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九十九章 老婆,你骗的我好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严……严易泽,你有事吗?”


        

现在想躲已经来不及了,莫雨只能硬着头皮停下脚步看向严易泽。


        

“当然,我来找你谈谈我们严氏集团和联程集团合作的事。”严易泽笑着说。


        

“合作?这事儿你应该去找我爸才对吧?”莫雨好奇的问了句。


        

“我去找过莫董了。”严易泽笑了笑,示意莫雨先坐下,莫雨抿了下嘴迟疑了下坐在严易泽对面,“我爸怎么说?”


        

“莫董说联程集团的事以后你说了算,这不,我就来找你了。”


        

“我爸真这么说?”莫雨有些不相信,莫天铭如果不是疯了,就不会说这种话。


        

她什么都不懂,别说是管理那么大的公司了,就算是给她三五个人她也管不好,怎么可能会做这么草率的决定。


        

“当然,你要是不信的话,可以给莫董打电话问问。”严易泽笑着点头,他这句话一出口,莫雨顿时摇了摇头。“不必了,我信。”


        

“信就好,那我们来谈谈合作的事。”严易泽笑着结果罗琦递过来的文件推到莫雨的面前,“这是合作计划书,你可以先看下,然后我们再谈。”


        

莫雨摇摇头。“计划书就先放在这里吧。我有时间会看的。”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见她这么说,严易泽顿时皱起了眉头,“莫雨,你这是……”


        

“我对公司的事一无所知,需要点时间去了解下。”


        

“那好吧!我们改天再谈。”严易泽点头,没有坚持。


        

“我有些累了,如果没有别的事的话……”


        

“那我就不打扰了。你好好休息。”严易泽点头,转身离开。


        

听到汽车发动机的声音渐渐远去,莫雨才松了口气,稍坐了片刻后,起身往门外走去。


        

回酒店的路上,严易泽一直轻轻皱着眉头。


        

“少爷。您没事吧?”罗琦担心的问。


        

“没事。”严易泽摇头看着罗琦问,“你有没有觉得今天莫雨有点不太对劲?”


        

“少爷,您的意思是……”


        

“她在躲我。”说完严易泽死死皱起了眉头。


        

回到酒店,蓝星正在看电视,见到严易泽顿时起身问,“易泽。你回来啦。事情谈的怎么样?”


        

“还好。”严易泽点头,在她身边坐下,笑着问,“在看什么电视呢?”


        

“随便看看。”蓝星笑了笑,随手关掉了电视,“易泽,你累了吧?我帮你按摩下吧。”


        

“谢谢。”


        

蓝星走到严易泽身后,双手轻轻放在严易泽的太阳穴上轻揉起来,揉着揉着蓝星突然停下了,半天也没有再动一下。


        

严易泽睁开眼,转头好奇的问,“怎么啦?”


        

“易泽,我刚才不知道怎么回事,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画面。”


        

“哦?什么画面?”严易泽饶有兴致的问。


        

“我看到了一个孩子,一个和凌穆扬长得很像的孩子,可奇怪的是我总觉得那个孩子应该是我的孩子,易泽你说那个孩子是小羽吗?”蓝星紧皱着眉头问。


        

严易泽摇头,“不是。”


        

“那为什么我会有这种感觉?”蓝星不解的看着严易泽。


        

“那是错觉。”


        

“真的是错觉吗?可这种感觉好真实,好……”蓝星话说到一半,突然抱着脑袋啊的一声蹲在了地上。


        

“蓝星,你怎么了?”


        

严易泽起身跑过去抓住蓝星的手臂,紧张的问。


        

“不,不要……”


        

蓝星不停的挥舞着手臂,像是得了失心疯。不停的抓着自己的头发,许久许久之后才渐渐的冷静下来。


        

“易泽,小羽不是我们的孩子对不对。”


        

蓝星突然抬起头,盯着严易泽问。


        

“你怎么突然这么说?”


