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五十六章 虚惊一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肚子疼?”严易泽响起方才女佣送进婴儿房的那杯果汁,脸色一紧,拦腰抱起秦怡就冲向停在不远处的一辆车。


        

“你干什么?放我下来!”秦怡挣扎着想要下来,严易泽低头紧张的看了她一眼死死皱着眉头说,“别乱动!我现在立刻送你去医院!再晚,恐怕孩子要保不住了!”


        

“什么?”


        

听他这么一说,秦怡也紧张起来,忽然觉得肚子疼的比刚才厉害了。


        

严易泽刚开着车送秦怡赶往医院,里面的严老太太和严若华就知道了。


        

严老太太豁然起身冷冷的看着严若华说,“要是我孙媳妇肚子里的孩子,有半点闪失,我要你好看!”


        

说完丢下一脸无辜的严若华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严若华愣了几秒,脸色一沉唤过来一个保镖,“给我盯着云夏,没有我的允许不许她离开婴儿房半步!”


        

说完也急匆匆的跑了出去,几乎在同一时刻萧成风和萧项也得到消息,心急如焚的赶往医院。


        

整个萧家也跟着风声鹤唳起来……


        

车内严易泽的手机响个不停,烦的他直接关了手机,一边开车一边是紧张的时不时看秦怡一眼,安抚秦怡的情绪。


        

“没事的,别怕!很快我们就到医院了!”


        

秦怡手按着隐隐作痛的肚子,看到严易泽一脸紧张的样子,担心出事,掩盖住内心的害怕笑着说,“易泽,我没事的!你别太紧张,开慢点,这样太危险了!”


        

“嗯!”严易泽答应一声,车速却安全没有减下来,秦怡不敢再和他说话,怕他开车走神。


        

车子呼啸着重进医院,停在急诊楼前。严易泽跳下车来抱秦怡下车。


        

飞奔着冲进去,“医生”“医生”的大喊着,等到秦怡送进急诊室,严易泽被拦了下来,焦急的站在急诊室门口张望。


        

秦怡躺在里面的病床上,一个四十多岁的女医生快步走过来平静的问,“小姐,你感觉哪里不舒服?”


        

“我肚子……”秦怡下意识的看向一直捂着的肚子。眉头猛地皱了起来一脸不解,“怎么现在又不疼了?”


        

医生眉头轻皱,“你是说刚才你肚子疼,现在肚子不疼了?可以不可以描述一下是怎么样的疼?”


        

秦怡仔细想了下说,“就是那种隐隐的疼,不是很严重!”


        

医生点了下头,招来一个护士刚要吩咐几句,秦怡赶紧补充道。“对了,医生我怀孕了!”


        

医生让护士稍等下,俯身给她做检查。


        

秦怡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很快医生抬起头笑着说,“孩子应该没事,不用太紧张!不过孕妇肚子疼终究不是小事,等下我让人带你去检查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引起的!”


        

医生说完让让她躺着休息会儿。转身走了出去。


        

“谁是秦怡的家属?”


        

“我是!我是她丈夫!”听到护士喊,严易泽赶紧凑过去,紧张的问,“我老婆现在怎么样?她刚才一直喊肚子疼,对了,她还怀着孕!”


        

“先生,您放心,她和孩子都没事!这是医生开的检查单,麻烦您先去把钱交一下!”


        

听到护士这么说,严易泽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另一半必须等到确认秦怡和她肚子里的孩子确实没事才能放下来。


        

严易泽刚交完费送秦怡进了b超室,严老太太和严若华就一前一后的跑来了。


        

严老太太紧张的额头全是汗,询问严易泽秦怡和孩子的情况。


        

听说没事,为了保险在做检查,严老太太这才松了口气,一旁的严若华也跟着长舒了一口气。


        

好在秦怡和他肚子里的孩子没事,不然的话后果真的很严重,严重到她和整个萧家都承受不起。


        

萧成风和萧项赶到时,秦怡已经做完了简单的检查,一切正常。


        

“医生,这不对啊!如果一切正常,她怎么会突然肚子疼?”


        

严易泽死死皱着眉头一脸不相信。


        

医生笑了,“你别太紧张了!检查结果不会错的,至于你说的肚子疼的问题……可能是因为吹了风,有点着凉,毕竟今天风大,她又是孕妇。以后稍微注意点就没事了!”


        

所有人这才彻底的松了口气,感情这一切不过是虚惊一场。


        

秦怡不想呆在医院,闻不惯消毒水的味道,要回去,严易泽刚要扶她出去,严老太太摇头说。“既然来了,就别那么着急走了!正好做个全面身体检查,有什么问题也好及早发现!”


        

秦怡尽管不想,可严易泽却很赞同,她根本没法拒绝。


        

萧成风,严若华一家见没什么事,说要回去准备晚上满月酒的事,告辞离开。


        

萧项却不大乐意走。严若华冷着脸扯了他一下,压低声音说,“你留下干嘛?赶紧跟我回去,别自找没趣!”


