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六十七章 是个小少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易泽紧张的抱起秦怡往外跑,一边大声的叫人赶紧准备车去医院。


        

一路上秦怡的肚子越来疼越疼,人也越来越紧张,死死攥着严易泽的手额头尽是冷汗。


        

严易泽见她这样,心疼的要命,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也只是安慰秦怡,让她不至于太过紧张,害怕。


        

路上罗琦已经和医院那边联系好了,车子刚一停下医护人员就冲了过来。


        

简单检查了一下,医生让人送秦怡进入产房,严易泽想要跟进去被医生给拦了下来。


        

只能焦灼的在产房外的走廊上等待,不时传进耳朵里的秦怡声嘶力竭的叫喊声,让严易泽心乱如麻,几乎失去理智。


        

严老太太来的很快,几乎就在秦怡被推进产房半个小时,就出现在产房外。


        

见严易泽不安的来回走动着,严老太太走过去拉着他安慰道,“易泽,别担心,丫头和孩子都会没事的!”


        

严易泽点点头,没有说话,深邃的眸子始终盯着产房的门,耳中秦怡声嘶力竭的叫喊声一直没有停止,严易泽攥着的拳头也随着越攥越紧,指节发白了,他也毫无感觉,他的眼里,他的心里,现在只有在产房里痛苦叫喊的秦怡,只有秦怡肚子里那个即将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生命。


        

严老太太见他这样就知道刚才她是白安慰严易泽了,却也不在意,摇摇头走到走廊边的椅子上坐下。


        

作为一个过来人。她很清楚生孩子不是一时半会儿的事儿,着急不来,需要足够的耐心,更需要足够的强大的神经。


        

严易泽的神经很强大,遇到任何事几乎都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可只要牵扯上秦怡有关,他就像是变了个人,各种平时难得一见的表情全部会出现在他脸上。


        

看着严易泽越攥越紧的拳头。严老太太甚至有一种感觉,秦怡再这么声嘶力竭的叫喊下去,严易泽怕是会不顾一切的冲进去,严老太太转头看了下管家。


        

“老夫人,您有什么吩咐?”管家走过来压低声音问。


        

“叫几个人过来看着点少爷,别让他乱来!”


        

说完严老太太的目光落在了产房的大门上,表情略有些紧张的同时更多的却是期待。


        

刘婶赶来时,距离秦怡被推进产房已经过去了足有半个小时。秦怡的叫喊声越来越弱,似乎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可孩子的啼哭声依然没有出现,严老太太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她忽然有点不太放心了。


        

“老夫人,少奶奶她还没有生吗?”刘婶担心的看了眼产房的大门轻声问。


        

“恩,看样子可能得要剖腹产了!”严老太太点了下头,轻声说道。也不知道是说给刘婶听的还是说给一旁记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快没有耐心的严易泽听的。


        

话音刚落,产房的门开了,一个护士跑了出来问道,“谁是家属?”


        

“我是,我是她老公!”严易泽三两步跑过去,紧张的问,“我老婆现在情况怎么样,孩子怎么到现在还没生出来?”


        

“情况还行,你不用太担心!对了,这是剖腹产手术同意书,你仔细看下赶紧签了!”护士笑了下递给严易泽一张纸。


        

严易泽没有接,眉头死死蹙起,“怎么还要剖腹产?顺产不行吗?”


        

“目前看来稍微有点困难,不过您放心,我们会尽量顺,之所以让您签这个也是为了防止意外的情况发生。”护士解释了下继续说,“毕竟真到了那种时候,时间就是生命!相信你也不希望出现任何的意外吧?”


        

严易泽当然不希望出现任何的意外,产房里的秦怡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对严易泽来说都很重要,都是他的心头肉,任何一个有一点闪失,他也无法承受。


        

拿着严易泽签署的剖腹产手术同意书,护士转身匆匆忙忙的跑了进去,关起的产房门阻隔了所有人的视线。


        

产房里,传出一声婴儿嘹亮的啼哭,几乎就在同一时刻秦怡也虚脱的晕了过去,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看一眼她和严易泽的儿子。


        

医生把浑身全是血污的婴儿交给旁边的两个护士,示意他们去给孩子清洗称重做记录,然后送去给孩子的家人。


        

做完这些医生解开口罩,向产房外走去。


        

两个女护士小心翼翼的抱着这个刚出世的孩子,简单清洗称重后。其中一个护士用棉布包裹着他嫩红的小小身体轻轻抱在怀里。


        

另一个护士出去看了下,见其他的医生护士已经送秦怡去病房了,整个产房里唯有他们两个人,这才走到角落掀开一个塑料大盒子,里面赫然躺着一个熟睡中的婴儿,看样子也才出生没有多久,皮肤上的褶皱还没舒展开。


        

伸手轻轻抱起这个婴儿,她示意另一个护士稍微躲一下。


        

转头见看不到她的身影了。这才抱着怀里的孩子打开产房的门走了出去。


        

门外的众人根本没有意识到就在刚刚那短短的几分钟时间里,严易泽和秦怡的孩子已经让人给掉了包。


        

看着襁褓里这个幼小的生命,严易泽双手颤抖着接过来,激动的脸色通红,嘴巴快要咧到耳朵根了。


        

老神在在坐在走廊边椅子上的严老太太也跑了过来,颤抖着伸手来抱严易泽手里的孩子,“易泽,给奶奶抱抱!快!快!”