        

“我想起来了,我全都想起来了。”蓝星眼中闪着泪光,“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孩子死了,他死了。我亲眼看到他掉进了海里。”


        

听到蓝星的话,严易泽顿时皱起眉头,“那不是我们的孩子,小羽才是。”


        

“不,你在骗我。我不信,不信!”蓝星激动的冲着严易泽大吼,严易泽的眉头皱的越来越紧。


        

蓝星瘫坐在地上,嘴里不停的说着“不信,不信。”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相信?”


        

“我要看到他,易泽。你让我见见他好不好?”蓝星一把拽住严易泽的手臂哀求道。


        

“他在国内,一时半会儿你根本见不到他。乖,等回国之后,我就带你去见他。”


        

“不,我等不及。我现在就要去见他。你告诉我他到底在哪儿?”蓝星激动地一把拽住严易泽袖子问。


        

严易泽叹了口气,“罢了,我告诉你。他现在就在润城福利院,你如果想见他,我现在就派人送你去机场。”


        

严易泽安排人送蓝星去机场之后,挥手叫来罗琦。


        

“少爷,您有什么吩咐?”


        

“盯紧她,看看她在和什么人联系。有结果第一时间通知我。”


        

十几分钟之后。罗琦推开门走到严易泽的面前,“少爷,有结果了。十分钟之前,她给这个号码打了个电话。”


        

说完罗琦递过来一个电话号码,严易泽随意的扫了一眼,“打过去。”


        

电话响了半天就是没有人接。到最后电话里更是传出对方已经关机的提示。


        

“不接电话,我就不知道你是谁了吗?”严易泽顿时冷笑,起身往外走。


        

罗琦赶紧跟过去问,“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儿?”


        

“去见薛晚晴。”


        

严易泽并没有能见到薛晚晴,她的助理说薛晚晴正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说是一时半会儿根本开不完,让严易泽改天再来。


        

严易泽坐在车里在停车场一直等到天黑,才见到薛晚晴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眼见她要上车离开,严易泽走了过去。


        

“晚晴。”


        

“严易泽,你有什么事吗?”薛晚晴面无表情的看着严易泽问。


        

“能单独谈谈吗?”


        

薛晚晴点了下头,当先向停车场的一个角落走去,站定转身,“现在你可以说了,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来提醒你,凌穆扬正在找那个孩子。”


        

“哪个孩子?”薛晚晴皱眉问道。


        

“当年他用来替换小羽的那个孩子,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他的亲生骨肉。”


        

“我知道了!谢谢!”说完薛晚晴点点头,“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严易泽看着薛晚晴的背影,眉头死死的皱着,直到薛晚晴的车离开了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


        

罗琦走过小心翼翼的看了严易泽一眼,好奇的问。“少爷,您没事吧?”


        

“没事。”严易泽摇头,盯着停车场出口的方向低声呢喃道,“她为什么会一点也不在乎?”


        

“在乎什么?”罗琦愣了下,眉头微微一皱,“您是说凌穆扬找那个孩子的事?”


        

“没错。”严易泽点头。“她难道转性了?”


        

严易泽死死皱起眉头,怎么也想不通。


        

“肯定不是,或许薛小姐根本就不在乎凌穆扬耍什么手段吧!毕竟现在的凌穆扬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不,事情肯定不是那么简单。”


        

严易泽摇头,看着罗琦问,“我让你安排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准备好了。”罗琦迟疑了下。“不过少爷,这样是不是太冒险了?弄不好会……”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有些事终究是要弄清楚的。”


        

严易泽说完苦笑了下。


        

莫雨离开家,第一时间去了医院。


        

莫天铭已经休息了,宋文倩看到莫雨好奇的问,“雨儿,你怎么来了?”


