想过,毕业以后要去哪儿?”


        

“想过啊。”顾飞说。


        

“啊。”蒋丞看着他,心里突然有些紧张。


        

这种感觉就像他很久以前,问顾飞有没有想过以后的时候,那样的紧张。


        

“你在哪儿,我就去哪儿。”顾飞的回答几乎没有停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