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第145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顾淼的训练治疗还有几天才开始, 开始之后顾飞就得天天陪着她,所以对于顾飞来说,假期就是开始这几天了。


        

“我觉得要不把咱们的生日也过了, ”蒋丞看着日历, “等二淼开始治疗什么的了就没时间了吧?”


        

“你想怎么过?”顾飞问。


        

“不知道, 今天咱俩就先过个三人的,等李炎他们过来, 叫上潘智, 一块儿去吃一顿?”蒋丞问,“我没什么过生日的经验啊。”


        

“我也没有, ”顾飞笑笑, “就按你的想法吧, 到时他们来了再一块儿去吃一顿,是不是得先订个包厢啊,这边儿不比钢厂,我看生意都好得不行。”


        

“嗯, 找个团购能用包厢的看看, ”蒋丞在手机上找了一会儿, 抬起头看着顾飞, “你给我准备礼物了没?”


        

“没有,”顾飞说,“这段时间忙, 一直也没琢磨这事儿。”


        

“真的?”蒋丞看着他。


        

“……真的,”顾飞到他旁边坐下,“你没生气吧?”


        

“没有, 这有什么可生气的啊,”蒋丞语气很夸张地叹了口气, “都这会儿了也不用再宠着惯着了,我们黄脸公……”


        

“什么鬼。”顾飞听乐了,往沙发扶手上一靠,笑了半天。


        

“我们黄脸公,”蒋丞坚持说着,“也值不了一个生日礼物了。”


        

“你烦不烦。”顾飞笑着用脚在他腿上踢了一下。


        

“不烦,这有什么可烦的啊,”蒋丞往他脚上拍了一巴掌,“反正我也没给你准备礼物。”


        

“靠,”顾飞说,“这一脸哀怨的我以为你给我备了什么大礼呢。”


        

“我压根儿就没想起来生日这事儿,”蒋丞说着也笑了,“怎么办,这才第三个生日,就已经过得这么波澜不惊了?以后还有百十来个怎么办啊?”


        

“我跟你说丞哥,”顾飞说,“那些逮着个跟某月某日星期某不一样的日子就要纪念一下庆祝一下的情侣,都是觉得自己明天就会分手的,不赶紧纪念一下就没机会了的……”


        

“你别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啊,”蒋丞看了他一眼,“那么多一直到老都还纪念的呢。”


        

“那跟我们也不一样,”顾飞闭上眼睛,“你且听我肉麻,我们吧,不需要纪念什么,我们每一天都刻在回忆里了,无须纪念,永不会忘。”


        

“快停吧,”蒋丞笑着说,“生日的事儿咱俩都没记起来。”


        

“你能不能配合点儿了,”顾飞睁开眼睛,“煞风景这个技能你都爆点了吧?”


        

“我以后注意,”蒋丞边乐边反手捞过从沙发靠背上跑过的猫放到腿上揉着,又看了一眼趴桌上画画的顾淼,“二淼!”


        

顾淼转过头看着他,蒋丞指了指窗外:“我们出去玩?”


        

顾淼跟着看了一眼窗外,又转回头看着他,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去哪儿?”顾飞问。


        

“不知道,游乐园什么的人太多,暑假了人更多了没法去,”蒋丞说,“只能找人少的地方,我想想。”


        

“估计这种日子里没有人少的地方,”顾飞说,“要不就小区的那个小花园?”


        

“她要玩滑板的,小花园里都是老头儿老太太加走不稳的小孩儿,她过去一冲,咱不得被人骂死啊,”蒋丞拿手机扒拉着,“我查查看……好歹是生日呢。”


        

“丞哥,”顾飞想了一会儿,坐了起来,“要不……你陪我去拍照片吧,老街老胡同什么的,人也不多,我们慢慢溜达?”


        

“行。”蒋丞站了起来。


        

其实蒋丞来上学已经一年了,但说实话,除了学校周边,他就去过三个地方,B大,家教俩孩子家的小区,以及火车站。


        

最远就是火车站了,每次去都还各种滋味。


        

顾飞想去拍照,他当然很愿意,就是该去哪儿,怎么去,去了怎么安排路线,全都不知道。


        

“等我再查一下。”蒋丞拿过笔记本又重新坐下了。


        

“丞哥,”顾飞在他脑袋上轻轻抓了一下,“你真是让人心疼。”


        

“嗯?”蒋丞一边敲键盘一边应了一声,“怎么就又心疼了?”


