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三十九章 别打我老婆主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泽和秦怡还没起吗?”


        

“回老夫人的话,少爷和少奶奶昨晚折腾了一夜,怕是不会这么早起!”管家垂手站在严老太太面前,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犹豫了下问,“等下要不要叫少爷他们下来吃午饭?”。


        

“不用,让他们睡吧!饿了,他们自然会下楼。”严老太太点了下头,眉头轻皱,“对了,前晚酒吧那件事调查的怎么样了?”


        

“少爷的人一直在查,我就没让人怎么插手,听下面的人说,应该快有结果了!”


        

“恩!知道了。”


        

严老太太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翻开手中的书看了起来,没有再问。


        

快中午时分,严易泽才从房间里出来,轻轻带上房门去楼下吃饭。


        

严老太太好奇的问怎么没见秦怡,严易泽揉了下略有些昏沉的脑袋笑着说秦怡还在睡,严老太太点了下头看着面容疲倦的严易泽,微皱了下眉头。


        

“易泽,我听说昨晚你们一夜都没睡,有这回事吧?”见严易泽点头,严老太太脸色渐渐严肃起来,“按说你们年轻人的事,奶奶本不该过问,不过有些话奶奶还是得提醒你!”


        

“奶奶,您说!”严易泽放下手。看向她。


        

“男人当以事业为重,房事方面要懂得克制!毕竟你的身份注定了你没有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挥霍!”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严老太太说完就笑着招呼严易泽吃饭,还专门叫管家给秦怡留了饭菜,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样。


        

吃完饭,严易泽回了房间一趟,见秦怡还在睡,又轻手轻脚的退了出去。进了隔壁的书房。


        

罗琦来的很快,几乎是严易泽刚给他打电话就到了。


        

“少爷,您找我!”


        

严易泽落在电脑屏幕上的视线抬起,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略一点头,“事情做的不错!”


        

网上沸沸扬扬的秦怡出轨的新闻,已经渐渐尘埃落定。尽管还没有完全消除这件事的影响,但网民的注意力已经被成功的转移到了凌穆扬的身份背景上。


        

毕竟作为润城的风云人物,严易泽的一举一动都不是什么秘密,昨晚他和凌穆扬在酒吧喝酒相谈甚欢的那一幕,在罗琦的运作下已经出现在网上。


        

再加上罗琦让人冒充润晟大酒店工作人员透露出的几张前晚严易泽,凌穆扬一起送秦怡去酒店的照片,在这种情况下。盲目的网民下意识的就以为严易泽和凌穆扬很早之前就是朋友,而那晚不过是凌穆扬刚巧碰到他好友的妻子喝醉,好心送她去酒店。


        

在这种情况下,秦怡出轨的谣言顿时不攻自破。


        

“谢谢少爷!”罗琦脸色平静的点了下头,听严易泽询问事情的调查结果,罗琦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没查到?”严易泽顿时皱起眉头,脸色有些许的不悦。


        

“也不算没查到,只是快查到幕后那个家伙的时候,线索一下子全部断了!只抓到几条小鱼,刚才我已经让人处理掉了!少爷,对不起!”


        

罗琦低着头一脸自责,严易泽皱了下眉,挥了下手,“罢了,你已经尽力了!那晚那两个家伙怎么说,有没有交代是什么人指使他们的?”


        

“据说是有人在网上联系的他们,付给他们二十万叫他们……”后面的话罗琦没敢说,“那两个家伙根本不知道对方是谁!我也让人去查过对方的ip所在位置,可惜全都是肉鸡。对方早料到了这一天,准备了很多的跳板,ip最后的地址指向泰国的一家贸易公司的一台公用电脑,可那个时间段那台电脑根本没有人用过!”


        

“也就是线索又断了?”严易泽的眉头死死皱了起来。


        

“其实也不算,还有一条线索可以查下去,那两个家伙收的是现金,据说是对方放在市中心帝豪广场门口的垃圾桶里的。”


        

“知道了,这件事你让人继续跟进,给我一查到底!另外那两个家伙……”严易泽沉吟了一下,脸色渐渐阴冷下来。“给他们变性,送去清迈的红灯区接客!记住,我要他们在那呆到死!”


        

“好的,少爷!我等下就去安排!”罗琦心神猛的一颤,这种处置方法比杀了那两个家伙还要残忍。


        

看样子这两个倒霉的家伙这辈子算是彻底毁了,等待他们的将是悲惨的后半生。


        

运气好的话,他们或许还能在活几十年。运气不好,用不了三五年就会被人活活玩死。


        

至于逃跑,那更是想都不用想的,清迈本地的那些家伙可不是吃素的,至少目前为止罗琦还没见过被他们控制的人跑出来过。


        

见严易泽脸色阴冷,眼神冷酷,罗琦心惊胆战的小声问道。“少爷,凌穆扬那边……”


        

“约他一个小时后喝茶!”


