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四十一章 摘下星星送给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云夏见秦怡看她羞愤的看了秦怡一眼,咬牙跑了进去。


        

“易泽,云夏她……”秦怡不解的转头希望可以从严易泽这里知道答案,严易泽冲她摇了摇头示意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压低声音说,“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秦怡不甘,还想再问,严若华已经笑着招呼她和严易泽进去了。


        

萧家客厅,严若华热情的和严老太太闲聊,不时招呼严易泽和秦怡喝茶,气氛倒也算是融洽。


        

云夏在严若华的指使下,不时给四人添茶,经过门口的一幕后,此时的云夏看上去脸上倒是挺平静,至于心里,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


        

她费尽心机怀上萧项的孩子,为的就是能挤掉秦怡成为萧项的妻子,成为萧家未来的女主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她算是成功了,秦怡最终没有能嫁给萧项,而她也给萧项生下了儿子。


        

本以为可以母凭子贵,借着这个孩子敲开萧家的大门,让她成功嫁入豪门,却没想到理想和现实差距那么大。


        

她是成功的进了萧家,可不是以未来女主人的身份,而是一个低贱的女佣。


        

反观秦怡,虽然没有嫁进萧家,却嫁给了比萧家更加有钱有势的严家,而且还得到了严家大少爷严易泽的万般宠爱。即便最终她成功嫁给萧项,也得毕恭毕敬的叫她一声表嫂,依然要被她压一头。


        

这让云夏心里极不平衡,她觉得老天爷对她很不公平。


        

凭什么她费尽心机,怎么也得不到她想要的,而秦怡却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坐享其成?


        

曾经她和秦怡是好姐妹。都是普通人,可现在两个人的身份却天差地别,秦怡高高在上,她却低贱的仿佛一只狗。


        

如果可能她真的不想待在这里,不想被人看她的笑话,可没有严若华开口,她根本不能走。也不敢走。


        

“夫人,小少爷又哭又闹的,好像是饿了!”


        

一个女佣跑了过来,着急的给严若华说,严若华转头看了下云夏,见她像是完全没听到,脸色一冷。“云夏,还傻站着干嘛?没听到孩子饿了吗?还不快去喂奶!”


        

“夫人,我立刻就去!”


        

云夏回过神,歉意的冲在座的众人点了下头,快步向楼上跑去。


        

熟练的抱起嚎哭的孩子,解开衣服,吸允到甘甜的乳汁,哭闹的小家伙渐渐安静下来。


        

云夏坐在凳子上,一边给孩子喂奶,一边低头看着身上的佣人服。


        

想到楼下的秦怡,她愤恨的咬牙切齿,眼神闪着凶光。


        

快中午时,萧成风和萧项从公司赶回来陪严老太太吃完饭就走了,严老太太又在萧家稍坐了会儿,就带着严易泽和秦怡回了严家。


        

路上秦怡问起云夏的事,严易泽推说不知道。


        

“你真不知道?”


        

面对秦怡的质疑,严易泽无奈的笑了笑,“好吧,其实过来之前我就知道了。”


        

“那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让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秦怡有些不高兴,严易泽拉起她的手,笑眯眯的看着她,“生我气了?”


        

“没有!”秦怡鼓着腮帮子冲她摇头。


        

“还没有,你看看你脸上的表情,分明写着我不高兴,很不高兴!”


        

秦怡一下被严易泽的话给逗笑了,白了他一眼,“我哪有?”


        

“好了。没事先告诉你是我的错!但这也不能怪我,我关心的是你,哪有空管一个不相干女人的死活?”


        

看着严易泽深情的眸子,秦怡忽然有些心虚的不敢看他。


        

“怎么了?”严易泽蹙眉,担心的问了句。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云夏她挺可怜的,明明给萧项生了儿子,现在居然成了萧家的女佣。这萧项也太没人情味了!”


        

“你呀,我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你太单纯呢?还是太善良?”严易泽无奈的笑了笑,“萧家可不是普通人家,不是什么人想进就能进的!能让云夏陪在她孩子身边,已经算是很有人情味了。换了其他人,云夏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那孩子一面!老婆,你不会是忘了她干得那些好事儿了吧?”


        

“我没忘!我只是为她不值!”


