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撒野by巫哲 > 番外2 还是三年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潘智说来还就真的来了, 蒋丞在车站接到他的时候仔细检查了一下他的脸,完好无缺,看来在家这段时间没被他妈抽大耳刮子。


        

“你不说你妈天天盯着你吗?”蒋丞接过他递过来的一个袋子。


        

“憋不住要去打牌了, ”潘智说, “我其实挺心疼我妈的, 天天就为守着我,牌都没得打了, 也不能天天让人上家来打。”


        

“她现在应该发现了吧?”蒋丞问。


        

“嗯, 不过我把她电话拉黑名单了,暂时打不进来, ”潘智胳膊往他肩上一搭, “走, 顾飞下班了没,叫他一块儿,中午烤肉去。”


        

“中午?”蒋丞愣了愣。


        

“晚上涮羊肉,”潘智说, “我都计划好了。”


        

“你行李要放……”蒋丞一边拿手机一边往潘智身上看了一眼, 发现他只背着一个小包, “你没带东西?”


        

“带东西了我怎么跑?也不是什么都没带, ”潘智指了指他手里的袋子,“带那个了,送淼淼的。”


        

“你还给二淼买东西了?”蒋丞愣了愣, “你怎么如此这般的客气呢?买的什么啊?”


        

“大耳机和MP3,”潘智说,“你想啊, 她踩个滑板嗖嗖的,然后戴个耳机刷街, 多拉风。”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听不见声音多危险。”蒋丞说。


        

“谁戴耳朵上啊,”潘智说,“这玩意儿是挂脖子上的。”


        

“……哦,”蒋丞点了点头,“那你买个耳机不就行了,还配个MP3干嘛。”


        

“爷爷我不想跟你说话了你觉得可以吗?”潘智看着他,“她不玩的时候可以听音乐啊,平时顾飞在家不也给她放音乐么,这个音效好。”


        

“你刚才是不是说不想跟我说话了?”蒋丞问。


        

潘智转开头,大步往前走了出去。


        

中午顾淼在俱乐部的场地上玩,不回来吃饭,顾飞开了小馒头拉着潘智和蒋丞一块儿去吃烤肉。


        

“这车保养得不错,”潘智跟蒋丞挤在后座上举着胳膊,放下来他俩就挤不下了,“是要当传家宝吗?”


        

“没家可传。”蒋丞说。


        

“不一定,”顾飞笑了笑,“我妈琢磨着再生一个。”


        

“跟刘立?”潘智问。


        

“不然跟谁。”顾飞说。


        

“他俩证都不打,还想生孩子呢?”潘智说,“而且四十大几的了会不会有危险啊。”


        

“说是过年去打证,不过生孩子刘立不同意,怕她身体不行,让他俩自己折腾去吧,”顾飞说,“都是成年人了。”


        

“可别生了,”潘智叹了口气,“不是我说,你就看她带你们兄妹俩,我感觉你妈不太合适当妈,当当媳妇儿就得了。”


        

顾飞笑着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


        

到了烤肉店,还是老习惯,顾飞负责烤,蒋丞负责拿。


        

潘智也是个爱吃肉的,拿个盘子跟着蒋丞一会儿夹着:“还是这边实惠,种类不算多吧,但我们也就吃这几样。”


        

“是。”蒋丞笑着点头。


        

“暑假是不是还要带顾淼过去那边?”潘智问。


        

“嗯。”蒋丞夹了点儿鸡翅。


        

“你俩什么时候相聚啊,”潘智说,“这都四年了。”


        

“等他带完这届吧,明年初三了,”蒋丞说,“原来不是说马上过去么,但是我这块儿还没定下来,他就先上着班吧,他们领导还挺器重他的。”


        

“他们那个学校不是也挺差的么,总觉得他哪天压不住他钢厂一哥之魂把学生给揍了,”潘智说,“他还是混个自由摄影师什么的比较好,之前不是有个什么摄影编辑的挺看好他的吗?”


