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五十一章 结婚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怡看了眼手里的产权证明,愣了一秒,递回去,“谢谢,我不要!”


        

“不要?”严易泽拧起了眉头,没有接,“这已经是整个润城最繁华的地段,没有更好的了!”


        

“我知道!”秦怡点头,手中产权证明的绿本本硬往严易泽的手里塞去,“不过这么好的铺面开花店可惜了,还给你!”


        

“你知道吗?”严易泽眯着眼睛脸色严肃起来,“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没有收回的道理!尤其还是送给自己老婆的!”


        

“你不要我就把它丢了!”


        

秦怡见他说的这么坚决,做势要丢出去。


        

“一张纸而已,丢了也就丢了!反正现在这家店面在你名下!”


        

严易泽毫不在乎的笑起来,仿佛吃定了她一样。


        

“你……”秦怡眯起眼睛瞪着他,脸色有些铁青。


        

“不管你愿不愿意,花店都必须开在这里!”严易泽说完转头看向罗琦,“后天一早,我要看到少奶奶的花店在这里开张!”


        

“是,少爷!”罗琦点头应了声。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严易泽,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替我做决定?”秦怡气的冲他叫,严易泽丝毫也不生气,笑眯眯的看着她说,“就凭我是你老公!”


        

“切!”秦怡冷笑,“你不是我老公,我们没领结婚证!所以你没权利替我做决定!”


        

“是吗?”严易泽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缓缓眯起眼睛,“跟我来,给你看样东西!”


        

“什么东西?”秦怡好奇的问了句,严易泽却没有告诉他,只说,“跟我来就知道了!”


        

严易泽原路返回,秦怡疑惑的捏着产权证的绿本本跟在身后,等到严易泽上了车,秦怡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你跑车上什么意思?”


        

“我要给你看的东西在这里。你确定不上来看一眼?”严易泽见秦怡半天不懂,笑着反问,“你不会是害怕了吧?”


        

“我有什么可怕的?”秦怡硬着头皮上了车,车外的罗琦轻轻带上车门,去开车。


        

车子缓缓启动,可严易泽却一直老神在在的坐着不动,像是忘记了有东西要给秦怡看。


        

“你不是说要给我看样东西吗?东西呢?”


        

“别着急!”严易泽笑笑,示意她深吸一口气,做好心理准备。


        

就在秦怡越发搞不懂这家伙到底什么意思的时候。严易泽突然从西服内村的口袋里掏出一个信封递了过来。


        

秦怡好奇的看了她一眼,拆开信封,当她从信封里倒出两个红本本时,她的心突然没来由的一紧。


        

结婚证!


        

哪来的结婚证?谁的?难道是她和严易泽的?


        

秦怡依稀记得当时他们并没有完成结婚手续,心里才稍松了口气,可等她翻开结婚证看到里面的内容却一下傻了眼。


        

这确实是她和严易泽的结婚证,上面还有他们的照片,只不过秦怡却根本不信这是真的。


        

“现在我有资格替你做主了吗?”严易泽笑着问道。


        

“你从哪儿搞来的?做的挺真啊!”秦怡抬起头冲她冷笑,翻来覆去的摆弄手里的结婚证。“不过你以为找人做两个假证就真是我老公了?严易泽,自欺欺人真的很没意思的,你知道吗?”


        

“假证?哈哈哈!”严易泽笑的直摇头,半天都没缓过来。


        

“你笑什么?”秦怡脸色一冷,看到他笑成这样心里很不舒服。


        

“没什么,我只是觉得你很可爱!明明是真的,你偏偏说成假的!”


        

严易泽笑容一收,可眼中的笑意却怎么也收不住。


        

“够了,你真当我傻吗?我本人都没去民政局哪来的结婚证!”


        

“你这段时间是没去。可我们结婚第二天你和我去过,你难道忘了?”见秦怡还要反驳,严易泽一挥手,笑着说,“或许你不记得了,那天的手续只差我的签字,所以……”


        

“严易泽,你答应过不勉强我的!”


        

秦怡怒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严易泽居然会干这种事。


        

“我是答应过你!”严易泽脸色一冷,“可你触碰到了我的底线,我必须买个保险!”


        

“你什么意思?给我说清楚!”


        

“我说的还不够清楚吗?仔细想想早上你都见了谁!”


        

严易泽说完没再吭声,气息却粗重起来。


        

“见了谁?你是说萧项?”秦怡眉头一皱,陡然想起了和萧项在花店门口遇到谈话的那一幕,脸色顿时一变。


        

“看样子你的记性不算差!”