        

“奶奶。您小心点,别摔了他!”严易泽恋恋不舍的把怀里的孩子递给严老太太,紧张兮兮的提醒着。


        

“放心,奶奶怎么舍得摔到我的乖曾孙!”


        

严老太太轻轻接过孩子,眉开眼笑的看了好久好久,这才依依不舍的让刘婶接过去,一行人小心翼翼的护送着这个幼小的生命去秦怡的病房。


        

很快产房门口冷清下来,几分钟后一个护士抱着个熟料盒子从里面走了出来。若无其事的乘坐电梯直奔停车场,将手里的盒子交给了一个带着棒球帽的男人,任由他抱着盒子上了一辆商务车,呼啸着离开了医院的停车场。


        

秦怡睁开眼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躺在她身边的一个正在酣睡的幼小的婴儿。


        

看到他的第一眼,秦怡就知道这是她的孩子,她和严易泽的孩子。


        

她颤抖着伸出手去触碰这个孩子满是褶皱的脸颊,心里很是不安。


        

这个孩子怎么看也不像是她印象中那种皮肤细嫩光滑的婴儿,看上去倒像是个小老头,额头的几道纹路清晰可见,脸上身上的皮肤都褶皱在一起,泛起不自然的红色。


        

“少爷,少爷!少奶奶醒啦!”


        

听到刘婶的喊声,正在整理孩子衣服的严易泽迅速丢下手里的活儿跑过来,拉着秦怡的手笑着问,“老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秦怡摇头,很享受这种被严易泽关心紧张的感觉,可旋即她的目光就落在了身边的婴儿身上,紧张的问,“我们的儿子怎么会这样?他是不是病了?”


        

“病了?什么病了?”严易泽费解的看着秦怡,直到秦怡解释了下他这才猛然醒悟,轻笑起来伸手点了下秦怡的鼻子道,“我的傻老婆!你乱想什么呢?我们儿子好的很,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在羊水里泡的时间太久了,再加上空间又小,过两天就好了!”


        

“真的?”秦怡依然不太放心,皱眉问,“你怎么知道的?”


        

“每个孩子都是这样的,这些我可是从书上看来的!你要是不信,可以问下刘婶,是不是这样!”


        

尽管严易泽说的有板有眼,可秦怡依然还是不放心,目光转向刘婶。


        

刘婶轻轻一笑,“少奶奶,少爷说的没错!所有的小孩子生下来都是这样的,过两天就好了!你不用担心的!”


        

刘婶这一解释,秦怡这才彻底松了口气,心里自嘲的笑笑:我太紧张了。


        

严易泽本意是要让秦怡好好的睡一觉,可秦怡看着身边的儿子兴奋的怎么也睡不着,严易泽也就没有勉强,拉过凳子坐在一旁陪着他们,不时的赔秦怡说说话。


        

最初的兴奋感觉渐渐的褪去,秦怡感觉到困倦,缓缓闭上了眼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严易泽在一旁守了会儿,刚要起身去卫生间,秦怡身边的孩子突然哇的一声痛哭起来。


        

不仅惊醒了秦怡,更是让严易泽有些手足无措,他小心翼翼的抱着孩子哄了好久,可不管怎么哄这孩子依然哭个不停,而且还越哭越大声,越哭越来劲儿。


        

严易泽急的满头大汗,心疼的看着怀里撕心裂肺哭嚎的小家伙,彻底慌了神。


        

“易泽,快给我!小家伙可能是想妈妈了!”


        

接过严易泽怀里的婴儿,秦怡心疼的抱着他轻轻摇晃着。几乎用遍了所有的方法,可还是没能让孩子安静下来,这下两人彻底的没辙了。


        

“少爷,少奶奶,小少爷这是怎么啦?哭的这么伤心?”


        

刘婶推开门快步走进来,紧张的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刚才他就在哭,怎么哄也哄不住!刘婶。你快帮我们想想办法!”秦怡还没开口,严易泽已经抢先一步向刘婶求助了。


        

“我看看!”刘婶跑过来看了眼秦怡怀里的孩子,笑道,“小少爷应该是饿了!少奶奶,您赶紧给他喂奶吧!”


        

“没错,刘婶说的对,儿子肯定是饿了!”严易泽眼前一亮,附和道。


        

秦怡点头,刚要撩起衣服给孩子喂奶,看见严易泽和刘婶正直勾勾的看着她,顿时脸一红,“你们能不能先出去?”


