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八十八章 她没有过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易泽,你去哪儿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没出什么事?”


        

蓝星一早就没见到严易泽,快中午了才看到严易泽回来,顿时迎上来担心的问。


        

“没事!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严易泽不动声色的笑笑说。


        

“好啊!我要吃川菜!”蓝星开心的伸手去拉严易泽。


        

这几天蓝星和严易泽相处的时间多了,自然随意了不少,这样亲密的举动严易泽也从未拒绝过,这很是让蓝星兴奋了一阵。


        

可谁知道她刚触碰到严易泽的手,严易泽就稍微收了收手,让她一下抓了个空。


        

“走吧!”严易泽眸子微闪了下,反手抓住蓝星笑着往外走去。


        

蓝星刚皱起的眉头也在瞬息间舒展开,她却不曾发现严易泽的脸上那隐约闪过的一丝疑虑。


        

吃完饭。严易泽本想出去一趟,不想回酒店房间的路上,蓝星突然提起去看脑科医生的事。


        

“之前不是已经去见过医生了吗?你怎么突然又想去了?”


        

严易泽好奇的问。


        

“是这样的,我想快点想起以前的事情!”说话间蓝星眼神变得有些暗淡,“我不想做一个没有过去的人!”


        

“好,我们去看医生!”严易泽点头,吩咐罗琦打电话预约。


        

稍事休息后,两人离开酒店……


        

从脑科医院出来的时候,严易泽皱眉问,“怎么样?想起什么了吗?”


        

莫雨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


        

严易泽蹙眉看向她,蓝星这才解释道,“我刚才检查的时候睡着了,迷迷糊糊的好像做了一个梦!”


        

“哦?梦见什么了?”严易泽饶有兴致的问。


        

“我梦见自己穿着婚纱,好像是要嫁人,不过……”


        

蓝星迟疑了下看向严易泽。


        

“不过什么?”


        

“不过我好像没有看到新郎!易泽,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面对蓝星的问题,严易泽脸色微微变了下,疑惑的看着蓝星问,“你记得云夏吗?”


        

“云夏?”蓝星眉头皱的死死的,“好像在哪里听过!易泽,我认识她对吗?”


        

“你记起来了?”


        

蓝星摇头,“我不记得这个人,但是刚才你说这个名字的时候,我心里突然有些不痛快,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是你的朋友,曾经的朋友!后来她和你的未婚夫有了孩子,你们结婚那天,她刚好生了个儿子!”


        

“儿子?你说的是小羽吗?原来他不是我亲生的啊!”


        

严易泽摇头,“你以前的未婚夫叫萧项。不是我!正因为萧项和蓝星有了孩子,你才一气之下现场征婚,嫁给了当时装傻的我!”


        

“易泽,你到底在说什么呀?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蓝星不解的看着严易泽,“我原来要嫁的人不是你吗?”


        

“不是!”严易泽摇头,“走吧!我们车上说……”


        

回去的路上严易泽简单的把他,秦怡,云夏,萧项的关系说了一遍,听得蓝星怎么也不敢相信,严易泽摇摇头说,“事情差不多就是这样了!你可以好好的回想一下,或许能够想起来什么!”


        

回到酒店,严易泽送蓝星进了房间,借口有事要出去一趟。


        

下楼的时候,罗琦好奇的问,“少爷,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告诉她那些?假如她不是少奶奶怎么办?”


        

“是或者不是和我说的这些有关系吗?”


        

严易泽反问了句,罗琦半天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严易泽说的没错,不管蓝星是不是秦怡,他说得这些都无关紧要,况且现在严易泽也只是怀疑蓝星不是秦怡,还无法肯定。


        

暂时自然还是会以帮助蓝星恢复记忆作为当前最重要的事。


        

有句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蓝星才是秦怡呢?


        

“那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儿?”


        

“莫家!”


        

慕容烨送莫雨回去,被莫天铭和宋文倩挽留下来吃了顿饭,才告辞离开。


        

分手时,慕容烨千叮咛万嘱咐,让莫雨尽量不要再和严易泽接触。即便是有所接触,也不要再答应帮蓝星恢复记忆。


        

莫雨自然满口答答应,离开莫家的路上,慕容烨随手召来助理。


        

“boss,您又什么吩咐吗?”


