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五十二章 要当爸爸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少奶奶,少奶奶,您还在听吗?”


        

“知道了,挂了。”


        

秦怡收拾心情,尽量语气平静的回了句,然后挂断了电话。


        

一旁严老太太好奇的看着秦怡问,“怎么样?问清楚了吗?”


        

“问清楚了!易泽和朋友在一起喝醉了!”秦怡含糊其辞的说了句。


        

“和朋友在一起?喝醉了?”严老太太的眉头缓缓皱了起来,“丫头,你去看看,顺便给我把他带回来!”


        

“奶奶,您要不还是让管家去吧!我有点不舒服!”秦怡为难的冲她摇头。


        

“你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见严老太太紧张起来,秦怡赶紧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休息一会儿就没事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安排人去接易泽。”


        

严老太太走了,秦怡这才松了口气。


        

润晟大酒店三楼夜总会一个包房里,罗琦听到手里传来的忙音,愣了下把手机揣进口袋。


        

“她怎么说?”


        

“少奶奶说知道了,然后就挂了!”


        

“挂了?”严易泽的眉头死死皱起,“她就没说点别的?”


        

罗琦无奈的摇头,严易泽的脸色有些不太自然,深吸了口气说,“知道了!”


        

“易泽,这场戏还要演下去吗?”坐在严易泽不远处的凌琳不确定的问了句,稍微迟疑了下,“要不我先回房间了!”


        

严易泽拧眉摇头,抿了下嘴,“再等等!”


        

“好!”


        

大半个小时后,听到突然想起的敲门声,一直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严易泽蓦然睁开眼睛,看着包厢门口低声呢喃,“来了吗?”


        

“易泽?”


        

“配合我一下!”严易泽拉住凌琳的手靠过去,眼神变得涣散呆滞,嘴里发出梦呓般的呼唤,“凌琳,凌琳……”


        

罗琦见到这一幕。迅速跑去开门,下一刻管家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眉头猛地一皱,“少爷,凌琳小姐,你们这是……”


        

“管家,怎么是你?”严易泽一下恢复了正常,撒开凌琳的手坐直身子死死皱起眉头,“少奶奶呢?”


        

“不知道。我刚在外面办事儿。突然接到老夫人电话,说是少爷您喝醉了,让我来接您回去!”管家想到刚才看到的一幕不解的问,“少爷,刚才您那是……”


        

“你先出去,我等下就来!”


        

严易泽挥了下手,管家点头,“那我在楼下等您!”


        

管家一走,严易泽的脸色就阴沉下来。眸子里尽是费解和失望。


        

“易泽,你没事吧?”


        

一旁的凌琳担心的问了句,严易泽转头看向她,“你先回去吧,我还想坐一会儿!”


        

凌琳有点不放心,始终也没起身,一双美目紧紧盯着严易泽阴沉的脸。


        

“易泽,你别这样!为了一个心里没你的女人生气不值得!”


        

“说够了吗?”严易泽眼中闪着寒意,凌琳赶紧闭嘴。低下头说了句,“对不起!”


        

严易泽根本没有心情理会她,双手紧紧攥拳,抿起嘴唇起身大步往外走去,罗琦迅速跟上。


        

两人离开后,凌琳抬起头来看着大门的方向笑着轻轻摇头,“有意思!”


        

回到家,严易泽推开房门,脸色铁青的走进去。


        

见秦怡已经睡下,而且睡得还很香,没来由的一阵火大,坐在梳妆台前的椅子上盯着秦怡,拳头紧紧攥着,眼睛里全是不甘和气愤。


        

也不知过了多久,睡梦中的秦怡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起身正要去卫生间看到昏暗的房间里一个人影坐在梳妆台前,吓得一下就清醒了。


        

等看清是严易泽,脸色一冷,“大半夜的不睡觉,你干嘛坐这!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啊!”


        

严易泽盯着她,豁然起身走过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腕,居高临下的沉着脸问,“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秦怡茫然的看着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


        

“别给我装傻,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严易泽的脸色很冷,眼神更是凌厉的让人害怕。


        

“谁知道你说的什么,放手,我要去卫生间!”


