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间
落秋中文 > 秦怡严易泽 > 第一百二十章 别来无恙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落秋中文] /最快更新!无广告!

        

“谢谢你,晚晴。”


        

莫雨感激的看着薛晚晴说,薛晚晴笑着摇了摇头,“你不用谢我,真要说起来该说谢谢的人应该是我。”


        

莫雨很是好奇的看着她,搞不懂她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薛晚晴也不解释,借口天色已晚,起身告辞,莫雨留她吃饭,薛晚晴拒绝了两次。见莫雨怎么也不放她走,也就没再坚持。


        

两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闲聊了会儿,严易泽下班回来了,看到薛晚晴很是有些惊讶。


        

“怎么?不认识我了?”薛晚晴笑眯眯的看着严易泽问。


        

“怎么会不认识,我只是没想到你会突然跑来。”严易泽笑着把怀里的小羽放下来,让佣人领他去洗手准备吃饭,这才目光灼灼的问,“你的事处理好了?”


        

薛晚晴点点头,“前段时间就处理完了,不过好像出了点小小的意外。”


        

“不要紧吧?”严易泽蹙眉,薛晚晴顿时笑笑,“你觉得呢?”


        

“那就好。”


        

莫雨听着两人的对话,半天也没搞懂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记住网址m.luoqiuxzw.com


        

薛晚晴的事,薛晚晴能有什么事?


        

刚想开口问问,小羽已经洗完手跑了来,张开手臂就要她抱,小羽这一闹腾,一打岔,莫雨顿时把薛晚晴的事抛到了脑后。


        

吃完饭,薛晚晴起身告辞,严易泽和莫雨一直把他送到门口,看着她坐的车消失在视线中这才转身回去。


        

“易泽,刚才……”莫雨刚张了下嘴,话还没说完小羽就跑了过来,拉着莫雨说。“妈妈陪我去玩。”


        

“你先陪小羽吧。我刚好也有点事要出去下,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说完严易泽摸了摸小羽的脑袋笑道,“玩会儿就早点睡,明天还要上学呢,知道吗?”


        

“知道了,爸爸。”


        

莫雨拉着小羽的手上楼,严易泽转身出门上车,汽车马达的轰鸣声中,严易泽离开了严家。


        

距离严家十几公里外的一家咖啡馆里,薛晚晴刚在窗户边的一张桌子旁边坐下没两分钟,严易泽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


        

“我还以为你会晚点才过来呢。”薛晚晴笑了笑问,“喝点什么?”


        

“一杯拿铁。”


        

“一杯拿铁,一杯蓝山。”


        

薛晚晴转头冲服务生吩咐了句,这才看向严易泽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起来。


        

“蓝星的事听说了吧?”


        

“略有耳闻。”严易泽点了下头,他并没有刻意的去关注蓝星,只不过让人调查慕容烨死因的时候,打听到这事儿和蓝星有关。


        

从那之后,严易泽就没再让人很关注过美国那边的情况,在他看来蓝星这辈子算是完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怎么做?”严易泽好奇的问。


        

“蓝星。”薛晚晴提醒了句,严易泽略一皱眉。面无表情的说,“她的死活和我无关。”


        

“看来你还什么都不知道。”薛晚晴摇了摇头,简略的把她知道的关于蓝星的情况说了遍。


        

严易泽越听眉头皱的越紧,最后两条眉毛几乎揪到了一起。


        

“现在你知道我为什么突然跑来了吧?”


        

严易泽点点头,冲薛晚晴说了声谢谢。


        

薛晚晴笑笑。“客气了,这件事你早晚都会知道,我不过是提前来知会你一声,让你有个心理准备而已。况且,你也帮过我不是吗?”


        

“对了。你是怎么处理他的?”严易泽点了下头皱眉问。


        

“我也没把他怎么样,只不过是把他扫地出门了而已。”薛晚晴似乎并不想提这件事,随口解释了句就站起身来,“时间不早了,你差不多该回去了。不然她该担心了。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说一声,能帮的我一定帮。”


        

看着薛晚晴的背影,严易泽拧了下眉,丢下几张钞票,起身走了出去。


        

回到严家时。时间还早,莫雨还在小羽的房间里陪他一边看电视一边玩玩具,严易泽透过门缝看了眼就悄悄的带上了房门,转身去了书房,随手把罗琦叫了过去。


        

“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去美国给我盯着蓝星,她的一举一动都要及时的向我汇报。”


        

“好的,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了,去吧。”


        

坐在办工桌后面的椅子上,严易泽双手枕在脑后,微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什么,许久都没有再动一下。


        

直到传来敲门声,严易泽这才醒过神问了句,“谁?”


        

“是我。”莫雨推开门走了进来。


        

“你不是在陪小羽吗?怎么突然跑来了?”严易泽好奇的看着莫雨问。


        

“小羽睡了,我刚回去房间没看到你,就来看看。”莫雨走到严易泽的身边笑看着他问,“事情都忙完了吗?”