        

“我和萧项那是在谈正事儿!”面对严易泽略显激动的脸,秦怡辩解道。


        

“我不管你们谈的是什么,我只知道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允许你和他再有任何来往!你别忘了,上一次要不是我发现的早,你早就被他给……”


        

说到这里严易泽的眼睛里闪起凶光,脸色也阴沉下来。


        

“严易泽,你这个妒忌狂!”


        

“没错,我就是妒忌,就是吃醋!那是因为我爱你,我不允许你和你的旧情人再有任何的来往!”


        

严易泽有点激动,声音不自觉的提到了几个分贝。


        

“我做什么事,和什么人接触那都是我的事!就算这结婚证是真的,你也管不着!”秦怡气呼呼的瞪着他。


        

“管不着?我倒是看看我到底管不管的着?”严易泽冷笑,“不管你愿不愿意,你的花店必须开在我指定的位置,而且以后我不在场你不许在和萧项有任何的接触,哪怕是眼神接触也不行!”


        

严易泽的话很霸道,他的表情更霸道。


        

“你……”秦怡指着他气的脸色铁青,咬牙切齿了半天,最终猛的转身去拉车门。


        

严易泽一把拽住她的手,沉声问,“你要干嘛?”


        

“我要下车!放手!”秦怡转头瞪了他一眼。用力来掰严易泽的手。


        

严易泽愣了下松开她的手,得意的笑起来,“你下不了车!不信你可以试试!”


        

“试试就试试!”


        

秦怡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转头去开车门,可任由她脸都憋红了也打不开。


        

严易泽一直冷眼旁观,嘴角始终带着笑。


        

秦怡转过身见到他脸上的笑,没来由的一阵火大,怒吼道,“严易泽。你到底干了什么?车门为什么打不开?”


        

“我干什么了吗?”严易泽笑着摊开手,“我可一直坐在这里,什么都没做!”


        

“那我为什么打不开车门!”


        

“有时候你真是傻得可爱!中控锁着,你怎么可能打得开?”


        

“你……”见严易泽一脸调笑的看着她,秦怡感觉丢脸到了极点。


        

她一时激动竟然忘了车子是有中控锁的,不解锁的话,行驶途中车门根本打不开,她刚才还傻了吧唧的想要开车门跳车,简直傻到了家。


        

“罗琦。你给我停车,我要下车!”秦怡拉开中间的隔板,冲开车的罗琦吼。


        

严易泽一把将她拽进怀里,面对着她气呼呼的脸笑道,“行了,气也气了,闹也闹了!差不多就行了,这大晚上的让你一个人走回去,我可不舍不得!”


        

“这是我的事。放开我!”秦怡用力挣扎,严易泽却越搂越紧,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别闹!再闹我要收拾你了!”


        

“你敢!”秦怡瞪大眼睛看着严易泽,气呼呼的吼了句。


        

严易泽没说话,而是以实际行动回答了秦怡,他一下封住了秦怡的嘴巴,将她死死按进怀里……


        

开车的罗琦很自觉的反手拉上隔断的小窗户,专心致志的开着他的车,仿佛车后发生的一切都和他完全没有关系。


        

车子稳稳停在严家别墅大门口,罗琦还是能隐约感到车子在震动,他这才转身敲了敲隔断的小窗户。


        

车子的震动突然消失,后座秦怡恶狠狠的瞪了眼心满意足正在整理衣服的严易泽,飞快的把衣服穿好。


        

抬头严易泽正笑眯眯的看着她问,“刺激吗?”


        

“严易泽,你混蛋!”秦怡一巴掌甩在严易泽的脸上,打开车门气呼呼的跑了下去。


        

严易泽伸手摸了下有些发疼的脸,嘴角扬起一丝无奈的笑。从车里钻了出去,径直往别墅里走去。


        

一路上佣人们纷纷侧目,小心翼翼的偷瞧严易泽微微发红的半边脸,一个个好奇的要命。


        

刚到楼上,正撞见管家从严老太太的书房走出来。


        

“少爷,您的脸……”管家紧紧皱起了眉头,惊疑不定的问了句。


        

“刚才有个蚊子盯在脸上,给我拍死了!”


        

严易泽随口解释了句,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管家盯着房门看了眼,眉头轻皱:打个蚊子能把脸都打红了?


        

他怎么也不相信,却也没敢多事,迈步下楼。


        

一早,吃完早饭,严易泽去公司上班,秦怡回房间休息了会儿,换了身衣服也出了门。


        

去公司路上,严易泽听说秦怡又出去了,让罗琦派人跟紧了,只要发现她和萧项接触就立刻通知他。


        

快到中午时,凌琳突然跑来了。


        

“你怎么来了?”