        

顾飞没说话,只是捏起他一撮头发一下下搓着。


        

“我吧,其实本来也不是多爱玩的人,”蒋丞说,“我以前放假啊休息啊,也没什么地方去,一般也就是跟潘智找个地儿愣着,聊聊天儿什么的。”


        

“你这一年,想找个地儿愣着聊天儿也没时间吧。”顾飞说。


        

“毕竟跟一帮学霸在一块儿,”蒋丞笑笑,“看到人家成天泡图书馆,我就有点儿紧张,我考进去的时候成绩那么靠前,总不能上着上着课就到后边儿去了,那不是我的风格啊。”


        

“嗯,”顾飞低头在他脑袋顶的头发旋儿上亲了亲,“你这一整颗头吧……也就这一个旋儿,还是个正旋儿,怎么这么犟呢?”


        

“一整颗头,”蒋丞啧了一声,“能不能用个听起来不那么像恐怖片儿的词啊。”


        

“整个脑袋。”顾飞笑了笑。


        

查好路线之后,他俩带着顾淼和她的滑板出了门。


        

出门之前顾飞跟顾淼用了二十分钟约法三章,不许喊,不许滑得太快,不许从人缝中间穿过去,要靠边儿上滑……


        

顾淼一直都点着头。


        

蒋丞感觉这大半年的努力,效果还是挺明显的,顾淼现在对这种非单一内容的复杂沟通基本已经没有太大的问题了。


        

今天的天气挺好,虽然太阳挺烈的,但风也挺大,不算热。


        

按蒋丞的计划,他们直接打了个车,地铁其实也能到,还便宜得多,但站台上车厢里人都太多,怕顾淼会紧张。


        

顾淼今天心情不错,背着她的滑板下楼的时候都是蹦着下的。


        

自打在草原玩的时候顾飞帮她把滑板拴到背上,她就每次出门都要求背着,最后顾飞就给她做了一根小背带,两头往滑板轮子上一勾,就能背上了,装卸简单,携带方便,还能腾出手来。


        

虽然顾淼的手腾出来了也没什么事儿可干,连吃点儿东西,拿手上的时间都不会超过十秒,基本一拿过去塞几下就都进嘴里了。


        

“中午在哪儿吃?”顾飞坐在出租车后座上问了一句。


        

还没等坐在副驾的蒋丞回答,司机大哥就把话接了过去:“中午啊,中午你俩要是在那片儿的话……”


        

司机大哥非常热情,就一个午饭,他给推荐了从低到高能有二十家馆子,顺便把他们该怎么玩也给指点了一下,一直说到他们下车。


        

“谢谢大哥。”蒋丞下车的时候说。


        

“这我名片,”大哥又递了一张名片过来,“你们要去哪儿玩弄不明白的,可以给我打电话。”


        

“好的。”蒋丞接过了名片收好了,这还真有可能要用得上,李炎和刘帆要是过来了,他都还不知道怎么玩。


        

带着顾淼顺着一条老街走进去的时候,蒋丞看了看顾飞:“哎顾飞。”


        

“嗯?”顾飞应着。@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是不是应该弄个名片啊?”蒋丞说,“你看人司机大哥这名片多方便。”


        

“我拿了名片给谁发去啊,”顾飞笑着,“都是熟人了,谁要找我,一个电话打过来就行了。”


        

“也是,”蒋丞想了想,“其实我大概就是觉得你弄个名片挺好玩的。”


        

“那我回去就印,”顾飞说着比划了一下,“顾飞,下面英文名GoodFly……”


        

“我靠,”蒋丞一听就乐了,“你好歹是考完了四级感觉还不错的人,能不能用点儿心啊。”


        

“听我说,”顾飞笑着,“然后下边儿是电话啊邮箱什么的,中间不是要写个职务职业什么的嘛,就写,猫丞的……”


        

“媳妇儿。”蒋丞反应很快地抢着说了一句。


        

“猫丞的兔飞,”顾飞看了他一眼,“这掐不起来了吧,兔飞的猫丞?”


