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三十七章 她走,我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给我跪下!”


        

几乎在严老太太开口的一瞬间,严易泽就拉着秦怡毫不犹豫的跪在严老太太面前。


        

“奶奶,对不起,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顺便往外跑,更不该不回来,我……”


        

严老太太皱眉冷冷看了她一眼道,“我没问你!易泽你怎么说!”


        

“孙儿知错,请奶奶责罚!”


        

“易泽,你……”秦怡怎么也没想到严易泽一句也不解释,就直接认错,皱眉的转头看向他。


        

严易泽捏了下她的手,抿嘴冲她摇头,秦怡这才乖乖闭上嘴巴。


        

“你这认错的态度到也还端正?不过昨晚你做的实在太过火,差点酿成严重的后果,我就罚你跪在这里面壁思过,天黑前不许起来!”


        

“是!”严易泽知道严老太太这已经是格外宽容,自然不会再节外生枝。


        

“至于你……”严老太太眯着眼睛看向秦怡,眼神一冷,“冲动任性,恣意妄为,乘着你和易泽还没领结婚证,赶紧走!我们严家庙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


        

“奶奶,我知道错了!不管您要怎么罚我都行,求求您别赶我走!”


        

秦怡不想走,毕竟她才嫁过来几天,就这么被赶走了,会成为所有人的笑话。


        

而且离开了严家,萧项肯定会肆无忌惮的来骚扰她,她不想和萧项再有任何关系,不想整日不得安宁。


        

“奶奶,求您收回成命!”


        

严易泽眉头轻皱,抬头看着面无表情的严老太太说。


        

“如果我不答应呢?”严老太太眯着眼睛问了句,严易泽顿时脸色一肃,无比认真的说,“那孙儿跟她一起离开!”


        

“易泽。你……”秦怡吃惊的转头看着严易泽,严易泽冲她笑笑,“我说过再也不让你离开我身边,我说到做到!”


        

秦怡原以为他之前只是随便说说,却没想到他居然是认真的,感动的眼睛都红了。


        

刚想劝严易泽不用为他这样,严老太太已经开口了。


        

“好,好,好!”严老太太气的直发笑。手指着严易泽不停的喘着粗气,“你可真是我的好孙子!居然敢威胁我!”


        

“孙儿不敢威胁您,孙儿只是就事论事!”严易泽不卑不亢的回了句,严老太太眸子一闪,“你真舍得丢下这份偌大的家业,真舍得丢下我这个老太婆一个人?”


        

“孙儿舍不得这些,也舍不得您!但……”严易泽转头看向秦怡,目光前所未有的坚定,“孙儿更舍不得她!”


        

“易泽。我不值得你这么做!你可千万不要犯傻!”


        

秦怡赶紧劝严易泽,可严易泽却丝毫不为所动。


        

“易泽,你最好给我想清楚了!离开严家,你就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严家大少爷,你会失去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从此要为了生活奔波劳碌,其中的艰辛你根本想象不到!为了一个女人,这么做值得吗?”


        

“值不值得都是我自己选的!只要能一直和她在一起,哪怕再苦再累。我也会坚持下去!”严易泽斩钉截铁的回到出乎了严老太太的预料,她怎么也没想到一向冷静的严易泽居然会说这种话,疑惑的目光落在秦怡微红的眼睛上,严老太太忽然很是好奇,秦怡身上到底有什么魔力,会让严易泽这么不顾一切。


        

“奶奶,您多保重!孙儿走了!”


        

严易泽重重的冲严老太太磕了三个头,拉着还没回过神的秦怡转身就往书房外走,秦怡急了,不停的劝他冷静,可严易泽就像没听到一样,脚步没有丝毫的停顿!


        

“站住!你们两给我回来!”眼看两人就要出去,严老太太忽然开了口,“我的话还没说完!”


        

严易泽和秦怡双双转头,只见严老太太深吸了一口气闭起的眼睛缓缓睁开,浑浊的眸子里写满了无奈,“我可以不赶秦怡走!以前的事我也可以不计较,但你必须向我保证,同样的事决不许在发生!”


        

“奶奶,您……”


        

严老太太居然妥协了,这是秦怡怎么也没想到的。


        

“我答应您!”严易泽点头,说了句,“那我先带她回去了!”


