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三十五章 不,不要过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如果房间里只有他和严老太太,严易泽还有办法让严老太太帮他保守秘密,继续装傻下去。


        

可偏偏管家和几个佣人刚才也跟着严老太太过来了,现在都一脸激动的看着他,严易泽知道他已经没可能再继续装傻下去,只能顺水推舟的承认自己恢复了。


        

和严易泽恢复成正常人比起来,秦怡的突然离开就显的是那么的无关紧要了。


        

毕竟在严老太太心里,就是一万个秦怡也抵不上她宝贝孙子严易泽的一根汗毛。


        

夜色弥漫,应付完严老太太的严易泽独自一人面无表情的站在房间窗口,不知在想什么。


        

“少爷!您找我!”罗琦敲门进来,垂手站在他身后。


        

“我让你查的事怎么样了?”严易泽转身淡漠的问。


        

罗琦惶恐的低下头回道,“暂时还没什么新的进展!”


        

“抓紧点,另外别墅的守卫还是太薄弱了,我不想身边的人再出事!”


        

“少爷放心,我已经在别墅周围加派了人手,保证会万无一失!”


        

严易泽点头,挥手示意他出去,罗琦犹豫了下没动,严易泽眉头微皱,“还有事?”


        

“少爷,要不要请少奶奶回来,或者加派点人手去保护少奶奶?毕竟现在这种情况,少奶奶她一个人在外面会很危险!”


        

“不用!”


        

看着严易泽面无表情的脸,罗琦最终还是没敢再开口,恭敬的说了声,“是,少爷!没别的事,我就先出去了!”


        

看着罗琦的背影,严易泽的眸子微闪了下,叫住他,“把跟着秦怡的人撤回来!”


        

“少爷,这……不太好吧?”罗琦愣住了,万万没想到严易泽竟然会做出这种决定,这等于是置秦怡的安危不顾,弄不好会出事的。


        

“我的话不管用了?”严易泽脸色一冷,吓得罗琦赶紧低头说了句,“不敢!我现在就去安排!”


        

“去吧!”


        

罗琦一走,严易泽脸上的冷漠瞬间消失,看着窗外天空中的一轮圆月无奈的叹了口气,“秦怡,对不起!这样做或许会让你更难过,可我也只有这样做才能保护你不受伤害!毕竟那些人的目标是我,和我身边的人!”


        

秦怡并不知道严家发生的这一切,更不知道她这一走,彻底打乱了严易泽的全盘计划,把他推向了危险的边缘。


        

大半夜离开严家的秦怡沿着马路一直走,一直走,想到严易泽说的那句他做什么事情不需要她指手画脚,秦怡心里就始终憋着一口气。


        

她在乎严易泽,可严易泽呢?竟然对他说这种话?


        

夜渐渐深了,路上行人行色匆匆,好半天也看不到一个人,秦怡忽然有些后悔,想转身回去。


        

就在她打定主意的一瞬间,从她离开别墅开始,就一直跟在她身后保护她的黑色商务车突然掉了个头。


        

秦怡目瞪口呆的看着飞驰的商务车迅速消失在她视线里。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严易泽不打算管她了?


        

那他之前为她做的那些算什么,逗她玩吗?她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一直声称爱她的严易泽会对他不管不顾,她受不了这种巨大的打击,心痛到无法呼吸。


        

既然这样,她还有必要回去吗?即便她真的回去了,又能怎样?


        

秦怡最终还是决定不回去,先去薛晚晴那边待一段时间,她相信即便是离开严易泽,离开严家,她也能过的很好。


        

到薛晚晴家的时候,她正在收拾东西。


        

秦怡这才知道薛晚晴老家的奶奶去世了,急着赶回去奔丧,已经买了两个小时后的机票。


        

薛晚晴看出她心情不好,问她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脸色那么难看,好像还哭过。


        

秦怡强笑着说了句没事,让薛晚晴不要担心。


        

“既然你不想说,那我就不问了!要不这样,你跟我一起回去待几天,就当是撒散心了!”


        

“不用了,你奶奶去世了,我跑过去不合适!而且现在也订不到票了!晚晴,我能不能在你这里住几天?你放心,等我找到住的地方就立刻搬出去!”


        

“你被严家赶出来了?”


        

“你不要问了好不好?我不想说!”


        

“好吧,那我就不问了!你放心在我这住下,想住多久都行!”


        

“谢谢!”秦怡感激的看着薛晚晴,迟疑了下问,“等下要不要我去送你?”


        

“不用,你早点休息吧!等下我直接打车去车站就行!”


        

薛晚晴一走,顿时又只剩下她一个人,躺在薛晚晴的床上,秦怡翻来覆去了几个小时也没睡着,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让她很没有安全感。


        

直到天蒙蒙亮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这一觉她睡得很不好,做了好多关于严易泽的梦,梦里她看到凌琳穿着洁白的婚纱,依偎在一脸笑容的严易泽肩头,看到严易泽对她冷漠的像是个陌生人……


        

醒来时枕头上已经被她的泪水打湿透了。


        

面对空旷的屋子,想到几天后薛晚晴才能回来,她感觉特别孤独,特别无助。


        

眼看着天黑了,屋子里静的可怕,秦怡再也忍受不了,抓着包跑了出去。


        

街上来往的情侣很多,每一对都那么刺眼,不自觉的就让她想起她还没和严易泽闹翻的那些时光。


        

吃完饭,秦怡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停下来时发现竟不知不觉得走到了一家她和薛晚晴经常光顾的酒吧,略愣了下就走了进去……


        

此时隔着酒吧几条街之外的一家高档餐厅里,严易泽正和一群人吃饭,凌琳赫然坐在严易泽的身边,笑眯眯的看着严易泽和这些人谈笑风生。


        

严易泽另一边坐着的是一脸和煦笑容的严老太太。


        

这是一次对严易泽很重要的聚会,在座的都是严氏集团的大董事,严易泽离开集团管理层已经一年多,想要重新牢牢的把整个集团抓在手里,自然少不了他们的支持。


        

忽然凌琳放在包里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下,她起身歉意的冲在座的所有人打了声招呼,借口去洗手间,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空无一人的包厢洗手间里,凌琳看着手机上的一条信息,得意的笑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包厢的气氛越发的融洽,就在这时,一直守在门外的罗琦忽然推门走了进来,神色紧张的低声在严易泽的耳边嘀咕了一句,“少爷,少奶奶她出事了!”。


        

严易泽顿时脸色大变,豁然起身,和在座的所有人打了声招呼匆匆忙忙走了出去。


        

“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刚才突然有人给我发了一条录音,是少奶奶的声音!”


        

说话间罗琦已经调出手机里的录音,播放出来。


        

“不,不要过来!求求你们,不要过来……救命……救命啊……”


        

录音只有短短的一秒钟,却让严易泽再也无法保持镇定,拼命冲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