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猎妖高校 > 第二百三十六章 第一先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最新章节!


        

“说话前先擦擦嘴。”


        

苏施君捏着一角青色手帕凑到黑猫嘴边,一副想给它擦嘴的贤惠模样。


        

黑猫不得不把脑袋用力向后仰着,以维持自己此刻严肃的表情,同时,它抬起一只爪子,挡在那只手帕前:“等…等等……我是说,我们应该讨论讨论怎么面对眼下的情况!”


        

“什么情况?”青丘公馆的主人终于如愿以偿,擦完猫嘴后顺手将那块手帕丢到一边,然后才懒洋洋反问。


        

“就是,就是……就是舆论、人身安全之类的事情,你应该懂得!”


        

黑猫抬起爪子重新把自己嘴擦了擦,同时扯了扯耳朵,脸皱成一团,努力让自己的的语气显得更严肃一些:“根据有关数据统计,过去一个星期,我遭受了第一大学有记录以来最大规模校内外诅咒攻击……他们甚至还举行了盛大的游行示威!”


        

“哪里的‘有关数据’?”女巫脸上终于露出一丝感兴趣的神色,身子向前凑了凑,吓得黑猫又往后缩了缩。


        

“数…数据……这是重点吗?!”


        

黑猫站稳身子的同时,终于想起自己最初诘问的思路:“重点难道不是那份报道出来后我的人身安全吗?!”


        

“你是一只猫,不是人。”女巫笑吟吟打着岔子。


        

黑猫把耳朵扯平,竭力无视对面说的每一句话,甚至闭上眼睛,只为能流利说完自己的台词:“你知道我这个星期是怎么过来的吗?每天戴着隐身符上课!不能去图书馆、不能去食堂、甚至不能跟其他人打招呼!晚上睡觉前要给枕头下面塞足够的噩梦娃娃以及护符!早上醒来那些娃娃脑袋一排排的掉!”


        

大狐狸噗嗤笑了一下。


        

“这不是开玩笑!”


        

黑猫终于找对了节奏,重新睁开眼,脸上露出严厉的表情:“他们真的想烧死我!……我才二年级!还要在学校呆两年!总不能从今往后,我一直躲在隐身符下上课吧……我甚至不记得上一次在课堂上回答问题,或者跟舍友之外的巫师打招呼是什么时候了……把你尾巴收起来!我们在讨论很严肃的问题!”


        

它忍无可忍的咆孝着。


        

在它康慨激昂的时候,几条蓬松的大尾巴从女巫身下滑出,无声无息在沙发上铺开,彷佛一块毛茸茸的青色毯子,修剪的很漂亮的尾巴尖在黑猫视线中央颤颤巍巍着,一副极尽挑逗的模样。


        

黑猫爪子忍不住抓了抓空气。


        

“安啦,安啦,多大点儿事儿。”青丘公馆的主人倚靠在沙发上,指尖在发梢绕了绕,然后竖起三根指头,声音慵懒:“我这里有三个方桉……”


        

“三个!”


        

黑猫闻言,精神一振,坐的愈发端正了一些。


        

“第一个,你也是个成年猫了,大大方方承认自己有了孩子、始乱终弃又能怎么样呢?大不了隐姓埋名换身皮,然后去新世界闯荡……说不得过个三年五载就能成为大巫师,到时候,还有谁找你麻烦?”


        

黑猫黑着脸,摆摆爪子,第一时间否定了这个方桉。


        

它甚至不屑于解释理由。


        

大狐狸笑吟吟甩了甩尾巴尖:“第二个,什么也不做,时间是这种八卦消息最好的解药。世界这么大,每天多少新鲜事……大家不会一直把注意力放在你身上的。”


        

黑猫闻言,心底微微一动。


        

“我总觉得最近各种各样的事情似乎有点多,”它斟酌着,小心看向女巫:“比如月下议会接纳鼠人、超级猎团九头蛇、还有黑暗议会……这些消息跟你有关系吗?”


        

大狐狸笑眯眯推了推眼镜。


        

黑猫吓的立刻闭上眼睛。


        

耳边传来她愉快的声音:“……第二个方桉最大的问题就是时间太长,可能需要几周、甚至几个月才能奏效。当然,效果也是非常好的。至于第三个方桉……”


        

黑猫听到羊皮纸哗啦啦抖动的声音。


        

它小心的睁开眼,只见女巫正将她之前翻阅的那沓资料丢在它面前:“稍稍有些剑走偏锋,既然舆论压力现在都集中在你身上,那为了降低大家对你的恶感,不妨换个思路,找一群吹鼓手,把你吹捧的更高一点儿。”


        

黑猫扯了扯耳朵。


        

“这个‘第一先生’是什么鬼?”它看着羊皮纸上的那几个字,只觉得头晕目眩,声音都变得有些艰涩了。


        

“哦,既然我是巫师界第一大美女,那么我的老公自然要是巫师界第一先生了。”大狐狸很不自矜的扬起下巴,然后眨眨眼:“或者你觉得应该更对称一点,嗯,‘第一小先生’?”


        

黑猫张了张嘴,想骂人,却又不敢,只能弹出爪子,扣着脚下的沙发。只不过沙发虽然很软,却意外坚韧,任凭它的猫爪子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没在上面留下一丝伤痕。


        

“其实我也觉得这个称呼有点老气。”青丘公馆的主人口风一转:“普利策女士当时还提供了其他两个选择,‘九有公子’以及‘青丘少爷’……你觉得哪一个更好听?”


        

黑猫已经无力吐槽这些糟糕的选择了。


        

“普利策女士?”它试着在一堆自己听不懂的词儿中找到某个稍微熟悉点的概念。


        

“贝塔镇邮报的高级编辑与撰稿人,巫师联盟里非常着名与专业的公关人士。”青丘公馆的主人如是解释道。


        

“确实非常专业。”黑猫想起自己以前的经历,咕哝着,终于放弃跟这只狐狸讨论自己的安全问题了。


        

它甩甩尾巴,纵身一跃,跳上窗户。


        

“咦?这就要走了吗?”沙发上的美女支起身子,一脸惊讶:“你都没看看孩子!如果被那些小报记者知道……”


        

黑猫无视她这幅作态。


        

不过提到小报记者,它倒是想起另外一件事。


        

“我说,你们这个栅栏也太松散了,”它抬起一只爪子,比划着公馆外栅栏上两片木板间的距离,满脸严肃:“我这么大一只猫,轻轻松松多就钻过来了……连外面那些花精子草精子都拦不住,还想拦住小报记者?”


        

沙发上的大狐狸翻了个漂亮的白眼。


        

公馆的女仆长苏蔓向前一步,小声解释道:“青丘公馆笼罩在非常强大的守护魔法之下,没有受到邀请的客人,不仅进不来,甚至找不到公馆的位置……就像那些小报记者,只能堵在公馆所在街区附近。”


        

黑猫闻言,表情一囧,甩甩尾巴,默不作声钻出护栏,趁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