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一十四章 谁威胁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莫天铭和宋文倩的病房里,两人得到严易泽已经安全带走莫雨和小羽的消息,悬着的心这才渐渐放下了一些。?.com


        

这时在慕容烨别墅附近蹲守的保镖也传回了消息,宋文倩挥手赶走保镖,忧心忡忡的推开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见她脸色有些不太对,莫天铭好奇的问,“文倩,怎么了?”


        

“慕容烨报警了,现在警察已经出动,正全程搜捕。铭哥。你说易泽他们能逃出去吗?”宋文倩担心的看着莫天铭问。


        

“当然,一切不都已经安排好了吗?”莫天铭笑了笑,请拍了拍宋文倩的手笑道,“好了,别担心了,不会有事的。”


        

“我不是担心雨儿和小羽,我是担心易泽。警察要是知道是他带人强闯……”


        

莫天铭笑了摆了摆手,“知道也没用,他们不能把易泽怎么样。”


        

莫天铭自信的笑容感染了宋文倩,她想到严易泽和莫天铭的安排,脸上渐渐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华盛顿郊外一条相对偏僻的马路边停着一辆不起眼的大众商务车,莫雨怀里抱着小雨看着站在车外的严易泽问,“易泽,你真不跟我们走吗?”


        

“我还有点事没有处理好,暂时还不能走。”严易泽拉着莫雨的手笑着说。


        

“可是慕容烨……”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你放心,他不能把我怎么样的。”严易泽松开手,冲她轻松写意的笑了笑,“时间差不多了,你们赶紧走吧。我很快就回去。”


        

“你一定要平安回来。”


        

尽管莫雨不知道严易泽留下来要干嘛,却还是点头答应了。


        

商务车渐渐驶离,直到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严易泽这才收回视线,转头面无表情的上了后面的一辆商务车。


        

半个多小时后,换上快递员制服的严易泽出现在联程集团总经理办公室门口,轻敲了敲门。直到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这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事情还顺利吗?”正坐在办公椅上低头写着什么的萧项缓缓抬起头来看着他问道。


        

“目前看来还是挺顺利的。”


        

说完严易泽走到旁边的一个小门边推开门走了进去,几分钟后,严易泽穿着笔挺的西服走了出来,他身后跟了一个穿快递员制服的华人男子。


        

“你可以走了。”严易泽随口吩咐了句,华人男子点头背起背包大步走了出去。


        

“你还有事?”萧项看着坐在他办公桌对面的严易泽皱眉问。


        

“反正现在我也很闲,要不我们聊聊我们两家进一步合作的事?”


        

“我很忙,改天再说。”萧项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严易泽也不生气,点点头缓缓站起身来,“改天我来找你。”


        

眼见严易泽已经到了门口,萧项突然叫住他。


        

“怎么了?”


        

“帮我向她说声谢谢。”萧项口中的她毫无疑问是莫雨,严易泽略皱了下眉头,笑着摇头,“这种事没必要让我转达,你可以直接打电话给她。”


        

“你不介意?”萧项好奇的看着严易泽问。


        

“我当然介意,毕竟你们曾经是恋人,可那又怎么样?我对她很放心,她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严易泽自信满满的笑道。


        

“这些年你确实变了不少,变得让我都有些不敢认了。”萧项的表情很是复杂。最终感慨的说了句。


        

严易泽不置可否的笑笑,“人总是会变的不是吗?好了,走了,你忙。”


        

离开萧项的办公室,一路上罗琦总是一副有话说有不敢说的样子。憋得那是相当的难受。


        

电梯到停车场时,严易泽实在看不下去了,皱眉说,“有什么想说的就说,憋得不难受吗?”


        

“少爷。那我可就说了,您可千万别生气。”罗琦小心翼翼的看着严易泽见他表情根本没什么变化,这才缓缓开了口,“我觉得萧项他对少奶奶应该还没死心,你最好还是防着他点的好。”


        

“防备他?”严易泽洒然一笑。打开车门钻进车里,看着站在车外的罗琦说,“没必要,他在三年前就已经出局了。”


        

离开联程集团的总部之后,严易泽第一时间赶去了医院。电梯门刚打开,严易泽一眼就看到几个警察正守在莫天铭的病房门口,他知道对方是来找他的。


        

“严先生,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我们怀疑你和一桩袭击案有牵连。”


        

看到严易泽的第一时间,几个警察就走了过来,其中一个黑人警官冷着脸对严易泽说。


        

“好的,不过走之前能不能让我先见一见莫董。”严易泽脸色平静的问。


        

“这……”黑人警官迟疑了一下。


        

“不会耽误太久的,说两句话就走。你们如果不放心,可以在一旁看着。”


        

见严易泽如此的配合,黑人警官点了下头,帮严易泽推开了莫天铭病房的门。


        

“严董,你是不是犯什么事了?警察怎么在找你?”