        

“嗯,行。”蒋丞点了点头。


        

讨论完名片的款式之后,就走进了一条小胡同里,没什么人,阳光下半明半暗的胡同看着非常安静懒散。


        

顾淼取下滑板踩了上去,在他俩前边儿慢慢地划着,因为顾飞不让她滑得太快,所以她一直很听话地慢慢蛇行前进着。


        

几个坐在边儿上聊天儿的老头儿还给她叫了个好。


        

顾飞把相机拿了出来,一边慢慢走着,一边拍几张。


        

满是涂鸦的旧墙,贴着小广告的灯柱,在铺着青石板的路上蛇行前进的顾淼,路边只开着一扇窗卖东西的小杂货铺,树荫下聊天儿的人,放在墙边的破旧藤椅和团在上面晒太阳的猫……


        

胡同里的猫挺多的,顾淼现在管所有的猫都叫“丞哥”。


        

“丞哥。”她仰着头看着院墙上像块小垫子一样铺着的白猫说。


        

声音很小,要不是蒋丞看到了她口型,根本听不到她说了话。


        

但就算是这样,还是让人兴奋,一条胡同走过去,碰到四只猫,她说了两回“丞哥”。


        

“我待遇是不是比你好?”蒋丞问,“她都没这么公开叫过你吧?”


        

“嗯,”顾飞举着相机,对着一面老墙的墙缝里长出来的小草,“她其实连哥哥都不怎么叫。”


        

“她是我妹妹了。”蒋丞说。


        

“嗯,”顾飞笑笑,“行。”


        

走过两条胡同之后,一条石板小路的尽头他们看到了一条小河。


        

有几个老头儿坐在河沿儿上钓鱼,顾淼踩着滑板停下了,站在他们身后很专注地看着。


        

蒋丞过去在旁边的石凳上坐下了。


        

顾飞拿着相机靠在栏杆边儿上慢慢拍着。


        

这河非常小,水其实也不是特别干净,但是这种安静的环境里,水里偶尔飘过的落叶和水面上倒映出的树影,风吹过时水面微微泛起的涟漪,还有不知道水下的鱼还是虾轻轻一顶水面荡开的圈圈波纹……


        

一切都让人觉得闲散而安心。


        

顾飞拿着相机退开了几步,蒋丞知道他是要拍自己,听到几声快门响之后,他回过了头,给了顾飞一个侧脸。


        

顾飞按了快门之后又轻声说:“站起来。”


        

蒋丞站了起来,迎着阳光,然后侧身,再转身逆光,最后偏过头看着一边的顾淼。


        

这一套配合非常完美,他跟顾飞在拍照上的默契就像他俩在床上的默契一样完美无缺……


        

一想到床上。


        

昨天顾淼在里屋睡着了他俩也没敢就在外屋的床上翻滚,最后还是选择了浴室。


        

“我们是不是这一个月都得使用洗澡体位?”顾飞问。


        

“我们还可以锁上厨房门,使用饭桌姿势。”蒋丞回答。


        

这种不要脸的回想一不小心就会从回想变成浮想,而且一旦浮想,就肯定会联翩。


        

蒋丞脑子里就在这一瞬间闪过的画面让他顿时就一屁股坐回了石凳上。


        

毕竟夏天,他就穿了一条休闲大裤衩,有点儿风吹草动就能被看出来。


        

“怎么,”顾飞坐到了他旁边,低头一边看相机一边笑着问,“拍个照就硬了?”


        

“这事儿您最有发言权啊,”蒋丞说,“您拍个照中途还得去趟厕所呢。”


        

顾飞啧了一声:“丞哥你现在报复心好强哦。”


        

“是的呢,”蒋丞斜眼儿瞅着他,“因为有个人现在逮着机会就损人呢。”


        

顾飞低头笑了半天,转脸看着他,在一脸纯洁正直的笑容里说了一句:“就你现在这样子,我就特别想就地按倒干个十次八次的。”


        

“……我操,”蒋丞非常震惊,“你是不是一路捡不少脸啊,糊了能有十层吧!”


        

“叔,”顾飞笑着跟一个站起来的大叔打了个招呼,“起鱼了没?”


        

“没呢,”大叔活动了一下胳膊,“今儿风太大了。”


        

“平时能钓不少吧?”顾飞问。


        

“也没多少,都小鱼,钓起来就放了。”大叔笑笑。


        

一本正经地跟大叔聊了一会儿之后,顾飞站了起来:“上别地儿转转?能站起来了吗?”