        

秦怡可不傻,见他这幅表情就已经猜到了原因,可她却不打算理会,故意装傻。


        

“不说清楚,你哪儿也别想去!”


        

严易泽的手像是钳子,抓的秦怡很紧,怎么也挣不脱。


        

秦怡急了,恶狠狠瞪他,“严易泽。你闹够没有?快放手!”


        

“不放!”严易泽死死盯着秦怡的眼睛嘴角狠狠抽动。


        

“好,你非要我说是吧?行,那我就告诉你!”秦怡脸色一冷,“我没空!”


        

“没空?你一点也不在乎?”严易泽愣了下,眉头死死皱了起来,脸色阴沉的要滴下水了。


        

“我为什么要在乎?你和谁在一起,干什么和我有关系吗?”秦怡冲他冷笑。


        

严易泽怒了,一把将秦怡掀倒在床上,扑了上去。


        

“严易泽。你干什么?”秦怡惊恐万分的看着红着眼扑上来的严易泽慌了。


        

“干该干的事!”


        

说完严易泽就要吻她,看着他越凑越近的嘴,秦怡突然感觉有些反胃,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严易泽,趴在床边一阵干呕,脸都憋红了,可什么也吐出来。


        

“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严易泽身上怒气一收,紧张的过来伸手拍她的后背。


        

“不用你管!”秦怡推了他一把,转头气呼呼的瞪他。


        

严易泽脸上一阵无奈的苦笑。声音柔和下来,“行了,别耍脾气了!我送你去医院!”


        

“我没事!”秦怡干呕了一阵,虽然什么都没吐出来,心里却舒服了不少,擦了下嘴角,缓缓坐起来,靠在床头喘气。


        

严易泽赶紧拿了个枕头塞在她身后担心的问,“你真没事?要不还是去医院吧?”


        

“我都说没事了。你烦不烦?”


        

秦怡气的瞪了他一眼,弄的严易泽脸色一沉旋即又是一阵苦笑,伸手来扶她,“行,咱们不去医院!很晚了,快躺下休息吧!”


        

“别碰我!”秦怡拍开他的手,起身下床,严易泽跟在她身后问,“这么晚不睡觉,你干嘛去?”


        

“要你管!”秦怡转头瞪了他一眼,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


        

严易泽刚要跟进去,咣当一声面前的门关上了。


        

听到里面清晰的水流声,想着方才发生的一切,严易泽心里除了苦笑还是苦笑:秦怡简直就是他命中的克星,在秦怡面前,他总是无法保持冷静。


        

这一夜,秦怡醒了好几次,每一次都会呕吐。可每一次都吐不出东西。


        

严易泽也跟着折腾了一夜,以至于吃早餐时,他一直哈欠连连。


        

“易泽,你昨晚没睡吗?”


        

严老太太担心的看着他问,严易泽笑笑说,“也不是,只是没睡好!”


        

“遇到事儿了?”说这句话时,严老太太也感觉奇怪,严易泽可不是一遇到事儿就烦的睡不着的人。


        

“算是吧!昨晚秦怡一直不太舒服,总是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来!也不知怎么了,我打算等下带她去医院检查下。”


        

严易泽皱着眉头,担心的说。


        

“你说什么?丫头昨晚一直在干呕?你确定?”


        

严老太太的表情很精彩,很复杂,看的严易泽直皱眉头,“是啊!奶奶,您是不是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我哪知道?”严老太太不知出于什么想法,突然摇了摇头。


        

严易泽有点失望,严老太太笑着安慰了句,“别那么紧张!没事的!等下你去上班,我陪丫头去医院!”


        

“可是……”


        

“可是什么?你难道还不放心奶奶?”严老太太脸一板,严易泽只得点头说好。


        

吃完饭,回去看了下秦怡,见她还在睡,严易泽在她额头亲了一下,这才转身下楼去公司。


        

客厅沙发上,严老太太端着茶杯,怎么也掩饰不住眉眼里的笑意。


        

“老夫人,什么事这么开心啊?”管家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问了句。


        

“好事儿,天大的好事儿!我们严家要添人进口了!”