        

“嗯,一直联系着,那人一直跟他约稿的,”蒋丞夹了一摞大五花码在盘子里,“顾飞比我稳当,考虑的也多,他这一走,估计除了逢年过节的也就不会再回来了,稳点儿也是应该的,再说我俩带着顾淼过去,不是旅行,是生活,都得考虑好。”


        

“也是,”潘智感慨地叹了口气,“这一转眼,就都不是少年了啊。”


        

“你还保持着少年之心呢,”蒋丞说,“你刚离家出走了。”


        

“滚蛋,”潘智笑了起来,“我真的,在这儿待几天我就回学校去,然后找份什么书店之类的工作。”


        

“真决定了开个书吧吗?”蒋丞问。


        

“决定了,”潘智说,“我吧,不爱看书,但是我喜欢用书装逼,我觉得像我这样的人挺多的。”


        

蒋丞看了他一眼。


        

“真的,”潘智笑着说,“地点我都想好了,等回学校我就去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门脸。”


        

“‘意外’旁边吗?”蒋丞眯缝了一下眼睛。


        

潘智没出声,看高着他,过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可以啊爷爷,对我还挺上心?”


        

“废话,”蒋丞说,“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


        

“哎呦!”潘智乐了,“你怎么不说你一把屎一把尿把我喂养大!”


        

“吃饭时间,”蒋丞啧了一声,“文明点儿。”


        

蒋丞觉得中午吃自助烤肉其实挺亏的,因为时间限制,他不能敞开了吃,不能向吃回本儿而努力。


        

“晚上啊,”走出烤肉店的时候潘智摸着肚子说,“晚上你俩请我涮羊肉,别开车,喝点儿酒。”


        

“行,”顾飞说,“你俩在这儿等我一下,我去把车开过来。”


        

“这话说的,跟真的一样。”潘智说。


        

顾飞看着他没说话,停顿了一会儿之后,三个人全笑了起来。


        

“看不起我们小电瓶车啊,你还开过呢。”顾飞边笑边说。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碰它了,我跟它缘分还是浅点儿。”潘智说。


        

“等着,我去……”顾飞转身,顿了顿还是把话坚强地又说了一遍,“把车开过来。”


        

“我们能到旁边去等吗?”潘智说,“一个不太明显的角落。”


        

“你们可以到那边路口……”顾飞抬手往路口那边指着,话说到一半却停下了,看着对街。


        

“怎么了?”蒋丞问,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的时候,看到了对街几个搭肩勾背挤来挤去走着的男孩儿,看上去年纪都不大,“你学生?”


        

“这会儿也没到上课时间啊,顾老师你是不是管得稍微有点儿多?”潘智说。


        

顾飞没出声,伸手从外套内兜里摸出眼镜戴上了,又往那边看了两眼:“我过去一下。”


        

毕竟都曾经是打架小能手,在顾飞往对街走过去的时候,蒋丞和潘智也都看出来了,看上去很亲热的几个男生里,有一个是被夹在中间拽着往前走的。@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他俩立马也跟着往那边走了过去。


        

“是他学生吗?”潘智问。


        

蒋丞看着那几个人:“起码中间那个肯定是,要不顾飞怎么会管这种事儿。”


        

“他又不是班主任。”潘智说。


        

“副班主任,”蒋丞说,“班主任……就他师父,对他挺好的,他肯定上心。”


        

“那行。”潘智捞了捞袖子。


        

“干嘛你?”蒋丞看着他,“准备干仗啊?”


        

“谁知道呢,”潘智搓了搓手,“万一控制不住就得……”


        

“张晓飞!”顾飞在前面喊了一声。


        

“哎呦,”潘智愣了愣,“这名字起的。”


        

几个男生停下了,一块儿回过了头。


        

中间那个叫张晓飞的看到顾飞时,整个表情都变了,眼神里顿时充满了期待,他一边挣扎着想把胳膊从旁边的人手里抽出来,一边应了一声:“顾老师!”


        

旁边的几个男生明显怔了一下。


        

“要去哪儿。”顾飞走过去,在他们几个人跟前儿站下了。


        

“管得着么?”一个高个儿男生扯着嘴角说了一句,又看着张晓飞,很不屑地说问,“这你们老师?”