        

“让人给我盯着那个姓严的,他的一举一动都必须要给我掌握清楚!”


        

“好的。boss!我现在就让人安排!”


        

说完助理关上了车厢中部的隔板,将车子的前后排隔离成两个完全不相干的世界。


        

慕容烨轻轻皱起眉头,脸色冷漠的没有一丝的温度。


        

“严易泽,你最好不好再来招惹雨儿!不然我也只能……”


        

快天黑时,莫雨从楼上下来准备吃晚饭,意外的撞见严易泽从莫天铭的房间里出来。顿时皱眉问,“易泽,你怎么会在这?”


        

“我来看看莫董,顺便谈谈合作的事!”严易泽笑笑说,“对了,莫雨,早上的事情真是抱歉,让你为难了!”


        

“该说抱歉的是我!我本来还想帮你忙来着,没想到慕容的反应那么大,对不起,我恐怕帮不上什么忙了!”莫雨抱歉的看着严易泽说。


        

“没关系,这件事我自己可以搞定!说起来也是我考虑的不够周到。该说对不起的人应该是我!”严易泽笑着摇了摇头。


        

见严易泽这样,莫雨心里更加有些过意不去,刚想在说些什么,管家突然从莫天铭的房间里走了出来,说是莫天铭留他吹晚饭。


        

“不用了,我不放心我妻子一个人在家!”


        

“易泽,既然我爸都开口了,你还是留下来吃晚饭吧!要是实在不放心,可以让人把你妻子送过来嘛!”莫雨笑笑,“我想我爸妈要是看到她,肯定会很开心的!”


        

严易泽不确定的看了莫雨一眼,思量了一会儿,点点头,“也好!”


        

严易泽安排罗琦回去接蓝星,见一时半会儿蓝星也过不来,莫雨邀请严易泽四处走走,顺便带他参观莫家,严易泽欣然应允。


        

两人一边逛一边闲聊。不知不觉就几乎逛遍了整个别墅,最终两人停在了莫雨房间的门口。


        

“要不要去我房间坐坐?”


        

莫雨鬼使神差的向严易泽发出了邀请,严易泽稍楞了下点头,“好啊!我也很想看看莫雨你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


        

“那进来吧!”莫雨笑着推开门,请严易泽进去。


        

莫雨的房间很素雅,除了必要的家具。没有其他多余的东西,倒是和严易泽想象中有不小的差别。


        

“这就是你的房间吗?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酒店呢!”


        

严易泽大略的扫了眼,随口开了句玩笑。


        

“慕容烨这么说,说是我房间太简单了,什么东西也没有!不过我就是喜欢这样,房间只是睡觉的地方,简单清爽点不是更好吗?”


        

莫雨笑着拉过一张椅子请严易泽坐,严易泽点头,“说的是!想不到莫雨你想的倒是挺通透的,可惜很多人根本想不通。”


        

“其实也不是人家想不通,应该是个人的喜好不同吧!”莫雨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严易泽点头假装不经意的扫了眼床头柜上莫雨的相片,笑道。“你房间里怎么只有这一张照片?平时你不爱拍照吗?”


        

“现在谁还把照片摆在房间里啊?说起来要不是慕容非我摆一张,我这里恐怕一张照片也找不到!我的照片都在朋友圈里,你要看吗?”


        

“好啊!”严易泽笑着点头,莫雨掏出手机点开朋友圈,指着上面的照片,一张张的说起照片背后的故事。


        

严易泽敏感的发现莫雨的朋友圈最早的照片是从两年半前开始的。而且好多都还是和慕容烨的合影,除了他之外几乎就没有出现过其他人。


        

“你没朋友吗?”严易泽一边看,一边好奇的问。


        

“有啊!不过我的那些朋友都很忙,一两年才那难得见到一回!”莫雨笑着解释着,随手点开朋友圈一张照片笑着说,“你看这是我大学同学聚会时照的!不过可惜我失忆了。对他们一点也没有印象。”


        

严易泽看着莫雨手机上的照片,发现上面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而且这张照片上的莫雨和其他人显得完全格格不入,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


        

“这些都是你的同学吗?你以前念的什么学校啊?”