        

“添人进口?”管家愣了下,瞬间一脸狂喜的看着严老太太,“您是说少奶奶她怀了小少爷了?我没听错吧?”


        

严老太太笑着冲他摇头,“应该没错!秦怡那丫头干呕了一夜,这不是怀孕是什么?”


        

“那可真是太好了!老夫人您终于可以报上曾孙了!”


        

管家开的嘴巴都合不拢了,严老太太笑着点头说,“那可不是!不过这事儿还得再确认下!管家,你立刻给我联系最好的妇产医院,等下我要带丫头去检查!”


        

“我这就去!”


        

管家转身飞奔了出去,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人。


        

“这老东西,怎么比我都兴奋?也不怕摔了他那老胳膊老腿儿!”


        

严老太太笑看着管家风风火火的背影笑骂了句。


        

秦怡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拿起一看是薛晚晴来的电话。


        

“晚晴,你这一大早的有什么事吗?”


        

秦怡打了个哈欠,接通电话随口问了句。


        

“你不会还在睡吧?今天可是咱们花店开张的日子,你什么时候过来?”


        

“开张?我怎么不记得花店今天开张?”


        

秦怡一边打哈欠。一边揉着蓬乱的头发问。


        

“你昨晚让罗琦通知我的,你自己怎么给忘了?”


        

“等等,你说罗琦?”秦怡一下清醒了,脸色一变,“你说的该不会是步行街的花店吧?”


        

“是啊!不然你以为是春秀路那个铺面啊?那边还得一两天呢!”


        

“步行街那边的店你不用管了!”秦怡语气一冷,想起那晚严易泽的霸道,心里就很不舒服。


        

凭什么严易泽让她干什么就干什么?反正她是打定主意不理会步行街那边的花店了。


        

“啊?到底怎么回事?那么大的店不管能行吗?”


        

“晚晴,你要当我是姐妹!就别管,该干嘛干嘛去!行了。挂了哈!我起床了!”


        

说完秦怡挂断了电话,起床换衣服准备下楼吃饭。


        

这时有人敲门,是一个女佣。


        

“少奶奶,您醒啦!老夫人让您赶紧去吃饭!”


        

“知道了!”


        

秦怡心里一紧,这才发现已经快九点了,这么晚她才起,等下说不得严老太太又要生气了。


        

谁知等她换好衣服下楼,见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严老太太,却发现她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奶奶,对不起,我……”


        

“行了,快去吃饭!等下要来不及了!”


        

严老太太笑着打断她,赶她去餐厅吃饭。


        

吃完饭,秦怡回房间换好衣服下楼,严老太太笑着从沙发上起身走过来拉着她的手说,“走吧!”


        

“奶奶,我们这是去哪儿?”


        

秦怡好奇的问了句,严老太太笑着回道,“医院!快点吧,等下医院快休息了!”


        

一路上秦怡总觉得严老太太有点太小题大做了,她昨夜不过是干呕了几次而已,至于跑医院吗?


        

可面对严老太太的好意,她又不忍拒绝。


        

他们去的是一家专业的妇幼医院,管家一早就打点过,刚一过去就直接进了诊室,中年女医生询问了了秦怡两句,笑着说,“秦小姐,您这种情况应该是怀孕了!”


        

“怀孕?不会吧?你会不会弄错了?”


        

秦怡瞪大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孩子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这个应该不至于!恶心干呕本来就是妊娠的自然反应,不过要确定您是不是真的怀孕,我们还需要对您进行一次全面的检查!您稍等下,我开个单子,等下你去查一下!”


