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七十三章 妈妈,送给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真的吗?妈妈?”


        

看着抬头看着自己,泪痕犹在,却满脸激动的严子羽,莫雨微微一笑,“当然,不过不是妈妈,是姐姐妈妈!”


        

“好的,妈妈!”


        

严子羽的回答让莫雨有些莫明的无奈,心说这谁家的孩子,怎么就听不懂她的话呢?


        

不过莫雨倒也没有太过在意,轻轻抚摸着严子羽的小脑袋,露出淡淡的笑容。


        

眼见拍卖还有几分钟就要开始了,严易泽让罗琦去找一下严子羽,他自己也在宴会大厅里寻找严子羽。


        

转了一圈都没见到他,严易泽心里有些担心,正当他寻思着严子羽能跑到哪里去时。陡然在宴会大厅的角落看到了严子羽稚嫩的脸庞。


        

一个穿着精美礼服长发垂肩,背影曼妙的女人此时正半蹲在严子羽的面前,两人似乎在说些什么。


        

严易泽心里一松,快步走过去,叫了声,“小羽!”


        

“爸爸!”严子羽见到他兴奋的跑过来,严易泽蹲下来接住严子羽将他抱起,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轻轻捏了下严子羽的鼻子道,“你不是嚷着要看拍卖会嘛!快开始了,我们走吧!”


        

“不要!”严子羽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严易泽顿时蹙眉,“不要?为什么不要?”


        

“我要和妈妈在一起!”


        

严子羽的回答让严易泽微微一愣,“妈妈?什么妈妈?”


        

“就是妈妈呀!爸爸,你看,妈妈就在那儿!”


        

顺着严子羽手指的方向,严易泽看见方才背对着他蹲在地上和严子羽说话的那位长发垂肩身材曼妙的女人已经站起身来,正缓缓的转头看过来。


        

当莫雨俏丽的脸庞渐渐映入严易泽眼中,严易泽整个人不受抑制的颤抖起来,英俊的脸上尽是激动的神色,眼角隐隐有些湿润,“老……老婆!”


        

“爸爸,快放我下来!”


        

严易泽木然的放下严子羽,定定的看着他跑过去拉住莫雨的手,脸上尽是幸福笑容的冲她喊,“妈妈,你看爸爸来了!”


        

莫雨看到严易泽点头冲他微笑,这熟悉的笑容让严易泽再也无法抑制内心的激动,大步走到莫雨的面前,盯着她的脸,盯着她明亮的眸子,无法自控的伸手去轻轻触碰莫雨的脸颊,声音颤抖着说道,“老婆,是你吗?真的是你回来了吗?”


        

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


        

距离秦怡失踪已经三年了,这三年来他从未放弃过寻找秦怡,可她却像是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


        

任凭严易泽如何的寻找,都没有一丝一毫的踪迹。


        

严老太太不久前还劝过他,说如果秦怡还活着,这么久了。不可能不回来,毕竟这里有她放心不下的小羽,定然是在三年前就已经离开了人世。


        

可严易泽不信,他没有找到秦怡不假,却也没有找到秦怡的尸体。


        

没有找到尸体,对他来说就还有希望,尽管他清楚的知道这希望渺茫的就像是海市蜃楼,可他却从未放弃。


        

莫雨看着面前胡言乱语的严易泽,眉头不自觉的轻皱,在严易泽的手即将触碰到她脸颊的那一刻,一巴掌拍开了他的手,冷漠的说,“先生,请你自重!”


        

“你……”


        

手上传来的微疼感觉让严易泽恢复了一丝冷静,看着莫雨脸上的冷漠表情,他激动的表情渐渐恢复了平静,眼神黯然的叹了口气,“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秦怡不会对他如此的冷漠,眼前的这个女人虽然长得和秦怡几乎一模一样,可她不是秦怡,两者之间的气质也是完全不同。


        

秦怡是一个孤儿,自然随性,可眼前这个女人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独特的气质。


        

这样的气质,严易泽在那些富家千金的身上屡见不鲜。


        

听到他的道歉,莫雨冷漠的表情才稍稍缓和,淡淡的冲他微微点了点头。


        

“小羽,走吧!”严易泽面无表情的牵住严子羽的手,转身离去。


        

“妈妈,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严子羽扭过头,委屈的看向莫雨。


        

严易泽突然把手放在小羽的肩膀上,蹲下来认真的看着他说。“小羽,她不是妈妈!爸爸认错人了!”


        

“可是她和爸爸房间里照片上的妈妈长得一模一样!她就是妈妈!”严子羽抿着嘴唇,看了眼不远处的莫雨,固执的看向严易泽。


        

“他们只是想的像而已,这个世界上长得像的人很多!爸爸确定她不是妈妈!”见严子羽还要反驳,严易泽揉来揉他的脑袋笑道,“好了,我们走吧!”


        

严易泽抱起小羽。大步向着远处走去,严子羽依依不舍的冲莫雨挥手,大声喊道,“妈妈再见!”


