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九十二章 我不答应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秦怡,对不起!我知道当年是我……”


        

薛晚晴慌乱的想要解释,整个人显得很是激动,莫雨一摆手,“你现在什么也别说,我也不想听!我只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说完莫雨起身往船舱里走去,薛晚晴点了头,在莫雨身后说,“里面有干净的衣服,你等下记得换上!别一直穿着湿衣服!”


        

莫雨没有任何的回应,进入船舱的一瞬间关上了舱门,身影彻底消失在薛晚晴的视线里。


        

薛晚晴看了眼船舱的门,眸子里闪过一丝担心。


        

换上干净衣服,莫雨独自坐在沙发上整理着混乱的记忆。


        

她恢复了记忆没有错。可因为时间太过仓促,还有些混乱,过了足有大半个钟头,莫雨这才完全理清楚了一切,起身走了出去。


        

“你没事吧?秦怡,我……”


        

薛晚晴看到莫雨,跑过来踌躇的看着莫雨。


        

“好了,别说了!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莫雨展演一笑,“另外,我现在是莫雨,以后别再叫我秦怡了!”


        

“你……”薛晚晴费解的看着莫雨,不明白她这什么意思,却依然点头,“好!”


        

“时间不早了,我们返航吧!”莫雨看了眼渐渐暗淡下来的天空,轻声说。


        

回到港口,两人下了游艇,薛晚晴问她现在想去哪里。


        

莫雨抿了下嘴唇说,“我想去看看小羽!”


        

“好,我陪你去!”


        

薛晚晴点头,两人一起往严家赶去。


        

听说莫雨和薛晚晴登门拜访,严老太太很是奇怪,却还是让人把他们请了进去。


        

“薛小姐,莫小姐,你们怎么会在一起?你们以前认识吗?”


        

严老太太好奇的看着两人问。


        

“老太太,她……”薛晚晴刚想说莫雨就是秦怡,是严易泽的妻子,是小羽的妈妈,不想莫雨却突然笑着打算了她的话。


        

“我们也才认识没多久,对了,严老太太,严易泽还没回来吗?”


        

莫雨敷衍了句,随口问道。


        

严老太太摇头,“易泽说美国那边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还要一段时间!”


        

“原来这样啊!我们还以为他已经回来了!”莫雨笑了笑。转头四顾微皱了下眉头,“对了,怎么没见到小羽?”


        

“小羽病了!刚吃了药在房间里休息!”严老太太解释了句,莫雨顿时紧张起来,“病了?他怎么样?有没有事?严不严重?”


        

“只是感冒,有点低烧!睡一觉就没事了!莫小姐,怎么这么关心小羽啊?”


        

说这话时,严老太太一直好奇的看着莫雨。


        

“我挺喜欢小羽这孩子的,听到他病了,难免有点担心!老夫人,我能去看看他吗?”


        

莫雨渐渐恢复冷静,笑着问。


        

“当然可以!我带你们上去!”


        

“不用了,您腿脚不便!让管家带我上去就行了!”莫雨起身示意严老太太不要跟着折腾了,严老太太点点头,“也好,管家,你带两位小姐去看看小少爷!”


        

“好的,老夫人!”


        

推开小羽的房门,莫雨和薛晚晴一前一后走了进去,管家静静的跟在两人的身后。


        

看着躺在床上脸色微微发红的小羽,莫雨心猛地提了起来,心里突然很痛很痛。


        

走到床边伸手轻轻抚摸着小羽的脸颊,莫雨心里充不满了愧疚,表情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管家好奇的看着这一切,眼神微微闪动着。


        

过了许久,莫雨这才起身询问了下小羽的情况,又伸手在他额头上试了下温度,这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小羽的额头已经不烫了。显然药物发生了作用,退烧了。


        

看到他稚嫩的脸,莫雨就不自觉的响起一个月前第一次和小羽相遇时的场景,想起小羽激动的叫她妈妈的那一幕。


        

想到这些年小羽没有妈妈,被其他孩子嘲笑的样子,莫雨越发感觉愧疚。


        

“莫雨小姐,小少爷该休息了!”


        

眼看时间过了很久。莫雨还没有半点离开的意思,管家轻声提醒了句。


        

“好!”莫雨依依不舍的收回放在小羽脸上的手,抿了抿嘴起身走了出去。


        

管家想从她脸上看出些什么,最终看到的却只有平静。


        

和严老太太又闲聊了几句,莫雨和薛晚晴这才起身告辞,回去住处的路上,薛晚晴担心的问。“莫雨,你没事吧?”


