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六十三章 是误会就得解释清楚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风景,想到方才云夏说当晚严易泽为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去找萧项算账的事,秦怡深锁起眉头:难道……我真的误会他了?可凌琳的事情又怎么解释?


        

眼看时间还早,秦怡掏出手机给萧项打了个电话,约他一个小时候在医院附近的一家咖啡馆见面。


        

严易泽的办公室门口,萧项收起手机,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表哥,你找我!”


        

“恩!那晚的事你调查的怎么样了?”


        

严易泽沉身问,这几天罗琦一直在调查那晚秦怡被人下药差点流产的事,可因为事情发生在萧家,调查进行的很不顺利,到现在也没有什么结果,他这才把萧项叫来了。


        

没记错的话,当初给的三天期限已经到了。


        

“差不多已经调查清楚了,是云夏干的!我已经把她赶走了!据她自己交代,那晚……”


        

萧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严易泽冷笑着打断了,“阿项,你当我是傻子吗?同样的话是不是还要我再提醒你第二次?”


        

“表哥,我……”萧项脸色有些尴尬,苦笑着叹了口气,“我还没查不出到底是谁干的!你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


        

萧项很憋屈,也很无奈,按说依他现在的身份地位无需在严易泽面前低声下气。


        

可实际上呢?别看萧氏集团现在做的很大,和严氏集团比起来却依然不够看。从一开始萧氏集团就是严易泽的爷爷,也就是严家的老太爷一手扶持起来的。


        

至今萧氏集团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股份掌握在严老太太手里,真要是严易泽想要动萧氏集团,即便无法整垮他们,也能让萧氏集团元气大伤,这是萧项所不愿意看到的。也是萧成风不愿意看到的。


        

“时间我可以给你!但有一个条件!”


        

“表哥,你说!只要我能办到,我一定不含糊!”萧项一脸认真的看着严易泽。


        

“好!那我就不拐弯抹角了!”严易泽豁然起身,走到萧项的面前,目光灼灼的说,“我要你娶云夏。明媒正娶!”


        

“这……”萧项愣住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严易泽居然会提出这么一个要求。


        

这对他来说太强人所难了,可最终他还是点头答应。


        

“你也不用这幅表情,云夏毕竟为了生了个儿子,你给她一个名分也是应该的!而且这也是你表嫂的要求!如果这件事你做到了,那晚的事不管你查不查的出来。不管是不是你们萧家人干的,我都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


        

严易泽的话让萧项很意外,内心里还有些失望,他本以为严易泽让他娶云夏是为了让他绝了再和秦怡破镜重圆的念想,可没想到这竟是秦怡提出来的。


        

由此可见,秦怡心里确实已经没有他了,可越是这样他越是不甘心,只不过这种时候他没有选择的权利,只能答应。


        

“一个星期之内,我就娶她过门,给她一个名分!”


        

“好,我等着喝你们的喜酒!行了,你可以走了!”


        

萧项离开后,一直立在严易泽身后的罗琦不确定的问,“少爷,你真要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动我老婆和孩子,我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严易泽一阵冷笑。


        

“那您刚才还……”


        

“这件事和萧项无关,他没有胆子,也不会那么蠢!”


        

严易泽轻轻摇头,眸子微微一凝,“那晚动车子手脚的家伙找到了吗?”


        

见罗琦摇头,严易泽眉头皱的更紧了,“难道真的是萧项?”


        

“我也觉得应该是表少爷!那人那么滑溜,在我们眼皮子地下溜了。要说没人给他通风报信,打死我也不信!”


        

“给我盯紧他,密切注意一切和他有过接触的人!如果真的是他,迟早总会露出破绽!”


        

萧项离开严氏集团赶到和秦怡约定的咖啡馆时,时间已经过去了足足一个半小时。


        

“不好意思,有点事耽误了!没等着急吧!”


        

萧项笑着坐到秦怡的对面问。


        

“我也刚到一会儿!”秦怡点头示意刘婶去帮萧项点一杯咖啡。


        

“找我有事?”萧项搅动着手中的咖啡。抬起头好奇的问。


        

秦怡没回答他,抬头冲刘婶说,“刘婶,你回避下,我和表少爷有些要紧的话要说!”


        

“看样子你要找我说的事很不一般啊!说说,到底什么事?”