        

“……是。”张晓飞点了点头,看得出他有点儿害怕,这话说完他又马上转过头看着顾飞了。


        

“过来。”顾飞看着他。


        

张晓飞动了一下,但两边的人没松手,他看了看那个高个儿,想说什么没说出来,于是又转回头,看着顾飞。


        

蒋丞和潘智离着几米远看着这场面,潘智小声骂了一句:“操,真他妈怂。”


        

“小孩儿。”蒋丞说。


        

比起潘智关注的,他更想看看顾飞要怎么处理眼下的情况。


        

说实话,自打跨栏之后,顾飞就没再跟谁真动过手了,过着非常普通的学生生活,上班这大半年,对着全校最烂的班,他也始终保持着普通副班主任的状态。


        

蒋丞不希望他再像以前那样,一想到他拿着钢管的样子,蒋丞就有些发怵,看上去很有安全感却一点也不安全的生活。


        

但是,当听到顾飞平静地那句“过来”时,他却又隐隐有些激动。


        

那个霸气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人闭嘴的,气质里沉稳和狠劲儿交错着的顾飞,他好久没看到过了。


        

啧。


        

蒋丞觉得自己简直矛盾。


        

其实也不是矛盾,这时看到这样的顾飞,跟当年看到那样的顾飞,感受已经截然不同。


        

哪怕是现在顾飞跟人打起来,他也不会觉得不安全。


        

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了。


        

顾飞也早不是当年的顾飞。


        

“过来。”顾飞重复了一遍,这一次他的声音沉了下去。


        

“我……”张晓飞咽了咽口水,艰难地开口,“我们老师……叫我过去……我……”


        

“过他妈什么过,”高个儿打断了他的话,“有事儿呢!走!”


        

几个人拽着张晓飞就要往前走。


        

“我,”张晓飞顿时慌了,挣扎了两下,祈求地转头看着顾飞,“顾老师,顾……”


        

“走!”高个儿大概是看顾飞一直没有动静,气势很足。


        

“我看谁敢走。”顾飞说。


        

蒋丞觉得自己身上的汗毛竖了起来,唰唰的一片来回晃动着,像是舞台下挥动着的胳膊。


        

简单的五个字,被顾飞说得空气都快凝固了。


        

而他说完之后摘下眼镜,慢条斯理地在衣服上蹭了蹭镜片才把眼镜放回内兜的这个动作,让蒋丞想扑过去咬他两口。


        

这眼镜是他给顾飞买的,很贵,虽然这会儿他有点儿想说你这样装逼是会把镜片擦花的!但不得不承认这个逼装得还挺有气场。


        

“我最后说一遍,”顾飞垂下胳膊,看着张晓飞,“过来。”


        

张晓飞僵在那里没动,高个儿嘴角带着一丝轻蔑的笑容,斜眼儿看着他。


        

顾飞等了几秒钟,然后转过了身,跟蒋丞和潘智说了一句:“走了。”


        

他俩正准备一块儿转身走的时候,张晓飞突然吼了一声:“放开我!”


        

顾飞停了步子。


        

张晓飞这一嗓子把高个儿几个都吼愣了,他涨红了脸,狠狠地甩了两下胳膊,挣脱了抓着他的几只手,大步往顾飞这边走了过来。


        

身后的高个儿立马也跟了过来。


        

顾飞转身一把抓住张晓飞的胳膊把他扯过来然后一脚蹬在了高个儿已经对着张晓飞后腰踹过来的腿上,那人的脚落了地,踉跄了一步。


        

顾飞把张晓飞甩到了蒋丞他俩跟前儿,迎着再次冲过来的高个儿,揪住了他的衣领往上一提,对着后面冲上来要帮忙的那人狠狠一推,高个儿的脑袋往后一仰,撞在了后面那人的鼻子上。


        

“给你十秒。”顾飞指着高个儿。


        

高个儿往他身后看了一眼,潘智的手往兜里一揣就往那边走了过去。


        

“撒手。”高个儿看着顾飞。


        

顾飞松了手,高个儿扫了他们一眼,转身一招手:“走。”


        

看着几个人头也没回地走了之后,顾飞看了看蒋丞:“我带这小子回学校,你俩……自己打车?”


        

“嗯,”蒋丞点点头,想想又有点儿想笑,“你用小馒头带他吗?”


