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三十章 严易泽,你个败家子!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怡,你是不是那里不舒服?怎么这会儿了还躺在床上啊?”


        

“我没事,昨晚睡得太晚了!”


        

秦怡若无其事的摇摇头,示意女佣给她搬张凳子,见她坐下这才问,“你什么时候出院的?怎么不在医院多住几天?”


        

“阿项也是这么说的,还叫我别怕花钱,养好身子要紧!可我不想他太辛苦,毕竟白天他要工作,晚上还得去医院照顾我们母子。”


        

听到云夏这么说,秦怡忽然觉得她很可悲。


        

萧项是什么人,秦怡看的很清楚。


        

他真要那么在乎云夏和他们的孩子,就不会三番五次的跑来纠缠自己了。


        

明知道云夏在打肿脸充胖子,可秦怡并并没有打算揭穿她的谎言,反倒是羡慕的说了句,“你们可真幸福!”


        

给足了云夏面子,云夏笑得特别开心,却怎么也掩饰不住眼底淡淡的失落。


        

“对了,你们的孩子怎么样?”


        

秦怡不想让云夏难堪,笑着转移了话题。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听秦怡问起孩子,云夏眉眼中满是幸福的笑容,“孩子挺好的,就是太能睡了!一天要睡二十多个小时,感觉怎么也睡不醒的样子!刚开始我还挺担心的,后来问了医生才知道,才出生的小孩子都这样!害我白担心一场!”


        

“对了,你怎么样?表哥他对你好不好?有没有欺负你?”


        

“表哥?你是说易泽吧?他对我挺好的!”


        

秦怡愣了下才反应过来云夏的用意,她这应该算是在向自己宣示她对萧项的主权吧?


        

“我听说他这里有问题,你真想好了?”云夏指了下脑袋劝道,“秦怡,要不你还是和阿项和好吧!我看的出来,阿项他心里一直有你,你放心我和宝宝不会妨碍你们的!毕竟这事儿……是我对不起你在先!”


        

云夏半真半假的说了句,那一脸真诚的样子看的秦怡心里直嘀咕。


        

这好像不是云夏一贯的个性,不过这并不重要,她从未想过回到萧项身边,从她决定嫁给严易泽的那一刻开始,她和萧项就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我现在只想好好的和易泽过日子!”


        

“那……好吧!”云夏看似无奈的点了下头,自顾着说,“说起阿项,昨晚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回来的时候脸上全是淤青,问他他也不说!我真担心他得罪了什么人,秦怡你知道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吗?”


        

秦怡没想到云夏居然问她这个问题,下意识的想要点头,却猛然间反应过来,露出茫然的表情,“萧项受伤了?怎么回事?”


        

“你不知道吗?我听莫助理说昨晚你和他在一起啊!”云夏怪腔怪调的说了句,盯着秦怡的眼睛。


        

“你肯定是听错了!昨晚我一直和易泽在一起,根本没见过他!”


        

秦怡矢口否认,不想云夏误会她和萧项还旧情未了,实际上从昨晚萧项决定霸王硬上弓的那一刻开始,秦怡和萧项就已经彻底决裂了。


        

“是吗?那应该是我听错了!”云夏低头看了眼腕表,一惊一乍的说,“呀,都已经四点半啦?我得回去给阿项做晚饭,秦怡,我先走了,改天再来看你!”


        

秦怡点点头,叫女佣进来送她出去,这才重新躺了下来。


        

她以为这只是一次礼貌性的拜访,却怎么也没想到竟是云夏对她处心积虑的试探,更不可能会知道渐渐驶离别墅的车上,云夏正咬牙切齿的盯着她房间的窗户,眼睛里全是怨毒的神色。


        

天渐渐黑了,严老太太和严易泽还没有回来,秦怡根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去干什么。


        

吃完晚饭,秦怡百无聊赖的拿起手机正想看看电视剧打发打发时间,却猛然看到手机上有几十个未接来电,无一例外全是薛晚晴打来的。


        

除此之外还有她发来的几十条信息,除了道歉,就是给秦怡解释昨晚发生的事,关心她昨晚又没有吃亏。


        

不出秦怡所料,薛晚晴事先并不知道萧项要对她做的事。


        

她之所以安排秦怡和萧项见面,也是听信了萧项的鬼话,再加上那晚秦怡的表现让她误会秦怡过的不好,想离开严家。


        

“别担心!我没事,改天我请你来家里坐坐!”


        

信息发出去,秦怡心里畅快了不少。


        

严老太太和严易泽回来的时候,已经快十点了。


        

听到开门声,秦怡忽然有些紧张,担心昨晚的事重演。


        

等看清进来的严易泽脸色正常,秦怡总算是长舒了一口气,紧绷的表情随之舒展开。


        

“你刚才好像很担心!出什么事了吗?”


        

严易泽好奇的坐到床边,柔声细语的问了句。


        

秦怡摇头,心虚的说了句,“没事!”


        

“真没事?”见秦怡气的瞪他,严易泽顿时笑笑,“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我刚听人说下午那会儿云夏来过,她来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随便聊聊!”


        

严易泽盯着秦怡看了半晌,蹙眉说,“这个女人很不简单,以后少跟她接触!”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秦怡好奇的看着严易泽,可他却怎么也不愿意说。


        

秦怡还不死心,可话还没出口就被敲门声打断了。


        

管家带着三个手里提满购物袋的佣人走了进来,吩咐他们把东西放在床上,就带着人离开了。


        

看着铺满整张床铺的购物袋,秦怡皱眉问这是什么,严易泽笑笑说,“给你买的东西!”


        

“给我的?买这么多?”


        

这里少说也有三四十个购物袋,严易泽得买了多少东西啊?


        

尽管这些购物袋上绝大多数的商标她并不认识,但大名鼎鼎的LV她还是认识的,不用说这些袋子里的每一样东西都价值不菲。


        

“多吗?”严易泽笑笑,一脸轻松的说,“可我怎么觉的还是不够呢?”


        

“还不够?光LV就七八个,你知道不知道这有多贵?”秦怡郁闷的瞪了他一眼。


        

“贵吗?”严易泽随手拿起一个LV的购物袋,取出里面的女士手提包,轻描淡写的说,“这个包才十几万,便宜的不像话!我本来想给你买个全球限量版,结果去的那家店居然卖光了!不过没关系,改天我叫奶奶让他们的首席设计师给你量身定做一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那样才配上的你的身份!”


        

“严易泽,你个败家子!”


        

秦怡气的别过脸去,她真心不想和严易泽说话了。


        

这家伙从小过着优越的生活,怎么可能知道像LV这样高档的品牌,对她这种普通人意味着什么。


        

可气归气,秦怡心里还是挺感动的。


        

有句话说的好:看一个男人爱不爱你,要看她舍不舍得为你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