        

“恩!”严老太太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等下你过来一趟,我还有些事要问你!”


        

回到房间,看着一脸轻松的严易泽,秦怡心有余悸的说,“易泽,你刚才怎么那么冲动!要是奶奶她……”


        

“没事了!”严易泽攥住秦怡的手轻轻拍了两下,“乖乖在这呆着,我很快回来!”


        

“恩,我等你!”


        

秦怡乖巧的点头,目送严易泽出去。


        

“来了,坐!”听到开门声,严老太太头也没抬的招呼一声。


        

严易泽点头坐下,看到严老太太一直低着头看手里的书。也就没吭声,耐心的等待起来。


        

许久后,严老太太这才合上手里的书,轻轻放在茶几上,抬头看向严易泽,“知道我找你干什么吗?”


        

严易泽面无表情的摇头,严老太太眉头微皱似笑非笑的问,“易泽,你是真不知道呢?还是在给我装傻?说说吧。秦怡那丫头到底怎么回事,你为什会那么不计后果的维护她,难不成她并不是个没有背景的孤儿……”


        

“她确实是个没有背景的孤儿,至于我为什么那么做!”严易泽故意停顿了下,目光灼灼的看着严老太太,“奶奶,您相信爱情吗?”


        

“你的意思是你很爱她,爱到无法自拔的那种?”严老太太忽然笑了,“你这小子。不想说也别用这种借口来敷衍我老太婆,真当我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


        

“事实就是这样,既然您不信,那我也没办法!”


        

严老太太盯着严易泽看了半晌,也分辨不出真假,也就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转而问他这一年多是不是一直在装傻。


        

严易泽看着她高深莫测的笑了,“奶奶。您心里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嘛!”


        

“这么说……你遇到麻烦了?”严老太太眉头猛地一皱,惊疑不定的看着他。


        

“果然什么都瞒不住您!”严易泽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无奈的苦笑起来。


        

“到底怎么回事?”


        

“我现在也不是很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有人想要我的命!”见严老太太一脸忧心忡忡的样子,严易泽笑着安慰了句,“您也不用太担心,我现在不是活的好好的嘛!这个世界上能要了你孙儿命的人,还没出生呢!这件事我会妥善处理的。”


        

“小心驶得万年船,你可不能盲目自信!有什么需要,只管跟奶奶说,奶奶无条件支持你。”


        

“谢谢您!”


        

“谢就不用了!你能别生奶奶的气就好,刚才奶奶也是为了你,为了整个严家好!”严老太太苦笑了下,“秦怡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意气用事,希望今天之后,她会有所改变吧!不然……”


        

“我明白您的意思。但我还是请您以后对她宽容点!我不想她受委屈!”


        

从书房出来,严易泽显得轻松了不少。


        

回到房间,秦怡刚洗完澡,正背对着他坐在床边吹头发,严易泽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撩起秦怡的发丝在鼻尖轻嗅了下,笑道,“真香!”


        

“易泽,你回来啦!奶奶有没有为难你?”


        

见她一脸担心,严易泽笑着摇摇头,秦怡这才送了口气,“没事就好!对了,你赶紧去洗个澡睡一觉!换洗衣服我已经帮你拿进卫生间了!”


        

“好!”


        

严易泽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秦怡正在换家居服,光洁白皙的背部闪的严易泽心潮澎湃,不受控制的走过去一把将她按进怀里。


        

“你干嘛!快放开我!我穿衣服呢,别闹!”秦怡吓了一跳,转头瞪了他一眼。


        

“穿衣服干嘛,等下还要脱,多麻烦啊!”严易泽笑眯眯的冲秦怡耳朵吹了个口气,痒的秦怡心脏狂跳不止,赶紧收摄心神,从他怀里挣脱出去,一脸警惕的转身看着他。


        

严易泽笑笑,扯掉浴巾钻进被子,冲她招了招手。


        

“干嘛?”


        

“陪我睡一会儿!一个人睡不着!”


        

“那你等下不许动手动脚!”秦怡见他点头,这才走过去钻进被子,刚躺下严易泽就一把将她压在身下,笑眯眯的说,“老婆,我们来做运动吧!”