        

蒋丞啧了一声,站了起来。


        

沿着河边走了没多远,就又拐回了胡同里。


        

这边人稍微多了一点儿,两边还偶尔会出现一两家很有特点的小店,卖点儿奇怪的东西,他俩进了一家卖手工杯子茶盘什么的小店转了转。


        

顾淼看中了一朵黑色的小陶花,蒋丞给她买了下来,店主给配了条细皮绳,但她不肯戴在脖子上,一定要系在脚踝上。


        

“小妹妹真有个性,”店主又笑着给她换了条短些的绳子,帮她系在了脚踝上,“你真酷啊。”


        

顾淼鞠了个躬,一脸严肃地转身走了出去。


        

踩上滑板的时候顾飞跟在后头给她拍了几张照片。


        

“二淼纯天然酷妞。”蒋丞说。


        

顾飞笑了笑:“希望以后能稍微不那么酷。”


        

两个人跟在顾淼身后继续溜达,顾淼踩着滑板在前面的拐角拐了个弯,他俩跟着也拐了过去。


        

这是一条窄得车都过不去的小胡同,但中间却有一家很小的店面。


        

顾淼一脚踩着滑板,站在店门口往里看着。


        

“大概是渴了,”顾飞说,“去看看有没有水什么的。”


        

走到店门外的时候才看到这大概是一家咖啡店,能闻到咖啡香,门口低调的小牌子上是手写的店名,意外。


        

“进去坐坐?”顾飞小声问。


        

“好。”蒋丞点了点头。


        

这个店名让人突然有些感慨。


        

店里面积不大,没有刻意的装修,简单的白墙水泥砖,桌椅也是最简单的,黑色线线条组成的方框,顶着一块水泥桌面。


        

店里只有一桌客人,两个女孩子靠窗坐着,轻声说着话。


        

似乎没有店员,就一个大概是老板的年轻女孩儿走了过来,手往桌上一撑:“三位喝点儿什么?”


        

顾飞和蒋丞要了咖啡,给顾淼要了一杯橙汁和一杯白开水。


        

顾淼一直盯着旁边花台上放着的一个小摆件出神,是个用铁条焊接起来的多边形小球。


        

蒋丞顺着看过去,想起了18岁生日的时候顾飞送他的那个迷宫:“这东西挺有钢厂特色啊。”


        

“嗯。”顾飞笑了笑。


        

老板端着咖啡过来的时候,他问了一句:“那个是你做的吗?”


        

“嗯,”她点点头,用脚尖轻轻踢了下一黑铁的脚腿儿,“这些都自己做的。”


        

“厉害。”蒋丞说。


        

老板笑了笑,又看了顾淼一眼,走过去把那个铁条小球拿过来放到了顾淼面前:“送给你了。”


        

顾淼抬头看着她。


        

“谢谢姐姐。”顾飞赶紧说。


        

顾淼站起来冲她鞠了个躬。


        

老板愣了愣然后说了一句:“不客气,缘分。”


        

“缘分,”顾飞靠在椅背上看着蒋丞,“丞哥,咱们得算是非常有缘分了吧?”


        

“嗯,”蒋丞喝了口咖啡,“我不远……千里,跑钢厂去,就为了碰到你,这必须是非常有缘分。”


        

“好险啊。”顾飞趴到桌上。


        

“怎么?”蒋丞也趴到桌上,俩人脸对脸地瞅着。


        

“早一秒,晚一秒,”顾飞说,“你就碰不到二淼了,你要没捡着二淼,我应该不会多注意你。”


        

“你一开始对我还算客气是不是就因为二淼呢。”蒋丞笑笑。


        

“嗯,她喜欢你啊,”顾飞勾勾嘴角,“不过吧,也得是你长得好看。”


        

蒋丞啧了一声。


        

“你真帅啊,丞哥。”顾飞说。


        

“这么熟了就不用老虚伪地拍马屁了。”蒋丞说。


        

“我帅吗?”顾飞问。


        

“帅炸苍穹。”蒋丞说。


        

顾飞笑了起来,好半天才靠回椅背上,闭着眼轻轻呼出一口气:“现在这样……真好啊。”