        

“啊,”顾飞笑了笑,“别跟潘智学得这么嫌贫爱富的。”


        

潘智在旁边一串啧啧。


        

顾飞把小馒头开了过来,张晓飞跟着他上了车,顾飞看了蒋丞一眼:“那我先走了。”


        

“嗯,”蒋丞应着,“下午下班了打电话吧,去涮肉。”


        

“好。”顾飞发动了车子,往前开了出去。


        

后座上的张晓飞一直沉默着,开过两条街之后,他才说了一句:“飞哥。”


        

“嗯?”顾飞应了一声。


        

“谢谢。”他说。


        

这学生是他们班的班霸,比王旭当年那个伪班霸要货真价实得多,但毕竟只是个初二的学生,跟那几个一看就是新闻里经常出现的“社会青年”相比,就非常废物了。


        

“谢我就不用了,”顾飞说,“你想想自己对不对得住于老师吧。”


        

于老师是顾飞的师父,班主任,对学生很负责,但脾气挺急,像老徐和老鲁的结合体。


        

“别跟他说。”张晓飞说。


        

“我要没撞见我就不会说,”顾飞说,“撞见了我肯定得说。”


        

“不够意思。”张晓飞有些不高兴。


        

“够意思你领情么?于老师对你够意思了吧,”顾飞说,“你领他情了吗?我今儿帮了你,你转头再惹别的麻烦,你对我够意思么?”


        

“……我说不过你。”张晓飞说。


        

“嘴不行手脚也不行,”顾飞偏了偏头,“听我一句,这种资质就别学人当老大了。”


        

张晓飞愣了一会儿笑了:“操。”


        

“嘴干净点儿。”顾飞说。


        

“你没骂过脏话?”张晓飞说。


        

“你举个例,一次就行。”顾飞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张晓飞卡了半天:“背地里肯定说,都知道你以前是钢厂老大呢,你会不说脏话?”


        

“我没当你面儿说过,你在我跟前儿就干净点儿。”顾飞说。


        

“知道了!”张晓飞叹了口气。


        

蒋丞和潘智打了个车去酒店,把房间开好了,然后溜达着打算去出租屋那边儿待一会儿。


        

离着还有一两百米的时候,就看到了顾淼。


        

但顾淼不是一个人,她身边带有一个男的,离得远也看不清年纪和长相。


        

“我操!”蒋丞突然就急了,指着那边,“潘!你看那是不是个男的!”


        

“是啊,”潘智看了看,“怎么了?”


        

“男的啊!”蒋丞瞪着他,提高了声音,“一个男的!”


        

“啊!”潘智也提高声音应了一声,然后继续问,“怎么了?”


        

“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蒋丞加快了步子,半跑着往那边赶。


        

“不是,丞儿,”潘智紧跟着他,“顾淼算起来是初中生了,那么漂亮又那么酷,有个追求者有什么大不了的啊?”


        

“她不一样啊!”蒋丞说,“她……”


        

“许行之说了,不要老让她感觉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潘智说,“她就是个普通话少的初中小姑娘,许行之说……”


        

“我当她面儿当然不会让她觉得自己特殊!但是谁要想骗她怎么办!”蒋丞说。


        

“我觉得这个你不用担心,”潘智叹了口气,“我觉得你不如担心一下对方,她那个武力值,惹毛了一滑板过去,来几个倒几个。”


        

蒋丞让他说得有点儿想笑,但焦急的心情也稍微平静了一些,他放慢了步子,觉得自己比顾飞还能操心。


        

慢慢走到只隔了一条小马路了,蒋丞看清了那是个看着也就十七八的男生,正边说边笑地看着顾淼。


        

顾淼靠着灯柱,一脚踩着滑板,双手插兜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男生。


        

蒋丞和潘智在马路这边停下了,想等他们聊完了再过去,但顾淼一抬眼看到了他们,立马脚尖一勾,夹起滑板,伸手一巴掌把还在说话的男生推开,往这边走了过来。


        

男生直接被他推了个踉跄。


        

“看到没!”潘智说,“这一掌,剑气逼人。”


        

蒋丞看着他:“一掌打出了剑气?”


        

“就那个意思,”潘智冲顾淼笑了笑,“嗨!淼淼!”


        

“顾淼!”那个男生突然在对面喊了一声。


        

顾淼跟没听见似的脚步都没顿一顿地走着。


        

“我很喜欢你!我爱你!”那男生又喊了一声。


        

“爱你妈个大鸡蛋!”蒋丞简直要炸,指着那男生,“你他妈再给我爱一个试试!”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