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一十七章 巧合?谁信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你们来做什么?”


        

慕容烨冷眼看着严易泽和萧项,声音清冷。紫you阁?ziyouge


        

严易泽瞥了慕容烨一眼,眉头轻皱,抱着莫雨直接走了出去。


        

他不想搭理慕容烨,也没心情搭理他。


        

“慕容先生,莫雨小姐,再见。”


        

萧项冲他两点了下头,迈步走了出去。


        

慕容烨看着他们的背影。嘴角勾起一丝不屑的冷笑。


        

萧项追到严易泽的时候,严易泽刚进电梯。


        

“有事?”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萧项看着严易泽沉声问。


        

“先料理完他们的后事再说。”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这件事你们插不上手。”


        

“无妨,能看到他们入土为安就行。”


        

“你的要求还真低,只怕她未必会这么想。”萧项轻轻摇头,看似不经意的看了眼严易泽怀里的莫雨。


        

“她是秦怡。”严易泽向萧项强调。


        

“可她也是莫雨。她从小就没有父母,好容易找到了自己的父母,现在他们去世了,你觉得她会舍得让别人替她送他们最后一程吗?”


        

“你说的没错,看来我是该做点准备了。”


        

严易泽深以为然的点了下头,眉头紧紧的锁起来。


        

萧项一脸吃惊的看着他,怎么也不敢相信居然会这么疯狂。


        

“别这么看着我,只要她开心,让我做什么都行。”


        

听到严易泽理所当然的说出这句话,萧项苦笑了下说,“我现在终于知道她为什么那么爱你了。”


        

“要我送你们吗?”


        

“不必,你忙你的去吧。等她情绪稳定点,我有点事问你。”


        

严易泽抱着莫雨走出打开的电梯上了车,看到严易泽和莫雨的车子离开,萧项闭着眼睛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快中午时,莫雨醒了。睁开眼看到严易泽的第一句话就是“易泽,爸妈他们真的不在了吗?”


        

严易泽缓缓点头,莫雨眼神一下黯淡下来,许久都没有说话。


        

严易泽紧攥着她的手,轻轻把她揽进怀里,眼神中满是怜爱。


        

他清楚的知道现在的莫雨需要的是陪伴,需要他守护在她身边帮助她走出来。


        

一整天莫雨都没有吃什么东西,看上去很颓废,严易泽一直守护在她的身边,寸步不离。


        

夜色中,在床上翻来覆去了几个小时的莫雨终于睡去,一旁的严易泽这才稍稍松了口气,确定她真的已经睡着了,这才轻手轻脚的起身打开门走了出去。


        

“少爷,少奶奶她睡了?”


        

严易泽点头,来到沙发前坐下。看着罗琦面无表情的问,“我让你做的事,怎么样了?”


        

罗琦看了眼时间,抬起头。“算算时间,差不多该有个结果了。”


        

话音刚落,他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罗琦冲严易泽点了下头。走到一边去接电话。


        

很快罗琦重新走了过来,“事情已经办好了。”


        

严易泽点点头,起身回到了房间,合衣躺在莫雨的身旁。轻轻把她搂进了怀里。


        

慕容烨郊外的别墅,他从床上起身回头看了眼像死狗一样瘫倒在床上已经昏睡过去的蓝星,眯了下眼睛起身走了出去,几分钟后两个女保镖走进来把蓝星驾走了。


        

女佣们迅速的跑进来。换掉床单仔细的收拾了下房间,这才离开。


        

慕容烨回到房间里,刚要休息外面传来敲门声。


        

“什么事?”


        

“boss,出事了。”一个保镖推开门走了进来,一脸忐忑的说,“几分钟前,莫董和夫人的遗体被盗了。”


        

“被盗了?”慕容烨皱了下眉头。


        

“是的,我们的人已经在找了。boss,需要报警吗?”