        

“嗯。”蒋丞趴在桌上点了点头。


        

俩人又小声聊了一会儿之后,顾飞的目光落到了他身后:“丞哥,你看。”


        

“嗯?”蒋丞转过头。


        

身后吧台旁边的角落里,放着一架电钢琴,旁边椅子上还靠着一把吉他。


        

“怎么?”蒋丞回过头看着他。@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你有什么想法吗?”顾飞小声问。


        

蒋丞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就笑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有一点点。”顾飞说。


        

“我也有一点点。”蒋丞说。


        

“不过不知道人家让不让用?”顾飞说。


        

“问问?”蒋丞说。


        

“我去问问。”顾飞往吧台那边看了一眼,站了起来。


        

蒋丞最后一次弹琴,就是在四中的那次表演,一想起那次,他心里就有种说不上来的感慨,当时那种慌乱无措,气愤之后的心疼,最后清楚地感受到顾飞的绝望。


        

现在想起来心里都还会轻轻一颤。


        

他那时就希望能跟顾飞一起合奏,但最终没有实现。


        

顾飞刚才让他看,他回头看到那架钢琴和那把吉它的时候,顿时就觉得汗毛悄悄地竖了起来。


        

“可以,”顾飞走了回来,轻声说,“老板说可以用。”


        

蒋丞回头,老板胳撑在吧台上,冲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他笑了笑,站起来跟顾飞一块儿走了过去。


        

电钢琴以前在潘智家玩过,他妈参加了一个什么中老年艺术团,买了架电钢琴一次也没动过,蒋丞大概是唯一让它发出过声音的人。


        

眼前这架电钢琴比潘智家的要高级,蒋丞坐下之后活动了一下手指,然后爬了一段音阶,感觉还可以。


        

那边坐着聊天的两个女孩儿听到了音乐声,一块往这边看了过来。


        

“怎么样?”顾飞拿着吉他站到了他旁边,手指在琴弦上滑过,“这吉他应该是经常有人弹,音还是准的。”


        

“挺好,”蒋丞双手在琴键上随意弹了一段,看着顾飞,“那……开始?”


        

“嗯。”顾飞点点头。


        

他俩没有商量要弹什么曲子,但都知道要弹什么。


        

顾飞的手在琴箱上轻轻拍出节奏时,蒋丞笑了笑,听着几个小节的前奏轻轻从顾飞指尖滑出,他的手指落到了琴键上。


        

那首曲子,两个人都已经烂熟于心,从任何一个小节开始,大概都能顺畅地继续下去。


        

一开始蒋丞的手略微有些紧,毕竟太久没碰,又不是熟悉的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但第一遍弹完的时候,他已经慢慢放松了下来。


        

间奏的时候他看着顾飞,在阳光里顾飞微微垂下的睫毛拉出很长的影子,轻轻颤着。


        

到钢琴进的地方,他抬眼看了看蒋丞。


        

蒋丞笑了笑,手落下,音符从指间跳了出来。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顾飞低声唱了一句。


        

蒋丞跟着轻轻哼着。


        

我想,抬头暖阳春草,你给我简单拥抱


        

我想踩碎了迷茫走过时光,睁开眼你就会听到


        

我想,左肩有你,右肩微笑


        

我想,在你眼里撒野奔跑


        

我想,一个眼神就到老


        

安静的阳光里,琴声,歌声,都低而轻缓。


        

蒋丞的视线一直在顾飞脸上,跟他的眼线交缠。


        

有时候他会觉得,永远是个挺不真实的词,无法确定,也没有办法抓得住,但却会在你完全不经意的某个瞬间里出现。


        

就在现在,在眼前。


        

两人指尖的音符里,两人交汇的眼神里,还有身边窗户透进来的这一小方阳光里。


        

顾飞在钢琴声里慢慢往后了两步,接过了老板从吧台里递出来的一朵玫瑰,走回蒋丞身边:“丞哥,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蒋丞弹完最后一个音符,接过了玫瑰。


        

“我们不需要什么纪念日,”顾飞说,“我们要纪念的不是按日子来算的。”


        

“嗯。”蒋丞看着他。


        

“我们得按一辈子来算。”顾飞说。


        

“啊,”蒋丞笑着点了点头,“一辈子。”


        

(正文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