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九十章 莫雨,你才是秦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雨回到莫家已经很晚了,莫天铭和宋文倩却都还没有睡,见莫雨进屋,顿时从客厅沙发上站起身担心的问,“雨儿,大晚上的你跑哪儿去了?”


        

“出去办了点事!”


        

莫雨想要蒙混过去,宋文倩却一把拉住她,“什么事那么急?饭都不吃就跑出去了?对了,严易泽呢,你爸不是留他吃饭的吗,他怎么也跑了?”


        

“他妻子出了点事!”莫雨看向莫天铭说,“爸。这回恐怕又要麻烦您了!”


        

“怎么回事?”莫天铭皱起眉头不解的问。


        

“那个叫杰森的家伙把严易泽的妻子当成了我,让人绑了她,要不是我和严易泽赶去的及时,差点就要被杰森的手下给玷污了!”莫雨一边说一边死死皱起眉头。


        

“杰森怎么样?”莫天铭表情微微一变追问道。


        

“不知道!不过应该不会好到哪里去!”莫雨深锁着眉头说。


        

“知道了!”莫天铭略点了下头,好奇的问,“那个杰森怎么会把严易泽的妻子错当成你了?”


        

“对啊!怎么会这样呢?”宋文倩也是一脸的好奇。


        

“爸妈,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有完全一模一样的两个人吗?”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是说严易泽的妻子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不只是一模一样,就连我脖子后面的蝴蝶形的胎记,她也有,而且大小和位置都一模一样!”说到这莫雨看向莫天铭和宋文倩疑惑的问,“爸妈,你们确定我没有孪生姐姐或者妹妹吗?”


        

莫天铭摇头,宋文倩也跟着摇头,“我们只有你一个女儿!”


        

“这样吗?那这就太奇怪了!”


        

“好了,别想了!饿了吧,先去吃饭吧!等下早点回房间休息!”宋文倩拉着莫雨去了餐厅,亲眼看着她吃完饭,送她到门口,这才回房间去。


        

推开门,莫天铭正站在窗口背对着她不知在干什么。


        

“铭哥,你这是在干嘛?”


        

“我在想雨儿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莫天铭转过身皱着眉头说。


        

“铭哥,你说的是严易泽的妻子?”宋文倩不确定的问。


        

“没错!”莫天铭点头,“这个世上或许有人长得一模一样,但绝不会出现连胎记的形状位置大小都一模一样的人。我没记错的话,严易泽的妻子是在三年前失踪的,而我们的雨儿也是在那个时候被我们发现……”


        

“你是说雨儿是严易泽的……”宋文倩一下瞪大了眼睛,“怎么可能?慕容不是说雨儿根本就没有结过婚,失忆之前也没有男朋友的吗?”


        

“以前我信,可现在……”莫天铭死死皱起了眉头,“毕竟这都是慕容烨的一面之词!当然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


        

莫雨了解的关于严易泽妻子的事有些是虚构的。至少胎记的事是假的。


        

“铭哥,如果雨儿真的是严易泽的妻子,那我们要怎么做?成全他们吗?那慕容烨怎么办,慕容云啸那边我们怎么交代?毕竟他们都已经订婚了!”宋文倩担心的问。


        

“你想的太多了!现在严易泽身边已经有一个妻子……”莫天铭说到这略停顿了下,“而雨儿也不一定会记起以前的事!”


        

“铭哥,万一雨儿哪天记起来了呢?”宋文倩越来越担心。


        

“如果雨儿记起来了,那我这个做父亲的自然希望她可以幸福!”莫天铭略皱了下眉头,“不过在此之前我必须先弄清楚雨儿的过去!文倩,我希望你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更不要在雨儿面前乱说,他既然觉得是巧合,那我们就当那只是个巧合!”


        

“好,我知道了!”


        

宋文倩重重的点了下头,她不管莫雨以前是谁,她只知道现在莫雨是她的女儿,是她和莫天铭失散二十多年的女儿。


        

莫雨并不知道莫天铭和宋文倩的这番谈话,不然她肯定会大吃一惊。


        

肯定会无法接受,她所知道的那些关于她的过去都是莫天铭夫妇和慕容烨虚构出来的。


        

酒店里,严易泽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对蓝星进行了一次深层次的催眠,得到的结果让严易泽完全糊涂了。


        

在被催眠的状态下,他问过蓝星几个问题,得到的答案无一不是在告诉他蓝星就是秦怡,就是他的妻子。


        

可问题也随之而来,蓝星是秦怡的话。莫雨的样貌和她后颈的胎记又怎么解释?