        

“可是……”


        

萧项看着被严易泽搀扶着去体检的秦怡,迟疑了下。


        

“别可是了,她现在可是你表嫂,是你外婆的孙媳妇,肚子里还怀了易泽的孩子。已经不是你可以幻想的了!”严若华对萧项的意图心知肚明,毫不留情的打击了他一句。


        

萧项低着头沉默了片刻,缓缓卷抬起头,“我知道了,妈!公司还有点事,我就不和您回去了,您和我爸路上注意点安全!”


        

萧项一直把严若华和萧成风送到医院门口,看着他们的车远去。这才走向他自己的那辆天蓝色的保时捷,离开前萧项盯着急诊大楼,目光坚定的呢喃了句,“我不会放弃的!”


        

严老太太,严易泽,秦怡三人从医院出来,回到萧项家时天已经是傍晚。


        

短短几个小时,萧家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模样。


        

到处喜气洋洋,草坪上摆着不少铺着餐布的长条桌,上面放满了酒水糕点,客人们也来的差不多了,聚在一起三三两两的聊着天,不时从路过的侍者手中的餐盘里端过酒杯,低声说笑打招呼。


        

秦怡稍愣了下,原以为萧家会在客厅和院子里摆个几十桌,吃吃喝喝。却不想竟是这样一个自助形式的满月酒,看着倒也新奇。


        

萧家请的客人不是很多,毕竟萧项和云夏的孩子严格说来只是一个私生子,不适合把场面弄的太大,可即便如此也已经热闹的不像话了。


        

这些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闲聊说笑的客人,秦怡几乎都不认识,跟着严易泽转了几圈和其中一些人打了声招呼,她就不想在这待下去了,她感觉自己有点格格不入。


        

严易泽的触觉很敏锐,见她兴致不高,笑着让她先去客厅休息会儿,随口安排罗琦送她过去。


        

秦怡走进客厅,被严老太太拉着介绍给在座的众人,简单打了几声招呼,秦怡就借口要上去看看孩子,转身往楼上走去。


        

刚到二楼,秦怡意外的发现萧项从婴儿房不远处的一个房间里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一脸笑容的凌穆扬和凌琳。


        

“秦怡小姐,我们又见面了!”凌穆扬笑着走过来和她打招呼。


        

“凌先生,你好!你也是来喝满月酒的?”秦怡有些好奇,她似乎不记得凌穆扬和萧项有什么来往。


        

“是啊!萧总盛意邀请,我自然是要来的!”说完凌穆扬笑着冲面无表情的萧项点了下头。


        

“表嫂!你怎么不在楼下陪外婆他们聊天啊?”


        

萧项脸色有些不太自然,却还是强装笑脸的走过来问。


        

“他们聊的那些,我根本插不上话!坐着也无聊,所以打算来看看云夏和你们的额孩子!”说完秦怡冲不远处的凌琳点了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说的是!换我也受不了!”萧项笑着招呼凌穆扬和凌琳,“要不我们也去看看?”


        

“那自然好!”


        

凌穆扬和凌琳笑着点头,对此没什么意见。


        

萧项和云夏儿子的婴儿房里很热闹,不少陌生的贵妇在里面低声说笑,不时的逗弄下萧项和云夏的儿子,一旁的云夏也是满脸的笑容。


        

萧项和凌穆扬,凌琳三人待了一会就走了,秦怡却留下了,和云夏在一旁低声的说着话,不时看向围绕着萧项和云夏孩子笑闹的贵妇们轻蹙眉头。


        

“不习惯这么吵闹的环境?”


        

云夏瞥了一眼笑着问,秦怡点头,“是有点不习惯!太吵了!”


        

“要不这样,时间还早,我带你去客房休息下!时间到了,我让人叫你!”


        

秦怡没有推辞。跟在云夏的身后走了出去,走进走廊尽头的一间客房。


        

“你去忙吧!我休息会儿!”


        

秦怡知道云夏得去守着孩子,冲她笑了笑。


        

“那我就先过去了!你好好休息!”


        

云夏走后,秦怡走到窗口,打量了眼别墅外人流如织的草坪,一眼就看到了正和几个年轻男女有说有笑的严易泽。


        

他在那些人中是那么耀眼,让秦怡想不注意都难。


        

秦怡正打算回到床边坐下,突然看见凌琳端着一个酒杯向着严易泽所在的那个小圈子走了过去。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里。她已经迈出的脚突然收了回来,定定的看着楼下草坪上已经融入进去严易泽那个小圈子和众人有说有笑的凌琳,脸色变得有些不太自然。


        

听到身后的敲门声,秦怡以为是云夏,见到的却是一脸微笑的凌穆扬。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云夏告诉我的!对了,你怎么一个人待在这里?”凌穆扬走过来好奇的问了句,秦怡笑笑说,“我不太喜欢太嘈杂的地方!你呢?怎么不在下面?”


        

“我?”凌穆扬微微一笑,“如果我说我和你一样,你信吗?”