        

看到严易泽的第一时间,莫天铭就故作惊讶的问。


        

“一点误会,解释清楚就没事了。不好意思了,莫董,本来我是打算来和您商量下我们两家下一步合作的事,看这样子现在是不成了。你好好养着身体,等警察局那边的误会解释清楚了,我再来看你。”


        

说完严易泽转头看了眼身后的黑人警官道,“警官。走吧。”


        

严易泽走后,莫天铭突然发现罗琦竟然没有走,顿时皱眉问,“罗琦,你怎么不跟去?”


        

“少爷让我转告您一句话。”罗琦一脸认真的看着莫天铭说。


        

莫天铭点头。示意宋文倩去把门关起来,听到门响这才叫罗琦开口。


        

“少爷说慕容烨应该已经发现蓝星的身份了,让您有个心理准备。安全起见的话,最好是先到润城去避一避,免得他恼羞成怒。迁怒你们。”


        

“知道了。”莫天铭面无表情的点了下头,示意罗琦可以走了。


        

宋文倩关上门,一边往里走,一边看着莫天铭说,“铭哥。我们要不还是去润城吧?反正公司这边有萧项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不着急,再等等,我还有些事没处理好。”


        

见莫天铭拒绝,宋文倩也就没再说什么。


        

警察局里说是谈话。实则和审讯没什么区别,不过严易泽也不是第一次和他们打交道,倒是还应付的来。


        

警察一口咬定当时带人袭击慕容烨别墅的就是严易泽,可苦于并没有证据,再加上萧项出面给严易泽做了不在场证明。而且严易泽进萧项办公室的时候也有很多联程集团的员工看到了,走的时候更是没有丝毫的遮掩。


        

警察也拿严易泽没办法,只能暂时把他给放了。


        

走出警察局,分手时,严易泽看着萧项笑了笑说。“谢了。”


        

萧项摇头,“不必了,我不是帮你。”


        

说完萧项转身就走,丢给严易泽一个冷漠的背影。


        

“萧项也太没礼貌了,少爷好心向他道谢。他居然……”罗琦愤愤不平的萧项的背影埋怨。


        

“那么计较干嘛?他说得本来就没错。”


        

严易泽倒是不怎么在意,直接上了车。


        

车子驶进酒店停车场,严易泽在罗琦的陪同上乘坐电梯上了顶楼,刚进房间还没两分钟,门外响起敲门声,罗琦跑去看了眼皱眉说,“少爷,是慕容烨。”


        

“请他进来。”


        

慕容烨进来时,严易泽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优哉游哉的喝着茶。


        

“哟,什么风把慕容先生吹到我这来了?”


        

严易泽抬起头看着脸色铁青的慕容烨打趣道。


        

“歪风。”慕容烨回了句,径直坐在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我只知道美国经常有龙卷风,还是第一次听说会刮歪风,慕容先生要不给我科普下什么叫歪风。”严易泽似笑非笑的看着慕容烨问。


        

慕容烨本来脸色就很不好,听到严易泽故意调侃他,脸色就更难看了。


        

“严易泽,我没空和你啰嗦,告诉我雨儿在哪儿?”


        

“雨儿?你是说莫雨吧?”严易泽挑眉疑惑的问,“你是她丈夫,怎么跑来问我呢?她难道没和你在一起吗?”


        

“姓严的,我的耐心有限。你最好老实回答我的问题,不然……”


        

“不然怎么样?威胁我?”严易泽脸色一冷,一阵冷笑,“你有这个资格吗?”


        

“这是美国,我的地盘。”


        

“你不说我也知道。可那又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


        

严易泽根本油盐不进。面对慕容烨的威胁根本没有任何的畏惧。


        

“看样子,你是不打算配合了?”慕容烨缓缓站起身来,盯着严易泽冷声道,“警察拿你没办法,不代表我也拿你没办法。识趣的话。你最好现在就告诉我雨儿在哪儿。”


        

“你老婆在哪儿,我怎么知道?你找错人了。”严易泽陡然间脸色一冷,“没别的事,你可以走了,我要休息。”


        

说完严易泽站起身来作势要往房间去。身后猛然间传来慕容烨森冷的声音,“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最好别逼我让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可惜了,太可惜了。”严易泽转过身,笑眯眯的冲他摇头。


        

“你什么意思?”慕容烨猛地皱起眉头。严易泽打了个响指,只见一旁的罗琦突然掏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赫然便是方才慕容烨威胁严易泽的话。


        

“现在明白了?”严易泽笑眯眯的看着脸色铁青的慕容烨,“我在美国不出什么事还好,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


        

“你以为一段录音就能威胁我?”慕容烨色厉内荏的冲严易泽冷笑。


        

严易泽轻轻摆手,脸上满是化不开的笑意,“当然不能,可如果加上你让人毒杀杰森的证据呢?”


        

这一刻慕容烨脸色大变,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严易泽,眼中满是愤懑的火光。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