        

严易泽诧异的看了她一眼。眸子闪了下劝道,“好了,别想了!这事儿说到底是萧家的家事,和我们无关!”


        

秦怡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犹豫了一下,“严易泽,你能帮帮云夏吗?”


        

“帮她?”严易泽眉头一皱。“你确定?”


        

“恩,不管怎么说她也曾经是我的姐妹,我……”秦怡欲言又止,她甚至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向严易泽开口。


        

她对严易泽有一种莫名的信心,只要他肯,这世上没什么事能难倒他。


        

“你想让我怎么帮她?”


        

严易泽的回答让秦怡很是意外,她想过严易泽会推脱,想过他会拒绝,却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答应帮忙,一时间竟愣住了。


        

“要不这样,让萧项娶她!这样一来,萧项也该对你死心了!”


        

“你真的能让萧项娶云夏?”秦怡不确定的看着严易泽,她原本的打算只是想让严易泽帮云夏提高些许在萧家的地位,从没奢望严易泽能左右萧项。左右萧家人的决定。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放心吧,这事儿交给我!”严易泽大包大揽的样子,让秦怡感觉特别幸福。


        

她知道这件事很难,可越是这样越能让她体会到严易泽对她的在乎。


        

“谢谢你,易泽!”秦怡感激的看着严易泽,心神激动。


        

“傻瓜,只要你开口,就是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想办法摘给你,更别说这种小事了!”


        

严易泽转头吻了下秦怡的额头,目光飘到了窗外,想到萧项和云夏带给秦怡的伤害,眼底闪过一丝淡漠的冷意。


        

回到家,凌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笑着起身和他们打招呼。


        

“琳丫头,来找易泽的吧?你们聊,我老太婆就先上去了!”


        

严老太太笑看了凌琳一眼上了楼,秦怡看了眼凌琳,又转头看了眼严易泽眸子闪了下也要上楼,不想却被严易泽给一把拽住了。


        

“别急,等下我们一起上去!”严易泽笑着拉她坐下,砖头脸色淡然的看着凌琳问,“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晚上我打算约几个生意场上朋友聚聚,想请你一起过去。刚好你不是打算近期回严氏集团担任总经理嘛,我觉得你有必要现在就和这些人联络下感情,毕竟你已经一年多没有……”


        

凌琳一脸微笑的看着严易泽,话里话外全是在为严易泽考虑,可严易泽明显很不领情,“谢谢你的好意,我今晚没时间,改天吧!”


        

“这样啊?”凌琳显得有些失望,还想再劝他两句,严易泽已经拉着秦怡起身要走。


        

“易泽!”秦怡看了严易泽一眼冲他摇了摇头,转头冲凌琳笑笑,“凌琳小姐。不好意思!易泽晚上有空的,到时候他一定到!”


        

凌琳看了眼不时蹙眉好奇看着秦怡的严易泽,冲两人笑笑,“那就这么说定了!到时候我联系你!”


        

凌琳一走,严易泽就皱眉问秦怡为什么要帮他答应凌琳的邀请,“你难道就不吃醋?”


        

“我为什么要吃醋!”秦怡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笑着摇头。“况且今晚的聚会对你有不小的帮助,不管怎么样你都应该去!”


        

“你就不怕我和她发生点什么?”严易泽惊疑不定的看着秦怡,秦怡的这一番话,让严易泽对她有了新的认识。


        

“你会吗?”秦怡突然目光灼灼的看着严易泽,轻笑。


        

“好吧,我确实不会!”


        

严易泽无奈的笑了下。


        

“那不就完了?那我就更没必要担心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严易泽盯着她看了会儿,拉着秦怡回了房间,刚关上门就一把将秦怡紧紧搂在怀里,狠狠的吻了上去。


        

这个吻很突然,让秦怡根本反应不过来,足足过了三五分钟,两人的唇才分开,秦怡脸色通红的瞪他一眼,怪道,“大白天的,严易泽,你想干嘛呀?!”


        

“你说我想干嘛呢?”严易泽邪魅的笑了下,一把抱起秦怡放倒床上,伸手去解扣子。


        

“严易泽,你疯了!这是大白天,被人听到怎么办?”秦怡赶紧起身攥住严易泽的手,气的冲他叫。


        

“我才不管白天晚上呢!我只知道我想要你!现在就要你!”