        

见秦怡面无表情的摇头,凌穆扬讪笑起来,“好吧!其实这话说的我自己都不信。那些人我一个都不认识,自然也就不想去凑热闹了!”


        

秦怡点头,算是接受了他的说法。


        

“对了,你刚在看什么?”说着凌穆扬也走到了窗口,往楼下望去,突然嘴角一撇,“严易泽这家伙……”


        

秦怡下意识的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刚才还有说有笑的那个小圈子已经散了,严易泽扶着凌琳正往别墅大门的方向走。


        

凌琳脸上楚楚可怜的表情,以及严易泽微蹙的眉头是那么刺眼,秦怡忽然感觉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


        

“你没事吧?”凌穆扬担心的看着秦怡,安慰说,“可能事情并不像看到的这样!”


        

“这和我无关!”秦怡面无表情的看着凌穆扬摇头,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


        

凌穆扬似乎并未察觉秦怡的意图,犹自开口道,“如果我是你,现在就会去找严易泽问个清楚,我相信他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很多时候,夫妻之间是需要沟通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秦怡故作茫然的看着他,嘴角微微翘起,“不过你也挺有意思的!明明连女朋友都没有,居然会懂这些!”


        

凌穆扬笑着解释,“我大学念的是心理学!反正现在我们也没什么事,要不我帮你分析分析你现在的心理?”


        

秦怡心一紧,脸色一冷,“你很闲吗?”


        

“看!我就知道你会生气!算我多管闲事,不过说真的有些误会还是早点解开的好!不然你会后悔的!”


        

凌穆扬突然变得严肃起来,秦怡脸色一凝,皱眉沉吟了片刻说了句“谢谢”!


        

“当我是朋友就不要这么客气!”


        

凌穆扬笑着摇头,看着她平坦的小腹微蹙起眉头问,“我听说你早上那会去了医院,是孩子出了什么问题吗?”


        

“你怎么知道?”秦怡脸色微微一变,一脸费解的盯着他。


        

“我和萧项也是朋友!”


        

简单的一句话,解开了秦怡心里的疑惑,旋即笑笑,“那你还问这个问题?”


        

“我只是想亲口听你说一句你和孩子都没事!”


        

秦怡一脸古怪的看着凌穆扬,眼中尽是疑惑。


        

凌穆扬不过是她一个普通朋友,竟这么关心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似乎有点不正常。


        

“你不用这么看着我!我是你的朋友,也是严易泽的朋友,自然要比其他人更关心你和他的孩子一些!”


        

“我和孩子都没事!”


        

他的回答并不能让秦怡满意,可秦怡却没有继续问下去。


        

她有一种直觉,如果她非要刨根问底,最后的结果必然会让她头疼,以至于后悔。


        

“时间不早了。要不一起?”


        

凌穆扬低头看了眼腕表,抬起头笑笑,秦怡看了眼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下来,再有十来分钟应该就完全黑了。


        

见她点头,凌穆扬走过去开门冲秦怡优雅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怡把心里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抛到一边,迈步走了出去。


        

临到门口时候,秦怡不知踩翻了什么东西。眼看着就要摔倒,凌穆扬赶紧一把扶住她,担心的问,“没事吧?”


        

“没!”秦怡摇头,低头看了眼才发现刚才猜翻的竟是一只巴掌大小的烟灰缸,也不知是谁什么时候丢在那的,她竟一直没有注意到。


        

“走吧,我扶你下去!”


        

秦怡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刚走了两步,脚忽然有点疼,可她还是坚持着要自己走。


        

凌穆扬见她步履蹒跚,伸手扶住她笑道,“别逞强了!我扶你去坐着!”


        

“谢谢!”


        

秦怡坐回到床边,小心翼翼的脱下高跟鞋,仔细打量了一眼脚踝有些微微发红,应该是崴到了。


        

“看样子得上点药揉一揉,很快应该就没事了!等我下!”


        

凌穆扬说完转身出去,几分钟后提着个药箱走了进来,找出一瓶跌打酒,要帮秦怡,秦怡赶紧拒绝,说是自己可以。


        

凌穆扬并没有勉强,看着她小心翼翼的脱掉丝袜。把跌打酒擦在脚踝处,伸手揉捏。


        

“你这样不行,太轻了!没效果!”


        

秦怡何尝不想重一点,可她怕疼,自己下不去手。


        

“算了,还是我来帮你吧!不然你这一晚上都别想下楼了!”


        

说完凌穆扬不由分说的蹲下来,把秦怡的搁在他的膝盖上,倒了点跌打酒在手心用力搓揉了几下,抬起头笑着说,“忍一下,很快就好!”


        

秦怡怕疼,闭上眼,刚感觉到凌穆扬搓揉的发烫的手放在她的脚踝上,耳中突然传来开门声,睁开眼严易泽脸色铁青的站在门口,死死盯着握着秦怡脚踝的凌穆扬咬牙切齿的低喝,“凌穆扬,你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