        

见严易泽皱眉,凌琳抿着唇说,“易泽,等下你有没有时间?我们一起吃个饭,我找你有点事!”


        

“如果是提心我小心萧项,我想已经完全不需要了!”


        

“我知道昨天你刚签下一个上百亿的大项目,已经不在乎萧项的威胁了!我这次来是因为别的事!”


        

“别的事?洛夫?”严易泽皱眉。


        

“也不完全是!”凌琳摇头,显得有些为难。


        

严易泽点了下头当先走了出去,两人在楼下一家餐厅坐下,乘饭菜还没上来,严易泽皱眉问,“现在可以说了吗?”


        

“我……”凌琳犹豫了下,抬起头说,“我想请你帮我约下凌国强!”


        

“你到现在还不愿意原谅他?凌琳,作为朋友我的提醒你,当年的事凌叔虽然有错,可和你比起来可要差得远了!你根本怪不到他头上!”严易泽脸色一沉,声音不自觉的冷了几分。


        

“我知道!我只是……只是……”


        

严易泽不想过多的掺合到她的事里,摆手说,“不用说了,这事我帮你!但我希望你到时候可以冷静的和凌叔叔商量,千万不要再冲动。”


        

“我全听你的!”凌琳乖巧的点头,目光闪了下,“到时候你可以不可以陪我一起去?”


        

“可以!”


        

严易泽答应的很爽快,凌国强和凌琳的脾气都有点爆,如果没其他人在场。说不定又要说蹭了。


        

他既然决定管这件事,就必须管到底!


        

“谢谢你!”凌琳感激的冲他点头。


        

严易泽摆手,“不用,快吃吧!等下我还要回公司!”


        

两人开始埋头吃饭,没再说一句话,也没有发现秦怡和薛晚晴已经推开餐馆的门走了进来,而且一眼就看到了严易泽和凌琳。


        

薛晚晴当时就有点激动,迈开步子就要过去。


        

秦怡一把拉住她问,“你干嘛去?”


        

“去和严易泽打声招呼!”薛晚晴嘴角狠狠抽动着。秦怡摇头,“打什么招呼!赶紧吃饭去,我快饿死了!”


        

“你不是吧?看到自己老公和别的女人吃饭,你这么淡定?”


        

薛晚晴死死皱眉看着秦怡问。


        

“吃个饭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赶紧走吧,等下下午还有事呢!”秦怡拽着薛晚晴不由分说的就往里面走。


        

薛晚晴可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张嘴喊了声,“严易泽!”


        

顿时严易泽和凌琳同时抬起头望了过来。


        

看到秦怡和薛晚晴两人的表情有很大的分别。


        

严易泽是意外,凌琳却显得有些心虚,眼神躲躲闪闪的,这更让薛晚晴来火,压低声音说,“你看看那女人心虚的样,我敢说他们之间肯定有见不得的勾当!”


        

“别说了,易泽过来了!”


        

秦怡赶紧皱眉冲她摇头,眼见严易泽已经到了眼前,薛晚晴依然愤愤不平。


        

“老婆,在这里都能遇到你!还真是够巧的,你和晚晴也来吃饭吗?”


        

“废话,不吃饭难道特意看你和那个女人吃饭呀!”薛晚晴没好气的回了句。


        

见秦怡瞪她,薛晚晴这才闭了嘴。


        

这短短的瞬间,严易泽的脸色却已经变了又变,秦怡假装没看到,笑着说,“晚晴她说话一向就这样!你和凌琳小姐慢慢吃,我们也去吃饭了!”


        

说完拉着薛晚晴就要走,严易泽赶紧一把拉住她的手,笑笑说,“一起吧!”


        

秦怡迟疑了下冲他摇头,“不了,等下我还要和晚晴谈点事,凌琳小姐在不方便!你去和凌琳小姐吃吧,不用管我们!”


        

“我已经吃完了,陪你们坐一会儿!她那边不用管!走,我带你们去包厢!”


        

严易泽拉着两人就走,把凌琳一个人丢在了大厅。


        

看到他们走进包厢,凌琳缓缓起身放下几百块钱,笑着走了出去,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严易泽突然丢下她的事。


        

严易泽陪了秦怡和薛晚晴半个多小时,接到个电话这才离开。


        

他一走,薛晚晴就恨铁不成钢的看着秦怡说,“秦怡,你叫我说什么好!刚才那种情况,你为什么都不过问下!严易泽他可是你老公!你就一点也不在乎他和那个女人为什么会一起吃饭?是不是有情况?”


