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一十五章 领盒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姓严的,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就当我是在说梦话好了。对了,走的时候,记得帮我关门,我先去睡会儿,困死了。”严易泽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砸吧了下嘴巴,径直推开房间的门走了进去。


        

看着严易泽的背影,慕容烨的眼神阴冷的不像话,许久后。他才冷哼一声转身离开。


        

罗琦送慕容烨到门口,一边挥手一边热情的招呼道,“慕容先生,有时间常来哈。”


        

那声音怎么听怎么欠揍,可慕容烨就像是完全没有听到一样,头也不回的进了电梯。


        

房间里严易泽站在窗户边,听到身后的开门声随口道,“他走了?”


        

“走了。”


        

“临走时没说点什么?”严易泽转身好奇的问了句,罗琦笑着摇头,“没有,不过今儿个他可被气的不清,少爷,这样真的没事吗?”


        

“怕了?”严易泽缓缓眯起了眼睛,罗琦淡然一笑,“有什么好怕的,他难道还真敢乱来不成?”


        

“他当然不敢,不过等我离开了这里可就说不定了。”


        

严易泽轻轻摇了摇头,他清楚的知道以慕容烨的为人短时间内可能真的会投鼠忌器,不敢对他下手,可时间一长,等他做好万全的准备,他就会无所顾忌的对严易泽动手了。


        

这一点严易泽心里一直都知道,可他却并不后悔把底牌给慕容烨亮出来。


        

莫雨带着小羽回到润城时,严老太太亲自带人来接他们。


        

看到两人平安无事,严老太太总算是彻底松了口气。满是庆幸的念着阿弥陀佛。


        

严老太太信佛的事,众所周知,甚至于严家还有一个房间专门被严老太太改造成了佛堂,对于严老太太的反应,莫雨自然是见怪不怪。


        

回到家,莫雨送小羽上楼,哄他睡着这才轻手轻脚的从他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丫头,小羽他没事吧?”严老太太心惊胆战的问。


        

莫雨摇头,“奶奶,您放心好了。小羽只是受到了惊吓,不会有什么事的。”


        

“那就好,那就好啊。”


        

严老太太松了口气,这才问起这几天在她身上发生的事,莫雨简要的说了遍,听得严老太太心惊肉跳,连说侥幸。


        

“奶奶,您最近身体怎么样?”


        

莫雨见严老太太的脸色不太好,担心的问。


        

“挺好的。”


        

话刚说完,管家突然走了过来,“老夫人。我们该回医院去了。”


        

“医院?奶奶,你病了?”莫雨担心的看着严老太太紧张的问。


        

“没什么事,老毛病了,过两天就没事了。”严老太太宽慰了莫雨一句,让她好好的照顾小羽。这才起身在管家的搀扶下出了门。


        

看着严老太太蹒跚的背影,莫雨怎么也放不下心来。


        

叮嘱佣人看着点小羽,刚打算去医院问问医生严老太太的情况,电话响了,莫雨见是凌穆扬的电话顿时就是眉头一皱。一时间竟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接。


        

电话铃声一遍一遍的响起来,最终莫雨还是决定接一下,听听凌穆扬要说些什么。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


        

“刚有点事。”莫雨随口敷衍了句,犹豫了下说,“凌穆扬。你以后别再打电话来了。我不是凌琳。”


        

“这事我已经知道了。”


        

“知道你还打电话给我?”莫雨皱起眉头不解的问。


        

“现在是只有你能帮我。”


        

“我帮不了你。”


        

莫雨回答的很干脆,电话那头的凌穆扬却并没有因此放弃,死皮赖脸的非求着莫雨帮他找到那个孩子,至于另外一件东西的事情则绝口不提。


        

显然他自己应该也知道莫雨不可能帮她找那件东西。


        

莫雨从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尤其是她当妈妈之后。更能理解一个孩子没有爸爸妈妈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谢谢。”


        

“谢就不用了,我希望你找到他之后,好好的对他,别再让他受苦了。”


        

“你放心,我这辈子也只有他这一个孩子了,我会对他好的。”


        

挂断电话,莫雨一边往医院赶去,一边给严易泽打了个电话,把凌穆扬的事简单扼要的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的严易泽沉默了片刻,让莫雨等他回来再谈这件事。


        

“好,你在那边多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莫雨的心情不太好,根据医生的说法,严老太太已经没有多久可以活了。


        

她的各项身体机能在迅速的衰退,几乎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撒手人寰。


        

莫雨本以为严老太太只是身体不太好,怎么也想到会是这样。


        

她本想打电话告诉严易泽,最后还是决定等严易泽回来再说。


        

几天后。莫雨带着小羽去机场接严易泽,当她看到和严易泽一起出现的莫天铭和宋文倩,激动的不成样子。


        

严易泽从没有告诉过她,莫天铭和宋文倩也会和他一起过来润城,他们的出现对莫雨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惊喜。


        

小羽见到莫天铭夫妇兴奋的直往他们身上扑。看着祖孙三人开心的样子,莫雨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开心吗?”严易泽走过来和莫雨并排站着,笑眯眯的转头问。


        

“嗯,嗯。”莫雨不停的点头。


        

“你如果知道这次爸妈来了就不走了,肯定会更开心的。”


        

“什么?你说什么?爸妈这回不走了?”莫雨不敢相信的看着严易泽。一度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


        

“我会骗你吗?”严易泽笑眯眯的看着莫雨,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而且,从今天开始爸妈会和我们住在一起。”


        

这对莫雨来说已经完全不能用惊喜来形容了,这段时间她虽然回到了严易泽的身边,有严易泽和小羽陪着。日子过的很幸福。


        

可每每想到莫天铭和宋文倩两人呆在美国,孤苦无依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感觉自己很不孝顺,现在一切都好了,她可以一直陪伴在莫天铭和宋文倩的身边了。


        

回到严家。严易泽没见到严老太太,好奇的问莫雨她去哪儿了。


        

“奶奶在医院。”


        

“医院?奶奶身体还没好吗?”