        

“你骗……”我。


        

她的话注定无法说完,严易泽火热的双唇已经死死封住了她的嘴,手也开始不老实……


        

这是他们第三次做那种事,和前两次明显不同的是这一次秦怡并没有太多的抗拒。


        

或许是次数多了,又或许是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被严易泽欺负。


        

一个多小时后,严易泽总算放过她,在她额头亲吻了下,紧紧搂她入怀,柔声细语的说,“老婆,累了吧!闭上眼睛,我们睡一会儿!”


        

没多久,秦怡就感觉到他已经睡着了,秦怡并不是很困,可他的怀抱实在是太温暖。太有安全感,才短短几分钟,她的意识就已经开始迷糊。


        

睡着前一秒钟,秦怡在终于知道为何前晚她在薛晚晴家里整整失眠了一夜:这几天她已经习惯了睡觉的时候严易泽在她附近,他不在,她怎么可能睡得着?


        

严老太太此时并没有睡,半依在阳台的躺椅上上听着管家说起无意间路过严易泽和秦怡房间门口听到的响动,嘴角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摇了摇头,“这两孩子。也真是……”


        

相对于严家和谐安宁幸福的氛围,身在润晟大酒店凌琳的房间气氛却有些压抑。


        

“琳姐,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刚刚严少爷已经带着那个女人回去严家了,据我们的人说他们看起来好像很恩爱,严少爷一直拉着那个女人的手。”


        

“她还真是好命,居然被人给救了!诺兰,把这个u盘寄给那个女人!”凌琳冷笑着把手里一直把玩的u盘丢给身后的欧若兰。


        

“我现在就让人去做!”欧若兰迈步往外走,沉着脸的凌琳忽然叫住她,“去查下昨晚那个家伙的底细,记住,不要惊动他!”


        

“差不多,也是该我出现的时候了!秦怡,你等着,事情还没完呢!”凌琳看了眼窗外阳光明媚的天空,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快中午的时候,罗琦跑来敲严易泽和秦怡的房门,说是有要紧事要找严易泽。


        

严易泽不忍弄醒秦怡,轻手轻脚的下床穿衣服,刚要去开门,秦怡忽然睁开眼睛好奇的问他要干嘛去!


        

“你醒啦?那就穿衣服下楼吃饭吧,我有点事,等下就过去!”


        

“好!”


        

秦怡点头目送他出去,门外罗琦脸色焦急,见严易泽出来刚想开口,被严易泽的眼神给制止了,“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跟我来!”


        

推开荒废了一年多书房的门,严易泽坐到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抬头看着罗琦关门走过来,随口问了句,“出什么事了?”


        

“少爷,几分钟前我无意间在网上看到了这个,我觉得您有必要看看!”


        

罗琦掏出自己的手机,递到严易泽的面前,严易泽只是扫了一眼,脸色就阴沉下来。


        

“谁干的?”


        

“暂时还不知道!我一看到这个就来找您了!还没来得及……”


        

“立刻去查!另外动用所有渠道给我把这件事压下去!”严易泽冷冰冰的脸上闪过一丝担心,“这事儿千万别让少奶奶和老夫人知道!”


        

罗琦走后,严易泽打开许久不用的电脑,搜了一下“严家少奶奶”这个关键词,顿时跳出来整整好几页的新闻,里面无一例外的都有一张昨晚那个姓凌的男人搂着醉酒的秦怡从灯红酒绿就把出来的照片,新闻的标题赫然是:严家少奶奶酒后风流,与神秘男密会缠绵。


        

新闻的内容更是对昨晚发生的事断章取义,只隐约说起昨晚秦怡喝的烂醉,亲密的依偎在那个凌姓男人怀里,离开灯红酒绿酒吧,前去润晟大酒店开房,只字未提当时严易泽也在场,暗示秦怡放荡,给严易泽带绿帽子。


        

看完整个新闻的内容,严易泽的脸色越发难看,死死盯着照片上凌姓男人英俊的脸低声呢喃,“难道是你?又或者是……她?”


        

秦怡下楼时老远就看到凌琳正坐在沙发上和严老太太说着什么,严老太太的脸色有些阴晴不定。


        

“奶奶,凌琳小姐!”秦怡走下楼笑着和两人打了声招呼。


        

凌琳冲她笑着点了下头问,“易泽呢?该不会还没起吧?”