        

说完严易泽把她推到,扑了上去……


        

秦怡郁闷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严易泽这家伙属狗的吗,动不动就往她身上爬,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足足一个多小时严易泽才缴械投降。


        

秦怡一把推开他,虎着脸说,“严易泽,你太过分了!”


        

“过分吗?要不,咱们再来一次?”严易泽坏笑着伸手在她曼妙的身体上滑过,弄的秦怡心惊胆战,一把拍开他的手,往后躲了躲,“得,我错了还不行吗?别弄了!赶紧去洗澡换衣服,等下你该出门了!”


        

“好!你乖乖在家等我,吃晚饭我就回来!”


        

洗完澡,换好衣服,严易泽临出门时候突然停下脚步,转头看着正在收拾床铺的秦怡,眼中满是化不开的柔情,忍不住又跑去亲了她一下,这才恋恋不舍的出了门。


        

严易泽赶到约定的饭店,凌琳和他的朋友已经差不多到齐了。


        

润城的上流圈子就那么大,她请的这些人严易泽几乎也都认识,曾经也或多或少的有过生意往来,寒暄一番就落了座。


        

众人闲聊了一阵,见凌琳还没让服务员上菜。一个干练的青年半开玩笑的对凌琳说,“凌琳美女,你这是打算让我们这些家伙在这干聊一晚上的节奏啊?我为了等你这顿饭,到现在午饭可还都没吃呢?”


        

“陈少少打趣我!我是那么抠门的人吗?稍等下,我还有一个朋友没到!”


        

“朋友?谁啊?我们认识吗?”那人好奇的看着凌琳问。


        

凌琳看了眼一旁正和旁边人闲聊的严易泽说,“你们应该不认识!不过这人易泽认识!”


        

严易泽听到凌琳提到他,转头看了她一眼。


        

凌琳笑着刚要说话。一个英俊的男人推开门笑着走了进来。


        

“凌琳美女,我没来晚吧?”


        

“凌穆扬,是你?”


        

严易泽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微皱起眉头。


        

“怎么?看到我就这么意外?”凌穆扬笑着走到严易泽身边坐下,扫视了一眼其他人好奇的问,“怎么没把秦怡带来?”


        

严易泽脸色一紧,警惕的看着凌穆扬说,“这种场合她来不合适!”


        

“鬼才信你!”凌穆扬白了他一眼,瞥了瞥嘴。


        

凌琳一番介绍,大家立刻熟络起来,听说凌穆扬是跨国集团董事长的公子,在座的这些人或多或少都在旁敲侧击的拍他马屁,凌穆扬似乎很享受,来者不拒,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这顿饭吃的很是尽兴,散场时候一个个都有些喝多了。


        

严易泽本打算直接回去,不想凌琳却说现在还早,提议大家去k歌,凌穆扬又死拽着不让他走,严易泽也只能点头同意。


        

路上给秦怡打了个电话,报了平安。叮嘱她早点休息,他可能要很晚才能回去。


        

七八个人点了个大包,热热闹闹的闹腾了两三个小时,眼见已经凌晨才有人陆续的离去。


        

眼看着包厢里只剩下三四个人再过一会儿也才彻底散场了,凌琳借口出去接个电话,丢下几人走了出去,把一包东西交给欧若兰,冲她使了个眼色。


        

返回包厢没多久,一个服务生送了几杯红酒进来,凌琳将其中两杯递给严易泽和凌穆扬,看着明显有了醉意的两人笑着说,“穆扬,易泽,我敬你们!喝完这杯酒,咱们就散了,改天咱们再约!”


        

凌穆扬和严易泽不疑有他,端起酒杯和她碰了碰,张口灌了下去。


        

凌琳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得意,也笑着喝下杯中酒,目光灼灼的盯着严易泽一眼,笑着出去让欧若兰去结账,再返回时凌穆扬和严易泽已经倒在墙角的沙发上睡着了。


        

让人把凌穆扬送回去,看着人事不省的严易泽,凌琳脑袋有些发晕,拼命晃了下脑袋才稍微清醒点,摇摇晃晃的向着严易泽走过去,心里充满了得意:严易泽,你今晚是我了!以后也会一直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