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唐泽宸秦暖阳 > 第80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80章


        

第八十章


        

苏晓晨正在收拾y膏,听见手机铃声,就偏头往她的手机上看了眼,显然也是看见“唐泽宸”三个字了。


        

见她还愣着不接电话,苏晓晨反而急了,轻捏了捏她的手,“快接电话啊。”


        

秦暖y这才回过神来,起身拢了拢袖子,边接起电话,边往窗口走去。


        

事发前一个小时。


        

s市分公司的账目不清不楚的,资金被冻结,贷款下不来,最新接的单子直接被冻住不能运行。


        

他来了之后就细查了一下账目,不知道是帐做得太好,还是他太过信任唐裕,直到现在李牧和阿生分头查账才算把问题揪了出来。


        

最新接下来的单子,底金早已经拨了下去,但被唐裕半道上不动声se地截了,直接转进了一个账户。


        

再细查下去,才从银行那边查出端倪来。就在前不久的时候,公司流进了一笔比之前支出更庞大的一笔钱。还没等唐裕用这笔钱堵上窟窿,就因为这来历不明的黑钱惹上了麻烦。


        

如今公司名誉受损,单子不能按时给货,资金冻结,银行方面不放贷款,分公司如果不及时注上一笔钱,等待的就是破产的结局。


        

唐裕垂着头,看都不敢看一眼就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心下悔恨,却有口难开。


        

唐泽宸也不急,就坐在窗口,端着杯咖啡不紧不慢地喝着,垂眸看着窗外整城市的繁华,神se平静。


        

他在查出问题之后,就没再离开过这间办公室,一直静坐在这里等着他自己主动寻来认错。


        

可惜,等到了现在,也还是他吩咐阿生去把人叫进来的。


        

他手指落在透过窗口投在他指尖的那一小y光里,修长的手指搭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敲,终于还是先开口了:“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他闷闷地开口,依然不敢抬头看他。


        

唐泽宸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微微一大转,眼底飞快地掠过一抹复杂的光芒,随即恢复平静,“那你先给我说说,到底怎么回事。”


        

话落,他手里的咖啡杯也被他重重地放回桌面上,发出不轻不重的响声来,意为警告,“不准隐瞒,照实说,不然我会让你亲眼看着许雅淑怎么生不如死。”


        

唐裕抖了一下,眼底掠过一抹恐惧,终是忍不住抬头看了他一眼。看见唐泽宸眼底那冷冽的目光时,心立刻沉了下去。


        

“三爷前段时间来了s市,带我上了赌桌。那时候刚知道我那孩子没保住,心情烦闷又纾解不了,三爷把我偷偷领出去我就跟着去了。那天晚上我赢了不少回来,便把家中长辈的劝诫都丢在了脑后。


        

隔日他再来时我就一点防备也没有了,和一桌的赌客厮混了一整晚,喝了不少酒。等酒醒的时候发现……”


        

唐裕顿了顿,有些难以启齿,“三爷不在了,我输了一大笔钱。人被扣了下来,三爷打电话来给我救场,告诉我我爸已经快要到s市了,我一着急就承了他的情。”


        

唐泽宸眼底掠过一抹轻嘲,能对自己人出手的,也莫过于唐三爷这心狠手辣的。


        

“后来他就要求你给他洗钱,帮你瞒着这件事,你胆子是不大,不敢说,就由着他把手伸进了公司里,chou走了一大笔钱,又堵上这一层窟窿?”


        

他的语气y冷,早已没了刚才的和煦,听得唐裕背脊布上一层冷汗,脸se都微微有些发白:“是……我爸那样骄傲的人,那天来这里却低头道歉。我知道他心里的难过不比我少,那些坦白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了。三爷后来要我给他洗一笔钱,说是已经过了好j道查不到这里,还说会给j十万当手续费,我错信了就……”


        

唐泽宸低低笑了一声,笑意却不达眼底,出口时,声音里隐约多了一层凉意:“唐裕啊唐裕,你还不跟我说实话。”


        

唐裕神se一凛,面部表情僵y了刻,这才轻吐出一口气来,直接双膝一弯跪在了唐泽宸的身前:“三爷还同我说了许雅淑的事情,说她一无所有,说她被唐家b迫,说她这孩子落的不得已……”


        

话说到最后,他的声音也沙哑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她,喜欢的死心塌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