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噩耗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慕容烨缓缓站起身来,攥了下手中的连接着蓝星脖子上项圈的锁链,迈步往外走去。


        

原本像狗一样趴在地上的蓝星赶紧起来,双手双脚着地,跟着他身后往外爬去,看上去要多温顺有多温顺。


        

慕容烨满意的拉着蓝星在院子里溜达了一圈,看到蓝星昂着头一脸讨好的笑容,嘴角微微一扬,随手将锁链丢给一旁的保镖。


        

“带她回去,加餐。”


        

“明白,boss。”


        

看着保镖牵着四肢着地的蓝星乖巧的离开,慕容烨满意点了点头。


        

地下室里。蓝星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端着一只大海碗,拼命的吞咽着海碗里的食物,像是许久都不曾吃过东西一样。


        

吃完东西蓝星蜷缩在随意丢弃在地上的床垫上,看着连接在脖子上那个黑色项圈的锁链,眼睛里闪过的全是这些日子所受的屈辱和折磨。


        

她狠慕容烨,恨他把她当狗一样,可她不敢报复慕容烨,甚至于连报复的勇气都没有。


        

慕容烨的狠辣已经彻底的震慑住了她,让她完全生不出一丝一毫报复的勇气。


        

相对于慕容烨,她更狠的人是莫雨和严易泽,她现在所承受的一切都是严易泽和莫雨造成的。


        

现在的她卑微的像是一条狗,一条整天向慕容烨摇尾乞怜的狗。


        

蓝星不甘心,可她想活着,不想再受到折磨,不想再过那种连狗都不如的日子。


        

做狗至少还能活下去,还能看到慕容烨收拾严易泽和莫雨的那一天,她一直期盼着那一天早一点到来。


        

夜深了,慕容烨还没睡,正坐在书房的椅子上专心的看一份文件,门外响起敲门声,慕容烨抬起头随口道,“进来。”


        

“boss。”进来的是一个保镖,恭敬的站在办工作的对面低着头。


        

“什么事?”


        

“他们已经下飞机了。”


        

“知道了。”慕容烨点头,随手把他打发走,这才站起身来往书房外走去,回到空荡荡的房间里,慕容烨拿起床头的电话就拨了个号码,“把她洗刷干净,带过来。”


        

半个小时后。浑身散发着沐浴露香气,穿着浴袍的蓝星从门外爬了进来,来到慕容烨的脚边一脸讨好的用脸颊蹭着慕容烨的裤脚。


        

“起来。”慕容烨低头看了她一眼。


        

“好的,主人。”蓝星迅速站起身来,低着头站在慕容烨的面前,“您有什么吩咐?”


        

“不要叫我主人,叫我慕容。”慕容烨皱眉看了她一眼,冲她招了招手。


        

“是的,主人。”蓝星刚凑过来就被慕容烨甩了一个耳光,脸色阴冷的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主……”蓝星瑟瑟发抖的看着慕容烨赶紧改口,“慕容。”


        

慕容烨笑了,轻轻抚摸着她的脸,“这才对嘛。记住你现在是莫雨,不是我的狗。来,讨好我。”


        

蓝星愣了千分之一秒,迅速露出讨好的表情紧攥着慕容烨的手臂,脸颊在他身上磨蹭着。


        

慕容烨很享受这种感觉,很快就亢奋起来,一把脱掉身上的衣服,仰面躺在床上,冲她勾了勾手,“伺候我。”


        

蓝星爬上床……


        

一个多小时之后,慕容烨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蓝星的身体。看着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蓝星,随意的扯了一条浴巾裹在腰间,往卫生间走去。


        

“慕容,你去哪儿?”


        

身后传来蓝星的询问,慕容烨停下脚步转过身阴冷的问,“你刚才叫我什么?”


        

“主……主人。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蓝星吓得脸色撒白,整个人不停的抖动着。


        

慕容烨看到此时她的反应冷笑了声,“你可以滚了。”


        

见慕容烨进了卫生间,关上门,蓝星忍着剧痛穿好衣服慌不择路的逃了出去。逃回了属于她的阴暗潮湿堆满杂物的地下室。


        

蜷缩在床垫上,根本不敢去想刚才发生的事,那一切对她来说堪比噩梦。


        

不,应该说那要比噩梦可怕的多。


        

短短的一个小时,慕容烨对她只有一个称呼dashdash雨儿。


        

尽管蓝星对慕容烨没有感觉,可在做那种事的时候。听到慕容烨叫着莫雨的名字,蓝星还是感觉无比的恶心。


        

感情现在她已经成了慕容烨发泄的工具,莫雨的临时替代品。


        

润城严家,莫天铭和宋文倩已经离开快二十四小时了,算算时间此时应该也已经参加完了莫天铭那个老朋友的葬礼。


        

眼看着已经晚上十一点了,莫雨见身旁的严易泽已经昏沉睡去。瞧瞧起身拿起手机走了出去。


        

时间已经很晚了,别墅里很安静,唯一的声响就是莫雨的脚步声。


        

轻手轻脚的带上门,莫雨找到莫天铭的号码拨了过去,没过多久电话接通了。


        

“爸,您那边的事忙完了吗?”


