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五十八章 心塞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易泽没时间去想刹车为什么会突然失灵,是意外还是人为的谋害,左侧载满砂石的大货车已经越来越近,死亡也离他越来越近,留给他的反应时间很短,短暂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严易泽没有慌乱,反倒是比平时还要冷静的多的多,电光火石间轻踩油门的右脚一踩到底,巨大的轰鸣声震的他耳中一阵嗡鸣,能做他已经做了,至于能不能逃出生天他不太确定。


        

黑色的商务车发出野兽般的咆哮,猛地往前一蹿,载满砂石的大货车在司机慌乱惊恐的眼神中险之又险的擦着黑色商务车的尾冲向路口对面。


        

严易泽只感觉车子猛地一震,转眼已经过了路口,冲到了路口对面的路上。


        

最危险的时刻已经过去,但危险并没有消失。


        

方才为了躲避砂石火车的碰撞,严易泽深踩油,车速几乎在一瞬间飙升到了一百五,这样的车速在城里这么复杂的交通环境下无比危险,更别说这辆黑色商务车的刹车还失灵了。


        

如果不能尽快减速停车,下一个交通路口死神依然会降临在他头上。


        

严易泽死死握着方向盘,脸色紧绷,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前方的一辆越野车,贴向路边,同时用力按下了喇叭。


        

刺耳的喇叭声传出去老远,原先最右边车道行驶的几辆车唯恐避之不及,迅速变道,不想却撞上了中间车道的车,一时间撞击声不断……


        

只杀也有七八辆车发生了碰撞,这一切严易泽没有心思去管,更没有这个精力去管。


        

几乎就在他变道成功的那一刻,他就轻轻的往右边带了下方向盘随后扶正,黑色商务车右侧车身与机动车道和非机动车道的隔离栏碰撞出刺眼的火花,车子震颤个不停。


        

严易泽死死握着方向盘,盯着道路侧前方……


        

激烈的摩擦持续了足有三四分钟,眼看距离下一个路口只剩下七八米时。黑色商务车的车速已经降到了二十五迈,眼看着就要撞上一辆在路口等待右转的小轿车,严易泽毫不迟疑的拉下了手刹。


        

车子停下了,却还是不可避免的撞上小轿车的后备箱。


        

严易泽没有第一时间下车,对车窗外小轿车车主的愤怒的咆哮更是直接选择了无视,直到一辆同样是黑色的商务车停在旁边,七八个严阵以待的保镖围过来,严易泽这才拉开车门走了下去,在保镖的护送下登上那辆商务车离开了事故现场。剩下的事自然有保镖处理。


        

严易泽赶到医院时候,严老太太紧张的额头都是汗,拉着他的手连问有没有哪里伤到。


        

严易泽摇头,“我没事!”


        

“真的没事?”严老太太还是不太放心,“要不还是去做个检查吧!千万不能大意!”


        

“奶奶,我真没事!”严易泽眉头皱了下问,“秦怡,她醒了吗?”


        

见严老太太摇头,严易泽点头道。“我去看看她,奶奶,很晚了,您先回去吧!”


        

“我等你一起!”严老太太不放心的说。


        

“不用了,我今晚在这里守着她!”


        

“傻孩子,你守在这干什么?有刘婶在呢,你还要更重要的事要办!”


        

听到严老太太意有所指,严易泽眯了下眼睛点头,“那好吧!我进去看她一眼就回去!”


        

推开门。看到秦怡依然在昏睡,严易泽挥手让刘婶先出去。


        

坐在床边,轻轻拉住秦怡的手,一脸关切的盯着她略皱着眉头的脸看了许久,这才起身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低声呢喃道,“老婆,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伤害了!你好好休息,我明天再来看你!”


        

说完严易泽不舍的看了她还几眼,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关门声响起的瞬间,昏睡中的秦怡突然睁开了眼睛,撑着身子盯着大门的方向眼神复杂的看了好几眼,这才重新躺下,茫然的看着天花板。


        

其实早在严易泽进来之前,秦怡就醒了,只是她却始终没有睁眼。


        

刘婶进来的时候,秦怡正在发呆。


        

“少奶奶,您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秦怡摇头笑道,“我没事!”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刘婶心有余悸的送了口气,不无感慨的说,“今天可真是万幸,您和少爷都是有惊无险,不然严家的天就要塌了!”