        

“奶奶的身体好不了了。”说到这莫雨无奈的叹了口气,严易泽脸色陡然一变,“到底怎么回事?”


        

听说严老太太时日无多,严易泽情绪很低落。和莫天铭夫妇打了声招呼就匆匆忙忙的赶去了医院。


        

莫雨要招呼莫天铭和宋文倩,就没跟去。


        

见到严老太太的时候,一向坚强的严易泽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泪水在眼眶打转。


        

严老太太见他这样,顿时慌了。一把拉住严易泽的手紧张的问,“易泽,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奶奶,我没事。”严易泽赶紧控制住情绪,强装笑脸的回了句。


        

“别骗奶奶了。奶奶又不是瞎子,快说说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丫头出事了?”


        

见严易泽摇头,严老太太又问,“是小羽?”


        

严易泽还是摇头,严老太太盯着严易泽仔细打量了许久,眼神一黯,“我的情况你都知道了?”


        

严易泽这才点头,眼睛红红的看着严老太太。


        

“傻孩子,这有什么好难过的。人嘛,早晚是要死的。”


        

“可是我舍不得奶奶,我想您长命百岁,看着小羽长大,看着他结婚生子,看着……”


        

严老太太伸手捂住严易泽的嘴,笑着摇了摇头,“奶奶知道你舍不得奶奶,不过咱们可做不了阎王爷的主。况且奶奶也活够了,你也成家立业了,奶奶没什么遗憾了,也差不多该去陪你爷爷和爸爸妈妈了。他们在下面肯定也想奶奶了。”


        

“奶奶,您别说了。”


        

严易泽心里越发的难受,严老太太却并没有停下来,絮絮叨叨的叮嘱严易泽和莫雨好好过日子什么的,最后又笑着劝了严易泽许久。严易泽的情绪才渐渐的平稳下来。


        

本来严易泽是要留在医院照料严老太太,不想严老太太听说莫天铭夫妇来了,直接把他给赶了回去,还说她在医院再呆一晚上就回去。


        

严易泽拗不过他,只能点头答应。


        

随着莫天铭夫妇的到来。一向比较冷静的严家变得热闹起来。


        

或许是有人陪着她说话唠嗑,严老太太的气色也一天天的好了起来,看上去精神很是不错。


        

严易泽都怀疑当时医生是不是诊断错了。


        

平静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转眼一个多月过去了,这天早晨吃完早饭。严老太太突然把所有人叫了过去,一脸微笑的向他们叮嘱自己的后事。


        

听得严易泽和莫雨心情很是低落,直说严老太太想太多了什么的。


        

严老太太也不在意,只顾说着自己想说的话,末了让他们都散了。


        

中午严易泽没见到严老太太下楼吃饭。跑去楼上推开门的一瞬间看到严老太太躺在被子里,跑过去才发现她已经咽了气,顿时泪如雨下,哭的那叫一个伤心,那叫一个绝望。


        

莫雨等人听到响动跑上来,得知严老太太已经走了,一个个也很是悲伤。


        

尤其是看到严易泽此时的样子,心里更加不是滋味。


        

“易泽,别哭了。老太太要是知道你这样也不会安心的。”宋文倩走过去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了句,可严易泽根本就没什么反应。


        

宋文倩还想再劝,莫天铭一把拉住她的手,冲她摇头,“让他哭吧,哭出来心里会痛快点。我们先出去吧,雨儿,你在这陪着易泽。”


        

莫雨点点头,走到严易泽身边一把将他搂进怀里,任由严易泽的泪水打湿了她的衣服。


        

严老太太去世对严易泽打击很大,直到严老太太的遗体火化,严易泽都没能缓过劲儿来。


        

从殡仪馆回去严家的路上,莫雨一直陪着严易泽,一直紧紧攥着严易泽的手。


        

这些天该说的莫雨都说了,该劝的也劝过了,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陪伴,在他最痛苦的这段日子里陪伴在他的身边。


        

回到严家,莫雨许久没见到莫天铭和宋文倩回来,让人问了才知道莫天铭和宋文倩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莫天铭的一个老朋友过世了,刚赶去了机场,说是要去一趟美国送对方最后一程。


        

莫雨不放心想跟去,可看到严易泽现在的样子最终还是放弃了。


        

几乎就在莫天铭夫妇登上去美国的班机的那一刻,身在美国华盛顿郊外他哪一栋豪华别墅里的慕容烨也得到了莫天铭夫妇登上飞机的消息,慕容烨看了眼被驯服的像是条狗一样趴在他面前地板上的蓝星,眼中闪过一道精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