        

中年女医生低头开了张单子,递过来管家抢先一步接过递给一旁的保镖,让他赶紧去缴费。


        

从诊室出来,严老太太见秦怡的脸色有些不自然,皱眉问,“丫头,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我挺好的!就是有点意外!”秦怡笑着摇头。


        

“这段时间,你和易泽那么可了劲的折腾,要是不怀那才叫人意外呢!行了,乱胡思乱想了!走,奶奶陪你去做检查。”


        

严老太太拉着她就走,一遍检查下来,严老太太和秦怡又回到了诊室。


        

中年女医生拿着检查结果扫了几眼,抬起头笑眯眯的说,“秦怡小姐,恭喜你要当妈妈了!”


        

尽管早有准备,可秦怡还是被这个结果惊到了。


        

这个孩子的突然到来,让秦怡毫无准备,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女医生后面嘱咐的注意事项,秦怡是一句也没听进去,甚至于怎么回到严家的,她都不知道。


        

严老太太亲自把她送进房里,扶她躺在床上,叮嘱她好好休息,这才兴高采烈的走了出去。


        

带上门,严老太太就招呼管家过去。


        

“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去给我买点好的棉布,针线什么的!”


        

“您这是打算给小少爷亲手做衣服吗?小少爷可还有十个月才出生呢,现在是不是太早了点?”


        

“早什么?你当做衣服不要时间啊?而且我现在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使,不早做准备,难道还要等我的曾孙子出世了才做?那到时候让我曾孙子穿什么?”


        

严老太太板着脸训了管家一句。


        

“好,好,好!我现在就让人去买!”


        

管家笑着点头,刚要转身下楼,严老太太又叫住了他,“等下,还是我和你一起去吧!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下面的人做。我不放心!”


        

说完严老太太就当先往楼下走去,管家看着风风火火的严老太太笑着摇了摇头,紧紧跟了上去。


        

中午吃饭,秦怡没见严老太太和管家,问了佣人才知道他们半个小时前就出门了,据说是要去买什么东西。


        

女佣知道的也就这么多,秦怡就没再多问。


        

吃完饭,刚坐到客厅沙发上打算耍一会手机,下人过来通报说萧项来了,秦怡眉头一皱:他这时候来干嘛?


        

“去告诉表少爷,老夫人不在,让他晚上再过来!”


        

秦怡说完,专心的看起了电视剧。


        

没一会儿脚步声响起,“少奶奶,表少爷说他不是来找老夫人的,是来找您的!”


        

“找我的?”秦怡抬起头,眉头一皱。


        

“没错,表少爷是这么说的!”


        

“那请他进来吧!”


        

萧项进来的时候,秦怡刚把手机放下,示意他别客气,坐下。


        

“听说你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我听说表哥在步行街给你买了个商铺开花店,所以特意来问问你我那个铺面还要不要?毕竟那边你也已经装修好了,丢下不管有点可惜!”


        

萧项看着秦怡的脸,眸子里闪过一丝探寻。


        

秦怡愣了片刻笑了,“当然要!我租金都给了,你不会是要突然收回去吧?”


        

“怎么会呢!我是那样的人吗?”萧项笑着摇摇头。眉头渐渐皱起来,“那步行街那边的店……”


        

“我有一家花店就够了!”


        

听到秦怡的回答,萧项眸子深处闪过一丝喜悦,点头笑道,“好!到时候你花店开张的时候可别忘了通知我!”


        

秦怡盯着萧项看了几秒,点头说好。


        

“那我先走了,公司还有点事!”说完萧项起身往外走,秦怡一直把他送到门口,眼看着萧项就要上车离开,突然一辆林肯加长汽车呼啸着开了进来,随着刺耳的刹车声,一下停在了秦怡和萧项的面前。


        

不等秦怡反应过来,严易泽就打开车门跳了下来,拉着秦怡的手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老婆,我爱死你了!”


        

“严易泽,你发什么疯呢?”秦怡皱眉看着激动的看着她手舞足蹈的严易泽问。


        

“我要当爸爸了,我开心,我太开心了!”严易泽拉着秦怡的手,激动的声音都在颤抖。


        

萧项愣了下,看着激动的无法自控的严易泽和一旁蹙眉的秦怡,表情复杂,眼神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