        

“好!”刘婶笑了笑,知道她有点不好意思,可严易泽却不想走,刘婶赶紧拉了下严易泽说,“少爷,我们还是出去吧!等小少爷喝饱了,咱们再进来!”


        

“没事,你出去吧,我在这就行了!”


        

见严易泽不走,刘婶也没强求,快步走了出去,严易泽见秦怡半天也没动作,孩子哭得越来越凶,催道,“老婆,你倒是快点喂奶啊!”


        

“你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秦怡红着脸低声说。


        

严易泽顿时满不在乎的笑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又不是没看过!”


        

话音落下时,严易泽已经转过了身。


        

秦怡这才松了口气,撩起衣服笨拙的给孩子喂奶,还被说一喝上,孩子就不哭不闹了。


        

没多久吃饱喝足的小家伙就昏沉睡去……


        

这一夜,严易泽和秦怡睡得都不怎么踏实,一夜起身喂了三次奶水。


        

第二天一早,见秦怡一副怎么也睡不醒的样子,严易泽心疼的不得了,非要给孩子找个奶妈。


        

可秦怡死活不同意,非要坚持自己把孩子奶大,严易泽拗不过她,也只能顺从。


        

秦怡为严家生下小少爷的事情第一时间就传遍了整个润城,从第二天下午开始,来探望她和孩子的人就络绎不绝。


        

认识的,不认识的,简直就跟赶集一样,弄的秦怡烦不胜烦,严易泽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好在这时秦怡已经能够下床,两人和严老太太一商量,决定出院回家!


        

这倒是让秦怡得以清净了不少,大多数来探望她和孩子的客人都被管家挡在了楼下,唯有关系比较亲密的友人才会被请上楼来。


        

回到严家第二天一早,严易泽就被秦怡赶去公司上班了。


        

喝完刘婶让佣人端来的没啥咸味的鱼汤,秦怡刚想再眯一会儿,管家跑来敲门说是萧家人来了,这会儿正在楼下和严老太太闲聊,等下应该会过来看小少爷。让她有个心理准备。


        

严老太太带着严若华,萧项,云夏推开门进来时,孩子刚喝完奶睡下。


        

严若华一个劲儿的夸这孩子好看什么的,逗的严老太太喜笑颜开,随后又给留下了个大红包说是给我侄孙的见面礼,秦怡本想拒绝,严老太太却笑着让她收下。


        

“妈。我陪您去喝茶聊天!让他们这些年轻人聊聊!”


        

严老太太笑着点头,叮嘱萧项和云夏道,“别聊太久,丫头她现在身子虚要多休息!”


        

“外婆,您放心吧!我知道!”


        

萧项轻点了下头,送两人出去,云夏已经坐到了秦怡的床边,看着秦怡身边的孩子笑道,“这小家伙可真可爱!对了,秦怡,你想好给他取什么名字了吗?”


        

“还没有!这事儿得奶奶和易泽做主!我倒是无所谓!”秦怡笑着说道。


        

几个月没见,云夏的变化很大,一副贵妇的派头,举手投足也满是自信,几乎让人不太敢认了。


        

萧项的变化倒是不大,依然还是原先那副模样。


        

“你这话说的,好像这孩子和你没关系似得!秦怡,我跟你说啊,孩子的名字可是关系孩子一辈子的大事儿,这可不能马虎!”


        

听到云夏神神道道的给她普及风水命理知识,秦怡心里唯有苦笑,她可没想到云夏现在居然会信这个。


        

萧项听了一会儿,示意云夏差不多行了,“你再这么絮絮叨叨下去。讲到明天也讲不完!”


        

“我说说怎么啦?平时在家里我和你说你不爱听,我姐妹爱听,我怎么就不能说了?”云夏转头不满的看了萧项一眼。


        

“云夏!”萧项脸色一沉,秦怡眼见着刚才还一脸不满的云夏突然浑身打了个哆嗦,眼神闪躲的低下头,怯懦的说,“好嘛!我不说了!”


        

“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萧项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礼貌的和秦怡道别。


        

“等等!”


        

“表嫂,还有事吗?”萧项停下脚步,转头看向秦怡。


        

秦怡稍稍犹豫了下,点头说,“是这样的!去年你和云夏结婚时发生的事,我想给你解释下,那件事真的和易泽无关!你千万不要误会!”


        

萧项和云夏两人脸色齐齐一变,片刻后萧项笑道,“事情都过去了!就不要再提了!”


        

“这么说你是相信那件事和易泽无关了?”秦怡追问道。


        

“我信你说的!”


        

“谢谢!”秦怡听出了他的言外之意,感激的说了声谢谢。


        

走出严易泽和秦怡的房间,云夏蹙眉看着萧项不确定的问,“阿项,你真的相信那件事和严易泽无关?你真相信秦怡的话?”


        

“我信她,但……我不信严易泽!”萧项眸子里闪动着复杂的光芒,眼神猛地一凝嘴角浮现出一丝冷笑,意味深长的转头看了房门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