        

慕容烨轻轻摇头,“不用,另外把人都给我撤回来。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这……”


        

“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慕容烨脸色一冷,保镖吓得出了一头的冷汗,赶紧摇头。


        

“那就去办。”


        

一早,莫天铭和宋文倩的遗体下葬,作为所有人眼中他们的女儿和女婿,蓝星和慕容烨主持了这场盛大的葬礼。


        

莫雨站在人群的后方。穿着一袭黑色女士西服,胸口别着一朵白花,手里捧着一束雏菊。


        

眼睛红的像是桃子,不过她呆了一副很大的墨镜。只要她不摘下来,根本没人看得到。


        

严易泽静静的站在她的身旁,抓着她的手,时不时担心的看她两眼。


        

天亮时。严易泽发现莫雨站在酒店的窗口看着外面的天空,不知道在想什么。


        

刚下地走过去想问下,莫雨已经转过身让他赶紧收拾下,说是等下莫天铭和宋文倩的葬礼要开始了。他们不能迟到。


        

一路上,莫雨似乎感觉到严易泽一直在打量她,转头让他不用担心,她不会在葬礼上乱来。


        

“这是我爸妈的葬礼。我不想他们走的不安生。”


        

对于莫雨的回答,严易泽是保持着怀疑的态度,不过莫雨的反应倒是让严易泽稍稍松了口气。


        

从葬礼开始一直到莫天铭,宋文倩的棺木下葬。莫雨一直表现的很冷静。


        

在墓碑前献上雏菊后,莫雨就带着严易泽重新回到了人群的后方。


        

葬礼结束,众人散去,莫雨坐在停车场的车里。等到所有人都走后,这才下车重新往墓园走去,严易泽一直紧跟在她的身后。


        

站在莫天铭和宋文倩的墓前,莫雨一声不吭。就这么站着,一直站到日头落山,这才转身看了严易泽一眼说,“走吧。”


        

严易泽点头,两人离开墓园往酒店赶去。


        

“老婆,你今天……”


        

“我没事。”莫雨看了严易泽一眼,“谢谢你一直陪着我。”


        

“这是我应该做的。”


        

莫雨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目光落到了窗外。


        

两人回到酒店没多久,萧项来了,严易泽好奇的看着萧项问,“你怎么来了?”


        

“她叫我来的。”


        

萧项回了句,看了眼客厅里正坐在沙发上的莫雨说。


        

“那进来吧。”严易泽点了下头,把他让了进来。


        

萧项刚坐下,莫雨就开门见山的问,“我爸妈怎么死的?”


        

“说起来这话就长了。那天莫董和夫人去参见……”


        

从萧项的口中,莫雨得知了发生在莫天铭夫妇身上的事。


        

原来那天他们参加完莫天铭老朋友的葬礼之后。正要回去,突然有人闯进了停车场,疯狂的扫射,当时情况十分的混乱。死了很多人,莫天铭和宋文倩就是其中的两个。


        

至于为什么会这样,据说是那个死者的私生子不满财产分配,要干掉他大哥。雇佣了亡命徒。


        

这一点,警察那边已经有了结论。


        

莫雨根本不信,实际上萧项也不信,可那个私生子和亡命徒都死了。


        

一个被当场射杀。一个见事情败露,畏罪自杀,一下就死无对证了。


        

事情到了这里,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莫雨点了下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让严易泽送萧项出去。


        

等到严易泽回来时候,莫雨看着他问,“易泽,你信吗?”


        

严易泽摇头,“世上没有这么巧的事。如果我没猜错……”


        

“什么?”


        

“应该是慕容烨,不过这一切还需要点时间去求证。雨儿,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接收联程集团?”


        

“我不知道。”莫雨摇头。


        

“没事,这不着急。”严易泽点了点头坐在了莫雨的身边,“对了,有件事我忘了告诉你。”


        

“什么?”莫雨转头皱着眉头问。


        

“昨晚我已经让人把爸妈的尸体带出来了,现在就在一个隐秘的地方,你要去看看他们吗?”


        

“快带我去。”


        

严易泽带着莫雨去看莫天铭和宋文倩的遗体时,慕容烨位于华盛顿郊外的别墅里,慕容烨和蓝星正进行着一次对话,准确的来说应该是慕容烨正在给蓝星下达命令。


        

“从现在开始,我们搬回莫家去住。三天后,我们入主联程集团。”


        

“是。”


        

面对慕容烨,蓝星只有服从的份儿。


        

“不问我为什么?”


        

“我不需要知道。”


        

“很好,你很有做狗的觉悟。”慕容烨点头挥手赶她走,蓝星走后,慕容烨站起身来走到床边,看着天空中漫天的繁星笑道,“雨儿,你真会眼睁睁的看着莫天铭的心血落入我的手里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