        

“刘婶,你在说了什么?易泽怎么了?”


        

秦怡明知道严易泽没事,却还是没来由的心里一紧,坐起身一把拉住刘婶的手问道。


        

“没什么!没什么!”刘婶赶紧摇头,讪笑道,“我瞎说了的,少爷好好的,一点事也没有!”


        

“真没有?”秦怡拧着眉头盯着她的脸,刘婶眼睛眯了下笑道,“少奶奶,您还不信我的说话啊?要不我叫个保镖进来,你亲自问问!”


        

“不用了!我信你!”秦怡点头说。“我渴了!”


        

“我给您倒水!”刘婶转身的一瞬间,嘴角抽动了下,心说:好在我机警,差点就说漏嘴了。


        

刘婶之所以会这样源于严易泽离开前下了封口令,不让任何人把他出车祸的事情告诉秦怡。


        

喝完水,秦怡又吃了点红枣稀饭,这才睡去。


        

严易泽却并没有睡,整个严家也没几个人睡得着,气氛很是压抑。


        

二楼严易泽的书房。他坐在电脑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推门而入的罗琦。


        

“少爷!已经调查清楚了,从目前所掌握的证据来看,刹车失灵应该是一场意外!”


        

“意外?”严易泽略皱了下眉头。


        

“是的,少爷!”罗琦点头,恭敬的说,“我亲自去看过拆卸下来的刹车片,并没有任何人为损坏的痕迹,完全是自然磨损导致的刹刹车片断裂。”


        

“罗琦。这个解释你信吗?”严易泽冷冷一笑,豁然起身。


        

“少爷,说实话我也不信!”罗琦停顿了下,眸子一闪,“毕竟昨晚少爷您驾驶的那辆商务车上个月才去4s店保养过。如果刹车片磨损严重,不可能发现不了!目前也只有一个解释,刹车片被人动过手脚!”


        

“没错!这不是意外,这是谋杀!”严易泽忽然冷笑起来,“沉默了那么久。这帮家伙终于忍不住了吗?”


        

“少爷,您的意思是……”罗琦脸色大变,“那我们要不要再加强点守卫力量?”


        

严易泽摇头,“这件事就当是一场意外!”


        

罗琦很不解,却不敢再问,严易泽做任何决定都有他的用意,并不是罗琦可以过问的。


        

“少奶奶的事调查清楚了吗?”


        

“还在查,不过暂时没什么头绪!”


        

“那萧家那边呢?”严易泽不置可否的点下头,随口问道。


        

“刚刚传来的消息,表少爷让人控制了云夏和她身边的人,并且已经把宴会的食物和饮品取样送去检验了!”


        

“知道了!让医院那边的人盯紧点,别让乱七八糟的人靠近秦怡!如果她有一点闪失,你知道该怎么办!”


        

说完严易泽挥手把罗琦赶了出去,重新坐回椅子上,眉头皱的死紧:这两件事……


        

许久后,严易泽才离开书房回到房间,洗完澡躺在床上,没有秦怡在身边。严易泽这一夜失眠了。


        

一早,严易泽吃完早餐就去了医院,走进病房时,秦怡正在吃早餐。


        

“我喂你!”


        

严易泽走过去伸手去拿秦怡手中的碗,秦怡手缩了下,“不用,我自己可以!对了,你怎么来了?不用上班吗?”


        

“时间还早!”严易泽笑了笑,没有坚持。


        

“快八点半了,再不走,你要迟到了!”秦怡抬头看了眼墙壁上的挂钟催促道,“赶紧去吧!”


        

“你就这么想我走?”严易泽微眯起眼睛不确定的问。


        

“你现在是总经理,手底下管着那么多人,要以身作则!”秦怡眸子闪了下,解释道。


        

“我听你的!”严易泽点了下头,起身,“中午我再来看你!想吃什么想喝什么和刘婶说,不要委屈了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


        

严易泽走了,秦怡随便扒拉了两口就把碗放在了床头柜上,伸手去拿手机。


        

刘婶走过来冲她摇头,“少奶奶,您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了,手机还是别玩了,有辐射对孩子不好!”


        

“我知道,我只玩一会儿!”秦怡说完苦着脸说,“总这么躺着太没意思了!”


        

“那……好吧!最多只能半个小时!”