        

萧项诧异的看了眼走远的刘婶的背影。皱眉看着秦怡。


        

“我听说你把云夏赶出来了?”秦怡顿了下,“我希望你可以让她回去!”


        

“她找过你了?”萧项立马皱起了眉头,冷笑道,“她的本事倒是不小!居然有脸求到你那去!”


        

“我们只是碰巧撞见!”秦怡稍解释了句,“我知道你一直怀疑那晚害我肚子里孩子的人是云夏,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不是!这件事和她半点关系也没有!”


        

“她说的?”萧项说完眉头猛地皱了起来。不确定的问,“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秦怡点头,“你说的没错,我确实知道!”


        

“是谁?”


        

“你打听这个干嘛?”秦怡戒备的看着萧项。


        

“你是在我们萧家出的事,不管怎么说我也必须给表哥和外婆一个交代,给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一个交代,所以这个人是谁对我来说很重要!”萧项沉着脸一字一句的说,“哪怕抛开这些不谈,光是我们曾经的关系,这件事我也得弄个清楚!”


        

萧项的反应让秦怡有些意外,但也仅仅是有些意外而已。


        

沉吟了良久,秦怡决定告诉萧项。


        

严易泽不和凌琳计较。不代表她也不计较,可她不想和严易泽摊牌,不想两人撕破脸皮。


        

所以她只能通过萧项,萧项知道了,严老太太就会知道,到那时候就算是严易泽再维护偏袒凌琳,严老太太也不会放过凌琳。


        

秦怡到现在依然误会着严易泽,依然以为严易泽和凌琳之间有不清不楚的关系,甚至凌琳是严易泽在外面的女人,才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


        

“你说是凌琳?谁告诉你的?”


        

看着萧项脸上吃惊的表情,秦怡苦笑,“是她亲口说的!”


        

“这件事表哥知道吗?”萧项惊疑不定的看着秦怡问。


        

“他……”秦怡沉默了许久,脸色凄苦的说,“他知道!”


        

“你说他知道?这个混蛋!”


        

萧项一拳砸在桌子上,咬牙切齿的骂了句。


        

有一部分是为秦怡不值,更多的还是为他自己,他忽然发现自己被严易泽给算计了,可再生气也没用,他答应严易泽的事情还是得做,一念至此,萧项心里有了主意。


        

秦怡没有激动,依然一脸平静的看着萧项,“现在你也知道这事和云夏无关了,能让她回去了吗?”


        

“既然你开了口,我肯定会请她回去的!”萧项笑道,“不仅如此,我还打算娶她!”


        

“啊?”秦怡愣了下,不解的看着萧项。


        

“你没必要这么惊讶!不管怎么说云夏也替我替我们萧家生了儿子,也早该给她一个名分了!以前之所以不给,是因为我始终放不下。可现在……我都想通了!”萧项目光灼灼的看着秦怡,“不管是出于让表哥安心,还是看在你的情面上,我都会娶她!即便给不了她爱情,我也会给她一辈子衣食无忧的生活!至少这样,我们还可以当朋友不是吗?秦怡。你愿意当我是朋友吗?”


        

“当然!否则昨天我就不会收你那么贵重的礼物了!”


        

秦怡笑着说了句场面话,生怕萧项改变主意。


        

“说的是,看样子到时我钻了牛角尖了!那我现在就去接云夏,改天请你喝我们的喜酒!”


        

说完萧项起身走了出去,上车后萧项给莫明汉打了电话,让他去把云夏接回萧家去,自己则开车去了严家找严老太太。


        

秦怡回到病房没多久,严易泽就赶来了,带了一束鲜花,笑眯眯的递给秦怡。


        

“老婆,送你的!”


        

秦怡没接,示意刘婶放到床头柜上,这才抬头看向严易泽皱眉问,“你今晚还打算留下?”


        

“你在这里一天,我就守你一天!”


        

严易泽笑的很灿烂,秦怡却丝毫不领情,心知赶他走也没有用,随口回答,“那随你了!”


        

严易泽坐到床边询问她今天都干嘛了,秦怡理都没理他,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电视机里播放的电视剧。


        

严易泽吃了个瘪,表情有些尴尬,讪笑着刚想说点好话哄秦怡高兴,罗琦突然推开门走了进来,“少爷!老夫人打电话来叫您回去!说是有要紧的事!”