        

“他有点事,等下就过来!凌琳小姐是来找易泽的?”秦怡好奇的问了句。


        

凌琳看了眼严老太太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算是吧!”


        

“丫头,昨晚你和谁在一起?”


        

严老太太忽然没头没尾的问了句,秦怡不想她乱想,只说是和严易泽在一起。


        

“你确定?”严老太太顿时皱起眉头,表情有点难看。


        

“奶奶,您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严老太太脸色一沉。刚要开口,见严易泽从楼上下来,眼睛微微一眯,“易泽,你跟我去一下书房,我有点事找你!”


        

“好!”严易泽眸子微微一闪,走过去扶着严老太太上了楼。


        

“网上的那件事是不是真的?”


        

一进书房,严老太太就板着脸问。


        

“谁告诉您的?凌琳?”严易泽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她,毕竟严老太太和管家都没有上网的习惯。而那则新闻从网上爆出来的时间也才半个小时,这期间凌琳跑来了,除了她,严易泽还真想不到其他人。


        

“是谁告诉我并不重要,我只要知道那件事是不是真的像网上说的那样!”严老太太的表情前所未有的严肃。


        

作为严易泽的奶奶,作为严家现如今的当家人,她必须弄清楚。


        

如果属实,即便严易泽再怎么维护秦怡,她也必须把秦怡赶出严家。


        

“那种照片是真的!但内容却经过了有心人的删减,整件事从头到尾我都在场!”


        

这件事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就算他不说,严老太太也能调查的出来,毕竟昨晚那么多人在酒吧目睹了整件事的经过。


        

严老太太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些,看着严易泽问,“那你打算怎么办?这可是关系到我们严家脸面的大事,一切都要慎重再慎重!”


        

“我已经让人去查了,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不够,我需要你消除这件事的影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否则也只能暂时委屈秦怡那丫头去外面住一段时间了!”


        

严老太太叹了口气,如果不是知道严易泽对秦怡的态度,严老太太要说的就是赶秦怡出严家的大门了。


        

“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不会让她离开我!”严易泽严肃的看着严老太太,态度坚决的让严老太太直皱眉。


        

“按说这件事我应该支持你的决定,但这关系到严家的脸面,关系到你在公司的威信,必要的时候也只能委屈她!我希望你能明白,和整个严家比起来。她在我心里的份量还远远不够!”


        

“孙儿会妥善处理好这件事的!”


        

“恩!”严老太太点了下头,“走吧,别让她们等太久!”


        

楼下凌琳一直在和秦怡闲聊,倒是没有提起网上的那则新闻,秦怡也没意识到昨晚发生的事已经在有心人的推波助澜下,把她和那个救她的男人,严易泽,以及整个严家卷入了舆论的漩涡,成了润城所有人口中的谈资。


        

吃完时,严老太太的脸色一直不太对,时不时的皱眉打量她,秦怡心里虽有些好奇,却始终没有开口询问。


        

饭后,严易泽说要找凌琳谈点事,秦怡乖巧的点头回了房间。


        

严易泽和凌琳一前一后上楼进了严易泽的书房,见严易泽坐下,凌琳皱眉问,“易泽,老太太应该和你说过了吧?昨晚你突然离开饭局,集团那些大董事们已经对你有意见了,要是网上这事儿再处理不好的话……”


        

“我知道!”严易泽面无表情的点头,“坐!”


        

“不了!我还有事,得走了!如果需要我做什么,你只管说!只要能帮上你的忙,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凌琳一脸认真的看着严易泽,严易泽看了她半天,却丝毫看不出她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别急!你帮我想想怎么做才能尽快消除这件事的影响!”严易泽示意她稍安勿躁,眼神中偷着一丝求助。


        

“最简单的办法自然是先委屈秦怡一段时间,不过我看的出来你肯定舍不得,那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从根源着手,找到那个爆料的家伙,让他在网上发布道歉声明,把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解释清楚!”


        

“我明白了,谢谢!”


        

“这么见外干嘛?我这次回来本就是为了帮你嘛!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等下真的以后要紧的事要做!”凌琳冲严易泽笑笑,转身往外走。


        

严易泽眯着眼睛看着凌琳的背影,紧紧皱起眉头眼中闪着疑惑的光芒,低声呢喃,“难道是我猜错了?”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隔壁房间的秦怡也在手机上看到了那则关于她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