        

换做从前,刘婶根本不会退让,可在严老太太找她谈过之后,她也意识到一位的限制秦怡并不好,会让她感到压抑,甚至生出逆反的心思。


        

“嗯!”秦怡笑着点头,刘婶无奈的笑笑,端着碗走了。


        

秦怡耍了会儿手机,刚要把手机放回去,薛晚晴推开门走了进来,左手抱着一束鲜花,右手提着个果篮。


        

“晚晴,你怎么来了?”


        

“我刚才去严家找你,听说你住院了,就过来看看!”


        

薛晚晴笑着走过来把果篮放在床头柜上,手里的鲜花送到秦怡面前,“祝你早日出院!”


        

“来就来嘛!瞎买什么东西,花了不少钱吧?”


        

“来看你我总不能空手吧?再说了,一篮子水果而已也没花几个钱!”薛晚晴笑笑示意秦怡把花接过去,“闻闻香不香!”


        

秦怡接过来嗅了一口。一股浓郁的花香沁入心脾,让人心旷神怡,“好香啊!哪儿买的?”


        

“什么买的?这是我们店里的,我刚特意跑去插得!”薛晚晴撇了撇嘴得意的说,“怎样看上去还像那么回事吧?”


        

“你亲手插的?确定?”秦怡仔细打量了眼手里的花束,有些不敢相信。


        

“不信啊?要不我让人送些花过来,在这里插一次给你看!”


        

“不用了,我信!”秦怡笑着点头,不无感慨的说。“看样子你上学那时兼职真没白干,弄的有模有样的,你不说的话我还以为是你在外面买的呢!”


        

“那是,不看看我薛晚晴是什么人?插花怎么能难得到我?”


        

薛晚晴得意的哈哈大笑起来。


        

“这么说花店可以开张了?”


        

“已经都准备好了,你什么时候出院,我们就什么时候开张!”


        

“这个……我也不知道!可能还要个几天吧!”秦怡摇摇头不确定的问。


        

“几天?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要这么久?”


        

“没什么,就是有点不太舒服!要不这样,也不用等我了,明天就开张!”秦怡想了想说。


        

“那怎么行,你是老板,花店开业你不去怎么行?”


        

薛晚晴头摇的像是拨浪鼓,秦怡无奈的笑笑,“我也想去,可是……”


        

“少奶奶,您要去其实也可以的!不过不能待太久!”


        

刘婶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笑着说。


        

“刘婶,你说真的吗?我真的可以去?”秦怡一脸惊喜的看着刘婶问。


        

“当然,反正您身体也没什么问题,要不是老夫人不放心,非要您在这里观察几天,其实昨晚您就可以出院了!”


        

刘婶笑容可掬的说了句,替薛晚晴泡茶。


        

薛晚晴一摆手,“不用麻烦了!我马上就走了,明天要开业,还有点东西需要准备!”


        

两人闲话了几句,薛晚晴就走了,秦怡也没有再挽留。


        

临近中午,严氏集团总经理办公室来了客人。


        

当严易泽看到走进来的萧项,脸色顿时一沉,“你来做什么?”


        

“表哥,我来就昨晚的事给你一个交代!”


        

“说来听听!”严易泽眯着眼睛看向萧项,丝毫也没有请萧项坐下的意思。


        

萧项也不在意,隔着办工桌对严易泽说,“昨晚的事已经基本查清楚了,是有人在食物里添加了一些药物,剂量还不小,好在表嫂吃的比较少,才没有酿成大祸!”


        

“这就是你给我的交代?那下药的人是谁?为什么这么做?”严易泽一阵冷笑。


        

“这个……暂时我还早查!”萧项摇头,“昨天进出厨房的人不少,还需要点时间!但我已经有了怀疑的对象!”


        

“云夏吗?”严易泽冷笑着摇头,“萧项,你觉得我会信?先别说她有没有这个胆子,即便是真的有,她也没这个能力!找她做替罪羊,你这算盘可打错了!”


        

“我知道你不信我,可这件事真的和我没关系!”萧项拧着眉头顶着严易泽。


        

“空口白牙没用,我要的是证据!至少目前你的嫌疑最大!”


        

“我知道!我也没指望你会信我,所以我带来了这个!”萧项从口袋里掏出一个u盘递给严易泽。


        

严易泽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的u盘,“这里面是什么?”