        

“妈,我想问爸点事。”


        

“什么事?你问我也是一样的。”宋文倩冲莫雨笑了笑。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公司的事。”


        

“你是说你爸让严易泽去和你谈两家公司合作的事情吧?其实这也怪不得你爸,他身体不好,没有精力再去管公司的事情,交给别人又不放心。”


        

“可是妈,我对公司的事一窍不通啊!”


        

“谁都不是一生下来就什么都懂得。况且这件事你爸也已经和严易泽谈的差不多了,你只要稍微盯着点就行。有下面的人帮你,你只管放心大胆的去做。”宋文倩笑着说,“况且,前段时间,你不是说要帮你爸分担一点嘛!这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那……好吧!我听您和爸爸的。”


        

这种情况下莫雨根本无法拒绝,只能点头答应。


        

回到家莫雨仔细的看了下严易泽给他的合作计划书,没发现什么问题,不放心又让临时充当她助理的洛一城仔细的研究了下,见没什么问题这才放了心。


        

看看时间,已经挺晚了,正要休息,慕容烨又来了。


        

不出意外,他又是跑来兴师问罪的,莫雨看着他无奈的苦笑了下说,“慕容,我知道你不想我见严易泽,可我也没办法。我爸爸现在的身体根本没法工作,公司的事情也不可能放任不管。我必须帮他分担一些。”


        

慕容烨盯着莫雨皱起眉头,“你确定只是这样?”


        

“不然呢?”莫雨苦笑,“现在这种情况下,难道我还敢乱来不成?”


        

“谅你也不敢!”慕容烨点头,“对了,有件事通知你一下。”


        

“你说。”


        

“婚礼将会在严易泽第三次开庭的前一天举行。这段时间你准备一下,最好祈祷不要再出什么意外,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还能不能让严易泽平安的离开美国。”


        

“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时间匆匆,转眼间莫天铭出院了,当天慕容烨亲自跑去莫天铭,表现的很是热心。


        

回到莫家后,特意在莫家吃了饭,才离开。


        

严易泽登门拜访时,慕容烨已经走了。


        

严易泽和莫天铭在房间里聊了半个小时,这才走出来。


        

“你刚在和我爸聊什么?”


        

莫雨好奇的看着严易泽问,严易泽笑笑说,“也没什么。就是聊聊两家公司合作的事。”


        

“合作?这事儿我爸不是已经交给我了吗?和你有什么好聊的?”


        

“莫董不太放心,所以特意过问了下。”严易泽笑着解释了句,“对了,我听说再有一个星期,你和慕容烨又要举办婚礼了?”


        

“你怎么知道看的?”


        

“莫董说的。”严易泽说完看着莫雨问,“莫雨,你真的那么喜欢慕容烨吗?”


        

“是啊,不然我为什么要嫁给他?”莫雨反问道,心里却很是难受。


        

“说的也是,到时我有些明知故问了。”严易泽点点头,“时间不早了,我就先走了!”


        

回到酒店,严易泽坐到客厅的沙发上,随口问道,“东西送来了吗?”


        

“刚送来一会儿。”罗琦点头,拿起不远处的一个文件袋递给严易泽,“少爷,在这里面了。”


        

严易泽点头,随手结过文件袋打开了扫了一眼,眉头死死皱了起来,“居然真的是这样?罗琦,给莫雨的助理打个电话,就说明天我去找她谈点事。”


        

罗琦点头去打电话,严易泽拿着文件进了房间。


        

手中这份只有几页的文件,对严易泽来说却重于千斤。


        

一早严易泽赶到联程集团,在董事长办公室见到了一身职业打扮的莫雨。


        

“听说你找我。”


        

“恩!”严易泽点头,把手里的文件递给莫雨,“你先看看这个。”


        

“这个是……”莫雨疑惑的拿起来,刚看了一眼,顿时惊呆了,整个人也变得不淡定了,“严易泽,你……”


        

“老婆,你骗得我好苦啊!”严易泽看着莫雨脸上尽是凄惨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