        

说完严易泽起身离开书房,回房间洗澡换衣服。


        

半个小时后,严易泽刚要出门,秦怡醒了,看了眼外面的天色问,“易泽。我睡了多久?现在几点了?”


        

“下午一点半,你要不要再睡会儿?”严易泽笑着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


        

“这么晚了?不行,我得赶紧起来。奶奶会生气的!”秦怡抽回手就要掀被子起床,严易泽赶紧赶紧按住她,笑着冲她摇头,“没事!奶奶她都知道,刚吃饭的时候还特意叫管家帮你留了饭菜!饿了吧,乖乖在床上呆着,我去帮你端过来!”


        

“不用了吧?我自己可以的!”秦怡见他衣衫整齐,好奇的问,“你穿成这样,是要出去?”


        

“约了个朋友!”


        

“那你快去吧!我等下洗个澡,换身衣服自己去楼下吃!”


        

秦怡知道严易泽在乎她,可她不想让严易泽为她耽误正事儿。她承受不起他为她做的这一切。


        

“没事,不在乎这几分钟!”严易泽笑笑让秦怡乖乖躺着,转身走了出去。


        

等他端着饭菜进来时,秦怡已经穿好了衣服,头发湿漉漉的,显然也已经洗过澡了。


        

“不是叫你不要起来,躺在床上等我嘛!你怎么不听话?”严易泽故意板起脸问,秦怡微微一愣,严易泽这什么人啊?真是莫名其妙,她凭什么要听他的?


        

“傻瓜,逗你玩呢!”


        

不等秦怡说完,严易泽已经揽着她的腰,在她娇嫩的脸颊上亲了一口,笑眯眯的说。


        

“你闹够了没有啊?还不出门?”


        

秦怡气的瞪了他一眼,引得严易泽一阵哈哈大笑。


        

本来严易泽还想帮她吹干头发,等她吃完饭再出门,结果最终还是被秦怡给撵了出去。


        

“路上注意安全!”


        

严易泽看着站在别墅二楼房间窗口注视着他的秦怡,笑着挥挥手,“老婆,我走啦!”


        

赶到约定地点,距离约定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十几分钟。


        

见到严易泽姗姗来迟,凌穆扬半开玩笑的说了句,“你这家伙可真有意思,明明是你约得我,却让我在这等你!”


        

“有点事耽误了!”严易泽随口敷衍句,坐下。


        

“让我猜猜是什么事?”凌穆扬笑眯眯的看着严易泽的脸,脸色一下精彩起来,“该不会是……刚在造人吧?这可是白天啊!严易泽,你可真牛!”


        

严易泽瞥了眼凌穆扬冲他竖起的大拇指,撇了撇嘴,“关你什么事?”


        

“得,不关我事,不关我事!”凌穆扬摇摇头,脸色一肃,“说正事。找我干嘛!”


        

“那件事有结果了,不过……”


        

严易泽话刚说一半,就停住了,只见一个清丽的身影推开茶馆的门走了进来,目光四下一扫,看到他顿时笑着走了过来,“易泽。这么巧,你也来喝茶啊!”


        

“是够巧的!凌琳,你什么时候转性了,我没记错你以前最讨厌喝茶的吧?”


        

严易泽深邃的目光落在凌琳脸上,眼中闪过一丝好奇。


        

“我可一直都没变,是有人约了我!”凌琳笑眯眯的回了严易泽一句,转头好奇的看了凌穆扬笑着问,“这位帅哥是谁啊?不给我介绍下?”


        

“美女,你好!我是凌穆扬,严易泽的朋友!”凌穆扬不等严易泽回答就笑着起身从凌琳友好的伸出手,两人的手轻握了下。


        

“没想到这么巧,我们还是本家呢!我是凌琳!”


        

“凌琳美女,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喝杯茶?”


        

面对凌穆扬的邀请,凌琳看了眼严易泽面无表情的脸无奈的笑了笑,“不用了,你们聊!我等的人快到了,我先过去了!有机会再聊!”


        

凌琳一走,凌穆扬就笑着打趣严易泽,“看样子刚才那位凌琳小姐也对你有意思啊!严易泽,你这家伙魅力不小嘛!你说我这是有多苦逼,好容易碰见个美女,居然又是你碗里的菜!”


        

“又……是什么意思?”严易泽脸色一冷,眉头紧皱,“我警告你别打我老婆的主意!”