        

“差不多了,有事吗?”莫天铭的声音听上去很没有精神,看样子他那个老朋友的突然去世对他的打击很大。


        

“也没什么事,我就是想问问你和妈什么时候回来。我有点不太放心。”


        

“放心吧,我们没事。最多过……”


        

“砰”


        

随着一阵激烈的响声,莫天铭的声音嘎然而止,电话那头传来尖叫声,求救声,嘶吼声,似是在一瞬间就完全陷入了混乱之中。


        

“爸,爸,你还在吗?出什么事了?”莫雨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激动的大声冲着手机里喊道。


        

可是手机里却在没有传出来任何莫天铭的声音,有的只是尖叫,和响彻耳际的“砰”,“砰”声。


        

几秒之后,连这些声音也随之消失了,手机里再没有了半点动静。


        

“少奶奶,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保镖们迅速冲了过来。紧张的四处查看,跑在最前面的罗琦紧张的看着莫雨问。


        

莫雨没有回答他,迅速把耳边的手机举到眼前,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电话已经断了。


        

她迅速又拨了过去,却始终没有人接,莫雨越来越担心。又给宋文倩打电话,可依然没有人接。


        

“少奶奶,少奶奶。”罗琦又喊了她几声,莫雨这才回过神来,“啊?什么?”


        

“少奶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我爸妈可能出事了。罗琦。你立刻给我定飞华盛顿的航班机票,我要赶过去。”


        

“要不还是明天吧?现在已经很晚了。”罗琦犹豫了下说。


        

“不,就现在。”莫雨固执的盯着罗琦,大步往楼下走去。


        

“少奶奶,您这是去哪儿?”


        

身后传来罗琦的声音,莫雨头也不回的说。“去机场。”


        

罗琦赶紧安排人保护莫雨去机场,同时让人去订票,做完这些他这才敲了敲严易泽房间的门。


        

“什么事?”严易泽打开门,眼神黯淡的问。


        

“莫董他们可能出事了,少奶奶刚赶去了机场,还让我给她订最快去华盛顿的机票。”


        

“什么?”严易泽黯淡的眸子猛地以凝。“她去了多久了?”


        

“刚走。”


        

“立刻备车去机场,给我也把票订了。”


        

赶到机场的莫雨看着大屏幕上的航班信息,急的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距离登机已经不足二十分钟了,罗琦那边还是没有半点消息,她问过随行的保镖机票的问题,他们统统回答不知道。还说什么应该来得及。


        

就在莫雨快要等不及的时候,严易泽带着罗琦赶了过来。


        

“易泽,你怎么来了?”莫雨看着严易泽皱眉问。


        

“我听说爸妈可能出事了,你现在要去美国?我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留下照顾小羽吧,顺便也好好的调整下自己。奶奶已经走了,再难过也没用。如果奶奶知道你这样自暴自弃,会不瞑目的。”


        

“我没事,我已经调整好了。至于小羽,有管家守着他,不会有事的。”


        

莫雨还想在说什么。严易泽已经一把拉住她的手去安检了。


        

一边走,莫雨一边皱眉问,“易泽,你确定你已经没事了?”


        

“我真的没事,赶紧走吧。不然来不及了。”


        

莫雨看着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什么也没有说。


        

临上飞机前,莫雨给萧项打了电话,让他帮忙查下莫天铭和宋文倩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打电话总是不接,顺便让他派人去机场接她和严易泽。


        

挂断电话,见莫雨一直心神不宁的,严易泽抓住她的手劝道,“别太担心了,爸妈会没事的。”


        

“恩。”莫雨点头应了声,可情绪却依然很是低落。


        

当飞机抵达华盛顿机场时,已经是十几个小时之后了。


        

远远的莫雨就看到萧项正站在接机口等待他们,莫雨赶紧撒开严易泽的手跑了过去,紧张的问,“萧项,我爸妈他们怎么样,有没有事?”


        

“董事长和夫人……他们……”萧项神色复杂的看着莫雨,迟疑了许久也没有说清楚。


        

莫雨心猛地一沉,拽着萧项的衣服激动的说,“你倒是说啊。我爸妈他们到底怎么样了?”


        

此时严易泽也已经来到了莫雨的身边,轻轻拉了拉莫雨说,“别太激动,让萧项慢慢说。”


        

“董事长和夫人……”萧项深吸了口气,紧闭着眼睛说,“他们去世了。”


        

“什……什么?”莫雨脚下一软。刚要瘫倒在地上,严易泽赶紧扶住了她。


        

“萧项,你在骗我对不对?对不对?”莫雨不敢相信的看着萧项激动的拽着他的衣领。


        

萧项一直闭着眼不停的冲她摇头摇头再摇头。


        

“不,我不信。你在骗我。我要见他们,立刻马上。”


        

“好,我带你去。”


        

当莫雨来到殡仪馆看到莫天铭和宋文倩储存在冷冻柜里。已经冰冷的尸体,莫雨顿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严易泽一把抄住她的身子,抿着唇看了眼莫天铭和宋文倩的尸体,深吸了口气看着紧张的盯着莫雨的萧项问,“这到底怎么回事?”


        

萧项刚要说话。有人推门走了进来,是慕容烨和蓝星,此时的蓝星眼神黯淡,眼圈红红的,脸上依旧带着泪痕,半个身子倚靠在慕容烨的身上。看上去很是伤心。


        

她旁边的慕容烨一眼就看到了严易泽怀里伤心过度晕厥过去的莫雨,眼底深处流露出一丝复杂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