        

巧合?严易泽不相信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


        

不是巧合的话,难道是莫雨故意让人弄出来的胎记?这又有些说不通。


        

毕竟莫雨从来也没有主动的接近过他,反倒是蓝星。


        

“少爷,您没事吧?”


        

罗琦送走心理医生,见严易泽独自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手指轻捏着太阳穴,眉头皱的死紧。担心的问了句。


        

“我没事!”严易泽摇摇头,蹙眉问,“样本让人送走了吗?”


        

“是的!现在差不多应该已经到了机场了,最迟后天一早就会抵达润城,一个星期之内就会有结果!”


        

“这件事一定要小心再小心!不能出一丝一毫的差错,明白吗?”


        

“少爷您放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不会出错的!”


        

罗琦郑重其事的回答,他很清楚这次的亲子鉴定对严易泽意味着什么,根本不敢出半点纰漏。


        

同一时间,从酒店离开的心理医生拨通了一个电话。


        

“先生,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好了!”


        

“很好,你的酬劳会在十分钟内打到你的账上!记住今天的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否则的话,你就准备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吧!”


        

“先生,您放心,今天的事我会烂在肚子里,不会让任何人发现!”


        

“这样最好!”


        

挂断电话,凌穆扬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进来个人!”


        

“凌少,您有什么吩咐?”


        

“派个稳妥的人去一趟润城,找一个叫欧若兰的人,把这个交给她!”说着凌穆扬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信封递过去。


        

“好的,凌少!我现在就去安排!”说完保镖要走,凌穆扬突然叫住他。“等等!”


        

“凌少,您还有什么吩咐?”


        

“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少奶奶也不行,知道吗?”


        

“这……”保镖猛地脸色一变,有些为难。


        

“怎么?我的话也不管用了?”凌穆扬猛的皱起了眉头,脸色一下阴沉下来。


        

“不是,只是少奶奶她……”


        

“闭嘴!你给我记住,我才是你的主子!她说到底不过是个外人!”凌穆扬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保镖这才乖乖的闭上了嘴巴,抿着嘴唇眸子闪了许久这才点点头走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之后,凌穆扬摇着轮椅离开了房间,刚到走廊上就见薛晚晴大步走了过来。


        

“晚晴,回来啦!累了吧,快去洗漱下,早点休息吧!”


        

“我还有点事没处理好!你先去休息吧!”薛晚晴看了凌穆扬一眼,笑着说了句,走到远处的一个房间推开门走了进去。


        

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凌穆扬低头看了眼毫无知觉的下半身。脸上的笑容被阴冷取代。


        

他永远也无法忘记那天薛晚晴对他所做的一切,永远也忘不掉是薛晚晴害的他变成了如今高位截瘫只能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的废人。


        

薛晚晴刚在房间里坐下,外面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


        

薛晚晴随口说了声,打开了办公桌上的电脑。


        

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推开门走了进来,恭敬的叫了声,“薛总!”


        

“有事吗?”薛晚晴抬起头微眯着眼睛问。


        

“几个小时前。严易泽那边出事了!”女人见薛晚晴依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继续说,“杰森让人绑了蓝星,差点把蓝星给……”


        

“差点?那就是说蓝星没事了?严易泽及时赶到了?”


        

“是的!严易泽及时赶到,杰森被狠狠修理了一顿!根据医院那边传回来的消息,没有个一年半载杰森是别想再从病床上起来了!”


        

“恩!知道了!”薛晚晴点点头,随口问道,“查到蓝星的底细了吗?”


        

“暂时还没有!”


        

“继续让人查!我倒要看看她到底是谁,居然敢假冒秦怡!哼!”


        

薛晚晴挥了挥手把她赶了出去,随后起身走到窗口抬起头看着黑沉的天空,眸子里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


        

房间里,躺在床上的莫雨脸色扭曲,额头渗出大滴大滴的汗珠。紧咬着嘴唇,双手死死攥着床单,身子不停的颤抖着。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莫雨豁然坐起来,低喝一声,紧闭的眸子也随之睁开,看到房间里亮起的微弱灯光。看清楚自己是在自己的房间里。


        

莫雨擦了一下额头的冷汗,双手揉了揉太阳穴,死死皱起了眉头。


        

“那个梦是怎么回事?他又是谁?”