        

“没事!”莫雨勉强冲她笑笑。


        

“真没事?”薛晚晴轻皱起眉头,“你刚才怎么不让我告诉他们你才是……”


        

“现在还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


        

眼见薛晚晴一脸不解,莫雨点点头,“恩!我想先见见严易泽,至于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那好吧!”


        

回到住处,莫雨和薛晚晴订了最早一班飞往美国的飞机。


        

十几个小时之后。飞机抵达华盛顿国际机场。


        

前往严易泽住的那间酒店的路上,薛晚晴接到了一个电话,急匆匆的离开了。


        

莫雨赶到酒店,刚走进大厅,远远就看到严易泽被两个警察从电梯里带了出来,他的手上戴着手铐,脸色一如既往的冷漠。


        

看到莫雨的的一瞬间,严易泽面无表情的脸上闪过一丝好奇。


        

“这是怎么回事?”


        

莫雨跑过去,挡在严易泽面前,盯着他手上的手铐问。


        

“你怎么来了?”严易泽没回答莫雨的问题,随口问道。


        

“你先别管我怎么来了,你先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莫雨死死皱着眉头问。


        

“杰森死了!”


        

严易泽轻描淡写的说了句。


        

“杰森死了?”莫雨瞪大了眼珠子怎么也不敢相信,还想再问些什么严易泽已经被警察带走了,同时被带走的除了严易泽。还有罗琦,蓝星,还有他们的保镖。


        

看着他们被带上警车,莫雨紧紧抿起嘴唇,低声道,“易泽,我不会让你有事的!”


        

离开酒店的路上,莫雨第一时间让保镖去打听杰森的事。


        

回到莫家没多久,莫雨得知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一个多星期前,杰森被严易泽的人弄成了重伤,生命垂危,抢救了十几个小时才被救活。


        

伤势也暂时稳定下来,本来按照这么发展下去,杰森的伤应该会渐渐好转。


        

可不知怎么回事,这几天杰森的伤总是反反复复,好几次都被送进了抢救室。


        

昨晚,杰森突然死在了抢救室,据说是伤势太重,引发了什么器官衰竭。


        

杰森一死,警察第一时间就发出了逮捕令,这才会出现莫雨看到的那一幕。


        

闹出了人命。可想而知这件事多么的棘手。


        

莫雨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第一时间去找了莫天铭。


        

当莫天铭听说了事情的原委,当时就愣住了,脸色无比的难看,“怎么会这样?这下事情麻烦了!”


        

“爸,你帮我想想办法!一定要救救严易泽!”


        

“雨儿,不是爸爸不想帮忙!只是爸爸也没有把握。毕竟其中牵涉到了人命!”莫天铭眉头皱的死紧。


        

“我知道,可我真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严易泽他……”


        

“你放心,这件事爸爸不会撒手不管的!”莫天铭想了半天,安慰道,“你安心的在家里等消息,这件事爸爸来想办法!”


        

“谢谢爸爸!”


        

从莫天铭的房间出来,莫雨始终愁眉不展。


        

杰森的死不是小事儿,如果处理不好,严易泽九成九的要坐牢,而且还不是一两年那么简单,至少也是几十年。


        

莫雨刚刚记起从前的事,还没有和严易泽团聚,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


        

更重要的是小羽还小,莫雨不能让他没有父爱。


        

时间一天天过去。事情一直没有什么进展,即便是莫天铭已经动用了所有的能量,也只是为严易泽争取到了取保候审。


        

根据律师的说法,严易泽的案子很麻烦,麻烦到只能做有罪辩护,尽量的争取少判几年,想要完全脱罪。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再一次见到严易泽时,已经是三天后的下午。


        

“你没事吧?”


        

“我没事!谢谢你帮我!”严易泽看着莫雨轻轻点了下头。


        

“不用客气!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莫雨点头,刚要在说些什么,罗琦陪同蓝星从警察局里走了出来。


        

“不好意思!”严易泽歉意的看了莫雨一眼,快步走到蓝星的面前紧张的问,“你还好吗?”


        

“我没事!易泽,他们没有为难你吧?”蓝星摇摇头。拉着严易泽的手担心的问。


        

“没有!”严易泽笑着摇头。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这两天你受苦了,等下我就带你回去休息!”说完严易泽让蓝星稍微等一会儿,转身看向莫雨,“莫雨,不好意思!我……”


        

“没事,你们回去休息吧!”