        

“忙完了,走吧,我们回房间去。”


        

两人拉着手走出书房,回到房间里,莫雨跑去卫生间洗澡。严易泽靠在床头想起薛晚晴说的那些事,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在想什么?”莫雨裹着浴巾,拿着毛巾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走过来好奇的问。


        

“没什么,我去洗澡。你赶紧把头发吹干,别感冒了。”


        

“知道了。”


        

莫雨点头目送严易泽去卫生间,严易泽洗完澡出来时,莫雨也才把头发吹干,刚要休息。莫雨忽然想起来严易泽下班回来时和薛晚晴的对话,顿时好奇的问,“易泽,晚上那会儿你说晚晴的事到底是什么事啊?”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问这个?”


        

“就是有点好奇。”莫雨笑笑。


        

“其实也没什么,只不过是薛晚晴和凌穆扬两个人之间的一点恩怨。”严易泽的回答很是敷衍。


        

严易泽这么一提。她倒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自从前段时间她告诉了凌穆扬那个孩子的下落之后,凌穆扬已经很久没有再联系过她了,就像是已经完全把她这个人彻底的遗忘了。


        

难道凌穆扬放弃寻找那个东西了?


        

“算是吧。反正他应该是不会再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了,毕竟现在他自顾不暇。”严易泽笑了笑没有解释更多了,轻轻搂着莫雨把她按进自己的怀里。闭上眼下柔声道,“很晚了,睡吧。”


        

莫雨心里还有很多的疑问,却也只能埋在心里。


        

转眼又过了几天,这天莫雨刚吃完饭。正要去睡会儿午觉,薛晚晴突然跑来了,邀请她出去逛街。


        

说起来她们也好久没有一起出去逛过了,眼看时间还早,莫雨点头答应。两人出门直奔步行街。


        

逛累了,两人找了家咖啡馆坐了下来,天南海北的闲聊,正聊得起劲儿,莫雨眼角的余光突然瞥见马路上一辆疾驰的豪车后排摇下的车窗里闪过一个身影。顿时眉头一皱。


        

“怎么啦?”薛晚晴好奇的看着莫雨问。


        

“我刚才好像看到凌穆扬了。”莫雨不确定的说,“对了,晚晴,他现在人在哪儿?”


        

“可能在美国吧。”薛晚晴含糊其辞的回了句。


        

“可能?什么意思?你们不是夫妻嘛,你不知道他在哪儿?”莫雨好奇的看着薛晚晴问。


        

“我们上个月已经离婚了。”


        

“对不起,我……”莫雨赶忙道歉,薛晚晴笑着摇头说,“没关系。对了,你刚才说看到了凌穆扬,在哪儿看到的?”


        

“刚有一辆豪车过去,后车窗没关,我好像看到他在车里。”


        

“豪车?”薛晚晴死死皱起眉头,“不能吧?”


        

她没记错的话,她把凌穆扬扫地出门的时候,他身上一毛钱也没有,这么久过去了,不流落街头沦落成乞丐就算不错了,怎么可能坐得起豪车?


        

薛晚晴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甚至怀疑莫雨看错了。


        

“或许是我看错了吧。”莫雨笑笑,也没当回事。


        

薛晚晴却暗暗留下了心。和莫雨分开之后,她第一时间让人去调查凌穆扬的行踪,顺道给严易泽打了个电话。


        

听说莫雨可能在润城看到了凌穆扬,而且凌穆扬还坐在一辆豪车里,严易泽的眉头就皱了起来。不过却也没太当回事。


        

下班前严易泽给莫雨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他有个重要的应酬,可能会晚一点才能回去,这才起身离开了办公室,前往约定的饭店。


        

饭店的一个豪华包厢里。严易泽和在座的几人打了声招呼,热络的一边聊着天,一边喝酒吃饭。


        

吃到一半时,有人来敲门。


        

众人根本没太在意,以为是服务生。不用严易泽吩咐罗琦就跑去开门。


        

下一刻,罗琦冷漠的声音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你来干什么?这里不欢迎你。”


        

“罗琦,谁啊?”严易泽好奇的问了句。


        

“是……”罗琦话还没说完,一个熟悉的声音钻进了严易泽耳朵里,“这才多久没见啊。严总就把我忘了吗?”


        

严易泽眉头猛地一皱,就见坐在轮椅上一脸淡笑的凌穆扬被一个保镖推着走了进来,罗琦被另一个保镖给拦在了一旁。


        

眼见罗琦要动手,严易泽沉声道,“罗琦,没你的事。”


        

“是,少爷。”罗琦这才没有动手,凌穆扬笑看了罗琦一眼,转头看向严易泽,笑眯眯的说,“严董,别来无恙。”