        

萧项没有直接回答严易泽的问题,而是自顾着说道,“你昨晚的事我听说了,我让人调查表嫂那件事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了一段摄像拍摄的视频。或许能帮你找到要害你的那个人!”


        

“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


        

严易泽盯着u盘看了眼,抬头冲他挥了挥手。


        

萧项皱着眉头看了他两眼,点头转身走了出去。


        

门外萧项的助理莫明汉见他出来,迅速走过去问,“萧总,怎么样?严总怎么说?”


        

“他什么也没说!”萧项摇头,眸子微微一闪,“不过萧家暂时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情了!”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继续查,我要知道到底是谁故意陷害我!”说这话时,萧项脸色铁青。眼神冷的吓人。


        

严易泽并知道门外萧项和他的助理莫明汉的对话,即便知道也没心情理会,他的注意力全在萧项给他的u盘上。


        

诚如萧项所说这确实是一段视频,而且是一段对严易泽来说很重要的视频。


        

这段只有短短几分钟的视频,清清楚楚的还原了昨晚严易泽开的那辆商务车被人动手脚的全过程。


        

几分钟后,严易泽叫来罗琦,把u盘丢给他,让他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


        

“是,少爷!我立刻就安排人去查!”


        

严易泽点头。起身往外走,罗琦刚要跟上去,严易泽转头说,“不用跟着我,赶紧去找这个人,千万别让他跑了!”


        

刚打开办公室的门口,一只脚才迈出去,凌琳突然出现在严易泽面前。


        

“易泽,你这是要去哪儿?”


        

“你找我?”严易泽眯着眼睛问。


        

“嗯!我是来谢谢你的,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凌琳笑眯眯的看着严易泽,心情看上去很不错。


        

严易泽眸子一闪,“美国那边的事处理好了?”


        

“恩,泽琳已经被我爸派过去的人找到了,那个家伙也已经受到了惩罚,不敢再乱来了!说起来这事儿如果不是你帮我,也不可能这么顺利,于情于理我都得好好的谢谢你!”凌琳一脸感激的看着严易泽说。


        

“不必了,我等下要去医院!吃饭的事以后再说!”严易泽摇头拒绝,“没别的事,我先走了!”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进了停车场,严易泽上车刚要关车门,凌琳不好意思的一把抓住了车门,“能带我一起去吗?”


        

严易泽微眯起眼睛,“你的车呢?”


        

“刚才来的路上车胎爆了,若兰刚让人拖去修。可能要几个小时才能修好!”凌琳半真半假的说了句。


        

“我等下有个重要的电话要打,你坐后面那辆!”


        

严易泽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随手一指,凌琳登时脸色就有些不太自然,去还是强装笑脸说,“那谢谢了!”


        

看着她走向后面那辆保镖坐的商务车,严易泽嘴角扬起一丝弧度,带上门让司机开车。


        

严易泽洞若观火,轻易就看出凌琳是想接近他,自然不会给他机会。


        

来到医院,凌琳追上严易泽紧张的问,“对了,昨晚秦怡她没事吧?”


        

“你说呢?”严易泽转头反问了句,凌琳一愣拍着胸口舒了口气,“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你不知道昨晚看到你抱着她跑出去我有多担心……”


        

严易泽看了她一眼,转头径直走进电梯,凌琳还在絮絮叨叨的表现她对秦怡的关心,听得严易泽直皱眉头,转头瞥了她一眼,凌琳这才赶紧闭上了嘴巴。


        

推开病房的门,见严易泽和凌琳一前一后的走进来,尤其凌琳还一副小女人的样子亦步亦趋的跟在严易泽的身后,秦怡的心里就有些发堵。


        

严易泽脸色儿微微一变,不动声色的走到秦怡的床边坐下,笑着问,“感觉怎么样?”


        

“挺好!”秦怡点了下头,看了眼愣神的凌琳笑道,“凌琳小姐你也别站着了,请坐!”


        

看到刘婶亲自给她办椅子,凌琳惊疑不定的看了她一眼,想说什么却见刘婶轻轻摇头,这才没开口。


        

“对了,凌琳小姐你怎么来了?”


        

“我刚才去找易泽,听说你在医院,不太放心来看看!”凌琳笑眯眯的看了眼严易泽,“说起来还要了谢谢易泽,不知道他载我,我这会儿应该还在路上呢!”


        

秦怡心里越发堵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