        

莫雨装作无所谓的摇了摇头,目送严易泽搀扶着蓝星上车远去。


        

看着车子渐渐消失在视线中。莫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你没事吧?”薛晚晴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莫雨的身后,担心的问。


        

“我没事,你怎么会在这?”莫雨好奇的看着薛晚晴问。


        

“我刚巧路过!”薛晚晴皱眉看了眼严易泽汽车消失的方向,轻轻蹙起眉头,“刚才你为什么不告诉严易泽,你才是……”


        

“你觉得我空口白牙的告诉他我是秦怡,他会信吗?”莫雨无奈的摇摇头,“更别说他现在身边还有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真假难辨的蓝星了!”


        

“可是你难道打算一直不告诉他吗?”


        

“等这件事过了再说吧!现在最要紧的事想办法帮易泽脱罪!”


        

“说的也是,不过这事儿恐怕没那么容易!”薛晚晴叹了口气,“杰森的家人没那么容易放弃!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了,这件事我会帮你的!”


        

“你帮我?怎么帮?”莫雨皱眉问。


        

“当然是从根本上去解决这件事件!这段时间我在想办法联系杰森的家人,只要得到他们的谅解,事情会好办的多!”


        

“他们会同意吗?”莫雨心里没有底。


        

“现在不会,但明天就不一定了!”薛晚晴说这句话时,嘴角噙着一丝冷笑。


        

“你……”莫雨一时皱起了眉头,不明白薛晚晴这话什么意思。


        

“好了,你就别乱猜了!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明天晚上你如果有时间的话,陪我去会会杰森的家人!”


        

“好!”莫雨点头,两人又闲聊了一阵,才分开。


        

回到家莫雨怎么也想不通薛晚晴为什么会那么的自信,一直到第二天中午才从莫天铭的口中隐约知道了原因。


        

“雨儿,好消息!”莫天铭脸上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爸,什么好消息啊?”莫雨好奇的问。


        

“丽芙集团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急,如果处理不好,就会彻底的分崩离析!我已经联系了几个老朋友,打算和对方交涉。”


        

“丽芙集团?”


        

“我都差点忘记了!丽芙集团是杰森家的产业!”


        

这么一说莫雨一下就明白了,看样子莫天铭是打算以此作为突破口了。


        

“爸,您又多大的把握?”


        

“三成!”莫天铭见莫雨皱眉笑道,“放心,这两天我会多联系几个朋友,只要他们肯帮忙,成功的可能性至少也能达到七成!”


        

莫雨猛然间想起薛晚晴说的话,看样子薛晚晴似乎早就聊到了这一切。


        

吃晚饭,薛晚晴来接莫雨,得知莫天铭也打着同样的主意。薛晚晴当即去见了莫天铭,从楼上下来后,薛晚晴的脸上满是笑容。


        

“雨儿,看样子这次应该是万无一失了!”


        

杰森的父亲是一个威严的中年人,薛晚晴带着莫雨在丽芙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见到了他。


        

薛晚晴并没有废话,开门见山的说明了来意。


        

“你要我放弃追究我儿子的死?”


        

“没错!杰森是什么德行,想必你也清楚。而且我没记错的话他也不过是你的私生子,一个无关紧要的私生子和丽芙集团比起来,孰轻孰重,不用我来提醒你吧?”


        

“他是我儿子!”


        

对方显得很是激动,薛晚晴却淡定无比,“我给你十分钟时间考虑!别说我没给你机会!”


        

“你……”杰森的父亲愤恨的盯着薛晚晴,脸色阴晴不定。


        

“晚晴。你确定他会答应吗?”莫雨看着远处皱眉思索的杰森的父亲,小声问了句。


        

“他没得选择!”


        

薛晚晴的笑容充满了自信,十分钟转瞬即过,杰森的父亲叹了口气,缓缓抬起头来,“罢了,我……”


        

话还没说完,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他随手挂断,刚要继续说,电话接二连三的响了起来。


        

杰森的父亲很不耐烦的接通电话,脸色阴晴不定的听着,一分钟后他放下了电话。


        

“你考虑好了吗?我的时间有限,不可能在这和你无限期的耗下去!”


        

“你们请回吧!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薛晚晴和莫雨同时脸色一变。事情似乎发生了无法预知的变化。


        

同一时间,丽芙集团大厦马路对面的一辆劳斯莱斯幻影的后排,慕容烨抬头看了眼对面大楼顶层亮起的灯光,嘴角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想帮他脱罪?呵,问过我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