        

“知道了!”严易泽转头看向秦怡柔声道,“老婆,你在这乖乖等着我!我很快回来!”


        

说完还不忘嘱咐刘婶好好的照看秦怡。


        

回到严家,推开严老太太书房的门,严易泽眉头就皱了起来。


        

只见怕是和颜悦色的严老太太正脸色铁青的看着他,他恭敬的叫了声“奶奶”刚要坐下,就被严老太太给制止了。


        

“我让你坐了吗?给我站着!”


        

“奶奶,您这是……”严易泽皱眉看着严老太太满心疑惑,重新站直身子。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回来吗?”


        

“孙儿不知道!”


        

“不知道?哈,好一个不知道!到这种时候你还给我装傻?易泽啊易泽,你可真是我的好孙子!”严老太太气的声音都在颤抖。


        

“奶奶,您先别生气,免得伤了身子!孙儿如果有哪里做错了,惹您不高兴了,您指出来,我一定改!””


        

“那我问你,你为什么要放过凌琳,你明知道那晚是她设计要害秦怡肚子里的孩子。害我的乖曾孙,你还这么做,你把我放在了哪儿,把秦怡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放在了哪儿?既然你不在乎,当初又为什么死活要来娶秦怡那丫头?”


        

严易泽彻底呆住了,许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奶奶。您是说那晚在萧家食物里下药的人是凌琳?您怎么知道是凌琳的,谁告诉您的?会不会弄错了?”


        

“这是秦怡那丫头亲口告诉阿项的,阿项刚才又亲口告诉了我!而且据阿项说这事儿是凌琳亲口向秦怡那丫头承认的,你当时也在,你敢说你不知道!”严老太太猛地一拍茶几,一只景德镇茶碗跳动了几下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我真的不知道!我过去的时候她们已经说完了,秦怡当时很激动,我后来问了凌琳,她只说了让秦怡离开我,我因此还和她彻底断了来往!她根本没提起那晚的事!”


        

严易泽摇头苦笑,这些天秦怡的反常总算有了合理的解释。


        

原来秦怡没错,错的是他严易泽,如果换做他是秦怡或许会更加的愤怒。


        

“这么说你真的不知道?”


        

严老太太也皱起眉头,严易泽是她亲孙子,看着长大的,他说没说谎严老太太一眼就能看出来。


        

“我要早知道……”严易泽无奈的叹了口气,下一刻他的眸子里已经满是摄人的寒意。


        

即便凌琳曾经和他有过一段情,即便严凌两家是世交。凌琳做的事也让人无法原谅,严易泽只恨当时凌琳太狡猾,只恨他当时没有问清楚。


        

“行了,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严老太太无奈的叹了口气,“秦怡那丫头肯定恨死你了,你还是想想要怎么样和她解释这件事吧!至于凌琳的事,我会让人去处理!”


        

“奶奶!”严易泽突然抬起头,看着严老太太攥起了拳头,“凌琳的事,我希望可以自己处理!”


        

“你处理?你能对她下得去手?”严老太太瞥了他一眼有些不信。


        

“如果对一个差点害死我孩子的人,我还下不去手,那我根本就不配姓严!”严易泽深吸了口气,深邃的眸子里尽是阴冷的光芒。


        

“也罢!这事就交给你,要是你处理的不能让我满意,不能让秦怡那丫头满意,我会亲自动手!”


        

严老太太说完起身往外走,严易泽皱眉问她干什么去。


        

“你真想让秦怡那丫头误会你一辈子?趁现在还没酿成什么严重的后果,赶紧去解释清楚!”


        

“奶奶,这事我去就可以了!您身子不好,就别折腾了!”严易泽心疼的说。


        

“你能解释的清吗?”严老太太摇头苦笑,“况且以秦怡那丫头的性子也不会轻易相信你的话!还是奶奶陪你去吧,是你的疏忽让丫头受了委屈,我这个做奶奶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丫头现在怀了我们严家的子孙,不能受气,真要有个好歹,我这个做奶奶心里也不安,更没法对你死去的爹妈,爷爷交代!”


        

“奶奶!对不起,这都是孙儿的错!我……”严易泽忽然觉得自己很不孝。


        

“好了,什么都别说了!只要你和丫头两个能好好的,只要我的乖曾孙好好的,奶奶就算是有一天蹬了腿,也能瞑目了!怕只怕……”严老太太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这个误会解释不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