        

“再见!”


        

莫雨微笑着冲他轻轻挥手,看着远去的父子俩,心里竟莫名的有些感伤,久久都没回过神来。


        

“雨儿,你看什么呢?”慕容烨走到她身边。轻轻揽着她纤细的腰肢,皱眉问道。


        

莫雨回过神转头冲他笑着摇了摇头,“没什么!拍卖会还有多久开始,要不我先回酒店了!”


        

“这就等不及了?快开始了,你看!”


        

慕容烨轻轻一笑,指着大厅前方说道,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工人人员已经在拜访桌子。布置舞台,拍卖会真的要开始了。


        

“那好吧,我就再等等!”莫雨点点头,勉为其难的笑了笑。


        

慕容烨歉意的看着莫雨说,“雨儿,今天委屈你了!我明知道你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还让你……”


        

莫雨伸出一根手指放在慕容烨的唇上,微笑着冲他摇头,“傻瓜,别说了!”


        

“好,不说了!”慕容烨攥住莫雨的手指,笑着点头。


        

远处抱着严子羽的严易泽看到这一幕有些微微的失神。


        

“少爷,少爷!您怎么啦?”


        

罗琦的声音将他唤醒,严易泽转头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没什么!我们走吧!”


        

说完严易泽抱着严子羽去了属于他们的桌子,罗琦好奇的看着严易泽的背影微微蹙起眉头。想起方才严易泽的异样,顺着他之前看的方向瞟了一眼,却没见到什么异常,也就没再多想,快步跟了上去。


        

润城的正常慈善拍卖并没有太过贵重的物品,即便是有什么所谓的贵重物品,以慕容烨和莫雨的眼光也是瞧不上眼的,他们更多的只是观望。


        

期间慕容烨倒是出手了几次,以十倍以上的价格购得了几幅当代画家的字画。


        

因为是慈善拍卖,他这样的举动倒没显得多么惹眼,毕竟拍卖只是个形式,这场拍卖会的真正的主旨还是慈善,像他这样的人很多,甚至于比他还要大方的也有不少。


        

慕容烨,莫雨隔了好几个桌子的严易泽也出手了几次,随意的拍下了几件瓷器,就没再出手。


        

他身旁的严子羽坐在椅子上,眼睛不时的看向拍卖台,又不时的向莫雨的方向偷瞧几眼,整个人显得很是坐立不安。


        

“小羽,你怎么啦?”严易泽转头看了他一眼,蹙眉,“是不是觉得没意思?要不爸爸带你回去!”


        

严子羽赶紧冲他摇头,严易泽也没在意。收回视线端着酒杯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半个小时后,台上出现了一对珍珠耳钉,底价五千,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百,严易泽对此倒是没有什么兴趣,严子羽却表现的特别的激动,拉着严易泽的手指着台上的拍卖师手中的珍珠耳钉抿着嘴说,“爸爸。我要那个!”


        

严易泽微皱起眉头问,“你一个男孩子,要耳钉做什么?那是女孩子用的东西!”


        

“我就是想要嘛!”严子羽看了一眼莫雨的方向,摇晃着严易泽的手撒起娇来,“爸爸,好不好嘛!”


        

长这么大,严子羽向严易泽撒娇的次数屈指可数,而且难得带他出来一次,严易泽也不想他不开心,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子道,“好!”


        

几乎在同时,慕容烨也冲身旁对台上珍珠耳钉多瞧了两眼的莫雨笑道,“喜欢,我买给你!”


        

“好!”莫雨笑着点头,她并不是有多喜欢那对珍珠耳钉,只是这种场合居然能看到这种不怎么上档次的东西让她有些好奇。


        

要知道现如今人工养殖珍珠已经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这种珍珠耳钉根本就不值钱。


        

见她点头,慕容烨顿时对台上的珍珠耳钉志在必得。


        

“各位先生女士,大家一定很奇怪今天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对满大街随处可见的珍珠耳钉来当做拍品!实际上这并不是现如今人工养殖的珍珠,而是天然的淡水珍珠!而且更重要的是这对珍珠耳钉还是当年慈禧老佛爷戴过的!它的象征意义远大于它的实际价值!”


        

介绍了半天,见台下人有些不太耐烦了,美女拍卖师这才收住话头笑道,“这对慈禧老佛爷戴过的珍珠耳钉,底价十万。每次加价不得低于五千,现在大家可以自由出价!”


        

“十二万!”


        

“十三万!”


        

“十五万!”


        

……


        

转眼间价格就被抬到了二十万,慕容烨和严易泽却还没有出手。


        

严易泽依然沉得住气,可严子羽就沉不住气了,用力拽着严易泽的胳膊,着急的喊,“爸爸,爸爸!快出价。快出价啊!等下要被别人买走了!”


        

见他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严易泽微微一笑,举起手中的号码牌沉声道,“一百万!”