        

“有情况又怎么样?没情况又怎么样?大厅里那么多人,他们难道还敢乱来?晚晴,你想太多了!”


        

秦怡笑着安抚了她一句。


        

“我真是被你打败了!”


        

薛晚晴郁闷的不想开口说话,吃完饭,两人走出餐厅,刚好上车,凌琳突然不知从哪儿冒了出来。


        

“秦怡小姐,我能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吗?”


        

“凌琳小姐,你怎么还没走?”秦怡皱眉看着她问。


        

凌琳低下头为难的说,“我想和你解释下刚才的事,其实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易泽之所以陪我出来吃饭,完全是因为我要求他帮我的忙!我们之间真的什么都没有,你一定要相信我!”


        

“鬼才信你!还没什么,那你刚才为什么一脸心虚的样子,看都不敢看我们秦怡一眼?”薛晚晴不懈的瞥了她一眼冷笑。


        

“晚晴!”秦怡叫了她一声,冲她摇头,转头看向凌琳笑道,“晚晴就喜欢胡言乱语,凌琳小姐别生气!我信你!没别的事,我和晚晴就先走了!”


        

秦怡生怕薛晚晴再无端的招惹是非。拉着她就走。


        

凌琳看着两人上车消失在视线中,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秦怡,你心里真像你表面上那么平静吗?呵!


        

刚上车准备离开,突然手机响了,是罗琦打来的。


        

“凌琳小姐,少爷要见您!麻烦您来一趟公司!”


        

“好,我马上就来!”


        

当凌琳推开严易泽办公室的门时,严易泽正面无表情的坐在办公桌后看着她。


        

“易泽,你找我?有什么事忘了说吗?”凌琳笑着走过去问。


        

严易泽眉头一皱。沉声问,“你刚才去找过秦怡了?”


        

“你怎么知道?”凌琳故意吃惊的问了句。


        

严易泽脸色一冷,“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我只问你找她干嘛!”


        

“我怕她误会,所以去解释了下!不过看样子,我好想有点多此一举了!她并没有半点生气的样子!”


        

凌琳脸上的笑容敛去,有些紧张的问,“易泽,我是不是不该去解释?”


        

严易泽的眉头越皱越紧,眸子里闪动着莫名的情绪,却始终没有开口。


        

“易泽,易泽!你怎么不说话?”凌琳担心的跑过去,“你怎么啦?”


        

严易泽眼神一闪,摇头,“没什么!你可以走了!”


        

“那我走了,刚才我拜托你的事千万别忘了!”凌琳说完转身就走,她一走,严易泽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锁着眉头自言自语道:“秦怡,你难道真的一点也不在乎我吗?”


        

“罗琦!”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罗琦推开门进来,恭敬的问。


        

“等下给凌董打个电话,就说晚上我约他在润晟大酒店吃饭,让他务必要赏光!这件事办好之后,通知下凌琳,让她准时过去!”


        

“是,少爷!”


        

罗琦退了出去,严易泽这才重新坐回去。眸子微微闪动着。


        

和薛晚晴吃完晚饭,秦怡回到严家,没见到严易泽,心里略有些奇怪,倒也没有太在意。


        

坐在房间里看了会儿电视,正要休息,严老太太突然推门进来。


        

“奶奶,您有什么事吗?”


        

“也没什么事!只是这么晚了,易泽还没回来,我有点不太放心!你帮我给易泽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儿,和什么人在一起,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严老太太笑着嘱咐了句。


        

秦怡好奇的看着严老太太,有点想不明白,这种小事为什么不吩咐管家去做,反倒要她给严易泽打电话。


        

不过她还是拨通了严易泽的电话,可电话响了半天却没人接,再打居然关机了。


        

秦怡心里泛起了嘀咕:严易泽到底在干嘛?


        

“丫头,怎么啦?”


        

“易泽电话关机了!”


        

“关机了?那你给罗琦打一个,他一直不离易泽左右,肯定知道!”严老太太皱了下眉头说。


        

“好!”秦怡答应一声,又拨通了罗琦的电话,这一次倒是没有关机。


        

可面对秦怡的问题,罗琦竟变得吞吞吐吐的,怎么也不肯说。


        

直到秦怡搬出严老太太,说这是她让问的,罗琦那边犹豫了半天才开了口,“少奶奶,我说了您可千万别生气!”


        

“好,我不生气!你说!”秦怡心里一紧,却还是假装平静。


        

“少爷和凌琳小姐在一起!而且少爷他好像喝醉了,正拉着凌琳小姐的手怎么也不松!”电话那头,罗琦小心翼翼的回答。


        

秦怡脸色登时一变,心里莫名的有些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