        

“你这也太敏感了吧?我不过是……”见严易泽脸色越来越冷,凌穆扬无奈的笑了下,“我说错话了行吗?不过说真的,你既然那么爱你老婆,那肯定是对凌琳小姐不屑一顾了,要不让给我?哥们我到现在还没女朋友呢!”


        

“你有兴趣尽管去追!”严易泽脸色缓和下来,看了一眼远处看向这边一脸微笑的凌琳,眸子一闪,“不过你得小心点,她没看上去那么单纯!”


        

“带刺的玫瑰?你这么一说我倒是对她跟感兴趣了!”


        

凌穆扬绕有兴致的转头看着凌琳,冲她微微一笑。


        

“好了,我约你来不是让你泡妞的!说点正事,那晚的事情有点眉目了,不过幕后的家伙没查到!”


        

“你居然也查不到?这么说短时间内,是没结果咯!”


        

“没错!”严易泽点点头,以为凌穆扬会不悦,却不想他竟然毫不在意,反倒笑了起来,“没关系,反正一时半会儿我是不会离开这的!你可以慢慢查!”


        

“那就好!”


        

严易泽点头,和他打了声招呼,起身离开。


        

凌穆扬一直把严易泽送到门口,目送他上车,这才转身走了回来,径直走到凌琳的面前坐下,“凌琳美女。不介意我坐这吧?”


        

“当然不介意,能和凌先生喝茶是我的荣幸!”凌琳笑着起身给凌穆扬倒了杯茶,示意他尝一尝。


        

“美女亲手倒得茶,果然别有一番滋味!我初来乍到,如果凌琳美女改天有时间的话,是不是可以带我四处转转?领略一下润城的风土人情?”


        

凌穆扬笑眯眯的看着凌琳问,凌琳微微一笑。“当然没问题!凌先生是易泽的朋友,自然也是我凌琳的朋友,我当然要代易泽尽一尽地主之谊!”


        

“那就这么说定了!这是我名片,凌琳美女有时间记得打给我,我随叫随到!”凌穆扬掏出一张名片递过去,笑着起身,“我还有点事,改天见!”


        

凌琳盯着凌穆扬的背影看了许久,这才收回视线,随意瞥了眼他递过来的名片,递给身后的欧若兰,“收起来!”


        

“琳姐,他们已经走了,我们要回去吗?”


        

“再坐会儿!演戏嘛,自然要逼真点!让人给我盯着这个凌穆扬,我要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凌琳说完,端起茶杯轻抿了一口,嘴角露出一丝冷意。


        

严易泽的车刚在严家别墅门口停下,一辆天蓝色保时捷跑车也随之开了进来,萧项笑着从车上下来走过来和严易泽打了声招呼。


        

“阿项,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表哥你的病好了。过来看看,顺便帮我妈带点东西给外婆!”说完萧项扬了扬手里一个盒子笑了笑。


        

“那进来吧!奶奶这会儿应该在书房,我叫人去请她老人家!”严易泽点头,带着萧项进了客厅,刚要让佣人去书房,萧项摇头说不用,“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那好,我正好也要回房间,一起吧!”


        

站在房间门,目送萧项敲开书房的门走进去,严易泽这才收回视线推开门走了进去。


        

让严易泽奇怪的是秦怡居然不在房间里,一个女佣正在收拾房间。


        

“少奶奶呢?”


        

“会少爷话!少奶奶她出去了!”


        

“出去了?”严易泽眉头猛地一皱,转身就往外走,差点撞上过来找他的罗琦。


        

“少爷!”


        

“秦怡是不是出去了?”严易泽皱眉问,罗琦点头,“是的,我正准备来跟您说这件事!”


        

“知道她去哪儿了吗?有没有派人跟着?”


        

一想到那晚发生的事,严易泽就特别紧张,脸色也绷得紧紧的。


        

“二十分钟前,手下人报告说少奶奶和薛晚晴小姐在明华商场逛街!”


        

“去明华商场!”严易泽当先往楼下快步走去,罗琦紧紧跟在身后。


        

“问下现在她们在哪儿?”一上车严易泽就吩咐了句,罗琦赶紧掏出手机打电话。


        

见许久罗琦都没有说话,严易泽心里忽然有些不安。


        

几分钟后,罗琦放下手机,一脸忐忑的低声说,“少爷,他们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秦怡的打了没有?”


        

“少奶奶的我也打过,一样是不在服务区!”


        

心里不安变成了现实,严易泽心一下沉到了谷底,一边吩咐罗琦打电话叫人去找,一边让司机尽快赶到明华商场。


        

眼见时间过去的越来越久,听着手机里“不在服务区”的提示音,严易泽担心的额头尽是冷汗:秦怡,你可千万别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