        

严易泽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直接翻了五倍,这分明是志在必得。


        

他的举动顿时让在场的所有人纷纷侧目,等看到出价的竟是严易泽也就一个个见怪不怪了。


        

严家是润城的首富,这点钱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九牛一毛。或者应该说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严易泽一出价,其他人自然偃旗息鼓,不是出不起价,而是不想得罪严易泽,不想得罪严氏集团。


        

莫雨身边的慕容烨顿时眉头一皱,视线越过众人落在严易泽的身上,不屑的冷笑一声,号码牌举起,随口道,“两百万!”


        

“这位先生出价两百万,还有没……”


        

“三百万!”美女拍卖师话还没说完,严易泽直接就面无表情的加了一百万。


        

“四百万!”


        

慕容烨脸色微微一沉,转头询问身后的秘书,“这人是谁?”


        

“boss,这是严易泽!润城首富,严氏集团的董事长!”


        

“润城首富?严氏集团?呵,没听说过!”慕容烨顿时不屑的撇了撇嘴。


        

当慕容烨喊出四百万的高价时,严易泽也不由自主的看向了他,见到他身边的莫雨,顿时眉头微蹙了下,却还是面无表情的又给加了一百万。


        

他儿子要的东西,他这个做爸爸的必须拿到手!钱对他来说根本不重要,只要严子羽高兴就好。


        

慕容烨顿时脸色一冷,看向严易泽的目光中闪着一丝愤怒。


        

小小一个润城首富,他听都没听过的严氏集团的董事长,居然跟他争?这分明是不给他面子,比钱多是吗?


        

他慕容烨这辈子还真没怕过谁。


        

想到这慕容烨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手中的牌子缓缓举起刚要叫价,一旁的莫雨却突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算了!他喜欢就让给他吧!反正我对这对耳钉也没什么兴趣!”


        

“不行,我慕容烨看上的东西,谁也别想从我手里抢走!”慕容烨看向严易泽的眼神一冷,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严易泽感受到了他的目光,却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台上的拍卖师。


        

这让慕容烨脸色更加难看,低喝道,“一千万!”


        

“一千万一百万!”


        

眼看着慕容烨还要加价,莫雨转头看了眼慕容烨猛地皱了下眉头,声音一沉,“慕容,够了!不要再意气用事了!”


        

慕容烨已经到了嘴边的一千五百万只能不甘的重新咽进了嗓子里。愤恨的看了眼依然风轻云淡的严易泽,转眼脸上浮现出讨好的笑容,“雨儿,你别生气!我不争就是了!”


        

“我没生气!”


        

莫雨嘴上虽说没生气,可脸色却不太好看,慕容烨哄了好久,才让莫雨的脸上有了一丝笑容。


        

拍卖师连问了几次,见慕容烨确实放弃了。这才宣布这对珍珠耳钉归严易泽。


        

看到服务生送来的耳钉,严易泽很干脆的签了一张支票递过去,随手把珍珠耳钉递给严子羽,“小羽,拿好了!”


        

“谢谢爸爸!”


        

严子羽还小根本没什么钱的概念,看着装在首饰盒里的耳钉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后面也什么意思了!我们走吧!”


        

严易泽笑着点头,起身来拉严子羽,不想却拉了个空。


        

严子羽双手捧着装珍珠耳钉的盒子退了一步。扭捏着说,“爸爸,能不能等我一下?”


        

“好!”


        

见严易泽点头,严子羽立刻转身向着莫雨和慕容烨的桌子那边跑去,严易泽反应过来想拉住他已经来不及了。


        

本想追过去看看,下一刻迈出的步子又收了回来,只是远远的看着他,眉头微微一皱。


        

慕容烨刚哄好莫雨,两人正专心的看向拍卖台,打量下一件拍品,突然两人的耳边响起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妈妈,送给你的!”


        

慕容烨转头看到站在莫雨旁边捧着珍珠耳钉,双手递到她面前的严子羽,脸色一冷,“小屁孩。你乱叫什么?谁是你妈妈?”


        

“我……”严子羽被他吓得低下头,一脸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莫雨心里莫名的一痛,瞪了慕容烨一眼,“你干什么?别吓到人家小朋友!”


        

说完伸手摸了摸严子羽的小脑袋笑道,“小家伙,你怎么还是不长记性?忘了姐姐给你说过什么了?要叫姐姐妈妈,不是妈妈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严子羽抬起头擦了下眼泪,重重点头,把手里装珍珠耳钉的盒子又往莫雨面前推了推,“妈妈,这是小羽送给你的!”


        

莫雨本想拒绝,可当她看到严子羽那一脸可怜巴巴的表情,心一软只得接了过来,“好吧,谢谢!”


        

严子羽顿时开心的笑了起来,莫雨也跟着笑,不停的用手抚摸他的脑袋。


        

一旁的慕容烨愕然的看着这一幕,脸色陡然一冷,转头恶狠狠瞪了远处的严易泽一眼,心里突然很不爽。


        

严易泽远不远看着这一切,心里一阵苦笑:哎!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