        

就在方才,莫雨做了个梦,梦到了一个穿着结婚礼服的英俊男人挽着穿着婚纱的她的手在拍婚纱照,她感觉自己很幸福。很甜蜜。


        

可后来莫雨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抱着一个初生的婴儿的女人,她说她手里的孩子是莫雨身边那个男人的。


        

然后那个让她感觉到幸福,甜蜜的男人就突然撒开她的手,走到了那个抱着孩子的女人身边,把她和孩子轻轻搂在了怀里。还说要娶她,给她和孩子一个名分。


        

莫雨气愤的冲他吼叫,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喊出这句话时,莫雨就醒了。


        

尽管那只是一个梦,可对莫雨来说却是那么的真实,直到现在她依然能够感觉到心痛。


        

莫雨不认识梦里的那个男人,也不认识那个女人,可她却总感觉自己似乎应该认识他们。


        

他们本就是活生生的人,莫雨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会做这么奇怪的梦,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感觉。


        

莫雨被这个梦折腾的许久都没有能睡着,这一夜她有失眠了。


        

起床时已经快中午了,吃完饭莫雨刚想回房间再休息会儿,慕容烨来了。


        

“慕容,你怎么来了?”


        

“今天是周末,我当然是来陪你的啊!”慕容烨从莫雨笑道,“对了,等下有时间吗?我们出去走走,我们好长时间也没有一起出去过了!”


        

莫雨本想拒绝,可最终还是点头答应。


        

收拾好和慕容烨出门逛了许久,期间慕容烨给她买了不少的衣服包包之类的东西。


        

换做以前,莫雨并不会有什么感觉,可今天莫雨却莫名的有些抗拒,内心里似乎不想要慕容烨买给她的东西。


        

“雨儿,你怎么啦?是看不上这些吗?”


        

“不是!这些挺好的!”


        

莫雨不想让慕容烨不开心,勉强敷衍了句。


        

“你喜欢就好!走吧,我们去下一家!”


        

看着兴致高昂的慕容烨,莫雨叹了口气跟了上去。


        

半个多小时后,莫雨累了,慕容烨陪她进了一家咖啡馆,两人一边喝咖啡一边闲聊。


        

正商量着等下一起去看电影什么的。慕容烨的助理突然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低声在慕容烨的耳边说了句什么,慕容烨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慕容,怎么啦?”


        

“公司出了点紧急状况!我恐怕是不能陪你去看电影了,要不这样我先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你赶紧去公司吧!我还不想这么早回去!”


        

“那好吧!你多注意安全。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


        

慕容烨叮嘱了句,就急匆匆的走了,莫雨透过巨大的落地窗看着慕容烨上车离开,这才收回视线,刚端起咖啡杯,耳边突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蓝星?怎么你一个人?严易泽呢?”


        

转头看到是薛晚晴。莫雨笑着说,“晚晴,我是莫雨!”


        

“瞧我!又认错人了!你怎么一个人坐这喝咖啡呢?你未婚夫呢?”薛晚晴歉意的笑笑坐到了莫雨的对面。


        

“他公司有点事先走了!对了,你怎么会在这?”


        

“今天不是周末嘛!我出来逛街!对了,你脸色怎么这么不好?昨晚没睡吗?”


        

“做了个奇怪的梦,然后失眠了一整夜!”莫雨笑着解释。


        

“奇怪的梦?说来听听,怎么奇怪了!”


        

“是这样的……”


        

随着莫雨把她昨晚做的那个梦说出来,薛晚晴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好奇怪啊!我怎么感觉你做的这个梦那么熟悉呢?容我想想!”


        

莫雨好奇的盯着薛晚晴,搞不懂她到底什么意思!


        

过了片刻,薛晚晴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


        

“我知道为什么觉得你做的这个梦熟悉了!这不就是当年发生在秦怡身上的事吗?”薛晚晴点着头说。“我没猜错的话,你梦见的那个男人应该是萧项,那个抱着婴儿的女儿应该是云夏!可是不对啊,你又不是秦怡,怎么会梦到萧项和云夏?”


        

薛晚晴说完死死盯着莫雨,整张脸几乎扭到了一起,“难道莫雨你才是秦怡?这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