        

“一家没什么名气的大学,不提也罢!”说到这里莫雨有些不好意思,严易泽轻皱了下眉头。盯着莫雨好奇的看了眼,记住了莫雨的网名。


        

“对了,莫雨,怎么没有你失忆以前的照片啊?你以前都不玩朋友圈的吗?”


        

严易泽故作好奇的问,莫雨点头,“是啊!失忆之前我都没玩过朋友圈,听慕容说那时候我很抗拒网络,最喜欢的就是没事端着相机到处乱拍,失忆以后我玩不来相机,也对拍照没了什么兴趣,现在叫我端着单反,我都不知道要怎么按快门了!”


        

“是吗?可以给我看看你以前拍的照片吗?”严易泽饶有兴致的问。


        

莫雨摇头,一脸可惜的说,“那些照片都被烧掉了!”


        

“烧掉了?你烧的,好端端的烧照片干嘛?”严易泽疑惑不解的问。


        

“不是我烧的,是慕容!”说到这莫雨一脸惋惜。


        

“慕容?”


        

“恩!听慕容说三年前我之所以会失忆,就是因为在游艇上给他拍照,他不小心掉进了海里,我当时很紧张他,背着相机就跳进去救她,谁知道相机带子扯到了水草上,差点因此丧命!后来在医院躺了半年多才醒过来了!”


        

莫雨顿了下继续说,“慕容当时见我总是昏睡不醒,一气之下把我那些相机和照片就给全烧了!说是不想再发生同样的事!”


        

莫雨的解释让严易泽心里起了疑,不过他却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点头,“烧的好!换做我估计也会那么做!”


        

“恩!所以我一点也不怪他!就是感觉有点可惜了!”


        

“那你就一张小时候的照片都没有了吗?”严易泽好奇的问。


        

“有啊!你要看吗?”莫雨问完,突然脸一红,“算了,你还是别看了!”


        

“为什么?”


        

“你别问为什么啦!就是不能看!”莫雨脸红的更厉害了。


        

“好。不看!不看!”严易泽笑笑,看似不经意的问道,“对了,早上我好像看到你脖子后面有块胎记,你小时候就有吗?”


        

“对啊!怎么啦?”莫雨缓缓皱起了眉头、


        

严易泽盯着莫雨笑着说,“说起来也巧!我妻子脖子后面也有一块胎记。她的是蝴蝶形状的,大概拇指大小,位置和你的那块好像也差不多!”


        

“真的假的?有这么巧的事?”


        

莫雨吃惊的看着严易泽嘴巴有些合不上了。


        

“当然,我给你看张照片你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说完严易泽掏出手机,调出三年前给秦怡拍的一张照片,指给莫雨看。莫雨眼睛瞪的老大,“真的呀!形状位置大小几乎都一模一样!这也太神奇了!要不是确定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我还以为你妻子和我是双胞胎姐妹呢!”说完莫雨了然的点了下头,“我总算是知道当时小羽为什么会把我当成是他妈妈了!”


        

严易泽笑笑没有说话,心里却叹了口气:莫雨啊,莫雨,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啊!世上真的会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吗?


        

两人又闲聊了阵,算算时间蓝星也差不多要到了,刚要下楼,严易泽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是罗琦的电话,严易泽接通随口问道,“你们到哪儿了?”


        

“少爷。出事了!出大事了!”


        

“怎么回事?”严易泽脸色一紧,猛地停下脚步。


        

“蓝星小姐被人抓走了!”


        

“什么?”严易泽脸色大变,整个人再也无法淡定了。


        

“少爷,您别太着急!我已经在追了,一定会把蓝星小姐安全带回来的!”


        

“你现在在哪儿?”


        

听到电话那头罗琦说了个地址,严易泽立刻挂断电话,转头看向莫雨,“不好意思,出了点意外!我得先走了,麻烦帮我和莫董说一声!”


        

莫雨一把拽住严易泽问,“出什么事了?”


        

“蓝星被抓抓了!我得立刻去救她!”


        

说完严易泽飞奔着冲了出去,莫雨稍微愣了下也快步追了出去,冲严易泽喊道,“等等,我陪你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